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对抗中共 港人灵活运用八种街头智慧

香港反送中抗议持续两个月,期间港人施用了多种妙招,应对港警的镇压和中共的监控技术。(骆亚/大纪元)

人气: 253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份全面爆发至今已有两个月,港人不仅没有被警方催泪瓦斯以及监控系统的脸部识别功能等难题所吓倒,还激发出了一些十分有用的应对妙招。有评论指出,随着抗议的持续,智慧的香港人已经成为街头抗议的专家了。

这些游行示威由最初的要求港府撤回中共支持的“引渡条例”,演变成目前更广泛争取自由的亲民主(pro-democracy)运动,要求香港实现更大的政府问责制和普选制。两个月来,尽管面对警方的暴力镇压、中共使用各种手段进行的威胁,但港人为香港争取自由的信心越来越高,他们智慧地应对各种挑战,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仍能有条理地快进、快退,并且会根据需要不断调整战略。

本文从八大方面盘点香港抗议者在过去两个月中所运用的各种街头智慧。

一、对抗催泪瓦斯

在抗议游行中,港警用来攻击抗议人群的武器之一就是发射催泪瓦斯,而这种武器日前正在香港街头变得越来越普遍。面对这种袭击,港人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应对。

在抗议队伍中,往往有几个移动小组专门负责应对催泪瓦斯弹。他们手里拿着交通锥,当警方向人群发射催泪弹的时候,这些移动小组的成员就会迅速跑上前去,用交通锥扣住催泪弹,这样只有少部分烟从交通锥上方的孔冒出。这时候,另有成员马上跟过来,从孔上方将水倒入锥体,以减低催泪弹的作用。

下面视频显示抗议者如何以极其迅速的动作用交通锥和水应对催泪瓦斯弹的。

在没有交通锥的情况下,抗议者有时候也用水或湿毛巾来应对催泪弹,或者是戴着防热手套的抗议者迅速将催泪弹抓在手里,或者丢回给警察或者朝着伤害不到人群的方向投去。

作为防护措施之一,抗议者通常都戴着口罩。当他们的眼睛被灼伤时,他们会使用食盐水来使疼痛缓解。

二、“Be water”战略

“Be water”一词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龙的话,意指武者不应拘泥于形式招数、要像水般流动,既柔软又刚强,能适应万物、又能汇聚成强大力量。这一思想启发了香港抗议者。他们吸取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又称雨伞运动)的教训,不寻求固定占据某场所,而是伺机点火抗争,然后“快闪”。他们在中联办、铜锣湾、将军澳、观塘与黄大仙等地,且战且走“快闪”多点辟新战线,这样也使港警疲于因应。

“Be water”战略在“反送中”抗议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比如,7月1日抗议者短暂进占立法会,重申抗议诉求,在警察正式进攻之前,如水般全体快速退去。

7月1日,香港抗议者聚集在立法会前。(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曾发起占中运动的香港前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称赞“Be water”战略说:“要进,像洪水一样涌进去;要退,像潮水一样退去。”

现居香港的作家、律师在《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发文,在描述“Be water”战略时称,这种高度机动、敏捷的战略和之前固定不动、占领某地的方式不同,一个集会可能变成一个游行,一个游行可能从一个方向开始,然后突然转向另一个方向; 一个特定抗议行动的焦点可能只在游行本身的过程中出现。

三、供应线和手势信号语言

尽管没有明确的领导人,但抗议者在示威活动中表现出了广泛的协调性。为确保前线所需要的物品或设备能够迅速到达,抗议者们想出了一套独特的手势信号系统。一旦前线需要什么设备,他们就用手势把信息通过人群发送出去,从而能够迅速从补给站获得供应。

法新社的一个推文中介绍了几种手势所代表的意思(抗议者实际所用的手势有更多种)。

补给站一般设在距离抗议活动不是特别远的地方。前线一旦需要什么,就用预先设定的手势来表达,信号通过人群一直传回补给站,然后所需物品很快再通过人链传回所需场地。这样,任何不戴头盔或口罩在危险区域行走的人,很快就会收到他人送来的头盔或口罩。这些人力供应链有时会长达1公里,令人印象深刻。

以下YouTube视频显示,港人如何通过手势和人链迅速得到头盔等前线所需物质。

四、无领袖、无组织

与2014年的雨伞运动不同,这次“反送中”抗议的特点是无领袖、无组织。这么做部分是对中共支持的香港政府过去对抗议领袖进行迫害的回应。比如,2014年雨伞运动的领袖人物黄之锋(Joshua Wong)最近才被从狱中释放, 而其他许多领导人,包括“占领中环”计划的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Benny Tai)和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Chan Kin-man)目前仍被监禁。

这次“反送中”游行,没有明确的领导人,港府也就无法将抗议领袖判刑。

“每个人都知道,这场运动是自发的,我只是尽点绵力,去做我想到的事,因为我爱香港,也希望这个城市,能够避开中国内地的影响。”BBC引述21岁的周同学(化名)的话说。

无人领导活动,示威者到底如何做到协调一致的呢?他们通过在线论坛对将要采取的活动直接投票决定。周同学表示,她接收讯息的来源和许多年轻示威者一样,并非来自传统媒体,而是网上讨论区“连登”(LIHKG)以及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

示威者在这些平台互相发放消息,讨论示威策略,过程中会有人反对、有人按赞,再加以讨论最多人响应的建议,然后就有一群人自发采取行动。

也有专家将这种没有领袖、没组织的抗议称为是“开源”抗议。志愿者们使用扩音器或对讲机协助宣传和协调,但他们不是“领导者”。抗议者也说,这种缺少领导的形式反倒鼓励每个人参与并为这个活动做出贡献。

五、避免踩踏事故

在人群拥挤的环境下,最大的风险之一就是因踩踏事件而造成伤亡。当警方向抗议人群投掷催泪弹或者抗议者对警方行动进行快速反应时,都增加了踩踏风险,尤其是抗议人数多达百万的时候。

意识到这些风险,抗议者在撤退时会齐声喊“一,二,一二……”,随着口号的节奏进行撤离。这确保了撤退是有序的,同时也可以避免踩踏事件的发生。

六、利用“空投”(AirDrop)点对点传递信息

旧时在街头发传单宣扬政治理念的作法,现在被云端科技取代。香港的抗议者正在使用一种新型的数字“空投”(AirDrop)方法,作为宣传抗议的一种渠道,在香港地铁上许多人都收到过透过AirDrop送到手上的示威口号,或有关下一次集会的宣传。

AirDrop是一种文件共享功能,允许苹果设备(手机等)通过蓝牙和无线网络发送照片和视频。

当数万人拥挤在一个小区域,同时访问手机时,移动网络会因为过载而使得通讯变得不稳定。AirDrop点对点传输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再有,由于中共对香港“反送中”相关报导进行严格控制,任何网络上提及香港运动的信息都被删除,甚至连有关的抗议歌曲都遭到清洗。因此,当中国游客在香港看到大游行时,面露迷惑不解之色。港人就利用AirDrop点对点传输特性,直接将相关资讯推送到中国游客手机,让他们了解反送中示威缘由,以这种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墙。

为了让大陆人更好地阅读信息,香港人还专门用简体中文来书写信息, 确认目标受众是大陆游客。

七、对抗中共技术威权 以防秋后算账

抗议者为防止中共和香港政府获悉其身份,进而进行“秋后算账”,而采取了各种办法:

1. 对抗监控系统的脸部识别功能

在港人于7月21日包围中联办时,抗议者中有的对着监视器镜头喷漆,有的使用雷射(激光)笔发出的雷射光,试图瘫痪监视器的脸部辨识功能。

在网上热传的一段短片显示,示威者在抗议活动中挥舞雷射笔,将雷射光照射到监视镜头,试图妨碍其拍摄画面,并造成其内部电子零件的长期受损。

国际雷射显示协会(International Laser Display Association)表示,雷射发出的集中光束可使照相机感应器之类的敏感介面升温,进而导致其受损。

2. 使用Telegram社交媒体 以匿名方式分享信息

Telegram对用户发送私人信息时提供加密保护,允许用户匿名通信,同时可以选择不公开手机号码及任何可以识别的个人敏感资料。

香港抗议群众选择使用Telegram分享信息。

“在香港最近的抗议活动中,Telegram是抗议者主要的通讯和传播工具。”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说,“这是组织群聊最有效的平台,可以同时吸引成千上万的参与者。”

Telegram运营商6月12日表示,当天遭到了“国家组织规模”的网络攻击,袭击者的IP地址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媒体报导称,中共针对香港抗议活动发动了这次网络袭击事件。

3. 使用电话预付卡 删除手机定位功能

“我们知道,政府正在利用各种数据及抗议者留下的足迹,以便秋后算账。”徐洛文说,“因此,有些抗议者使用电话预付卡(pay-as-you-go),以避免留下任何可以识别身份的痕迹。”

一名23岁的抗议者告诉《日本经济新闻》,他和其他人一样,将智能手机上的定位功能关闭,并立即删除任何有关示威的消息。

他们也不会用脸部识别或指纹开锁电话。

4. 参加抗议活动当天 搭乘地铁不使用智能卡

抗议者乘坐地铁尽量不使用或许能够追踪到他们的付费卡(八达通)。比如,6月12日深夜,香港地铁站的售票机出现以现金购买单乘车票的排队长龙,因为抗议者收到提示,如果使用平常惯用的八达通智能卡(Octopus card),将留下让中共及港府找到他们的乘车记录。

八达通查阅机(左)和八达通增值机(右)。(Wpcpey/Wikimedia commons)

还有人说,当天他们选择不同的路线回家。

此外,抗议者用帽子和口罩遮住面部,以免身份暴露,同时又可以对抗催泪瓦斯。

八、想办法扩大国际关注

香港抗议者希望他们的反抗中共控制香港的游行示威获得更多的国际关注。6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之前和期间,呼吁G20期间与香港站在一起的整版黑白广告在全球报纸上出现,从美国的《纽约时报》、英国的《卫报》、法国的《世界报》到澳大利亚的《澳洲人报》、加拿大的《环球邮报》和德国的《南德意志报》等。

抗议者们通过广告,来宣传他们的诉求。广告费由抗议人群集资。在一次活动上,在一个小时内,他们筹集了逾60万英镑的资金。#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10 7: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