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向萨尔瓦多大撒钱 中共暗中交易内幕曝光

美媒日前披露中共企图在萨尔瓦多的一个小岛上建经济特区的内幕。图为萨尔瓦多立法议会。(Frankk785/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250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一年多前,住在萨尔瓦多“Isla Perico”岛上的家庭每户被提供7,000美元,让他们打包搬到内陆去。中共要在这里建经济特区,此举引发岛民的质疑。岛民为何质疑、中共提出的条件又是什么?《纽约时报》9月21日发文披露了内幕。

“Isla Perico”岛民当时被告知,他们的搬迁是必要的,以便让中共将该地区变成一个全球贸易枢纽和制造业之地。但中共的承诺令人质疑。岛民坚定地表示拒绝,并对中资项目会令他们受益表示怀疑。

“我们将要搬到哪里啊?”居民梅赛德斯·埃尔南德斯(Mercedes Hernández)对《纽约时报》说,“我们的生活在这里。”

美国谴责萨中秘密进行交易

中共企图在这个贫困小国获得战略立足点引起美国关注。驻萨尔瓦多的美国官员力求阻止中共对这个小国的攻势,警告说北京是一个不可靠的伙伴,且隐藏一些不可告人的动机。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发现拉丁美洲很大一部分地区都被中共利用贸易和贷款拉拢。但以前的美国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什么应对行动。

《纽时》称,中共在2009年发出信号,将在该地区扩大投资和贸易之后,奥巴马政府几乎没有任何举动进行应对。

在川普总统2016年11月当选后不久,中共发布了对该地区的最新政策构想,该构想显然更为大胆。中共想要与拉美国家建立军事联盟。川普上任后,努力推动美国与拉美各国的关系,包括军事关系,以应对中共在美国“后院”日益猖獗的渗透。

美国官员在多次采访或社交媒体发布的帖子中,都谴责了中共在发展中国家的企图。美国驻萨尔瓦多大使暗示,中共可能正在寻求在萨尔瓦多建立军事哨所。

“中国(共)与萨尔瓦多的协议由一小撮人秘密谈判,没有公众或受这些协议影响关键部门的代表参与。”7月底卸任的美国驻萨尔瓦多前大使简·马内斯(Jean Manes)在谴责中共的这个计划时说。

图为美国驻萨尔瓦多前大使简·马内斯(Jean Manes)。(Marvin RECINOS / AFP)

她说,中共“在推进自己的议程时,很少考虑对发展中国家的长期经济前景或环境影响”。

报导称,美国的警告再加上“Isla Perico”岛人的抵制,至少在目前挫败了中共的计划。允许中共计划继续进行的措施在萨尔瓦多的立法机关中陷入停滞。

中共驻萨尔瓦多官员欧箭虹(Ou Jianhong)拒绝《纽时》的几次采访请求,中共大使馆也没有就电子邮件中提出的问题进行回应。在一次与中共官媒新华社的采访中,欧箭虹对美方的警告表示不满。

此计划包括中共国有企业亚太轩豪在萨尔瓦多建立一个经济特区。细节被记载在一份名叫《共享机遇,共享未来》的文件中。《纽时》查看了此文件的副本。

该协议不仅能够加强其在萨尔瓦多塑造商业的能力,而且据美国官员仔细的观察,在萨尔瓦多小岛“Isla Perico”建立经济特区将为中共能够在美国附近扩大其军事和情报能力提供一个有价值的栖息地。北京已经在拉丁美洲投资了至少60个港口项目。

中共建立经济特区所开出的条件

报导称,对于萨尔瓦多来说,这笔交易需要进行重大的取舍,同时也会留下一些未解问题。

中共要求获得对一个1,076平方英里区域100年的租赁权,而这块地占萨尔瓦多国土面积的13%。中共还要求萨尔瓦多对中国公司实行30年的免税。有关融资结构的细节没有被公开披露,这引起了一些萨尔瓦多人的担忧,即他们的国家有可能几代人在经济上受制于北京。

2018年7月上旬,时任萨尔瓦多总统的萨尔瓦多·桑切斯·塞伦(Salvador Sánchez Cerén)向立法机关提出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为一个经济特区建立一个法律框架。这个经济特区涵盖东南海岸26个城市。

很快真相大白,这项法案实际上是专门为中共几个月来在该国秘密推动的计划所制定。中共开出的其它条件还包括,要求萨尔瓦多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

2018年8月,时任总统的塞伦在一次电视讲话中宣布,与台湾断绝关系,转向与中共建立外交关系。

台湾外长吴钊燮当时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金元外交”,指的是北京方面通过撒钱试图将台湾与国际社会隔离。

中资银行现已成为拉丁美洲的主要贷方,在2005年至2018年期间提供了超过1400亿美元的贷款。

中共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贸易额从2002年的170亿美元猛增到2018年的近3060亿美元。

中共以各种手段寻求萨国国会通过这笔交易

《纽时》称,萨尔瓦多议员们在去年对这项交易进行辩论时,中共试图赢得他们的支持,邀请议员们和记者到北京旅行,费用由中方支付。

中共也开始发放1.5亿美元的援助包。第一个举动包括为萨国首都圣萨尔瓦多(San Salvador)的供水机构购买10辆卡车,并向公立学校捐赠15,000台笔记本电脑。

该供水机构随后开着这10辆卡车运输水,车上挂有中共五星旗作为宣传。

然而,中共的这些举动并不足以收买萨尔瓦多人,很多人对这笔交易里中共所提出的条件持续表示怀疑,再加上美国批评该港口项目的谈判是秘密进行,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种种原因使这个经济特区法案在萨尔瓦多国会通过仍然面临很大不确定性。今年2月萨国进行总统大选,纳伊布·布克莱(Nayib Bukele)当选总统。由于缺乏支持,今年5月底卸任的塞伦从未能将经济特区法案付诸表决。

图为萨尔瓦多新总统布克莱。(MARVIN RECINOS/AFP/Getty Images)

去年8月萨尔瓦多议员通过了一项措施,禁止向外国人出售岛屿,以回应有关中企试图收购“Isla Perico”和附近岛屿的消息。

曾在萨尔瓦多生活了几年的中国商人杨波(Yang Bo,音译)受到检察官的询问,询问他在中方试图购买这些岛屿时作为中间人的作用。

萨国人对中资项目能带来的好处表示质疑

由于对中国合资企业的质疑不断加剧,检察官、州长办公室和美国大使馆都访问了“Isla Perico”岛。该岛居民以捕鱼和种西瓜为生。《纽时》称,这些大人物的先后来访加强了当地居民留在原地的意志。

“Isla Perico”附近小镇“San Alejo”的市长安东尼奥·费尔曼(Antonio Ferman)怀疑,中共提议的项目所能带来的好处,是否能弥补该项目对很多家庭赖以生存的捕鱼业以及该地区获得清洁水所产生的影响。

现年40岁的“San Alejo”小镇居民Esleta de Jesus Sariles表示,该地区很少有人对中资项目的就业前景抱有太大信心,在最好的情况下,这可能也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创造出来。

在6月1日上任前不久,新总统布克莱表示,尽管他承诺会创造就业机会和吸引投资,但他对中国大型企业的兴趣不大。

他说,中国人(中共)“进来了,去做一些不可行的项目,然后他们从这些国家走掉,但却留下了令这些国家无法偿还的巨额贷款,(中共)将其作为杠杆。”

萨尔瓦多恐成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第二?

中共在萨尔瓦多的投资伎俩和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如出一辙。

“亚洲时报在线”2017年12月的一篇文章披露,中共用“一带一路”援助巴基斯坦的真实目的并非出于两国官员宣传的“全天候友谊”。

文章指出,瓜达尔港协议是中巴双方签署的中巴经济走廊的一部分。根据这项协议安排,中共将获得瓜达尔港总收入的91%,以及周边自由贸易区85%的收益,经营期为40年。

巴基斯坦港口航运部长Hasil Bizenjo于2017年11月24日在参议院首次披露了这些数据。他表示,中资银行将提供160亿美元的贷款用于瓜达尔港开发,自由贸易区以及所有通讯基建,巴方则需要支付超过13%的利率,其中包括7%的保险费用。

Bizenjo指出,在40年协议到期后,巴方将收回港口的运营权,并承担基建设施的维护。当地的商界人士一再强调,在40年协议到期后,大部分的基建设施将会变得十分残旧,无法再用。那时候巴国政府接手的将是一个烂摊子,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用于维修升级。

曾担任过Khyber Pakhtunkhwa投资贸易委员会(KBOIT)总监的Muhammad Ishaq证实说,大多数来自港口和自贸区的收入都将归于中方,巴方则需要支付高昂的贷款。巴国政府还承诺为中企提供长达20年的各项税收减免。此外,中方在所有港口和自贸区相关的设备、材料、配件等进口都可以享受40年的税费优惠。

中巴合作的各种项目使得巴基斯坦深陷债务危机。去年10月,巴国新政府开始转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救助。

正如CNN此前提出的那样,当“一带一路”项目使得合作方还不起债务的时候,中共就会趁机影响这些国家的战略决定,或者获得重要基础设施的控制权。这一点在斯里兰卡这样的小国表现得淋漓尽致。

2017年12月,斯里兰卡因无力偿还债务,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围15,000英亩的土地,租期长达99年。斯里兰卡政府的批评者谴责此举有损国家主权。

图为汉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金融时报》此前曾报导称,这个耗资13亿美元的港口是数年前利用中共国有控股实体的贷款建成的。但在投入运营后一直面临巨额亏损,使斯里兰卡不可能偿还债务。

设在新德里的卡内基印度中心(Carnegie India)研究员哈维尔(Constantino Xavier)说,斯里兰卡对中共的依赖让一些国家感到不安。“该地区的国家开始意识到北京巨额投资承诺的长远代价。”#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9-23 9: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