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太子站警察设局 十一前港人抗争进入艰难期

9月22日晚上,太子站出现路障点火,气氛一度紧张。(黄晓翔/大纪元)

人气: 36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靖香港报导)“十一”邻近,香港成为中共建政70周年活动的维稳重点,太子站在上周末两天接连出现奇怪现象。上周六警察两次从太子站旁边的旺角警署冲出捉捕正在过马路的路人,第一次抓捕后,地上留了一滩像血的红色液体。

21日晚,警察从警署冲出来把正在B1对开马路上过马路的路人按倒在地后带回警署。(影片截图)
21日晚,警察捉了路人离开后,马路上出现红色油漆。(影片截图)

《大纪元》记者当时第一时间走近拍摄,结果在警察离开后,记者发现身上背心被溅到红色油漆,回去无论如何也洗刷不掉。

记者背心上的红色油漆。(周玲/大纪元)

8·31警方在港铁太子站内恐袭乘客事件中,反送中运动抗争者被打死的疑云至今未散,9月1日起市民在太子站B出口献花上香祭悼,一日未见间断,显示市民要求查清8·31真相的决心。此一悼念据点也成了港警的敏感地。

据现场市民反映,这个周末太子站外旺角警署的港警一直想将“勇武派”抗争者引出来。上周六晚,第二个奇怪现象:C2出口地铁内的位置早已封闭不让乘客使用,但在地面的闸门却没同时关闭,同时出现一大堆纸皮。

这时《大纪元》记者看到两批警察在街上“乱跑”,像是很慌张、不知所措,两批警察在离开C2出口的一处简单交流后,都向深水埗方向走。《大纪元》一名记者当晚10时左右离开现场,经过汝洲街时,看到警察从两边跑过来,而且还有“猪笼车”停泊着。

据C2出口旁的店铺员工说,纸皮预先堆好在C2出口,不知谁堆的。有途经路人说,这可能是要引诱现场的勇武派去点火,但当晚没勇武人士出现,没人点火,只见警察在街上“乱跑”,警察看起来有失方寸。

晚上约11时左右,港铁有3位员工到闸门锁门,准备离开时,还有街坊提醒说:“你们应出来把它都(垃圾)清理掉,警察会出来放火。放了火,你们又说是抗争者干的!”

21日晚,11点多在C2出口堆了很多纸皮,3位港铁职员关了闸门就离去,没有处理纸皮。(影片截图)

周日(22日)晚间9时左右,太子站周边一群防暴警察突然冲到街上,把一个路人按倒在地并带走。随后警方不断广播要求现场市民离开,并举橙旗,警告群众如果不散去,就会开枪。

接近10时,有穿着全身黑衣、戴口罩和头盔的人士开始设路障,并燃烧路障。消防很快到场把火熄灭。大批防暴警察从警署冲出,但不是追黑衣人,而是冲向一位路过的白衣年轻人,并准备要拘捕他。此时,有位朱姓市民抱着男孩,不让警察拘捕他。

事后朱姓市民接受《大纪元》采访说,警方当时是无理拘捕该男孩,所以她要保护男孩。此时几个女警企图推开她,她说,如现场没有记者和市民围着,男孩很可能就会给警察捉走。旁边一位男士更说,听到警察说“随便执几件(随便抓几个)”。

这时太子站现场也来了很多媒体记者,气氛也一度紧张起来。有抗争者再次聚集马路,铺设大量纸皮,有人点火,过程颇长,警察有足够时间去驱散阻止,不过,警察没有行动。

消防到场将火救熄。此时大批防暴警员乘警车及七人车到场,落车冲向人群,期间在弥敦道及弼街交界制服一名男子在地上。有防暴警察吆喝记者走开。

午夜前,有警员在旺角西洋菜南街及旺角道交界截查多人。其中一名负责截查女士乔装抗争者的打扮,身穿黑色便服、蒙面、持伸缩警棍,身上没警察的字眼或识别。

有在场人士质疑该名便衣女子身份,又问是否是警员乔装抗争者,一名自称“在场最高指挥官”的警员向记者称“我证明她是警察!”该名便衣女子随后由多名警员护送离开。

到23日凌晨,一辆警察旅游巴将数名被警察制服的人士带走。现场警员陆续登上警车及“民牌”车辆离开现场。

警方承认便衣行动 被批意图嫁祸抗争者

警方在23日4点例行记者会上承认9月22日被市民发现、帮助警方拘捕抗争者的黑色蒙面女子为便装警员,但否认是乔装抗争者,声称情况混乱,没时间穿着警员背心。该名女警被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Solomon Yue)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批评,其一身装扮尝试嫁祸抗争者。

22日当晚也有网民拍到黑衣人进入警车,警方也在记者会上承认被拍摄到最后进入警车的黑衣人,是穿着警方特别小队制服的警员。

上周末在太子站发生的事情显示中共有其盘算,在设陷布局,针对美国即将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际,向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描绘一个扭曲画面。香港抗争正在经历着艰难时期,国际社会在这场抗争中有其道义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反送中运动上周跨百日,自从8·31后频繁出现的非自然死亡案件,还有多宗浮尸案,不少市民相信有抗争人士甚至普通市民在警察滥捕滥暴情况下失去生命。

随着10月1日这一敏感日的逼近,中共嗜血魔鬼本性越来越露出水面。

在这次逆权运动中,警察滥捕滥暴的情况越来越明显,从6·12到8·11明显可以看到警察手法的暴力升级。到8·31晚上可说是到了一个高峰。中共就是要香港民众看到警察暴力和滥捕,以期起到阻吓作用。在过程中,也种下民众对警察的仇恨种子,达到中共“群众斗群众”的目的。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谴责声音不断,继9月17日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歌手何韵诗等人出席美国听证会,得到美国政界支持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9月19日,国际特赦组织发表了一份实地调查报告指,香港警务处采取鲁莽和无差别的部署策略,任意拘捕,并有证据显示被捕人士在扣查期间遭到酷刑和其它形式虐待。

上周末香港警察的行为,从时间点上来看,美国正在紧锣密鼓在准备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加上下周一是10月1日的敏感日子,这段时间中共很可能有所动作。

中共要香港但不要香港人

不少市民认为,这是香港人最后的抗争,如果输掉,中共会用“新疆模式”对待香港,中共只是想要香港,但不想要香港人。有受访市民说,明白中共的残忍,所以这次反送中运动中,杀人的事一定有发生。

上周五(9月20日)在香港大学有学生旗队在校园内举行集会,呼吁同学高举象征自由民主的美国国旗。学生在集会上唱美国国歌,支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同时吁国际社会帮助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因为民主自由是世界的普世价值。

港大学生喊“驱逐共党”、“天灭中共 ”等口号,而背后的含义,有同学解释说:“香港近二十多年人权自由不断被打压,可看到中共暴政的一面。中共的本质在8964已经看到了,是一个杀人的政权,所以如果香港人要争取到民主自由,有充分的自治的话,我们要对抗中共这个极权的政府。”

9月20日,港大美国旗队请求美国支持香港民主运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图为游行学生展示海报“天灭中共”。(宋碧龙/大纪元)

自从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香港人是越来越明白中共的邪术,反送中运动是中共暴露其邪术的最直接的一次。虽然中共是一国两制的最大受益者,但碍于其邪恶的本质,为了维持其威权统治,它会不惜一切达至其目的;香港、台湾都是中共的聚焦处,中共更可能不惜一切将两地变成一国一制。

自从中美贸易战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越来越意识到中共威胁,香港的抗争象征了文明社会与中共极权在意识形态上的抗争,国际社会在这场抗争中有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09-24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