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中国经济放缓和官方数据之谜

貌似热闹的中国经济现象后面藏各种危机,解读真实的中国经济数据成为分析师和研究人员争相竞技的热门领域。图为8月27日,美国仓储式零售商Costco的(好市多)在上海开幕第一天,当日即遭遇疯狂哄抢,不是中国人的消费力强了,而是美国货相对太便宜了。(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气: 62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尽管中共官方的经济数据一直释放稳定信号,但全球的经济学家、公司和投资者却越来越相信实际情况一定比官方数据要糟。还原更真实的中国经济数据成为分析师和研究人员争相竞技的热门领域。

既然宏观数据可信度不够,有哪些微观数据或观测数据能被信赖?中国工业中心的照明卫星图像、中国新年后返回北、上、广的交通网络搜索指数都成为投资者的新宠,而这些另类经济指标都一致显示,跟去年相比,中国的经济活动开始大幅下降。

不会骗人的工厂灯光指数

2018年末,就在中共官方公布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持续数月跌破荣枯线之前,旧金山研究公司SpaceKnow运营的卫星已探测到中国制造业活动的显着放缓迹象。

据悉,SpaceKnow定期跟踪中国境内约6,000个工业中心,每2周就会分析其中一半场所的夜间灯光亮度和红外波段数据,这些数据被用作衡量工厂使用电力或产生热量的指标。

该公司编制的这一专有指数已成为对冲基金、央行和政策制定者使用的一个主要的中国PMI指标。

“你可以看到工厂突然安静下来,巨大的分区、大型建设项目停工。”SpaceKnow首席执行长方德(Jeremy Fand)告诉《华尔街日报》。

在8月份,SpaceKnow的指数却突然显示异常,中国工厂活动略有扩张,并接近官方数据;分析人士称,这是因为中国工厂抢在美国对华加征新一轮关税前(9月1日)加快生产和出口。

有无灯光已成为衡量中国工厂是否有生产活动的真实指标。去年的美国热门纪录片《中国喧嚣》(China Hustle,也译作中国骗局)曾播出一个经典场景:投资人的大巴到之前,工厂的灯全部都是暗的;投资人一来,工厂的灯全部亮起,喷水池也开始喷泉。而投资人前脚刚走,工厂的灯又全部熄灭。

美国金融数据提供商Quandl也提供比较类似的中国民间工厂活动数据,比如它提供的2018年3月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铝制品加征10%关税前后,位于中国的冶炼厂工厂活动卫星图像,其中公布的一张内蒙古一家铝制品厂的对比图显示,关税后工厂夜间照明的区域减少了一大半。

地理空间图像同时也显示,赶在美国关税生效前,中国工厂在迅速增加铝产量。这些数据都比中共官方数据提早几周、就反映出中国国内行业的生产放缓和需求下降问题。

Quandl的数据分析师比尔·达格(Bill Dague)告诉《华尔街日报》,近几个月他在中国为客户寻找新的数据集。因为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使得中国国内数据提供商不太愿意与美国公司共享信息。“现在从中国拿数据很难,(中国数据分析)都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他说。

图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2016年从外太空拍摄的中国部分地区的夜间灯光照明图。(NASA)

返乡潮及离乡潮交通查询指数

还有一个民间指标也比中共官方数据更准确,且不容易被造假。波士顿量化投资基金PanAgora Asset Management每年都会监测一个“中国新年指标”,他们根据中国新年长假前后使用百度搜索引擎查找旅游和交通信息的人数数据进行分析与预测。

通常在中国新年前后,会有上百万计的人会从大城市长途跋涉、返回老家(中西部农村)与家人一起过年。

他们发现,2019年中国新年期间,搜索旅游信息的人数同比下降了12%。该公司的研究与投资主管乔治·穆萨利(George Mussalli)表示,这表明中国的经济活动放缓,因工厂预期减产,一些工人返乡后会选择留在老家,等候机会外出打工。

《中国褐皮书》(China Beige Book)首席执行长米勒(Leland Miller)表示:“中国制造业受到的冲击的确很严重。投资下降,招人受到严重打击,新订单也受到巨大打击。”该公司根据来自中国内地公司的数千份调查反馈评估中国经济的强劲程度。

欧洲资产管理公司Amundi驻伦敦的资深经济分析师王秦伟(Qinwei Wang,音译)也表示,他们公司的内部模型也纳入了客运和货运流量、在建工程占地面积以及用电量等数据。

“这些数据要比GDP等众所瞩目的官方数据更为独立,公布频率更高,也难于被官方操纵,覆盖的经济领域相对广泛,”王告诉路透社。

爱丁堡安本标准投资管理的基金经理罗斯·哈钦逊(Ross Hutchison)表示:“很多人在中国寻找其它数据来源来反映经济增长,而不仅仅听取官方数据。我觉得考虑‘微观’情况很有帮助,你可以更好地了解实际活动状态。”

比如:如果你在北京转上一圈,仍然是拥挤的地铁车厢以及红火排队的餐饮业。但如果走远一点,比如:上海的外高桥保税区,作为中国在2013年成立的第一个自贸区,到2019年时,区内许多办公室已人去楼空、曾经熙熙攘攘的美食街摊商也歇业,用过的筷子和塑料盒散落在地。

图为中国新年期间,北京站门口等待返乡的旅客,人挨人地等着进站候车。(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官方停发敏感数据却意外催生新商机

随着美、中双方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影响逐渐扩散到中国经济中,中共政府收紧了一些可靠经济数据的发布渠道,甚至停止发布显示不利状况的经济指标。

去年12月,广东省的一项制造业指数在连续数月跑输全国数据后被暂停发布。贸易在广东经济中占比很大。

中共经济数据的不透明,为数十家国际专有数据提供商敞开了大门,他们为金融公司和跨国客户、全球央行和政府机构提供经过调整的中国经济数据

总部位于伦敦的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对中国经济增长有自主研发的一套中国指数(China Activity Proxy),其中纳入在建房地产建筑面积、发电量、货运和客运量以及港口吞吐量等数据。

该指数过去七年显示的中国经济增速都低于官方数据。近期虽然因为建筑业活动增强,但用于重工业活动的发电量仍出现下滑、信贷增长保持低迷,中国经济的部分领域仍不景气,他们估算的中国经济增长率在5.7%左右,低于官方数据。

其中国经济资深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官方经济数据的问题不在于缺乏数据,更多的在于质量。

图为9月10日一名浙江省的民众在挑选猪肉,因为非洲猪瘟以及限制美国猪肉进口,中国国内的猪肉价格飙升了约一半。(STR/AFP/Getty Images)

跨国企业也弃用中共官方数据

作为跨国企业,往往需要提前预测中国市场需求,从而调整企业经营策略。美国电子零件制造商AVX的全球营销部负责人普拉特表示,他们一直在用专业的中国数据来衡量中国国内的需求,并调整生产。

“我们没使用中国(中共)政府的数据,因为实际上政府总是在保护国内汽车行业(数据不准确)。”普拉特告诉《华尔街日报》说。

汽车行业占中国GDP的比重约为十分之一,从2018年末以来,中国汽车行业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早些时候仍估计,2019年汽车销量将同比持平。

但AVX使用的数据提供商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则预计中国2019年的汽车销量会下降3.6%,他们的分析师有充分考虑制造商库存水平、价格优惠、政府刺激措施和其它因素。

另一家全球电气元件和电力系统制造商伊顿公司(Eaton, ETN)在中国的年销售额高达20亿美元。去年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工业产值增幅超过5%时,伊顿公司的内部指数却指向中国工业产值增长仅为2.7%,然后他们提前进行了生产活动调整。

伊顿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吉米·梅尔(Jim Meil)透露,该指数是10年前由一批内部的经济学家创建,因为当时他们就注意到,公司的市场需求弱于中共政府发布的经济增长数据。

对比之下,中国官方公布的7月份工业增加值虽然为17年来最慢增速,但也同比增长4.8%,远远高出国外分析机构的评估水平。长期以来,外界一直怀疑来自中共的经济数据真实性。

图为一名顾客穿过英国知名品牌巴宝莉重庆实体店的门口。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业内共识 经济现状铁定比官方数据弱

经济学家以及市场分析人士的结论是:中国经济没有大幅下滑,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经济比官方数据所反映的情况更加疲弱。

对企业和投资者来说,中共官方提供的统计数据虽然全,但不真实,比如:官方的失业率、实际GDP增长率等指标无法解读中国的真实经济,因为这些数据经常都稳定不变,或被精心调制过。

而剖析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的经济学家则表示,根据他们对企业利润、税收、铁路货运、房地产销售和其它活动指标的分析,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可能比官方公布的增速最多能低出三个百分点。

财经通讯社彭博经济自行研制了中国经济的三个指标:基于工业产出和零售业销售等活动指标的每月GDP追踪加权平均数;计入制造业、服务业和农业所消耗电力的电力指数,其根据每个部门在GDP中所占的比例进行调整;李克强指数,采用电力、铁路货运和银行贷款方面的数据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比官方数据更可靠的描述。

“如果中共官方的数据缺乏可信度,人们只能继续通过其它途径,了解更多信息。” 彭博的首席经济学家汤姆·奥利克(Tom Orlik)说。

美国前驻北京外交官、现任Matthews Asia经济师安迪·罗斯曼(Andy Rothman)告诉彭博社:“我建议投资人忽略中共公布的GDP增长数据,因为有许多其它的数据来源,包括私人数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和对比中国经济是否健康发展。”

罗斯曼说,中国的电影票销售量、铁矿石进口量及推土机订单量等,这些从消费到建筑等关键部门的需求量,都可以为外界提供有关中国经济的更有价值的衡量标准。

经济增长速度是被严控的数据重点

《华尔街日报》稍早刊文说,预测中国经济增速是经济学中最简单的工作,因为该数字几乎总是与官方目标相吻合。分析师们普遍认为,若从最乐观的角度看,中国经济的增速数据有被进行平滑处理;若从最悲观的角度看,那就是数据存在严重虚报。

也有一种说法,一些研究中国经济的西方专家表示过,分析中国经济是最痛苦的事,因为数据不靠谱,真实信息不完全公开。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在大纪元上撰文说(题为“美中谈判 输赢真假辨”),其实上述两种说法都是讲的是同一件事——中国的某些经济数据是官方严格管控的,只许说好,不许说差。

经济增长速度就是一个被管控的数据,管控的标准是政府确定的增长率指标。为了证明政府的目标总是顺利实现的,公布的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必须“与官方目标相吻合”。

说起中共官方公布的GDP增长数据,连现任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曾自述“不可信”。李克强在2007年担任辽宁省的省委书记,他在接待外宾时表示,更喜欢通过三个指标来追踪经济动向,以挤掉统计数字的水分。这三个指标分别是: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

2010年,英国《经济学人》分别依以25%、40%及35%的权重编制出李克强指数。但从2015年起,李克强指数无法反映中国经济动态,而陆续遭外界弃用。

图为大陆招聘会,因职位有限,求职人数众多,应聘者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失业率是另一个管控焦点

另一个被严格管控的数据是失业率,多年来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李克强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里把失业率指标提高到5.5%,但是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也才提高了半个百分点。

“凡是被管控的数据,可信度就低。”程晓农总结说。以失业率为例,中共官方将农村劳动力一律视为“有业可就”,所以农民工从城市解雇回乡,都被统计为在农村“就业”;此外,在统计局公布的各行业就业人数中,所有行业再加上“其它”类的就业人数往往大大低于公布的总就业人数,相当于总就业人数中有几千万属于“无处就业”状态(working no where)。

根据程晓农的测算,中国的真实失业率多年来一直高于10%。

结合中共官方的动作就更能明晰就业的严峻程度。2018年12月5日,中共国务院公布促进就业方案,规定2019年只要企业不裁员或少裁员,政府将返还上年度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

2019年5月,中共国务院办公厅更发文罕见成立国务院就业工作领导小组,由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排名第三)胡春华出任小组长。这是中共在处理就业问题上首次将权力从部级转向中央层面。

彭博社今年1月曾撰写说中国的经济数据,文章指出,从中共经济统计的历史看,篡改数据一直是官方传统;若追溯到毛泽东时代,涂改数据的主要根源是地方官员的利益冲突,省长负责报告当地经济的表现,而他们的晋升前景就取决于这些数字在北京看来有多好。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九月号/第9期 #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9-21 1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