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班农:华为如何威胁西方国家(四)

英文版《大纪元时报》的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右)在2019年8月采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左)并讨论了华为公司等问题。(采访视频截图)

人气: 29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报导/高杉编译)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在 “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就华为公司等问题,专访了前白宫首席策略师、前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全文翻译如下文。

采访中,记者杰基莱克提出了多个问题:

川普特朗普)总统真的能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吗?
史蒂夫‧班农的新电影《红龙之爪》讲的是什么?
他为什么把中共电信巨头华为描述为“我们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 ?
川普总统对待中共的方式与前几任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何不同?
前几届政府对中共和执政的共产党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误解?
华尔街和西方商业领袖在资助和帮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此外,我们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议活动的结束呢?

这里是大纪元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扬‧杰基莱克。

此文为采访第四部分,点击这里阅读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及第三部分

……

记者:那么,(川普总统)要求这些公司回来,他是怎么才能做到呢? 我试着去想像⋯⋯

班农:我想首先是⋯⋯首先,根据紧急法案,他确实是拥有这种权力。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电影《林肯》中的一个场景,那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一部很棒的电影。林肯在那里和他们讨论第14修正案,以及如何做出决定,他试图通过法律条款的变更来解放奴隶,不仅仅是为了赢得内战,还有修改法律,修正我们的宪法,使它(奴隶制)永远被抛弃。正如他所说,这个修正案将永远存在,我们再也不用回到这个问题了,再也不用去重新讨论它了,但那些人还在不断地争吵……最后他受够了,他重重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说,我是美国总统,我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对吧?

一下子,所有人都闭嘴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你都知道的,就是有了宪法第14修正案。美国的建国者和立宪者们制定了宪法,在正常时期,总统应该被检查和制衡,而在危机时期或紧急时期,总统拥有巨大的权力,拥有可以为国家利益行事的巨大的行政权力。

上周有人说,哦,川普总统疯了,应该以第25修正案让川普下台,他在推特上发布了那些疯狂的东西(推文)。你可以同时看到信号和噪音,这些就是噪音。而信号是一个稳定的信号,他在说:嘿,我决不退缩、坚如磐石!对吧?

之前的每一届政府,两党的每一位总统,这里并不是单指民主党或单指共和党,他们在涉及到中共这个焦点问题时就把它给束之高阁了,放纵中共,让它做它想做的一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会面对这个局面。这就是为什么唐纳德‧川普正在接过这个接力棒,但他不打算让步。我想你现在已经能看到他的伟大之处了,我认为你已经能看到他作为总统的伟大之处了。

记者:那么,为什么过去那些总统,正如你所描述的那样,将(中共)这个问题束之高阁呢?

班农:这很简单,因为他们也同样面临着川普总统现在所面临的压力。是因为投资人关系部和游说公司,他们对中共的放纵就是因为华尔街和那些游说的大公司,他们对该问题采取了放纵的态度都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他们无视是因为那些公司总来找他们说,哦,我们可不能这么做。

想想川普的贸易谈判吧,他最大的难度反而是来自共和党。这些人说,哦,我们可是都应该支持自由贸易的。而他坐在那里说,嘿,我也支持自由贸易,但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根本不是自由贸易。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极权的重商主义体系,我们任其变来变去,而我正在纠正这一点。

(此前)每位总统对该问题无视的原因都是因为金钱和权力。这里并不是说这些人是坏人,他们对该问题采取了放纵的态度是因为他们总是被告知⋯⋯他们总是被告知谎言,也是这个国家的精英们所相信的:如果你允许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给予他们最惠国待遇(Most Favored Nation),你会看到,随着中共在物质上变得更加富裕,随着他们开始发展出中产阶级,他们将拥有自由的市场和民主法治,他们会变得更加开放,成为真正的世界公民。

而我们所看到的实际结果却恰恰相反。在过去的20年里,中共变得更加激进,他们变得更加危险,他们变得更加腐败,他们变得更像流氓,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有一个极权的体系,他们是在为自己的12到15个家族而努力。这些家庭基本上都是在权力的巅峰把钱收刮起来,然后再把钱洗到西方国家,到纽约或伦敦购买房地产。你去(伦敦的上流住宅区)贝尔格莱维亚区(Belgravia),你去伦敦西区,那里的很多钱都是中共的钱。

但这只是共产党干部的钱,而不是中国人民的钱,也不是那些每天在工厂里为了一块钱而拚命工作的老百姓的钱。这些钱属于中共精英阶层和共产党,他们从中国的奴隶劳工身上捞钱,再通过银行和投资银行洗钱,再在西方购买房地产和硬资产。精英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为什么说(西方的)精英们已经丧失了道德准则。

让我们回到2017年1月份的第三周。在那个星期里曾有两场演讲。周三,习主席出席达沃斯论坛,在众多达沃斯论坛参加者面前,发表了关于全球化的演讲。而当天那里聚集了全球所有顶尖的咨询顾问和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银行、投资银行、对冲基金等等精英,他们都聚到了这个瑞士滑雪胜地。《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都在封面刊登报导,习成了达沃斯的人,他在谈论全球化。他说,我们代表未来,我们正在经营这个项目,它正在为每个人赚钱⋯⋯他受到了赞扬,他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

两天后,唐纳德‧川普发表了“美国人(被)大屠杀”(American carnage speech)演讲。(川普在2017年1月的就职演讲中,重申了在竞选期间的多项承诺,重审将秉持“美国优先”的态度,让“美国重新伟大”。川普同时痛斥了美国的现状,批评“在内陆城市中生活的母子们深陷贫穷;工厂銹迹斑斑好似墓碑;学校充斥权钱交易却让年轻学子得不到应有的知识;犯罪、黑帮还有毒品已经夺去了太多生命,盗走太多未能发觉的天赋等现状,并宣布这场对美国人民的屠杀将在此时此地停止! ”在演讲中,川普还特别严厉地斥责了首都华盛顿特区的那些两党政治精英,认为那些人对人民的意愿置若罔闻,听任内陆城市在“犯罪、帮派和毒品”中溃烂。)

但是川普这个演讲所做的是非常系统地讲述了我们所谓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并且说,自由和治理的基本单位是民族国家,以及能够让政治家在民族国家内负起责任的公民。在那三天里,你同时看到了中共宣扬的全球化项目和达沃斯为之的欢呼,你也看到了以民族国家为基石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而这里就显示出来了悲剧和犯罪⋯⋯

你记得吧,在达沃斯的那些人,那些男男女女,他们都在忙着处理一件事,信息,对吧。不管是投资银行还是市场营销、会计、法律等行业的人士,他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里最聪明的学生,他们都知道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这就是他们在那里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达沃斯的派对上什么都知道,对吧?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达沃斯人。他们知道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他们知道维吾尔人,他们知道法轮功。他们知道地下基督教会和天主教会,他们知道活摘器官的存在,他们什么都知道,但他们却不在乎。当他们看到习近平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一个英雄。为什么?这意味着他们能赚更多的钱,这意味着会有更高的股价,这意味着会有更便宜的奴隶劳动力,对吧?

他们已经没有了道德标准,他们完全接受了一个彻底腐败的政权系统,他们知道(所发生的)这一切,但他们却从另一个角度去嘲笑唐纳德‧川普,说,哦,他是个野蛮人,他是个狂野的人,他是个系统的破坏者。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他们的双手就沾满了鲜血和罪恶。他们每个人夸赞习的人,每个宴请王岐山的人,他们都将被追究历史责任,为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所发生的事情,在为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明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决定对此视而不见。

记者:所以你是觉得,你是在暗示将会有一次清算。

班农:清算已经在发生中了,现在就有清算正在发生,因为人们⋯⋯这也是关于这个华为电影的作用之一。随着普通民众开始了解,当他们知道有些事情不太对劲儿的时候,他们会开始获得更多的信息,因为,比如大纪元会继续报导,不屈不挠,不会放弃,继续报导真相。其它主流媒体也一样,大家都在报导中共。这是个大新闻,对吧? 对。两年前,当唐纳德‧川普上台时,中共的话题还不是个什么大新闻。这就是唐纳德‧川普的行动,使它成为了一个大新闻。

当我们一层一层地剥开看,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看看香港正在发生什么。就在12周前,还没人报导。这个周末是关于强迫做苦工的大新闻,对吧?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香港。现在每个人都在关注这些孩子。他们说,嘿,看,我们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孩子,我们是一直在做作业的书呆子,但我们决定不去学校了,我们可能会在中学和大学进行罢课。人们都正在关注,而他们每天所看到的都是达沃斯早就知道的,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黑帮组织。它奴役着中国人民,它残酷地奴役着人民并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这在现代社会是不可接受的。但现代世界的精英们早已经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世界的工人阶级都在说,嘿,我们已经受够了,我们要为它划上句号。而这就是唐纳德‧川普正在为之奋斗的目标。#

(待续)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9-02 5: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