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走过劫难(6)

——一个普通中国女人的觉醒
图文:轩远工作室

连环画:走过劫难(138)(轩远工作室提供)

  人气: 11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个故事的每一细节都是真实的,逼真还原了中国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监狱的场景及发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实姓名。

五、北京老女监接上文

132. 从此,我又住在警察的办公室里了。她们让我“锻炼”,其实就是变相的体罚虐待。比如,长时间下蹲,腿都蹲麻蹲肿了。
133. 还要求我练习“马步蹲裆”。鲍红说,“这是多好的锻炼机会啊,我陪着你!”
134. 督察(监狱设置的监督警察的警察)进来查看,鲍红说:“没事没事,我们锻炼身体呢。”于是督察就走了。当时我正“飞着”,这是一种常见的体罚方法。
135. 有时候是拔军姿,全身肌肉必须都绷紧,头必须紧挨墙壁,一会儿人就汗流浃背了。鲍红不在的时候,小双和美娟就对我放松要求,暂时我就可以活动活动,不用把腿绷得太紧。有时小双在门口听走廊的声音:队长来了!
136. 然后她就冲上来,赶紧踢我一脚:站好!我明白,她是装给警察看的。警察有时透过门上撕开的纸缝往里面偷窥。
137. 每天“拔军姿”下来,美娟都要给我捶腿,一天十几个小时,腿已经僵硬不会动了。
138. 上厕所时,一蹲下我就睡着了。已经熬得我五天五夜没有睡觉了。
139. 后来我虚脱倒下了。郝大夫来给我号脉,“心律不齐”,他对范爱华说,“不能再熬她了,容易出危险。”
140. 于是范爱华对“包夹”说,让她缓一缓,睡三个小时再叫醒她。
141. 我终于睡上了几个小时。然后她们继续熬我。鲍红试探我神智是否清醒,她伸出一个手指问我:这是几?
142. 恍惚中,前面出现一扇门,我径直走过去,原来是一面墙,我出现幻觉了。
143. 她们拿针扎我,我忍着不动声色。她们说我“精神出了问题”。
144. 方竞给我拉到警察的仪容镜前:“你炼法轮功炼出精神病来了!看看你自己,像不像个鬼?”那时我已经几个月没有洗脸洗头了,脸上直掉皮,头发也擀毡了。
145. 她们要送我到精神病队,我大喊:“我不是精神病,是你们熬的!”郝大夫说:“她这种情况,如果出问题,我们可不能负责。”警察这才作罢。
146. 不知道她们还会用什么办法折磨我,如果强制我吃精神病的药,我控制不了自己,还不如死了呢。于是我朝墙一头撞去。这下警察害怕了。她们害怕我死,再出现“事故”。
147. 吴芳是大学生警察,是监狱的心理咨询员。她对我进行了各种心理测试,最后说:“你需要心理矫治。”
148. 她与范爱华研究出一种“科研成果”,即用心理学的“脱敏”方法整治法轮功学员。她们给我戴高帽子,在地上、墙上写满诽谤侮辱法轮功的话,强拉我去踩踏,称之为给我“脱敏”。
149. 她们给我脱去外衣,强行把写满法轮功经文的纸条塞进我的内衣。
150. 折磨我的同时,警察还对我进行“心理调节”,她们给我增加“放风”时间,称之对我的“特殊优待”。 目的是让我心情平稳地接受“教育转化”。一只野兔子突然从身边跑过,它钻进一个排水口,居然跑出了女监的大墙!
151. 散步的时候,吴芳对我很无奈地说:“你们是有期徒刑,我们警察都是无期徒刑啊!”
152. 远处,是快要竣工的新女监。吴芳指着说,“新女监设施非常好,是国际标准的现代化监狱。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警察办公室都有监控了。”我心想:那你们就没有办法在办公室折磨我了。

(待续)

点阅【连环画:走过劫难】系列。

责任编辑:李天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被安排住在警察办公室里,张燕被关进了隔壁的心理咨询室。没“认罪”(承认炼法轮功有罪)之前,不许我们进监区。小警察方竞让犯人小双看管我。晚上我在一个床板上睡觉。
  • 重获自由,我却无家可归了。丈夫和我离婚,儿子也带走了。病危的我躺在出租屋里,百感交集,我和丈夫曾经那么恩爱幸福……
  • 我不敢再和家人多说什么。我感觉到丈夫的变化。他说因为我被劳教,单位找他谈话,可能会影响晋级。儿子急切地问我:“妈妈,您听话吗?您挣多少分了?”孩子都知道,挣分多就意味着早回家。
  • 2001年11月,很多外地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因为不想让当地受牵连,他们不报姓名、地址,警察给他们编了号。他们的钱被警察扣下,连牙刷都不能买,只有我一个北京人有牙刷。当时是一个牙刷几十个人用!
  • 这个故事的每一细节都是真实的,逼真还原了中国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北京女子监狱的场景及发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实姓名。
  • 小时候听过评书《岳飞传》,里面删去了神话传说的部分;袁氏评书《封神演义》第一回就把《封神演义》说成是古代的科幻…… 这样删除文学作品中最有意义的善恶有报部分和神话传说部分从而破坏传统文化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且还加入了仇恨与争斗,如这本连环画中“心中深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