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致命病毒被送往中国 专家疑中共有生物战计划

来自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的科学家表示,这种高度致命的病毒是一种潜在的生物武器。(加通社)

人气: 69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今年初,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曾向中国发送了活体埃博拉病毒和尼帕病毒(Nipah)。现在,一些生物战专家对此提出了质疑。

来自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的科学家表示,这种高度致命的病毒是一种潜在的生物武器。

据去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一篇报导,在一次电脑模拟的病毒大流行演习中,一种基于新的尼帕(Nipah)病毒的病原体被极端分子释放,结果造成1.5亿人死亡。

按beta.canada.com周四发表的一篇文章,一个由蓝带研究组(Blue-ribbon Study Panel)美国小组做的模拟测试,尼帕病毒被恐怖分子释放后,导致六千多名美国人死亡。

中共疑有生物战计划

据美国国防杂志(National Defence)7月23日发表的一篇报导,国防工业协会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举行的年度会议和展览会上,专家除了关注中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器和常规武器外,也在关注他们的化学和生物武器。

美国陆军化学防御研究所化学伤害护理部门的首席临床顾问兼临床实验室主任马德森(James Madsen)在会上指出,俄罗斯是化学武器的最大威胁,生物武器的最大威胁则来自中国。

中共政府一直被怀疑秘密开展其生物战计划,加拿大的实验室,却向中国发送了尼帕病毒及埃博拉病毒的样本。

加拿大政府称,给中国发送这些病毒样品,是为了科研合作。不过,以色列Bar-Ilan大学的生物和化学战专家苏汉姆(Dany Shoham)表示,他认为加拿大这次所做的“贡献”,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我认为中方的活动……至少在探索这些病毒作为生物战媒介方面,非常可疑。”

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神经学教授、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生物战高级研究员乔丹诺(James Giordano)表示,这事在几个方面都令人担忧。

他说,中共政府在生物科学方面的投资越来越多;基因编辑和其它尖端技术的伦理约束很弱;政府和学术界是合在一起的。这使得人们担心,这些病原体会被用来做武器。

乔丹诺说,这可能意味着一种攻击性的媒介,或一个变种细菌被代理人释放,那时只有中共政府掌握治疗方法或疫苗。

加拿大或已意识到风险

对于给中国发送病毒样品,加拿大卫生部发言人莫瑞瑟特(Eric Morrissette)表示,为推动全球科研工作,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经常与其它国家的合作机构,共享病毒和细菌样本。所有材料都严格按照加拿大人类病原体和毒素法(HPTA)、加拿大危险物品运输法(TDGA)、加拿大生物安全标准(CBS)和实验室标准管理规定转让。

中共当局也坚决否认,它会制造细菌武器。

不过,这些病毒发送去中国2个月后的5月24日,卫生部要求加拿大骑警(RCMP)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在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做相关研究的组长,是华人病毒学家邱香果(Xiangguo Qiu),其夫成克定(Keding Cheng)也是加拿大卫生部的卫生研究员。7月5日,他们被带离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接受加拿大骑警调查,还有几名身份不名的中国留学生,一并被强制带离实验室。

曼尼托巴大学随后终止了与邱香果的合作,校方称,邱所带的研究生全部重新分配导师,但没透露有多少名学生受影响。

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表示,他们正在调查一个“行政管理的问题”,并将可能的政策违规行为转交给了加拿大骑警调查。关于这件事情的细节,目前有关方面都是三缄其口。

对于加拿大发生的向中国发送高致命性病毒样品事件,乔丹诺说,“这本身不是战争”。但是,中共政府正在做的,是通过建立各种层次的宏观和微观经济,以及病毒控制能力,企图成为世界霸主。

中共已违规发展生物武器?

自1984年以来,中共政府一直是国际“生物武器公约”的签署国,并一再坚称,它遵守公约中禁止发展生物武器的规定。

当本周被记者问及,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发生的事件,是否与这些细菌可能被用于中共的武器计划有关联时,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发言人麦迪森(Anna Maddison)只是说,他们“继续调查相关的行政问题”。

公共卫生局上周对此事的回应是,今年3月向中国发送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Henipavirus)病毒样本——其中包括尼帕(Nipah)和相关的亨德拉(Hendra),目的是进行病毒研究。

美国国务院和其它一些机构从2009年就开始公开说,他们相信,中共政府持有攻击性的生物媒介。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称,虽然在公开文献中没有显示细节,但中共政府“普遍被认为有一个积极的生物战计划”。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生物战高级研究员乔丹诺上个月在一个国防工业协会会议上指称,在毒素威胁上,中共政府领先全球。

以色列Bar-Ilan大学生物和化学战专家苏汉姆在2015年的一篇学术论文中指称,有超过40家中国工厂参与了生物武器生产。

苏汉姆对《国家邮报》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实际上开发了一种名为JK-05的埃博拉药物,埃博拉病毒可能已经成为中共生物战武器库的一部分。

埃博拉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列为A类生物恐怖媒介,这意味着它可以很容易地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能导致高死亡率并可能引起恐慌。尼帕则被列为C类物质,是一种致命的新兴病原体,经改造后可以被用于大规模传播用途。◇#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