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中共干预台大选 十大手法揭密(上)

2020年台湾大选 中共渗透抢标

台湾总统大选选战逐渐进入高潮。但是,中共干预台湾大选的影子始终挥之不去。(大纪元)

人气: 55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31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Opening

今天要来跟大家聊聊台湾总统大选。现在时间已经进入九月份,距离明年初的总统大选只剩下四个月左右的时间,选战逐渐进入高潮,第三组总统候选人也已经呼之欲出。但是,中共干预台湾大选的影子却始终挥之不去,甚至越来越升级。

前阵子我刚好跟台湾的记者朋友合作了一个相关的报导计划,因此现在想来跟大家聊一聊:究竟,中共干预台湾大选的常见手法有哪些?中共通过哪些管道来渗透台湾、干预选举?这都是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聊的重点。

不过,先让我们来看一下,几个重要的相关时间点。

⊙Timeline

6月19日:民进党正式提名现任总统蔡英文,代表民进党在2020年参选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

7月28日:国民党正式提名高雄市长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

8月23日: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台北市长柯文哲、前立法院长王金平三人同场亮相,释放“郭、柯、王结盟”的讯息。

8月26日:台北市长柯文哲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如果鸿海创办人郭台铭要选,就让郭选。”“有人替我们选,我们就给他选。”

8月27日:郭台铭发言人表示,郭台铭仍在慎重考虑是否参选,9月17日将是最后期限。

11月18日至22日:中央选举委员会受理候选人登记参选。

2020年1月11日: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选举登场。

⊙Comments

中共干预选举 至少10种常见手法

好,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台湾总统选情,已经渐趋明朗化,很可能出现“三强鼎立”的战国局面。当然,也有不少人在推测,国民党会不会最后临阵换将,把民调持续下滑的韩国瑜换成其他人参选。

但不管怎样,在这场关键选战当中,来自北京的力量却通过方方面面的途径,持续灌入、渗透台湾社会当中,企图干预这次的选举结果。至少有10种常见的手法:

手法一:文攻武吓 制造集体恐惧

每到台湾总统大选前夕,中共必定对台湾加强各种舆论恐吓、频繁举行军事演习,威胁台湾社会,制造集体恐惧的心理战效果。

像今年1月2日,北京就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会议上强调,只有“一个中国”,不再“各自表述”,要台湾接受“一国两制”,而且北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

到了7月,中共不但发表《国防白皮书》再次恐吓台湾、批评美国对台军售,并且还在舟山群岛、东山岛两个海域举行军事演习,对台湾恐吓的意图十分鲜明。这就是相当典型的文攻武吓手段,对台湾人民来说,几乎已经习以为常。

手法二:渗透政治界 统战收编

中共对台湾政界的渗透已经行之多年,采用的手法主要是利诱、威逼或色诱,而且不分政党派系,都有政治人物被中共统战收编,从中央层级到地方层级都有。

中共渗透政治界的目的,除了要物色能够帮助中共夺下台湾政权的代理候选人之外,也是要汇集足够的政治力量,为亲共候选人拉票助选、打击政治对手。

至于这次台湾大选,有哪些候选人跟中共方面关系密切,相信大家稍微用心都能看得出来,我们就不公开点名了。

或者,就像我们说过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一面“道德照妖镜”,你可以找出这些政治人物关于香港局势的发言,看看他们是跟中共站在同样的口径上,还是支持香港人争取自由,这样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毕竟台湾社会跟香港一样,都是重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这也是台湾最可贵的资产之一。如果有政治人物反对这些普世价值,或者回避闪躲、不愿意表态,那他背后很可能就有某些特殊因素在影响他。

手法三:渗透企业界 以商干政

企业界是中共长年以来的主力渗透目标之一,特别是生意版图横跨两岸的知名台商,更是中共积极统战拉拢的重点对象。这些知名台商企业往往在选前公开出面,表态支持中共属意的候选人;或者在关键时候出面表态支持符合北京立场的政治论述;或者代表中共国台办等对台单位,向台湾政治人物进行游说渗透。

例如,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就披露,中共国台办曾经通过台湾某个大企业集团,对他以及其他政治人物进行游说。

手法四:操控媒体舆论 为亲共候选人助攻

媒体宣传,是中共眼中所谓的“笔杆子”,是中共引导社会舆论、控制人民思想、维护极权统治的重要机器。所以,北京相当重视对台湾的媒体渗透。

我曾经有机会在台湾的媒体界工作过,也因此看过、听过、经历过不少这方面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聊聊中共对台湾的媒体渗透。那么在选举期间,北京主要是通过“利诱”的方式,操控台湾媒体对亲共候选人进行正面吹捧、对特定候选人进行负面攻击,宣传符合北京立场的言论,并且切断或攻击任何反对北京的声音。

比方说,5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两岸媒体人峰会”,台湾主流媒体绝大多数都派出高层主管到现场出席。根据统计,台湾媒体代表人数总共85人,其中多达20人是来自旺旺中时媒体集团。中共政协主席汪洋也到场对台湾媒体“训话”,汪洋说,“要实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仍要靠媒体界朋友共同努力。”

甚至,北京还会要求部分财力雄厚的企业集团收购香港、台湾的媒体公司,帮助北京进一步掌控舆论,宣传“中国一片大好”、“中国让利台湾”的主旋律。

比方说,台湾某电子大厂董事长,自2011年起陆续买进香港某家电视台股权;而两岸知名的食品企业“旺旺”,则买下了《中国时报》、中天电视、中视等媒体,组成了旺旺中时集团,成为“红色媒体”的代表。

手法五:操控民调 虚张声势 抑制敌人

民调,是选举的重要参考指标,也是新闻媒体每天报导追逐的焦点。

然而,中共却在台湾制造假民调,企图混淆视听、影响选情,为亲共候选人营造有利的气势和舆论氛围。

今年7月,台湾调查局掌握情报,发现有一家网路报公司董事长,涉嫌接受中共国台办的资金,利用不实数据制造有利于特定候选人的假民调,想借此影响选民的投票意向。调查单位透露,制作假民调的经费跟人力费用,都由国台办支付,民调里每问一个问题,就由国台办支付台币1万元作为酬劳。

这种假民调,用政治术语来说叫做“抑制性民调”或“压制性民调”(suppression polls),是用来吹捧、拉高特定候选人的声势、贬低其他对手,让其他候选人的支持者误判局势,从而放弃投票或者转投其他民调领先的候选人,避免自己的选票白白浪费,也就会形成所谓的“弃保效应”。中共就是想利用这种“抑制性民调”来误导台湾选民,从而拉高亲共候选人胜选的概率。

其实,我以前还见过一种特殊的操控民调手法。曾经有一家非常准确、公信力非常高的媒体民调公司,在某年总统大选之前,突然被公司高层下令关闭,不再发布民调。后来才知道,因为这家民调公司的数据太精准,不利于执政当局连任,因此党政高层找到民调公司的大老板“劝说”,要求停止发布民调。那后来,执政当局也因此顺利连任。

这件事,当时震惊了整个台湾媒体业界。至于整个事件背后,有没有来自北京的压力,恐怕只有当事人清楚了。

⊙回复网友提问

好,今天就先跟大家聊聊前五种手法,其它五种手法,我们下一集再聊。

我们再来回答网友的提问。有位网友留言提醒我,要我记得说一下“江泽民与六四之间的关系”。

简单地说,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病逝后,当时北京出现大批学生涌入天安门广场追思胡耀邦,并且反对官员腐败,要争取民主与新闻自由,而上海也有华东师范大学学生举办游行活动。当时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对游行活动进行报导,并且刊登悼念胡耀邦的研讨会内容。

江泽民那时正好是上海市委书记,他下令要《世界经济导报》停刊,要总编辑停职;稍后,当中共中央宣布天安门广场实施戒严,江泽民又立即发出电报说,坚决支持中央。然后,江泽民又听从邓小平的指令,在上海拦住了人大委员长万里,逼万里不得不表态支持中央实施戒严,这就等于消除了反对镇压学生的最后阻力,结果就导致了“六四天安门大屠杀”。

而江泽民也因此被中共大佬们认为是可靠的接班人,后来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总书记,从1989年上任到2002年下台,他总共执政了13年。所以,江泽民其实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人。

如果大家想对这段历史或者想对江泽民有更多了解,推荐大家可以找一本书来看,叫做《江泽民其人》,这本书在网络上也有公开连载。

⊙Ending

今天就先跟大家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或者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的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图案,这样,当我们有新的视频影片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9-02 10: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