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再成政治献金主角 捐款法案难改

在MP Jami-Lee Ross发布了他和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之间的电话交谈录音,讨论了中国商人张义坤(音译)捐赠的10万元后,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和副党魁Paula Bennett在2018年10月17日在新西兰惠灵顿举行了新闻发布会。(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30日讯】(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华裔富商为国家党捐献巨资的细节再次曝光,本周在新西兰政界和各大主流媒体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引发了各界对外国干扰新西兰选举和政界等方方面面的担忧。很多人都在呼吁,希望政府和主要党派,必须加快新西兰的捐款法案改革的步伐,以减少目前捐款法案中,可能存在的外国干预新西兰政治的风险。

国家党党鞭、现国会独立议员詹米-利.罗斯(Jami-Lee Ross)本周爆料,中国赛马产业亿万富豪郎林,在2017年大选前,通过他所拥有的在新西兰注册的中资公司——内蒙古莱德马业集团新西兰公司,向国家党一次性捐献了15万元。

罗斯在去年因为与国家党党魁赛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发生矛盾,被迫退出国家党;作为报复手段,罗斯曝光了同样与中共统战组织有密切关系的华裔富商张乙坤,曾经一次性捐款10万元给国家党,并披露张同时还要求把自己以为的华裔生意伙伴列入国家党名单议员的候选人名单上。

中国亿万富豪有统战背景?

早在2017年9月发表的对中共海外统战组织和活动的研究报告《魔法武器》中,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就已经揭示了郎林的统战背景,报告中说:“2017年,内蒙古莱德马业集团(新西兰)有限公司的老板郎林,向国家党捐献了15万元。”

报告中还披露,“郎的公司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投资公司——中信(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支持。他通过进口新西兰赛马到中国,来扩大中国赛马业,这项计划得到了中信公司的赞助。而中信公司是在中共统战部的主持下成立的。”

这笔政治捐款并不违法

Newsroom新闻网的政治记者山姆.萨赫戴瓦(Sam Sachdeva)在文章中说,“很明显,新西兰关于政治捐赠的法律需要改变,但在2020年大选之前的任何改革,都需要政治家加快步伐才能做到。”

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名国家党高级议员、前内阁部长,参与了一家在新西兰注册了的中国公司捐赠的15万元事件,这个消息本身可能并不起眼,因为接受这笔捐款的托德.麦克莱(Todd McClay),在2017年大选之前就公开了这笔款项,他并没有违反新西兰的法律。

但“新西兰先驱报”关于这个问题的报导,却说得很明白:披露这件事,并不仅仅是要揭露任何非法捐款活动,而是要揭示什么样的捐款可以——而且应该——有资格作为新西兰政治的合法捐款。

捐款法案存在漏洞 急需改变

萨赫戴瓦认为,在外国干涉国内政治问题成为全球关注的议题、并且新西兰国会已经开始对此进行调查的时候,仍然允许外资在新西兰注册的企业为没有重大保障措施的政党提供资金,这是新西兰一个需要尽快关闭的明显的漏洞。

目前新西兰选举法禁止外国公民捐款超过1500元,但如果他们控制或所有的公司在新西兰注册,就可以以公司的名义捐款。

特别是在2020年大选已经开始启动的现在,各政党都需要大量的资金赞助进行大选。而目前已经接近尾声的地方政府选举,也同样存在着外国干扰的问题。上届奥克兰市长选举,就被爆出通过中国富商参与的晚餐会,筹得大量捐款。

罗斯表示,他希望国会司法委员会能够限制政治捐款,政党可以接受个人、而不是公司或其他法律实体的捐款,尽管这会给工会和企业分别向工党和国家党捐款带来问题。

布莱迪教授告诉新西兰先驱报,外国捐款政策需要收紧:“我们需要做的是,改变外国人或外国公司通过成立一家新西兰公司进行捐赠的情况。”

布莱迪教授说,让外国捐款者能够通过在新西兰注册的公司来捐款,这等于在新西兰的选举制度中留了个“后门”,会破坏新西兰政治制度的完整性。

总理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表示,这些捐款似乎很多都违背了“法律的精神”。

国家党选举改革发言人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议员,也呼吁改变有关政治捐款的法律条款,他在今年1月份说,应该只有新西兰公民或永久居民,才能够向政党或候选人捐款。

两大党均与政治献金有染?

Newsroom的文章说,国家党目前还将面临一个更大的捐款问题,就是被驱逐出国家党的独立议员罗斯,在今年初对国家党及其党魁布里奇斯提出的指控,主要针对奥克兰华裔富商张乙坤的10万元捐款事件。

这笔捐款并不像朗林的捐款是通过公司进行的,并且张乙坤是新西兰公民,不存在外国人身份的问题,尽管他被揭出有中共统战背景。

虽然布里奇斯和国家党都否认了这些指控,但是,随着严重欺诈办公室对这些指控开始调查,国家党在一段时间内,恐怕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报导说,虽然近年来工党似乎没有收到任何类似性质的政治捐款,但工党的手似乎也不完全干净。

正如Stuff新闻网在上次大选前报导的那样,工党通过以高得离谱的价格拍卖艺术品,而获得了数万元的变相捐款,他们将该艺术家称为捐赠者,而不是称为掏钱者——这似乎也违反了政治捐款的法律精神,但是在法律条文的字面上,却没有违反任何条款。

前总理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在推特上发文说,“金钱政治”对全世界都是个诅咒,它腐蚀了民主进程。在新西兰,民众长期以来就一直在谴责它,但仍会在任何妥协了的信息曝光后大跌眼镜。媒体所呼吁的、对于公共资金和更严格的捐款的规则在哪里呢?”

国会对外国干扰调查 步履维艰

国会对外国干涉的调查自去年启动以来,就一直受到各种问题的困扰。以至于国家党高级议员、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成员尼克.史密斯说,这项调查“已经成为一场闹剧”。

Newsroom的报导说,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针对外国对新西兰干涉的调查,已经进行了近1年的时间,但似乎有点功能失调,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主席已经换到了第6任。

这项调查从一开始就落后于时间表,之后又面临着各种障碍、推延和领导层的变化,所以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确定向国会提交报告的日期。

司法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表示,如果继续拖延,他愿意在没有委员会的情况下采取行动;而在国家党方面,史密斯则希望与利特尔一起,在两党的基础上加速进行改革。

新西兰先驱报的克莱尔.崔外特(Claire Trevett)认为,除非工党和国家党能够达成共识,否则捐款规则的改变就不可能实现,因为各方都为自身的利益而苦恼——工党不希望改变会限制工会给自己的捐款,而国家党也不希望它的公司金主们因此受到限制。

目前各政党已经开始进入明年的大选状态,如果在政治捐款的法律中仍然有许多漏洞可钻,国会又没有任何措施来修补,那对于普通新西兰民众来说,恐怕是很难能接受的。

间谍机构吁政治捐款透明

新西兰的间谍机构负责人警告,他们早就知道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政治领域,都存在着令人不安的外国捐款和“关系建设”问题。

本周二下午(8月27日),作为对最近选举定期审查的一部分,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IS)局长瑞贝卡.基特里奇(Rebecca Kitteridge),和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局长安德鲁.汉普顿(Andrew Hampton),出席了国会选举委员会的听证。

两位情报机构的负责人都告诉国会议员,他们支持披露政治捐款的“更严格”条款规定,但同时表示,全面禁止外国政治资金,并不能阻止外国干扰。

“因为你可以看到,一个外国人或团体,可以轻易地利用新西兰的代理,来解决这样的禁令问题,”基特里奇说,“我们知道,外国很擅长理解和解决监管制度问题。”

“透明度越高越好,”基特里奇建议,“更严格的捐款来源披露要求”,将有助于安全情报局的调查工作,提高其追踪捐款来源的能力。

基特里奇还说,安全情报局担心任何试图以这种方式掩盖其外国来源的捐款渠道。

“我们关注这些活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一旦影响关系或者是互惠关系建立,它们就可能被用作促进未来干扰或间谍活动的杠杆。”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