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媒:中文《先驱报》受中共当局控制

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直言不讳地批评NZME媒体集团和中文《先驱报》。他表示,北京当局不会接受另一个国家控制其国内的媒体,新西兰同样也不会接受。(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编译报导)新西兰主流媒体Newsroom新闻网9月23日发表了政治记者劳拉‧沃尔特斯(Laura Walters)的调查报导。文章引述中文媒体专家的话说,新西兰中文《先驱报》的许可和结构都意味着它必须遵守中国共产党的审查制度。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针对此事指出,这是对新西兰媒体自由的公然侵犯。

文章说,专家们已经将中文《先驱报》网站确定为中共当局的宣传网站。但这家新闻媒体的共同所有人NZME集团却表示,中文《先驱报》并不受制于中共的媒体指南和审查要求。

Newsroom新闻网在中共宣传问题专家的帮助下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发现,这家新闻机构的运营结构以及其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和安全许可,都造成了他们的新闻网站在中共当局的各种监督和控制之下。

专家告诉Newsroom新闻网说,这意味着这家新闻网站的内容受到中共当局的审查制度的约束,并且是中共统一战线行动的一部分。统一战线(统战)是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和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管控海外华人、延伸中共在海外影响的有力武器,即所谓的“魔法武器”。

坎特伯雷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详细地介绍了中共统一战线的内容:它致力于信息控制,其中一部分是通过整合和“和谐”海外华人媒体与中国国内的中文媒体来实现的。

新西兰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彼得斯严厉地批评了这一媒体审查制度的例证。他说:“接受国外的审查制度……而损害了所有当地民众的利益,这是令人非常非常遗憾的事情。”

运作方式受控于中共官方机构

中文《先驱报》是《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的出版商NZME的合资企业,它在新西兰经营一个中文网站,并设有一个办公室和编辑人员。

Newsroom新闻网的记者经调查发现,这家报纸在中国也经营着一个所谓的“镜像站点”,域名是cnzherald.com;而在新西兰,这个域名就会重新转向到chinesenzherald.co.nz网站。但是NZME否认该中国镜像站点的存在。

这家新闻机构在新西兰的网站的底部、版权声明旁边显示了互联网业务许可代码,是由北京市电信管理局代表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发布的。

旁边则是在线信息安全证书的代码,是由北京市公安局代表中国公安部颁发的。

专家:是中共统战在新西兰的宣传据点

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专门研究东亚问题的政治学副教授陈至洁(Titus Chen)说,在线信息表明,北京市公安局的网络安全防御司负责在线信息安全证书的申请。

在Newsroom新闻网联系了NZME和中文《先驱报》之后,这个网站就进行了更新,这些许可代码也被删除。

陈教授最近一直在专注于网络宣传问题的研究,他是中共统一战线工作计划的专家。他说,这些许可证、镜像站点以及网站的运作方式表明,中文《先驱报》受到了中共各个不同的相关部门的监督和控制。

搜索中共公安部系统的互联网安全防范局的结果显示,中文《先驱报》的官方网站在北京注册,是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请的许可证,它还负责新闻网站的运营管理。

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由中国新闻社(中新社)全资拥有。而中新社是中共的主要宣传机构之一,专门针对海外华侨社区。

“中新社是中共统战部的下属公司,因此向中共统战部负责。这意味着中文《先驱报》代表并表达了中共统一战线系统的政策。”陈教授说。

“总而言之,中文《先驱报》是中共统一战线在新西兰行动的宣传据点,它遵循北京的思想政治方针。”

NZME否认

文章说,除陈教授外,布莱迪教授、外交部长彼得斯、汤姆‧塞尔(Tom Sear)——一位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在国防学院(UNSW Canberra)的行业研究员,以及一位新西兰中文媒体经理都证实,他们也知道中文《先驱报》的这些安排,以及这样的安排会受到中共当局监督的后果。

但是NZME发言人说,这两个许可证是出于商业原因而持有的,这样可使其能够通过微信分享新闻内容。

“微信是中文《先驱报》的重要而实际的读者,许多中国读者都把微信作为主要新闻来源。这些许可证的目的,还在于使中文《先驱报》能够通过微信向读者投放广告。”

这名发言人说,许多网站都持有类似的许可证,使它们能够在中国开展在线业务。

NZME确认,国有企业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被用来协助建立许可证的注册。

发言人说:“它绝对不经营或控制中文《先驱报》的网站。”所以中文《先驱报》不受中共检查制度的控制。因为“这样的安排对于NZME来说,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副总理:无惧怕无偏好地印出真相

彼得斯非常直接地表达了对NZME的合资企业“接受国外审查制度”的失望。

“它们本应该成为公众的眼睛和耳朵,他们本应该成为第四权力,他们本应该在没有恐惧或偏爱的情况下印出事实。”他告诉Newsroom新闻网说。

“肆意地接受国外的审查制度……损害当地人民的利益,这是非常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似乎并没有准备捍卫自己,而是以财政收入为借口,来叩拜‘玛蒙神’。”

“这不是反对任何其它国家或其它文化的问题,而是关乎新闻自由的问题,这是我们为之奋战的目标;作为自由的一部分,我们为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他说,那些自由必须由主张权利的人来维护。“坦白地说,这起案件令人震惊。”“而且,这是绝对的、完全无法抗拒的。而且,我很乐意看到对所有权的管理者向我描述他们的情况。”

中文媒体的审查与自我审查

布莱迪教授最近进行的研究,提交给司法特别委员会针对对外国干扰的调查听证以及媒体报导,都凸显了新西兰外语媒体的审查制度和自我审查问题。

一位了解中共大使馆在新西兰运作的消息人士说,在那里是互相协调来控制中文媒体的。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闻人士对Newsroom新闻网表示:“文化参赞带领中共领事馆的一个小组负责规划、协调和控制新西兰的中文媒体。”

报导说,其实,这已经不是中文《先驱报》第一次因为其编辑决定而受到审查了。

今年1月,Stuff新闻网报导了这家报纸有选择地编辑的《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的文章,目的是美化中共当局。

此后,这家报纸表示已经更新了其编辑政策,其中包括了要求编辑在《新西兰先驱报》编辑团队的指导下,完整地发布原创内容。

然而上个月,《新西兰先驱报》报导了前贸易部长托德‧麦克莱(Todd McClay)安排中国赛马界亿万富翁郎林(Ling Lang)捐款15万元给国家党的事件,但中文《先驱报》却发表了一篇改变了的翻译文章。

今年6月,Newsroom新闻网报导了这家报纸的网站先是发布、后又撤回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对香港最近发生的抗议活动提出了许多被揭露的、有争议的说法。

成员制的媒体理事会(Media Council)主席雷诺‧阿舍尔(Raynor Asher)表示,中文《先驱报》不是其成员,理事会因而也没有收到过对这家报纸的文章或一般运作的投诉。他说,确实曾经有一个先例,在其同意的情况下,对非媒体理事会成员可以进行调查和裁定。

但是彼得斯说,他希望有一个专业机构来清理媒体界的行为。#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