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梓圣:《权力的游戏》结局令中共畏惧 终集遭封杀(下)

美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最终季剧照。(HBO提供)

人气: 6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2日讯】(接上文

(二)黑暗

《王座游戏》顾名思义,游戏主角应是铁王座。因为它的存在,人们才会将游戏进行下去,而玩游戏的意义就在于得到它。所以它是作为奖品维系着权游。可它本身又靠什么维系着?黑暗又从哪来?

首先它能烧死人么?不能,那它奖励了什么呢?它本身记录着一段故事,这段故事是真发生的没错,能时不时提醒人,或惹人效仿,可为什么就没人能把它扔到垃圾桶里?它扎根的力量从哪来?从想要得到它的人那儿来,亦通过他得到证实。举个例子,“忠于黎民”的瓦里斯却“这辈子都在服侍暴君”,并认为“错误的人坐上王座,就会有无数人惨死”,于是一生都在寻找一个正确的人,费尽心机终于不负所望地找到了,还俩,可这俩最终面对王座都没听他的,作为挚友的一个还把他举报给另一个,把他连同他所忠于的一块活烧了。这说明了什么?并非“错误的人坐上王座,就会有无数人惨死”,而是“只要有人坐上王座,就会有无数人惨死”,这么一看它背后还是做善事的力量吗?显然不是。可人确实不是它烧的,它也不具备此力。它所具备的,只是使人想成为强者的说服力。所以它是打造强者的,而这烘托它至高无上的同时,亦证实了强者胜出,又反过来加深了它对人的说服力。

倘若其理念没人崇尚和实践,铁王座也就是块废铜烂铁。所以它的存在,是靠人维系着,准确地说,是靠一个主人。就像魔戒一样,尽管一开始不小心被砍掉了,落入人手。索伦败下阵来,失去魔戒,他便丧失统治力。但人却受魔戒蛊惑,因此它没被毁掉,从一个人之手到另一人之手,利用着这些人,直至回到它真正的主人,助其毁灭世界,发挥它原本的作用。铁王座也是一样的,某人按它的来,坏事干不少,你以为坏的是他,眼光放在他怎么坏上,认为是他在用它去干坏事,换个人就行了,于是想推翻他,就像起义那样。但得到它的前提就是得变得比前者还要狠,不然就搞不过。你总认为你的敌人是个掌权者,但那其实是椅子主人,你在推翻他的过程中已经变得比他还要适合坐那把椅子。在这过程中你没有打败任何人,你只是把自己沦丧得和它主人一样甚至更坏来配得上它。你以为抢到手了,但其实是它选了你,这是它规则的真面目。它是不会变的,寄生在每个有求于它的人身上,并且不断地找新主人并对他有更坏的要求。或者说,你以为你是它主人,其实反过来人人都是傀儡,一个“碾压世间所有穷人和富人的车轮”(丹妮莉丝坦格利安,s7e05)。权游这个轮子(古代车轮),只要它在转,游戏就在进行。大家都附在轮面上,轮流浮上的同时碾压居于其下者,并随轱辘往前日益被压的不成样。而轴的转动带动轮子的转动,轴要没了轮子也粉碎。铁王座就是那个轴心,它使得轮子能往下转,直至一个最坏的即位,将车轮导向绝路,众人亦随其或撞山或坠崖,粉身碎骨。

但人为什么得附上边?为什么难以摆脱?

“这个故事从打造十九只魔戒开始”(《指环王I》开头)

“伊耿‧坦格利安改了规则,所以在他死后三百年的今天,每个孩子都知道他的威名”(泰温‧兰尼斯特,s2e07)

什么规则?原本,每个人的地、房子和财富都属于自己,不同人过着不同的生活,不同地域有着不同的生活样貌,其中不同阶层的不同身份也都有对应不同的职责范畴,彼此相异同存于天地间,互不干扰,互不矛盾。然一旦铁王座这种概念被社会承认,就会从根本上,使社会的道德坐标换位。北境不再属于北境人,北境之王也不再是北境之王,而是北境守卫,他封你的,交给你管理。于是权柄(有了它,就能在现实中怎样)概念随之而生,并被套到每一个人头上。任何所得都是权力带来的,至于多少取决于权力大小,直至最高极权拥有一切。而任何的能力,本质也都(变异为)是一种权力,任何不当之举,亦可借助权力一说寻得合理性【剧中最典型的就是,恨赋予了人肆意妄为的权力。起义的凑八,游街的围攻,君临屠城皆是如此】。于是与其想着把事情做好,不如增强自身权力,衡量好坏也不再从传统价值考虑。人也被依照掌权分为三六九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所谓客观现实被不顾善恶地极端放大,攀附和欺凌成为主流,斗争走入殿堂,杀虐成为平常,阶层矛盾日益深化,人的恨意空前放大,社会危机感不断。最上的掌权者,拥有一切却如坐针毡,进而赌上一切也要求个安宁;最下边的平民,穷困潦倒还得终日活在“满脑肥肠的大人”的排泄物中,于是再小之恶也逞只求宣泄一份怨恨。最讽刺的是,造成这一切的权游,却始终被人视作改变现状的唯一渠道。

“你知道王国是什么吗?”(贝里席,s3e06,对话瓦里斯)

“它就是伊耿之敌的一千把剑”

“一个我们彼此反复讲述的故事”

“直到我们都忘了它不过是个谎言”

“戳穿了谎言,我们还剩什么呢?混乱,血口大张的深渊,等待吞噬一切”

“混乱不是深渊”

“混乱是阶梯”

“很多人想往上爬,却失败了”

“且永无机会再试”

“他们坠落而亡”

“有人本有机会攀爬”

“但他们拒绝了”

“他们守着王国不放”

“守着诸神”

“守着爱情”

“尽皆幻象”

“唯有阶梯真实存在”

“攀爬才是生活的全部”

“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可这个阶梯却通往深渊,其无比的黑暗,每一位攀爬者都加以填充 ——“我救了你们分文不值的贱命”,“我谋杀了我亲弟弟”,“而您屠了一座城”,“北境自由战士的光荣之举”,“但我父亲打败他了,这故事我听了上千遍了”,“他从背后捅了他?!”“换作你会这么做吗?”—— “伊耿之敌的一千把剑”,“我们都忘了它不过是个谎言”,因为它已在“我们彼此反复讲述”的过程中深入骨髓,融入实践。人们因恐惧而下跪,于是活在对暴力的畏惧和承认中,内心变得阴暗。即权游对社会的主导,迫使人背离神和传统,在不断放大的欲望中失去自我,灵魂也在无尽的罪孽中灰飞烟灭。这就是黑暗的实质,而在魔法层面,它具备实体,亦是它(铁王座)寄生的方式(附体)。

“再给我生个阴影之子”(史坦尼斯,s3e03,对话梅丽珊卓)

“不行”

“为什么?”

“您的力量不够,这会要了您的命”

“您的火焰很微弱,陛下”

由此一来,铁王座其实是一柄邪器,这股会吞噬人生命力的黑暗也来自它。权游牺牲品诸多,但它在魔法层面就夺走了这些人的生命——那些征讨中收集来的败敌之剑,铭刻着暴力的不同方式,不同阶段的胜利,以及那些数千年来与人同在,顷刻间却不复存在,转而为向暴力妥协所替代的传统概念的不再。而龙焰熔烧后留下的灰暗,填满了它尖刺煞人而又极其不规整的整个轮廓,像一个空间被撕裂后所产生的裂缝,从中释放出源源不断的黑暗,附着于人身,腐蚀其灵魂,并将其拽往黑暗之地。

那么所谓“驱散千年以来的黑暗”,无疑指的就是摧毁铁王座及其每一个寄生物。因此,每一个被它捆绑着灵魂的人,其实都身处於潜在的巨大危险之中。

三、车轮的粉碎

报应的巧妙对应其实是《权游》的另一大特色。从最初奈德在单挑中通过手下阴了亚瑟取胜,而后反在单挑中被詹姆手下所阴战败,到最终因缺爱而屠城的丹妮死于爱人之手,剧中人物不论高低贵贱,何方来路,行为不当都会承担相应后果,其报应也往往来的既出人意料又精准巧妙。

“生活在那里的人,如果能从你身上搞到两个铜板,他们会活剥了你”(去过君临的兰尼斯特士兵,s7e01)

“世上最糟糕的地方”

君临大屠杀虽惨不忍睹,但却与当地人的情况密不可分。
“这里的百姓不是您的敌人,他们是无辜的,就像您在弥林解放的那些人”(提利昂,s8e05,对话丹妮莉丝)

“在弥林,奴隶自发反抗主人。我抵达时,他们已经自己解放了全城”

“您不能指望他们有胆做英雄,他们是人质”

“正是如此,暴君手中的人质,那是谁的错,我的吗?”
不论是雪诺关于都城人口的纳闷,还是丹妮开战前的这一拷问,都彰显出铁椅对君临民众有着极强的磁力和摆布力,而倘若纵观全剧,这点会体现得更为明显:
“能给我一个吗?”

(艾莉亚‧史达克,s1e09,对话面包店老板)

“三个铜板”

“我用一只肥鸽跟你换怎么样?”

“滚开,别碍事”

“那有没有昨天剩下的不新鲜的,或者烤焦的?”

“ – 滚 – 远 – 点!”

“-叛徒  -懦夫(众嚷嚷)”

(奈德受控叛国,被拖往刑场时的围观者,s1e09)

接着,与家人失散,流亡在外的艾莉亚,又遇上了两个君临小孩
“你最好把剑拿给热派,他以前把一个男孩活活踢死了”(罗米,s1e10,对话艾莉亚)

“我把他揍倒在地,然后猛踢他老二”

(热派)不久,五王之战爆发

“刽子手,孽种”

(见乔弗里路过,街边朝他嚷嚷的,s2e06)
此处需注意的是,史坦尼斯发信后乱伦便传满天。此时他的大军正逼近,都城守军了了无几,所以此时手握利剑的是他。而这群暴民,前不久还为乔弗里砍奈德脑袋嚷彩,随即在此举所引发的战争所造成的混乱时局中挨了饿,又见乔的王冠危在旦夕,便乘势作乱,分食官人,强暴宫女。

但结果,黑水湾史坦尼斯战败,于是

“诸神保佑乔佛里国王”(平民拥聚于贝勒圣堂前,向现身的国王欢呼,s3e04)

“民众爱戴国王,他们知道是谁给他们饭吃”(马林‧特兰,s4e01)

“我听说是玛格丽‧提利尔”

“他们知道是我拯救了城市,是我打赢了战争”

“战争还没赢,史坦尼斯还活着”
没错,所以关键并非战胜,而是王位没丢。

接着,乔弗里死后他的弟弟托曼即位,可“谁才是君临真正的掌权人? -泰温‧兰尼斯特”(戴夫斯对话铁金库代表,s4e06),但不久后泰温也死了,麻雀进驻都城,并得到武装。

“ -杂种 -可恶的孽种 -你生于罪孽 -恶心的杂种”

(托曼与众麻雀对峙时,街边朝他嚷嚷的,s5e04)

“-骚屄  -耻辱,耻辱….-婊子  -罪人…..-耻辱  -荡妇  姐弟通奸……王家奶头万岁  你这个荡妇…..”(太后被大麻雀下令游街,围观羞辱她,s5e10)
此处仍需注意,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君临的真正掌权者早已成了大麻雀,他手握利剑。

但是不久,太后就把贝勒炸了,王后同众麻雀也都灰飞烟灭,托曼亦见状自杀。太后夺过了王座
“我在此宣告兰尼斯特家族的瑟曦一世,为安达尔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守护”(科本,s6e10),

“愿她统治长久 -愿她统治长久”(朝臣齐附,s6e10)
接着(又变了),当她的手下成功俘获敌犯

“-杀人犯 -婊子 -叛徒”(悠伦俘获谋杀弥赛拉公主的罪犯,用绳子牵着带入君临,街道拥聚着民众朝俘虏咒骂,为立功者喝彩,s7e03)
“这才叫风光,看看他们,为一个葛雷乔伊欢呼”(悠伦‧葛雷乔伊,s7e03)

“同一群暴民前不久还呲过我老姐,要是你背叛我们,他们也会为看到你的人头插上枪尖欢呼”

詹姆的重心当然放在护着家人,但他真正想暗示的是,群众心目中真正的神是铁王座,权游才是他们最乐意的谈资。
因此,不难看出君临人具备以下特点:

1. 恻隐丧尽,极端为私。

2. 恃强凌弱,崇拜暴力。

3. 呼声紧随铁椅子主,是大权位移的风向标。

4. 每当铁椅子主发话,说啥信啥,让干嘛干嘛,什么事也都不分好坏一哄而上地支持。

5. 斯德哥尔摩重患。铁王座制下的长期受害者,却对其保持着无脑维护。
而这群人最终是栽在了哪里?
“我们的讯息有传达吗?”(瑟曦一世,s8e04,对话科本)

“ – 您的人民都已经听说篡位者要来了,他们很感激您用红堡的城墙保护他们”

“让城门开着,如果她想拿下城堡,就得先杀了成千上万的无辜民众”

官方声称用来保护他们的防火墙里!

而这也是另众多观众粉丝最为呕吐的情节。当丹妮歼灭铁舰队,其军队压入城内,情急之下,投降的钟声响起,她赢了,并且无需本打算的那样让整座城市都“大难临头”。然而,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钟声,当这位龙背上的新主凝视着远处的红堡,“这是她家族300年前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时建造的。就是在那一刻,在君临城的城墙上,当她看到那象征着自己的一切被剥夺的红堡时,便开始将此上升为私人恩怨”(编剧,s8e05剧情分析)。

也就说王座到手后,恨意替代了原则作主导,或者说被赋予了发泄权,或者说她被阴影所蒙,怎么说都成,但对于她而言,被剥夺的一切是什么?“My birthright…,the Seven Kingdoms of Westeros”(丹妮莉丝,s2e06),统治维斯特洛,是她与生俱来的权利,那么通过征服所得的整座君临城无疑挑战了这点,而极权的概念:有了它,你想怎么样都成。于是一不做二不休……

“我们绝不放下长矛,直到解放全世界人民”(丹妮莉丝,s8e06,屠杀全君临城后的对士兵的训话)

然而就在同一天,她的爱人(自己人)将她捅死了……

这样的结局,显然“无法令所有人都高兴”,但倘若刨去对各色人物的偏爱,又可从中感受到这样一种讯息:一直生活在特权阶层的碾压之下,但对王座总是不依不挠的君临群众,最终却被作为铁椅的人质推向了火坑。而谎称用来保护,让他们待里头,实际却会害死他们的城墙,其实是面“防火墙”。另一方面,通过煽动奴隶造反,起家得势的解放者,手握极权那天所杀的人,亦超过了往期剧集及背景故事死亡数字的总和。完事一片焦土,无疑也是对“解放全世界人民”这一共产主义口号的本质诠释。这一“枪杆子里出政权”般“绝不放下长矛”(长矛同枪)的训示,昏天暗地之下的雪中宣言,也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莫斯科。然纵观权游一路走来,到了这一步,也实乃镰刀(亚拉克弯刀)斧头(劳勃的战斧),生灵涂炭。由此遭腾讯禁播也不难想见了。

关于结局的争执有很多,百万丹妮粉还在google上要求片方重拍。而在国内,尽管事发已过两个多月,众多娱乐版块仍在不断炒作着“烂尾”一说。然而这“整人”的故事,正是权游容不下人性,参与者深受其害的体现。倘若纵观全剧,其实不难发现,伴随着终结权游这一过程的是,每一位争权者及其所有死忠的随之而去。而铁王座的每一位争夺者,在争夺至高权力过程中,都以各种方式出卖了原则,进而‘深深地伤害’了身边的人。疯王打算屠城,随即被宣誓保护他的御林铁卫所杀;劳勃成日狎妓,喜好杀戮,喜好打猎,被担心小孩安危的妻子下药,打猎时不敌野猪身亡;泰温无度利用子女,其宏图被大女二儿一并搅混,又被小儿射杀于马桶之上;大麻雀通过精神折磨扩张死忠,被不屈于此的太后设下爆破陷阱,引爆之际本可逃生,却又栽于手下堵门的死忠之举;瑟曦被弟弟报复;丹妮强占爱人继承权,又以大屠杀挑战爱人的忠诚,遭致背叛;甚至,一贯严于律己的史坦尼斯,若要去争夺铁椅,来辅佐他的祭司也是个受误导之人,以致他在“背叛自己曾忠于的一切”的路上走向死亡。悉数一二,众椅魁及其统治最终皆是被‘自己人’所终结,直至铁椅被它最初的造物所消灭。如此“方得始终”的讽刺结局,对于共产极权及其忠实党徒而言,又是不是会令其恐惧的终极“烂尾”?

而记得一次脱口秀,主持人对话《冰与火》的作者,“你们连铁王座都送啊?”,“这玩意我们有一大堆,你想要也可以给你一个”,明明与破烂无异,却看似一得就万权在手,引得人人追求,人人羡慕,也让人联想到共产主义的入党行为,及党徒如君临市民般,最终无处可逃、葬身火海、无一幸免的恐怖场景和惨烈结局。

此外,维斯特洛从此建立了一套全新的社会制度,北境独立,七国变成了六国(7不再)。社会信仰回归旧神。这看似随意的结尾,却与现实极度相符。想想看,从共产主义在欧洲发端,极权和民主的较量不是随着时间流逝愈演愈烈直至现今上演起巅峰大战吗?故事以前者落败而告终,而大家还担心没了它咋办?就像“没了共产党我们怎么活啊?”,可随即便发现没了它怎么都好,血也不愿流了,有矛盾,开个会,商量商量完事,这才是正常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啊。而旧,其实也意味着一直以来(剧中的旧神远早于先民,是没人知其源头的史前产物),即一切的始,而从中衍生出的人类文明,在历经发展、变迁、纷乱、变异乃至最终末世仍需回归于它方能绵延下去的一种普世的价值观。而现如今,回归传统已成趋势。

有趣的是,《权游》最终季虽集数较少,制作耗时较往季却翻了倍,但首播后,眼尖的观众当即发现,第四集某镜头中丹妮莉丝桌子上摆放着一杯星巴克咖啡,而当大结局揭晓,铁王座被摧毁后,众人齐聚的和谈中,山姆和戴佛斯的脚边竟然出现了矿泉水瓶。尽管HBO曾就此出面致歉,卡斯也在推特上向粉丝表示“好好看剧,别受影响”,但作为制作一贯严谨,有史以来耗资最大的古装剧集,这一匪夷所思的漏洞现象背后又是否并非漏洞,并暗示着结局直指当今现实?

我们知道,1992年夏,开始了一件人类史上最重要的事情,而中共邪党却在99年发起了针对它的迫害。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一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也将给中共及其党徒换来灭顶之灾。巧的是,佛莲即将开遍之际,正值苏冰霜焕之时(苏共解体),而《冰与火之歌》的灵感和开篇就始于那一年夏。

“那是在1991年的夏天,我当时还在好莱坞。我的经纪人在试图安排会面以兜售我的创意,但是我在5月和6月什么都没做,已经很多年没写小说了,我想写一本叫《Avalon》的科幻小说。我就着手写了,开始进展得不错,但突然间一个场景浮现在我脑中——这最终成为《权利的游戏》的开篇,来自Bran的视角:看到一个男人被斩首,然后在雪中发现了一些冰原狼崽。这个感觉是如此得强烈而栩栩如生,我知道我必须写下来,我就坐下来开始写,写了大概三天,就成了你们现在读到的内容。”(作者马丁,《滚石》采访)

直至现今仍未完篇。现已播出的剧集,相较原著内容是超前的,其权力游戏参与者无一幸免的结局已令中共害怕。但需指出的是,作者在博客上有透露,他的结局可能会不一样,而中共现任领导人也仍有机会悬崖勒马,抛弃中共,以免同它葬身火海。

(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03 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