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扒一扒白兰成长史(十四) 和李孟贤的终极对决

作者:清源

白兰2016年5月24日回到旧金山之时,面部浮肿症状大大消退,精神明显好转。时任副州长的旧金山前市长纽森、另一前市长布朗、时任市长李孟贤,佩斯金、金贞妍等多位市议员,以及其他大小官员、各式人等二百来人,举着标语牌,在机场迎候白兰归来。当天午餐宴会上,宴开33席。白兰公开称:“医生说我还可以活四十、五十多年,但我说,我只需要15年。”白兰还说“要处理那些要我‘好看’的人”。一时黑气冲天,大有魔王归来的势头。

李孟贤表面上笑脸相迎,实则内心惴惴不安,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因为那个时候,一场政治风暴,正在一步步向他逼近。李孟贤很担心有政治对头,借机兴风作浪。

李孟贤罢免风波

2015年间旧金山发生连串警员开枪射杀非裔及西裔事件,非裔社区在旧金山发动大规模及持久的抗议示威活动,除了要求前警察局长索尔(Greg Suhr)下台外,也批评李孟贤,威胁要罢免李孟贤。

2015年12月2日,旧金山街头,一名非裔青年马里奥‧伍兹(Mario Woods)被多名警察包围。据悉,伍兹手中拿着刀子,被怀疑在附近街道刺伤了他人。警察喝令其放下武器,但是伍兹没有放下武器,反而向警察试图解释。之后多名警察朝伍兹开枪,现场围观路人尖叫不断。

随后爆发持续抗议活动,非裔社区要求李孟贤解除警察局长苏尔的职务。2016年四五月间,5名非裔在旧金山市政厅前绝食抗议。5月3日,部分非裔居民及支持者近百人,闯入旧金山市议会会场,令正在听取公众意见的程序不得不暂停。抗议怒火逐渐转向李孟贤。

然而这个时候,再次发生警察枪杀非裔事件。5月19日早晨,旧金山湾景区,一名27岁黑人女子因偷车被多名巡警追截。她驾驶的赃车在逃跑途中撞上一辆货车。女子企图调头逃走时,被追击的警察打开车门抓住,之后该女子遭警察开枪射杀。市政府当局指出,在警察开枪前,并没有即时证据显示,该名女子携有武器,或者试图冲向警察。

枪杀事件发生后不到两小时,市长李孟贤即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苏尔在他要求下已辞职,由有26年资历的非裔警察夏普林(Tony Chaplin)暂代警察局长一职。

做完换肾手术后刚刚回到旧金山,本应该安心静养的白兰,却立刻跳到这场浑水中,去抢夺自己的最大利益。她致力推举前华裔副局长谭敬文接任警察局长,攻击夏普林居于东湾海沃市,有违市府各部门首长必须住在旧金山市的规定,不能胜任警察局长。在白兰的批评下,由乐素诗担任主席的警察委员会,11月1日,从众多申请人中,挑选三人推荐给李孟贤,结果谭敬文不入围。李孟贤决定任命来自洛杉矶警局的史考特担任警察局长,曾被视为警察局长大热门的夏普林,则担任助理局长至今。

白兰回美近两个月后的7月15日,部分旧金山人士在市府前集会,正式宣布要申请启动罢免市长李孟贤的程序。网络上的一则消息说,这是旧金山激进派背后所为。但是,因为白兰与李孟贤的对立关系,许多人猜测,白兰也是幕后推动者之一。

7月15日,百余名支持李孟贤的华裔,也到市政厅前集会,反对罢免。据当时民意调查结果,60%居民不赞成罢免李孟贤。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旧金山就举行了四次较大规模的声援李孟贤集会。

出于某种原因,白兰急于与市长尽释前嫌。7月17日,尽管她组织并出席了在旧金山中国城花园角举行的反罢免集会,李孟贤也去了,但白兰这一示好动作似乎无济于事,以“千古罪人”为题,指责白兰参与罢免阴谋的短讯,依然在旧金山华人圈子里广为流传。在白兰组织的那次集会上,她自己却姗姗来迟。同属白兰阵营的激进派市议员领军人物佩斯金(Aaron Peskin)、金贞妍(Jane Kim),虽然也出席了反罢免集会并发言,表情却极不自然。金贞妍还把“反对罢免”的胸贴,贴到了大腿上。

2016年7月17日,时任旧金山市长李孟贤,在花园角反罢免集会上与前来支持他的官员及社区人士合影。(周凤临/大纪元)

白兰死前已失势

为白兰唱赞歌的2集人物专访节目《红玫白兰》,于2016年8月15日,在中共控股的旧金山中文电视台天下卫视播出第1集后,突然被腰斩停播,而且再也没有下文。9月初,白兰可能失势的消息,已经传遍旧金山。同时,“市长之友会”反罢免委员会已经决定成立,定于9月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还有两年多任期的连任市长李孟贤没有太多担忧,决定在华裔社区公开反击。但白兰被排除在这个委员会之外。

9月17日晚,在一个社区宴会上,白兰被安排与另一个对头的红色人物坐在一起,令她非常不悦。在场的许多人都在猜测:白兰失势可能不只是传闻。

从9月初开始,每周末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手举着“谴责中共活摘,支持美国国会通过343决议”等牌子,在旧金山市区和中国城的路边,举行反活摘真相小游行和征签。同时,他们也向民众揭露白兰作为中共代理人,在旧金山阻挡法轮功参加社区游行等行为。法轮功学员说,白兰在旧金山企图为江泽民掩盖活摘等迫害真相所犯之罪行,是天理不容。对于参与活摘和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及代理人的罪行,“不论天涯海角,不论时日长短,将追查到底。”

9月18日上午8点半,白兰在接到一个黄姓手下的电话后,不久便逝去。官方认定死因很清楚,不需进一步追究。

据知情人透露,白兰在两天前曾在医院进行过俗称“通波仔”(Angioplasty)的心脏通血管手术。有人由此推测白兰的最终死亡,与心脏病发作有关。看来,白兰的内脏都已经坏掉了。

大家知道,换肾手术后的病人,需要静心调养,淡薄名利,保持心情愉悦、气血通畅,才能长久。可是白兰争名夺利,“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时时发出恶念,一心要置对手于死地。你说她能活得长久吗?

从高一层哲理来看,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整个宇宙都是善良的、纯真的,是有灵性的。人的身体受高层宇宙法理所制约。

在白兰的葬礼上,旧金山市长李孟贤几乎没有真正夸赞白兰,反而让人听出这个民选权力的拥有者,对于企图弄权者的一种嘲笑:“她不是权力掮客,她就是权力本身。”并说:“不会再有第二位白兰了”!中共领馆的总领事罗林泉尽管在场,但没有上台发言,可能已经没有必要。

******
和李孟贤的终极对决,白兰的剑还没有拔出,自己却已经倒下。……

然而,李孟贤也不是完全的胜利者,似乎是借助中共势力,从内部压制了白兰,等于是欠了中共一个人情。所以,作为时任旧金山市长的李孟贤,并没有摆脱中共渗透的阴影。(待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报立场无关。◇

(此文发表于1249F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