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送中义务律师黄国桐:如被警抓 无需答问题

香港民主派人士、律师黄国桐。(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4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采访报导)2019年的夏天,香港的年轻人没有享受轻松的暑假,而是奔走街头为香港眼看被吞噬的自由、民主、法治而集结发声。他们的真诚唤醒了沉默的大人,于是出来集会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全世界看到了香港人反送中的强大民意及要求港府落实五大诉求的坚定信念。

也在这几个月间,香港人惊讶地看到港府的强硬姿态与警察的滥捕滥暴似乎没有底线。公权力可能被用来肆意践踏民权时,谁能站出来帮助被捕者争取自由?约90人组成的义务律师团像往黑夜投射的一缕曙光,在这个由政府推动发起打压抓捕的大环境下,这些义务律师帮助香港市民重申他们拥有的法律权利,从法律的视角保持清醒冷静的判断,努力守住香港法治社会的底线。

香港法律界全体选委在今年4月发布了公开信,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条例》草案,否则“将严重损害国际社会对香港刑事司法制度和人权保障的信心”。6月和8月,香港法律界数千人士两度上街游行反恶法。

 

黄国桐是香港法律界30名选委之一。在这个黑衣人白衣人受到香港警察区别对待的非常时期,身为香港万名律师中的一员,他挺身而出加入义务律师团,为被抓捕的反送中示威人士提供免费法律援助。

香港市民纷纷谴责警方滥捕滥暴,黄国桐认为这背后有上级的纵容:“我看到有很多证据,我们的上层是给了一个明示或暗示给警队:你可以放手为所欲为。全部没有监管机制。你就算问他(警察):你的委任证呢?他也不会理睬你。他们出来也是蒙面或各方面(武装)等等。”

之前市民已经怀疑示威人群中有警方的卧底。后来8月底有一次在维园的集会中,当警方卧底被市民发现,卧底最后用鸣响真枪的办法从示威人群中逃跑后,香港警署也承认当天朝空中开真枪的是警察。警方派卧底潜入示威人群的做法不仅让民众没有信任感,而且怀疑一些挑衅过激行为是警方卧底带头挑起的,目的想煽动民众跟风再进行现行抓捕。

这种走在示威人群中的卧底扮演着示威者,无论他们在这个角色中做了什么,警署都不将其划入示威者范畴。黄国桐认为,如果当局要对示威者进行抓捕,就不能对卧底另当别论,而且示威活动都是公开的,警方根本无需派卧底。

黄国桐说:“在我们(市民)里面,以前的卧底是做什么的?是去到一些组织里面,那些组织是你很难渗透进去、拿不到他们的计划的,(所以才进去做卧底)。但是现在市民的抗暴行动,有什么组织呢?他就在现场,你不需要卧底进去。”

香港民主派人士、律师黄国桐。(宋碧龙/大纪元)

黄国桐认为卧底不应混在人群中,无论做什么都不被揭发。他说:“我真的很想问那些卧底。根据法律来说,第一条守则就是(卧底)不可以做犯法的事。第二条守则,他一定每天都要做好他的笔记。我很想拿他的笔记来看一看。到现在为止,他(警方)没有说过这个卧底计划是从何时开始的。”他希望警方给一个明确的起始时间,然后公布卧底的每日记录,让卧底的行为也受监督。

黄国桐怀疑卧底在其中的合法性,如果示威者在场就被捕,那卧底在场也是共同正犯:“我们大家知道现在所说的暴动或者煽动罪,其实(警方)最大的理由就是你在现场。如果你(去当)卧底,我真的想问一句,你自身也在现场,你不也在犯法吗?你本身也在现场,你在犯着法。我希望你抓的人不是纯粹因为他在现场站在这里,而是他有做其它的行为,否则,(对比)你抓的人,你自身就是共犯。你站在那里,你直接或间接鼓励了其他的人去争取一些东西,你是教唆鼓励,你是共同正犯。我希望他抓人是真的见到那些人是有进行其它的行为,而不是呆呆地在这里站着,你就抓。这种卧底手法很卑劣。”

“如果这个制度的崩溃是越来越严重的话,就会跟国内所有现象一样了。那种无助,那种呐喊,将全部是同一个形式的。只是目前它还给你探望,允许你给意见。这方面来说,比国内好。”黄国桐担心香港最后沦落到不讲法治,他说,“(对警方)如此多的不追究,如此多的容忍,如此多的理由不去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让我们不解,我们很不满意。”

没有独立调查委员会,警方过度的武力就不容易受到香港上级的追究。他认为香港当局已经使用了过度的武力:“就执法来说,一向是你一定要有正确的理由,用必须适合的武力。我们的终审庭也讲过,如果你拥有公权的纪律部队,你们用了当时不适合、不合理的不是必须用的武力,就是非法的武力。很直接的(法律条款),现在(我们)回头看所有的拘捕方案,是合理的武力吗?是用必须的武力吗?当一个人已经被你拘捕之后,你仍然用武力来说,这根本上已经是国际(认定的)暴力行为。”

香港当局对于警方暴力行事不予理会,不意味着反人类的行为就可以逍遥法外。黄国桐说:“我希望高官或者警队要知道:这些所有的罪行,Crime of humanity,违反人类人性的行为和这些暴力,这些所谓的暴打部分来说,在全世界的所有法院都有审判权的。”

如何集结各国声援的力量,示威者才能减少被肆意施虐,他认为:“所有民主国家,他们为何要发声?(这)完全是关于人权、人道的立场,你没有可能说其它所有的国家都是不合情合理的。所有的民主大国都出来说,他们政府所有的高层,他们的首相都出声”,“你们(警方)所做的事情可能是违反人权的罪行,或者是我们在国际法庭所说的暴行、虐待”。

黄国桐建议基层的警员也应想想自己可能会受国际制裁:“国际要关注,不要轻而易举地说这些是外国势力。这是人性光辉的一方面,是反映人性、反映出对法治精神的信念,我们的信念”,“将来的制裁是在怎样的一个情况下,当然对很多高官来说是没有影响的,他们很多财产或者各方面已经很多地方可以去,当时基层的警员、警队的人士,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还有你们怕不怕国际的制裁?”

身为反送中义务律师,黄国桐坦言是会累,但是他不能放弃,大家要齐上齐下。他说:“我们是累,很多同事都说很不开心,还有伤心,‘心淡’了,但是我们不可能放弃。在今天来说,大家齐上齐落,不可能放弃。因为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岗位里尽量(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当我要想很久,才回答香港有没有希望的时候,我唯一觉得香港有希望的,就是因为香港有香港人,还有一群很可爱的香港人。”

对于这么多香港人鼓起勇气出来争取五大诉求,黄国桐感慨道:“有权有势的人是不会走出来示威游行。有权有势的人他们说一句话会有十几个麦克风帮他们收音,无权无势的人只是走出来,走出来也没用的时候,然后拿自己的身躯冲出来。”

黄国桐律师给参与反送中运动人士的建议

:如果被警方抓捕,如何去保护自己?
:如果警方来抓你的话,你要问得很清楚他拘捕你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他说出拘捕的理由,那就跟他走。但我们有《基本法》和人权法的保障,你不需要回答他任何问题。他可以看你的身份证,他会知道你名字,其它一切的事情你一定是说:我不想回答。什么都不要回答,也是谨记,不只是警戒下的供词,你都不要跟他聊天。因为如果你跟他聊天说了什么,他可以上法庭做证人的。

很多时候警察会跟你交心,跟你聊天:大家了解多一些吧。这些全都是废话,不要聊天。无需回答他任何问题,无需签任何的文件。手机是不需要解锁给他看的。他会说:这个手机是不是你的?你开给我看一看,你不开手机我怎么知道是你的呀?我怀疑你这是盗来的赃物。很多诸如此类的话,不要理他。

手机是100%不要开给他看的。他会给你一张纸,说你同意开机解锁就在上面签字。根据被捕人士通知,你可以打电话给家人和你的律师。请记住律师的联络电话,打电话等律师来了之后再告诉他你的一切情况。

很多时候警方未必拘捕你,他在街上截住你,说看你的身份证。这是香港特别的移民条例,你需要给他看的。但如果他说:给我你的袋子,让我查你的东西。你就要问清楚他为何要查你的袋子?根据目前的条例,他截住你查你的东西时,法律上有两个理由:第一个是你和他在一起,他觉得生命受到威胁,怀疑你有武器;第二是有罪案发生了,他怀疑你,要进行合理的搜查。你可以问他:你有什么理由搜查我,我在走路,没事。如果警察说出理由,就把警察说的记录下来。如果他滥权,立即投诉他。

虽然现在的警察投诉科都没有用了,投诉警察的目的,最主要是在法庭上你可以多一个证据。如果你连投诉都没有做,你在法庭上提起的时候,控方可能说:你觉得警察不对,你不知道警察有投诉科吗?为什么你不去投诉?所以我们要做完一切步骤。

无需回答任何问题,无需告诉他你的电话号码,你住在哪里,你的职业,甚至你是男的还是女的。警察最初问你的问题,100%是无关痛痒的。以我们的心理状态,如果把口一开,你就会滔滔不绝,就什么都会说出来的。这个很重要,大家守住大家的位置。

:示威者被捕的时候,大声向我们记者方向喊出自己的名字,是否有一些帮助?
:是,有帮助的。如果示威者被抓了,不知道何时才会被拉回警局允许打电话。中间这个过程,他是感到无助的。所以我们鼓励示威者被捕时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让旁边的人听到,让律师团队的人至少知道你的名字,然后去警局找你。原则上来说,你一定有机会打电话告知家人,但是何时才给这个机会,今时今日就真是天晓得了。

:如果警察说来搜查是否有攻击性的武器,例如在公车上,如何处理?
:你就问他:你怀疑我什么?因为这与stop and search(截停和搜查)是一样的。你问他:你有什么理由搜查我?你根据哪条法例来搜查?他会说他的理由。

但是今时今日,他们警察没有理由也可能来搜查你了,他都是想查就查了。我们看到到今时今日已经没有监察制度了,他们也不是我们所熟悉的警队,不是我们所熟悉的法律程序之下所讲的截停和搜查了,一切都不是了。如果找到所谓的攻击性武器,就以镭射枪来说,我不觉得是攻击性的武器,因为这个工具可以用做其它用途,这和刀、枪、箭或改装后的武器不同。但是这些在法律上的区别今时今日不存在了,这也是目前香港法治上令人悲伤的局面。#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9-09-24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