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香港“暴”、“乱”的根源在中共

2019年7月27日,元朗大游行,下午5点后,警民对峙,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庞大卫/大纪元)

人气: 1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2日讯】美国总统川普8月中旬多次发推文和接受记者采访,希望北京当局“人道地”解决香港问题,“不希望有人受伤,也不希望有人丧生”,同时,希望香港人能得到自由。

为什么川普一再提到“人道地”这个词?是因为互联网上太多香港黑警“不人道地”,甚至可以说非常野蛮地,暴力对待香港抗争者的视频广传(这是中国大陆看不到的)。

9月15日,法广的一篇报导引述了一位5年前辞职的香港警察的话:“他们完全疯了……他们已经丧失了控制情绪甚至控制武器的能力,职业要求我们介入时避免瞄准脑袋,因为不小心会杀死人,但他们好像现在就是要不顾一切,对嫌疑人伤害得越多越好。”

催泪弹: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持续3个多月。至9月20日,香港警方共发射约3100个催泪弹,数量之多,频率之高,可能打破世界历史纪录!

抓人:

至9月20日,香港警方共抓捕1474人,最小的12岁,最大的84岁。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购买的观星笔,竟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抓捕。8月5日,一位13岁女生到书店买书,遇到警察清场,也被抓捕。

伤人:

9月19日,国际特赦组织发布调查报告称,21名受访被捕者中,18人因被警察殴打需入院治疗。被捕者的伤势包括手臂多重骨折、脸上骨折、头部一处或多处伤口。有人眼睛被警棍击中后,再被胡椒喷雾喷眼。一男子因拒绝解锁手机,被威胁电击其私处。一女士被警察用警棍打倒在地了仍被打,直至双手被反绑。

9月19日,6名遭港警滥暴的受害者召开记者会。其中一位受害人陈恭信,饭后跟儿子散步时,被附近清场的警察打得破头血流,缝9针。曾被押往新屋岭拘留中心的林维坤说,他被警方卧底抓捕时,左手肘肩膀严重受伤,关节位碎成4份,下面一节骨断裂。8月11日被关押在新屋岭拘留中心的50多人,30多人后来送医院。一名北区医院护士透露,当晚发现有伤者严重骨折,有人手骨尽断,有人胸骨断裂。

8月11日,一名少女疑被警察用布袋弹打中右眼导致失明;还有警察对女性全裸搜身,强奸、轮奸等各种性侵犯的报导。

死人:

6月15日以来,至少8名抗争者自杀。6月29日堕楼身亡的卢晓欣,在墙上留下血红字体的遗言:“致香港人:虽然抗争时间久了,但绝对不能忘记,我们一直以来的理念,一定要坚持下去。强烈要求全面撤回条例,收回暴动论,释放学生抗争者,林郑下台,严惩警方,本人但愿可以小命成功换取二百万人的心愿,请你们坚持下去!”

8月31日晚,香港黑警冲进港铁太子站车箱无分别地打人,如好莱坞惊悚片上演。许多目击者认为,8.31太子站黑警袭击事件,比7.21元朗黑社会袭击事件更黑暗、更恐怖,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最惨烈、最恐怖之夜!

香港连登披露,当晚,6名抗争者被警察从后方90度拗断颈脖而死,并称该消息是其街坊在太平间工作的朋友亲口告知。《香港自由新闻》在太子站意外拍摄到,一位焦急的女士控诉,自己的一位朋友当晚在太子站内丧生,朋友的父母前往香港警署要回尸首,结果也“被失踪”。

香港警方坚称,太子站没打死人,却不敢公布太子站闭路电视关键时段画面!

9月1日至16日,香港发生30多起“自杀”案例。不少人怀疑,其中是否有太子站黑警打死的人“被自杀”。

8月19日,香港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公开发表声明,称香港抗争者为“暴徒”,“人见人憎的蟑螂”。对于一般人来说,“蟑螂”是害虫,见到蟑螂就打,打死很正常。

如果香港警察中有人视香港抗争者为“人见人憎的蟑螂”,3个月来,有多少人被打死?值得追问。

假扮抗争者纵火

8月31日,有人拍摄到数个涉嫌假扮反送中抗争者的警察,背后有红色LED灯记号,在铜锣湾向街道丢汽油弹。法新社记者拍摄到香港政府总部外有腰间疑似有警用配枪的“示威者”投掷汽油弹。

警黑勾结

7月21日晚10点,元朗地区发生数百个白衣人手持木棒等无分别殴打市民恐袭事件,至少45人受伤,1人伤势严重,伤者包括一名怀孕不到3个月的孕妇。一位下班回家的厨师被20多个白衣人乱棍围殴,打得背部伤痕累累。立场新闻女记者何桂蓝的双手和右肩受伤流血,后脑被打至肿起,背部也有大面积伤痕。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被多名白衣人在列车内围殴,嘴角被打出血,右臂、右手受伤。

大量事实表明,元朗袭击事件,警方事先知情;事后多人报警,但是,警方直到23时20分才抵达,白衣人已全部离去。闭路电视显示,警方任由袭击发生!

元朗袭击事件,血腥场面,震动世界,众多国际媒体作了报道。普遍质疑:这是一起典型的“警黑勾结”事件。

元朗事件是目前香港乱局的一个转折点。

7月26日,香港特区政府第二号人物、政务司长张建宗在记者会上说:“7月21日,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铁站和街头肆意袭击手无寸铁的市民,行为令人发指、令人愤慨,大家亦感到很痛心和难过。我们承认警方当晚的处理与市民期望有落差,我亦明白市民对于元朗袭击事件感都非常生气、愤慨,要发声去谴责无法无天的暴力行为,并以行动表达反对的声音。”“我绝对愿意就(警方的)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当天深夜,香港警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发表声明称,张建宗的发言令“所有警务人员均极度愤怒”,对张建宗的说法“给予最严厉谴责”,“张司长既然能代表政府道歉,代表警队道歉,那表示张司长认为警队的执法做错了。那请张司长下达一道命令,指示警队明天如何应付,指示警队以后怎样执法。如果张司长能带领香港走出这困局,我代员佐级协会的二万五千名会员向你‘致谢’;相反,如果张司长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队公开道歉?作为政务司司长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们是否要代表张司长公开道歉,敬请明示!为了香港福祉,敬请在位人士认真考虑是否有能力带领公务员,若能力不足,退位让贤对公务员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

6月30日,香港4大警察协会——香港警司协会、警务督察协会、警察员佐级协会、海外督察协会的代表,在警务处长卢伟聪带领下,就张建宗的道歉言论,亲自到政府总部与张建宗会面,张建宗不得不表示支持警队。

香港警队明明做错了,张建宗作为香港警队的上级,向市民道歉,平息市民怒火,合情,合理,合法,却受到林志伟“最严厉谴责”,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等居然亲自上门兴师问罪!由此可见,香港警队高层狂妄自大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张建宗坚持原则,结果会怎么样?是不是要被“林志伟们”像杀死一只蟑螂一样给灭了?

张建宗在香港警队高层的淫威面前不得不低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对香港警队黑警的胡作非为敢说半个“不”字吗?

元朗事件后,香港黑警不仅不知收敛,8月31日,制造了更为血腥残暴的太子站无分别地打人抓人事件。

对香港黑警的暴行,香港民众一次又一次游行、集会、示威,表示强烈反对;有个老太太在大街上指着警察的鼻子痛骂;有个老爷爷举着拐杖挡在警察前;有个中年男子伸开双臂挡警察被警察用大头鞋踢倒在地;香港各阶层人士,包括部分港警,部分港警家属,联署致信港府,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黑警滥权

反送中抗争者在香港穷尽所有手段仍得不到港府正面回应的情况下,不得不向国际社会呼吁。有的亲自到台湾、德国、英国、澳洲、美国呼吁,有的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还有网民通过众筹在国际大媒体上登广告呼吁。

但是,至今为止,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对这些呼吁一直充耳不闻,一直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不仅如此,港府还特地买了1万支伸缩警棍,于9月10日发放给休班警察,以便他们随时随地打击香港抗争者。

为什么?

8月底,林郑月娥在一个闭门会议的讲话透了底。第一,她只是中共的一个傀儡。作为香港特首,她连辞职的自由都没有。下面是她的原话:“ for a chief executive to have caused this huge havoc to Hong Kong is unforgivable. It’s just unforgivable. If I have a choice, the first thing is to quit.”(“作为特首,在香港引发这场浩劫大难,是不可饶恕的,真的不可饶恕。如果我能选择的话,第一选择就是辞职”)。但是,中共不让她辞职,她就不能辞职。在谈到香港局势时,人们一直要求“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对此,林郑说:“political room for maneuvering is very, very, very limited.”(“政治操作的空间非常、非常、非常有限”)。

第二,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香港警察。她说:“apart from the 30,000 men and women in the force we have nothing. Really. We have nothing. I have nothing……So that means that whatever we do we have to take into full account the police assessment and reactions, so to give them some powers which they could not enforce.”(“除3万男女警察外,我们什么都没有,真的,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这意味着我们做任何事都必须充分考虑警方的看法和反应,给予他们一些以前不能行使的权力”)

由此可见:现在的香港,实际上是由中共操控的;中共操控香港的办法就是“警察治港”;“警察治港”的关键在于警察可以行使他们以前不能行使的特权。

这是林郑月娥一直坚持拒绝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真正原因,也是目前香港“暴”、“乱”的直接原因。

人在做,天在看。中共纵容香港黑警作恶,老天爷看得一清二楚。同时,香港是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的社会,中共纵容香港黑警做的一切坏事,都有人以不同方式记录下来,并在极短时间内传遍全世界。

中共现在在香港的表演,如同一个老流氓在香港裸奔。当全世界都认清中共真面目时,就是中共最后灭亡时!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22 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