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觅真:明慧发表报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惨绝人寰

在华盛顿DC举行的反迫害游行中,法轮功学员手捧相片,悼念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287
【字号】    

【大纪元2019年08月05日讯】明慧网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起,发表了《明慧二十周年报告》系列文章。文章以法轮功福益社会、中共迫害违法、迫害延伸海外等十个部分,系统的总结了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

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截止2019年7月10日,有8605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8143人被非法劳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绑架关入洗脑班,809人被绑架进精神病院,各种迫害案例518940起。中共的迫害造成了众多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截止2019年7月10日,据不完全统计,明慧网突破中共的层层封锁,通过民间渠道收集和核实的有432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远远不是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盖,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为中共焚尸灭迹,仍然没有被揭露出来。

在此仅从报告中摘录几个在中外有影响的迫害案例,这些案例无疑是数十万个迫害案例的一个缩影,从这些惨绝人寰的迫害案例中,让我们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及尽快解体中共,结束这场迫害的紧迫。

案例1: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有一户法轮功之家,父亲陈运川(2009年被迫害致死时71岁)、母亲王连荣(2006年被迫害致死时65岁)、大儿子陈爱忠(2001年被迫害致死时33岁)、二儿子陈爱立(2004年被迫害致死时35岁)、小女儿陈洪平(2003年被迫害致死时32岁)、只有大女儿陈淑兰及她的女儿李颖还活在人世。

2001年元月,因陈家七口再一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陈爱忠在唐山荷花坑劳教被灌食致死。

2001年6月,陈洪平因讲法轮功真相,在河北省高阳劳教所遭到熬鹰、毒打等迫害,直至生命垂危才送医院,医院见人已垂危不敢收留,高阳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给陈洪平穿,就派警察匆匆连夜将陈洪平送回家,一个多月后,陈洪平含冤离世。

2004年2月28日,怀来县公安局刑警队和北辛堡乡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入陈家,将王连荣和小儿子陈爱立绑架,又将正在回家路上的陈运川也绑架到北辛堡乡政府。随后,陈家三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洗脑班)遭受残酷的洗脑迫害。两个多月后,陈爱立体重只剩下了50多斤,生命危在旦夕,才被放回反锁家中,由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陈爱立被迫逃出,于2004年11月5日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

2005年1月份为避免再次被绑架,王连荣和老伴陈运川也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2006年8月4日上午11时,经历了长达7年磨难的王连荣,在异地他乡含冤离世。2007年4月24日,陈运川老人流离失所在外地时被当地警察绑架转到怀来县,2008年奥运期间被监视居住,2009年1月老人被车突然压死,肇事者逃逸,真相不明。

至此,七口之家只剩下了身体被迫害致残的陈家大女儿陈淑兰和她的女儿李颖。

案例2:2002年3月5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等弥天大谎,在长春市、松原市两地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地插播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40~50分钟,使数万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动。

迫害元凶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随后吉林省警察绑架了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6人被打死,另有刘成军、雷明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重刑……

刘成军,男,1971年出生,吉林省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财会专业毕业,后在九台粮库工作。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刘成军多次进京上访,遭受非法关押、毒打和其他酷刑迫害。

刘成军作为真相插播的主要参与者,中共疯狂追捕他。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警察,于3月23日晚,动用20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一群警察闯入刘成军的姨父柳长发家。让柳家做饭,还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派出所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威胁要把他84岁的姥姥抓来,这样逼着问出了刘成军的下落。

7辆车包围了刘成军藏身的窝棚,纵火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跑出。警察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暴打,当时警察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一个叫李伯武的松原警察拔枪朝刘成军的腿上连开两枪,将他腿打残。叫嚣着:“这回我看你往哪跑!”

后刘成军被非法重判19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一大队。在狱中他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吉林监狱被迫于11月4日为刘成军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吉林监狱和农安县610办公室互相推诿,拖延不予救治。

2003年12月24日,刘成军被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奄奄一息的刘成军要了纸笔,写下了人生最后的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2003年12月26日,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他父母最后看到了刘成军。他已高烧39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的脉管像拉开了,满地都是血。他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由于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当其余亲属赶到时,刘成军已停止了呼吸。时间是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经受了1年9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

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11点强行将遗体火化。

案例3:高蓉蓉,女,原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2003年6月20日,鲁美研究生徐志扬的妻子向学校告发高蓉蓉谈论法轮功,于是高蓉蓉被绑架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2004年3月22日,龙山教养院召开污蔑法轮功大会,高蓉蓉因身体不支,不能参加,被副大队长唐玉宝从二层床铺上直接拽下来,架到管理科,拳打脚踢烟头烫,持续电了半个小时,高蓉蓉一只耳朵被打得失聪。

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龙山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连续电击6-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来了。下图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糊的状态,有的地方焦糊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糊处多是重叠的。

2004年5月7日当晚,高蓉蓉不堪折磨,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逃生,摔伤,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简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0533号房间。

经历3个多月的痛苦煎熬,从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开始尿血、不能进食进水,瘦成一副浑身带伤的骨架,眼窝塌陷,眼皮闭不上,人已经脱相。“医大”的医生表示,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声称有危险就让“医大”抢救,死了也不让回家。

高蓉蓉在医大一院的5个月期间,一直受到非法监控。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医大医院成功地摆脱龙山教养院警察的监管,解救出高蓉蓉。高蓉蓉被成功营救,使中共感到极大的恐惧和震慑,公安部还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罗干亲自插手,防止高蓉蓉出国,害怕毁容罪证被曝光。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封锁高蓉蓉的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残酷迫害。司法系统一官员说:“罗干有指示,这事(指高蓉蓉遭电击毁容被曝光)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其实就是秘密加重迫害)。”此后,辽沈公安局,国保部门,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

2005年3月6日凌晨二、三点钟,沈阳市国保支队伙同沈阳市铁西区国保大队的10多个男警察闯入沈阳市沈河区永环小区一户民宅,将睡梦中的高蓉蓉和照顾她的董敬雅绑架,董敬雅当即被上了背铐。其后的3个月,高蓉蓉被马三家教养院秘密关押在辽宁省监管医院,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高蓉蓉在“医大”的10天内,很多不明来历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也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中共在为谋杀高蓉蓉提前放风。

2005年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马三家教养院的通知后赶到医院。当时高蓉蓉已经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医大的医生说:“高蓉蓉来时就是危重。”马三家教养院的狱警说:“高蓉蓉刚到医大时还能说话。”

据知情人讲:高蓉蓉被马三家警察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当时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7、8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却在记录时都记上吃了这个、那个。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称记上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对病危中的高蓉蓉不进行实质性的抢救,并不给她饭吃,而且还在观察她的记录上写上吃了东西,就是为了饿死她,并将谋杀的责任洗刷干净。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被饿死,年仅37岁。高蓉蓉死后,辽沈司法部门到处放风,说高蓉蓉绝食“自杀”。

案例4:黑龙江省计算机工程师王斌被活活打死。

王斌,男,1956年8月2日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计算机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1999年12月因发起大庆200余名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好”大旗上签名,将旗并上访信件送至全国人大会议请愿而被非法关押100多天,2000年4月仅仅因为与法轮功学员10人在一起吃饭被过分敏感的公安以串联罪名拘押45天,被释放后于5月末进京上访被判劳教,9月24日在大庆东风新村劳教所期间坚决不写保证,曾多次被毒打。

2000年9月27日晚,在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犯人对王斌进行毒打(教导员冯喜对主犯说,不写保证就往死里打)。结果将王斌颈部大动脉打断,大血管破裂,扁桃体破裂,淋巴打烂(已切除),身体几处骨折,睾丸被打碎一个,手背几处被烟头烧伤,并感染,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并且身体多处黑紫,惨不忍睹,生命垂危。

王斌当晚被打昏后,有人曾向狱警报告,提出送医院抢救,但狱警不同意,狱警说,昏过去没事,一会就醒过来了,拖到第二天,一看不行,才送医院,到医院后医生说送来的太晚了,万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了,虽经多次抢救,终因伤势太重,因颈部血管破裂,心脏功能衰竭于10月4日晚死亡。

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遗体被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可是他的心脏、大脑已没有了。

案例5: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李惠云博士原是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的专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国国际发明博览会上获“国际发明先锋奖”,获二零零三年香港国际专利技术博览会“金奖”,第三届亚洲国际专利技术专利产品博览会“金牌奖”和“科技发明进步奖”。从这些荣誉中我们就知道了这位博士为了这个国家做出了何等突出的贡献,可是她却仅仅因为追求信仰做个好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1996年在天津大学读博士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4年8月,李惠云在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后,出现精神分裂症状;2005年李惠云在被劳教期间被送精神病院。

2011年3月2日,李惠云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举报、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长达29个月。2012年6月21日,石家庄新华区法院对李惠云非法开庭。两位律师义正词严地为李惠云做了无罪辩护,令法官无言以对,但他们还是把李惠云非法判刑4年10个月。

李惠云博士2016年1月2日走出冤狱,身体、精神尚未恢复,于2017年3月23日又在自己家里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2018年6月27日上午,石家庄桥西区法院刑庭对李惠云非法开庭。据悉,李惠云仍处于精神不正常状态,李惠云的所有亲属没有出席开庭,只有律师出庭作了简短辩护。已经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分裂的她,灭绝人性的中共当局试图仍欲对她判刑。

这里再列举两个群体被判重刑的案例:

2013年3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29日晚开始的3、4天时间内,绑架了61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制造了“3·29”绑架案。其中14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入狱,10年以上3人,5年以上8人,判3年刑的有3人,而且法轮功学员均遭不同程度酷刑迫害。

吉林省农安县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2013年10月,吉林省农安县非法冤判法轮功学员刘伟12年、张国珍10年、杨洪彪9年、常宝军8年、王亚娟8年、修继学7年6个月、苏秀福7年、杨维娟7年重刑。

报告中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凡事为他人着想,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阶层、各行各业,在真善忍的指导下提升自己的道德,服务于社会。这样一个巨大的群体的存在,对中国社会每个人都有益。可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因为其邪恶本性,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迫害一直延续了二十年。在这二十年的迫害中,中共践踏法律,残害好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延伸到其他民众身上。中共不准民众做好人,中共官员贪污腐败,导致社会道德沦丧。每个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法轮功学员在过去二十年里,一直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反迫害,从来没有向中共暴政屈服。但是同时他们也从未以暴力的方式报复任何迫害他们的人,相反,他们认为很多公检法人员是被中共仇恨宣传所欺骗,才参与这场迫害,他们以及所有被中共宣传所欺骗的人也是受害者。这也是他们一直致力于向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讲真相的原因,他们希望人们都能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和中共诽谤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明慧二十周年报告》是一部了解这场迫害内容的详实记载,是一部中国大陆民众浸满血与泪的控诉,是一部反映人类蒙受巨大耻辱的报告,是一部帮助你看透中共邪恶本质的旷世奇书,愿有更多的人去了解真相,明白真相。

目前国际社会关注法轮功人权,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国家越来越多,中共发起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惨绝人寰,罪恶累累,中共已经走向了绝路。愿有更多的国家及所有人类关注这场迫害,帮助中国大陆解体中共恶魔,使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苦难民众早日脱离迫害,拥有真正的和平与安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05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