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国家级华裔科学家被指是中共侨联委员

近日媒体曝出CSIRO的首席研究科学家、兼中国项目总监卫钢,是中共统战部下属部门——中国侨联的委员。中国侨联是中共统战部门所属的五个单位之一。(安平雅/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悉尼报导)澳洲媒体爆料,在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任职首席科学家的卫钢是中国侨联海外委员会的委员。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一些华人学者在澳洲研究机构任职的同时,还担任中共相关技术机构的高级职务,与中共相关的机构或组织互动频繁。专家呼吁澳洲科研机构及学术界应该重视这一问题并采取行动。

专家认为,澳洲的创新科研实力居世界前列,允许这些人“脚踩两只船”,这对中共来说,是将渗透触角深入澳洲各领域、攫取最新科技及人才的最佳方式,因此澳洲必须有所警惕和行动。

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学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在《无声的入侵》一书中曾表示,中共通过CSIRO(澳洲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澳洲最大的国家级科研机构)轻松获得澳洲的最新科技。

CSIRO中国项目总监是中共侨联成员

(视频截图)

近日媒体曝出CSIRO的首席研究科学家兼中国项目总监卫钢,是中共统战部下属部门——中共侨联的委员。中共侨联是中共统战部门所属的五个单位之一。

中共侨联网站2018年9月1日发布的中共侨联第十届委员会海外委员名单显示,卫钢与其他21位澳洲华人一起被中共任命侨联海外委员。

《澳洲人报》表示,CSIRO的一位发言人拒绝透露卫钢是否向其机构披露了他被中共侨联任命为委员的事,卫钢也拒绝直接向《澳洲人报》评论他在中共侨联的职务问题。

截止2017年6月30日,CSIRO有大约5500位工作人员。2015年的数据显示,该机构有484位出生在中国的工作人员,约占该机构员工的10%。

2013年,CSIRO曾发生过一名中国籍雇员涉嫌未经授权访问了IT基础设施数据库后失踪的事件,当时联邦警察与情报机构介均入调查。

用投资“分享”技术 

据CSIRO的网站介绍,卫钢是该机构矿产资源部门的首席研究员,专注于纳米材料和分子电子学。卫钢曾为CSIRO从中国拉来1亿多澳元的投资。与此同时,卫钢在六所中国大学担任荣誉或客座教授,包括中科院研究所。

现就职于政府部门、曾任澳洲华人专业人士俱乐部(CPCA)主席的一位华裔专家(以下H先生代替)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政府知道CSIRO的重要性,它的投资也不是免费的。就像华为在全世界很多科研机构、研究所也有投资,投资完了的研究成果它是要分享的,所以说他(卫钢)拉来的投资,不管那些投资来自什么机构或政府,它们是要分享技术的。

中共以招聘人才为幌子 鼓吹技术变现 

“我当(CPCA)主席的那一年,接触了二三十个来自中国大陆省市一级、部一级的各种人才交流招聘团,一开始时他们招聘说法不是特别隐晦,反正你有技术就行,就可以合作,可以给你提供什么待遇,什么职称。后来稍微隐晦点的说法是,你要有你的自主技术、研究成果。令那些只重利益、不重职业道德的人,只要国内需要这个技术能换成钱他就干。这些招聘团背后有没有政府部门的指示,我们没有证据,但这种事是非常非常可能的。”H先生说。

他还讲起大约十年前的一件事。“我记得那是直属中共国务院的一个部门,但忘记了这个部门的名字,该部门是跟教育及人才引进有关的,它曾经在悉尼有一个办公室。该部门的一个工作人员,当时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士,她曾经到我们的CPCA做过一个讲座,她做讲座的目的就是在海外招聘人才。但关键的是,他们的办公室没有设在悉尼领馆的教育处,在外面另外租了一个地方。这个女士在讲座时无意中透露,‘我们之所以不在教育处办公,就害怕人家以为我们是来这里挖人才的。’可以看出他们的工作目的就是来挖掘人才的。”

安插学术内线 

H先生还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个例子。大概是在1985年,他的一个同学申请到了加拿大的学生签证,那位同学学的是可应用在复印机上的光电技术。“临出国前,中共国安找到我的同学,问他能不能帮他们做事,可以给他一年一两万加币资助。我的那个同学是自费留学,申请到的奖学金不完全够他在那里读书的所有费用,如果他答应国安的要求,当时一两万加币可以让他几乎不用打工。但最终我这个同学没有接受,他当时也不敢直接拒绝,而是找了一个借口推辞了。”

“这样的故事我听过好多起。在关键领域的、比较有发展前景的那些自费出国的留学生及学者,国安就会主动去找他们,给他们一些条件,要求他们为所谓祖国服务,可想而知那些公派出来的,我想几乎可能是百分之百带有‘使命’的。”这位不希望透露姓名的H先生说道。

收编科技团体协会 

H先生还透露,澳洲华人专业人士俱乐部成立于1993年,原本由一些移民澳洲的学者和专业工作者创立的,但后来被亲共人士渗透控制。

他说,“华人在澳洲的社团只要稍有影响力的或是名声好听的,比如我们的华人专业人士俱乐部,都是中共重点渗透的对象,只要被中共收编、利用了,它用你这个(名义)去做些宣传就很容易。另外从情报技术角度来讲,中共也能比较集中地在这里发现人才,然后用些手段把这些人才收买,虽然没有证据,但怀疑是顺理成章的,从逻辑上、从各种综合现象来看,都是很有可能的。”

他还说,他在CPCA时,曾有位澳洲大学的教授,也同时也在中国的大学任客座教授,“他回国时有专车接送,免费旅游,我想经济上也可能给他一些研究费用啊,一些补偿啊,这都是变相的收买。如果这个人有职业道德,对澳洲忠诚的话,他可能会拒绝,但大多数人做不到。”

中共窃取技术是国家行为 澳洲如何防范? 

H先生认为,西方人一开始看不明白,现在虽然懂了一些,民主国家出台一个政策很慢,现实中漏洞很大,中共利用这个漏洞,在这里冠冕堂皇、改头换面的出现,做的就是用统战、宣传它那套东西来攫取澳洲的技术与人才。

在他来看,澳洲在研究领域比中国先进得多,并且和美国这样的盟友国家在技术上不太互相设防,他们之间在技术上的交流比较公开自由。澳洲这样的国家只要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说不能雇用中国人,不能让中国人接触哪些领域,那澳洲的科研机构就会给他们接触的机会。在有明确法律监督之前,这个空子太容易钻了,澳洲将自己放在了非常易于被渗透受攻击的位置上。因为他们就是按照法律来进行,哪怕你非常怀疑这个人,你没有证据时你还是要像用其他人一样用他,否则他可以反过来告雇主歧视他。基本上来说,如果中共把自己的人送到澳洲来接触到尖端技术,很可能就可以接触到美国的尖端技术。

“中共在收买技术、情报、渗透等方面是一个国家行为,它并不是散兵游勇,不是一个小公司想窃取商业机密的犯罪行为。因为一旦政府介入其中,它可以利用它的国家资源、国家机器等来帮助做成这个事情,而且可以被用来发展它的军备,可以跟澳洲在某个领域对抗,这就会影响澳洲的利益,我觉得澳洲应该警惕。”他说。

他建议,如果这样的人在澳洲关键岗位、敏感部门工作,那必须签订永久保密协议,或是离开这个工作多少年之内,不能跟其它公司去谈曾经的工作相关内容,或利用自己的技术做交流,类似这样的条款吧,要有所限制。

另外要有一定的检查机制,要求他们必须汇报,你跟中国哪一个学术团体有利益关系,或是学术交流,澳洲情报机构要核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遏制作用。#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
2019-08-09 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