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擅闯川普海湖庄园 上海张玉婧被判有罪

图为海湖庄园。(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气: 30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2日讯】在今年3月闯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佛州私人住所海湖庄园的中国籍女子张玉婧,于周三(9月11日)被联邦法庭的陪审团判决两项罪名成立:非法闯入禁地罪和对联邦执法人员撒谎罪。

美国《迈阿密先驱报》(Miami Herald)对此案报导说,一名中国女子被控非法闯入海湖庄园(Mar-a-Lago),并向联邦执法人员撒谎。这起案件的审判在周三结束,但这位神秘的被告来到川普的佛州度假庄园的真实目的,却仍然是个谜。

至于33岁的张玉婧只是一个笨手笨脚、到处游荡的游客,还是北京当局派出的特工这个问题,目前仍然没有确切答案,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自3月30日被捕以来,张玉婧一直被联邦政府拘留。而且针对中共可能在川普庄园和南佛罗里达从事间谍活动的调查将继续进行。

现在,她面临着非法闯入禁地罪的最高一年监禁和虚假陈述罪的最高五年监禁的刑期处罚,及累计25.1万美元的罚款。周三,她对法庭的裁决面无表情。

为期两天的庭审自9日开始,12名陪审员在11日商议了四个半小时,联邦检察官指控张玉婧一心想要进入这家豪华俱乐部与川普见面,她向特勤局专员和海湖庄园的工作人员撒谎,告诉他们她想参加一个联谊活动,虽然她在离开中国之前已知道这个活动被取消了。根据庭审证据,她的iPhone 7手机上的短信记录显示,她不仅获知在海湖庄园的活动已被取消,而且还向旅行组织者要求退款。

美国助理检察官罗兰多‧加西亚(Rolando Garcia)在周二(9月10日)的结案陈词中对陪审团表示:“她说她是去参加一个联合国的联谊活动。”“她受到通行限制,但仍决心要到庄园里去,她欺骗了所有人之后才进到了庄园内。”

张玉婧没有为自己辩护,但她在结案陈词中宣称自己无罪,并称自己有一份美国与中国签订的联合国联谊活动的合同。她用英语说:“我确实认为我没有做错什么,”“我没有撒谎。”

在开庭后,语言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张玉婧称她无法理解法庭翻译所说的普通话,因为她已好几个月没说普通话了。法官回应称:“你说中文,你来自中国。”

此外,在整个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联邦法院的审理过程中,张玉婧偶尔会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和普通话提出反对意见,或者向美国地区法官罗伊‧奥特曼(Roy Altman)询问有关政府方面的证据的问题。但有时,她无法以英语回答“是或否”的简单问题,而有时却能讲近乎流利的英语。法官因而指责她在与法庭“耍花招”。

川普最近任命的法官奥特曼,显然试图给张一个公平的审理过程,但被告自己解雇了法庭提供的公设辩护人,这个决定使庭审过程变得不是很流畅。

周一(9月9日),对张玉婧闯入川普庄园的扑朔迷离案件的审理,一开始就爆出了“内裤门”风波。在当天一早抵达法院时,张玉婧依然穿着棕色囚衣。通常来说,嫌犯有权在上庭时穿着平民衣装,因为身穿囚衣可能给陪审员“此嫌犯有罪”的第一印象。

出庭时,张玉婧通过翻译告诉法官,监狱未能为她提供内裤,导致她无法换回平常的服装。张还说,她不知道为何她被带到法庭。她对法官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在这里,我以为我的庭审被取消了”。

为此,奥特曼法官不得不延后包括控辩双方挑选陪审员在内的原定审理程序,并与律师们一起商讨如何解决张的换装问题。最终,奥特曼允许张玉婧换装,穿上了原本在她酒店房内的卡其布宽松裤和衬衫。

张玉婧自称是一名来自中国上海的成功女商人。她也受到了美国联邦反间谍的调查。不过她并未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秘密的“国家安全”调查——反映在了政府提交的证据中,这些证据已经在张的非法闯入禁地案中被封存——从未在庭审中出现过。尽管针对非法闯入庄园的法庭审理已经结束,但针对中共可能在川普庄园和南佛罗里达从事间谍活动的调查将继续进行。

对张的量刑判决定于11月22日。

法庭证据显示,3月30日中午12点后,被告人张玉婧在被允许进入海湖庄园之前,利用谎言混过了两个安全检查站。起初,她告诉特勤局专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她要去游泳池。她的姓氏(是中国最常见的姓氏之一)碰巧与一名会员的姓氏相符,所以他们误认为她是那位会员的亲戚,于是让她进去了。

但是,虽然张玉婧表面很轻松地从接待员阿里拉‧格鲁马兹(Ariela Grumaz)身边走过,并进入了一个休息区,但这位目光敏锐的接待员仍然注意到了她。因为当她穿着一件灰色长晚礼服走进海湖庄园华丽的大厅,并用手机拍摄视频时,她看起来很可疑。

格鲁马兹作证说:“当她走进大厅时,你可以看到她被那些装饰物吸引住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她以前从未来过这里。”

联邦检察官的证据表明,张玉婧知道自己没有进入总统俱乐部的理由,但尽管如此,她还是通过撒谎进入了俱乐部。

格鲁马兹在证词中回忆说,那天下午在庄园内,她拦住那名中国女子,询问她的名字,并对她说,她并不在总统私人俱乐部的会员或宾客名单上。张玉婧给接待员看了手机上的一些东西,上面显示她当晚要参加一个联合国中美联谊活动。但格鲁马兹说,她与餐饮经理核实后,发现没有这样的活动安排。

事实上,张玉婧是花钱买了一张名为《Safari Night》的慈善晚会的票。但这个晚会在几天前就已经被取消了。检察官认为,张当时非常清楚这一点。

特勤局专员塞缪尔‧伊万诺维奇(Samuel Ivanovich)透露说,他和其他专员在庄园内的大厅盘问了张,然后护送她离开。

他说,当专员开始搜查张的提包里的电子设备时,她“变得咄咄逼人”。但是她最后同意去特勤局的西棕榈滩办公室接受进一步盘问。

伊万诺维奇透露说,张在盘问中解释说,她是通过一个名叫“查尔斯”的男子安排到海湖庄园旅行的,她还计划访问美国的其它地方。她说,她只是通过在中国很流行的“微信”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上的手机短信认识查尔斯的。

这名专员作证说,当他追问她为什么最初告诉海湖庄园的安保人员,说她来总统私人俱乐部的原因是去游泳池时,她回答说她没有那么说过。

后来调查人员搜查了她的iPhone 7手机,发现她此前已经收到了一个名叫“查尔斯”的男子的短信。在她离开中国前几天,他告诉她,3月30日的活动已经取消。但是,根据庭审证据,张女士仍然用2000美元现金预订了自己的航班,并于3月28日从上海经纽瓦克飞往棕榈滩(Palm Beach)。

张玉婧身上携带了带有病毒的U盘和移动硬盘、四部手机与一台电脑。被捕后,特工搜查了她的酒店房间,发现了一堆电子设备,其中包括一个隐藏摄像头探测器,还有7600美元和大约为600美元的人民币。

美国助理检察官迈克尔‧舍温(Michael Sherwin)在庭审快结束时表示,张在海湖庄园短暂停留期间的举止表明,她有明确的意图要进入这家俱乐部,这表明她并非无心闯入。

舍温说:“这表明她不是一个四处游荡的游客,不是一个误闯该地的游客。”

庭审证据显示,张对会见川普总统及其家人有很强的愿望。而在她短暂闯入庄园的那个周末,川普及家人正住在庄园内。在3月30日的下午,川普正在庄园里打高尔夫球。#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9-12 9: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