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约车司机怒吼 要求TLC收回车顶广告禁令

要求TLC保障最低工资 工作安全 法律程序 与其他出租车司机的同等待遇

市网约车司机在市政厅前举行集会,要求TLC撤回广告禁令。 (施萍/大纪元)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10日,近百名身穿红衣的纽约市网约车司机聚集在市政厅台阶上,在当日市议会与出租车管理局TLC举行的公听会前抗议,要求市议会驳回最近市政对网约车车顶数码广告的禁令。在随后的公听会上,包括TLC在内的各方代表都出席作证。

很多华人司机在10日的公听会上维护自己的权益。
很多华人司机在10日的公听会上维护自己的权益。(市议会截图)

“车顶广告帮助我和其他司机增加收入,同时并不必要去街上多花时间,我至少每月从广告上多挣300美元,相当于我收入的十分之一。”一个皇后区网约车司机克里马斯(Paul Klimas)说。TLC的广告禁令突然截断了他的生计,他又需要在街上多花时间来挣钱,这显然不符合城市要减少道路拥堵的初衷。

10日市议会交通委员会就网约车诸项法规召开听证会。
10日市议会交通委员会就网约车诸项法规召开听证会。(市议会截图)

从8月31日起生效的广告禁令不包括传统出租车上的广告,只针对Uber、Lyft等网约车。出租车管理局以前也一直禁止车上广告,最近他们的禁令得到了一个联邦法院的支持。TLC代理局长黑恩詹(Bill Heinzen)在公听会上表示的理由是,纽约市12万辆网约车种只有70辆车上有广告,所以此禁令对司机影响不大;其二,车上广告影响市容。违反此禁令的司机将被罚款50美元。

陈姓华人司机在公听会上要求市政府保障司机的权利。
陈姓华人司机在公听会上要求市政府保障司机的权利。(市议会截图)

代表8万名网约出租车司机的“独立司机行会”(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IDG)执行董事塞克顿(Brenda Sexton)说,TLC只知道收钱,没有为辛苦工作的司机做任何事情。“从去年到现在实行的车牌申请限制就是建立另一个失败的牌照体制(medallion system),让贪婪的租车公司和App公司剥削工薪阶层,特别是以移民为主要组成部分的网约车司机。”

开Uber是很多华人移民的职业,昨天集会上出现很多华人司机。
开Uber是很多华人移民的职业,昨天集会上出现很多华人司机。(施萍/大纪元)

在昨天的集会上出现了很多华人司机的面孔。一个华人司机在表示,传统牌照出租车的司机已经破产了,网约车司机也挣扎在破产边缘。他说:“我祈祷市议会能够帮帮我们。”

另一个陈姓Uber司机在公听会上要求市议会保障司机的权利,不能凭TLC或者App公司的一面之词就停用司机的牌照。“我每年给TLC交4,000美元,可是他们什么都不做。”他说,如果把司机的车停用了,TLC需要出具证明。“我非常气愤!法律要求公平,我们要求像黄色出租车一样召开公平的听证会,TLC、App公司要给我们司机出局证据,证明他们为什么停我们的车牌。”

司机们还有其它方面的抱怨如:TLC没有实现承诺的最低工资;没有对网约公司的行为进行管理;任由租车公司剥削司机;偏向传统出租车司机等等。

“TLC只禁止网约司机的广告,却允许挂牌照的出租车大张旗鼓挂车体外广告。”IDG在声明中表示,这是“双重标准”,“所有的司机都应该具有相同的机会来养活他们的家庭。”

司机们以及倡导者们大声要求“取消TLC”、“改革TLC”,因为“他们作为市府的机构正在破坏纽约市”。市议会交通委员会主席罗德里格兹对司机们的说法表示同情和支持,认为“这不是针对TLC中的个别人,这是关于这个机构。”◇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