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谈判前 传美拟祭金融杀手锏 有何玄机

日前,美国媒体传白宫讨论限制美资进入中国,或下一步亮出金融杀手锏;与此同时,中共大外宣媒体放软,称谈判进入尾声,贸易谈判后将进入其他谈判。图为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团人员出席今年1月在华盛顿的双边会谈。(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59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中美10月10日华盛顿新一轮贸易会谈前,美国媒体传出白宫正在讨论限制美资进入中国的重磅消息,阿里巴巴等中企股票随即大跌;且美中第13轮高级贸易谈判即将展开,外界关注这个消息此时曝光有何玄机,以及会对谈判造成何种影响。

上周五(9月27日),多家媒体报导,白宫正在讨论的话题或成为美方下一步亮相的金融杀手锏,内容包括:取消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审计及披露财务信息的豁免权,限制美国政府养老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等。

次日(28日),彭博社跟踪报导说,美国财政部发言人莫妮卡·克劳利(Monica Crowley)通过电子邮件声明:“政府目前并未考虑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外界认为,哪怕白宫最终决定不推动这些举措,单单进行初步讨论的消息都能给中方带去新的压力点,因为限制美资进入中国的影响度远远超过之前双方互征的数千亿美元关税

美国智库的最新研究报告更指出,若要中方就根本的结构性问题达成协议,美国将不得不对中方施加巨大压力,直到对中国(中共)来说,冲突的代价已无法承受为止。

与此同时,有中共背景的媒体刊文说,纵然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入尾声,但不代表中美谈判就已经结束;中美可能在贸易之外,还会有其他冲突、其他谈判。

美媒:川普政府或多管齐下 全方位限制美资入华

多家美国媒体周五报导说,川普(特朗普)政府官员正在讨论阻止美国在中国大陆的所有投资,包括限制对中国实体的投资、取消对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审计及披露财务信息的豁免权,以及限制美国的政府养老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等。

彭博社引述一位熟悉讨论事宜的知情人士的消息,白宫尚未制定出具体的解决措施,而且任何计划都必须得到总统川普的批准才行;只是总统川普目前对这方面的讨论在开绿灯。

据参与讨论的几位知情人士透露,推动白宫进行这些尝试的原因,一是因为国会议员要求与北京“对等”,二是因美国股指公司纳入中国企业,美国政府的主要退休储蓄基金(由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管理)将在2020年最后期限结束时,自动按照新指数比重配置资产,相当于向中国公司自动注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另一位接近川普政府的消息人士说,白宫尚未就此问题与中国(中共)政府进行任何讨论。这位知情人士说,白宫希望将别的行动与目前正在进行的更广泛贸易谈判分开。

通过对中企施压 或助中美达成有约束力的协议

川普政府的中国问题外部顾问、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稍早接受美国政治客(Politico)采访时直言,若美国政府取消豁免中企审计披露,可能会迫使阿里巴巴等中企退市;但这些让中共冠军企业痛苦的举措却可能迫使中方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

他说,川普政府考虑打击中国(中共)的华尔街关系,在这一点上,“跟我们能做的相比,我们的压力非常小”,只是“取消过去允许中国公司绕过审计的豁免”。

一直以来,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可以不用跟美国公司一样,免于按照证交所的审计和财务要求对外披露。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有159家中国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总市值达到1.1万亿美元。

白邦瑞表示,如果川普政府取消这一豁免,有可能迫使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大型中国公司退出美国证券交易所。

“这些步骤将给中国的国家冠军公司带来痛苦,但可能会促使它们(北京)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他补充说。

在周五彭博社报导白宫讨论限制美国资本流入中国的消息后,白邦瑞推文说,“这将是前所未有的举动,可能会限制数万亿美元的投资”。他认为,讨论可能在白宫受到关注,并以此作为升级贸易谈判的一种手段。

短期若无协议 川普准备好提升关税 加大施压

白邦瑞在9月19日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若在短期内无法达成美中贸易协议,总统川普已经准备好大幅提升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他表示,总统有可能提高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税率,达到50-100%;此外,总统还有其它涉及金融市场的选项,“华尔街,你知道的,总统有各种各样的选项”。

白邦瑞说,川普并非寻求“冷战2.0”,但中美若在经济上脱钩则是和北京未达成协议的结果。目前,总统川普在对中共施压上仍十分克制。

白邦瑞表示,外界误解川普的威胁只是在虚张声势,这个想法是错的,川普手上有很多各式各样涉及金融市场的选项,能发动全面的贸易战。

对白宫讨论将中国公司除名或将直接让美国资金避开某些中国公司,前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内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这对市场和美中双边关系都是“大事”。

DB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办公室负责人姜克(Sebastian Janker)表示,川普政府讨论限制对华投资的媒体报导缺乏实施细节,很可能暗示这是白宫对即将进行的贸易谈判、进行施压的谈判策略。

但他仍建议,投资者应密切关注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的股价走势,作为衡量未来白宫新规走势的先行指标。

全球投资管理公司PGIM固定收益部高级投资组合经理柯林斯(Mike Collins)表示,“此事再次显示了每当人们认为贸易战在降温的时候,事态就会再次升级,我们身处这种情况很久了,目前还看不到尽头。”

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欧乐鹰(Tom Orlik)警告,若美国遏制向中国的投资组合流动,将给两国的经济争端带来新的压力,影响力将远远大于双方数千亿美元的关税战。

中共外宣泄底线 贸谈进入最后阶段

无独有偶,有中共背景、对外放料的多维网在9月25日刊文说,中美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协议不再是首要工作。文中释放两个意思,贸易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但不代表中美谈判结束;即便中美达成国际协议也会是理想状态,因任何国际协议中方都可以违反。

文章说,纵然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入“包装阶段”,已经进入尾声,但这不代表中美谈判就已经结束;中美可能在贸易之外,还会有其他冲突,其他谈判。

“如今中美需要谈的,需要管控的,并不是协议。”文章说。“任何国际协议都是可以违反的,所谓“契约精神”在过去几千年以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理想状态’。”

文章指,这次中美贸易战最重要的成果根本不在于“休战”又或“停止征收关税”乃至“达成协议、和好言欢”,最重要的成果是在谈判过程中相互摸底、相互适应。

报告:美中经济关系需穿越惊涛骇浪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本周发表的报告“穿越惊涛骇浪:美中经济关系的升级与冲突”指,美中双方在不断进行博弈;北京相信它若同意美方的结构性改革要求,其改革经济的成本将超过当前贸易冲突的损失;而华盛顿继续升级贸易冲突,是认为中共遭受的贸易冲击损失更大。

报告通过模拟中美贸易冲突升级的几种场景发现,如果美国采用针对性的经济手段,是可以迫使中方作出有意义的让步。比如:当美国禁止向关键的中国技术公司出口产品时,中方受到的威胁最大。相比之下,关税给中方的痛苦是较轻的。

“若要中方就根本的结构性问题达成协议,美国将不得不对中方施加巨大压力,直至冲突的代价对中国(中共)来说无法承受。”报告写道。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9-29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