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帮助即将被遣返的被告留在美国成为公民

史蒂文 · 普格西律师谈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真实故事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晴照纽约采访报导)史蒂文 · 普格西( Steven Pugliese)从1975年起从业于律师。在纽约出生长大的他,高中毕业后加入空军,期间就读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离开空军后,他回到纽约学习经济和政治学,当时想着今后可能会经商,如果懂法律成为律师,对商业发展将有很大帮助。于是,他1969年进入纽约法学院学习,毕业后在纽约曼哈顿警察局的法律部门,帮助提供法律建议和解释法律实践。1975年离开警察局,普格西开始了他成为律师的职业生涯。

刚开始,他主要接手法院分派的案件,帮助没有经济条件付律师费的一方打官司。从做这样分派下来的案件中积累经验,普格西律师的实践经验越来越丰富,就开始慢慢转向接个人委任的法律案件,在曼哈顿创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他受理的是来自纽约各地的刑事案件,主要来自曼哈顿。无论是严重的刑事案件还是轻微的案件,他都受理过,这些年下来,他已经受理了几千个案件了。

普格西律师说:“当我在警察局工作期间,我对刑法与在审讯中的刑事辩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是指当人准备去接受审讯,由十二个人组成的陪审团决定对方是否有罪。那时我经手了大量案例,参与了至少上百件审讯与裁定,担任过被告辩护人,由陪审团听取证据和做出裁决。这些大部分是曼哈顿的案件,也有三四个联邦刑事案件。”

纽约专家级律师史蒂文·普格西(Steven Pugliese)律师。(张学慧/大纪元)

杀人案,谋杀案,严重袭击案,这些都属于重度刑事案件。“在那可卡因吸食泛滥(crack epidemic)的时期,尤其在九十年代,我处理了大约一千起毒品交易的案子,如出售毒品,持有毒品。”有些时期,美国遣送更多被刑事定罪的外籍人士回国。在普格西律师的印象中,2000年前后就有很多罪犯被美国驱逐出境。

这样的情况下,他开始加强在移民法方面的法律实践,因为它们是紧密相关的。当外籍人士被刑事定罪,常遭受遣返。“在很多案件中,我代表了被刑事定罪这一方,一旦他们感到有罪或被认定有罪,我需要尽可能把他们被驱逐出境的概率降到最低,这两者间是有意思的混合,大多数的案件中我们移除了障碍。我们从递交家属申请开始,他们的家属希望他们能继续留在美国,家属有的是美国公民或是美国合法永久居民。”

有一个让普格西律师终身难忘的案件,涉及刑事法与移民法的范畴,这也是令他感到骄傲的案件,因为被告方在他的帮助下,从被刑事定罪而马上要被驱逐出境的境遇,突然逆转为可以继续居住在美国,而且后来成为了美国公民。

我们把被告称成为A某,男,四十多岁,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A某与美国公民结了婚,有两个婚生美国公民身份的孩子,A某当时已经获得绿卡,是美国合法永久居民。普格西律师看来,A某是一位很有才艺的木匠,然而不幸的是,他有吸毒嗜好。七八年前,A某因向卧底警察贩卖毒品而被抓捕。

A某被检方起诉后,法庭上对他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对他说:你不用担心被驱逐出境,因为你有家庭在美国,只要你认罪,你会被判缓刑。A某一听,同意了,因为他不想被送进监狱,想到获得缓刑就能走在大街上。超乎他意料的是,他认罪后被判毒品方面的刑事重罪,获得缓刑,而联邦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把他拘留起来了。因为他的罪行是贩卖毒品,他的罪行处罚被进一步升级,几乎没有可能避免被驱逐出境的结局。

在A某被关押在阿拉巴马州时,他的家人向普格西律师求助,帮助他继续留在美国。“我要帮助他摆脱这个定罪,因为那个定罪会让他被遣返。我递交了一个符合美国刑事诉讼法第440条的诉求,申请撤销对他的定罪。我称A某他的权利被不恰当地建议使用,如果他知道认罪后会被遣返,他是绝不会认罪,他会将案子继续下去,接受进一步审讯。他是被那位律师误导了,那位律师提供了错误的建议,因此A某才会被ICE逮捕。

“那时法官即将要采纳他的认罪了,我们在曼哈顿的最高法院进行了听证会。这需要做很多努力,我们布置了视频会议,他在阿拉巴马作证,透过法庭审判室的屏幕。检方在场,我在场,他的妻子在场,法官在场,在听证会的结尾,法官采纳了我的请求,撤销了定罪。”普格西律师回忆说。

特别有戏剧性的是,那听证会发生在周五下午,而A某之前被安排好在接下来的周二当天被遣返。本来时间就很紧张了,然后,周一正好赶上全国法定假日。于是普格西律师向ICE办公室打电话,告诉他们法官在周五的最新裁决。ICE答复说A某周二就会被遣返了,他们只能在把A某送上飞机前再作决定。

“因为周一法院休假,我不能做什么,所以周二一早,我才能取得法官的判决,他的法律秘书也写下关于撤销定罪的表述。因为ICE不会由我的一面之词而做出任何决定,他需要看到官方的文件,我用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他,他于是停止了遣返。然后我到移民上诉委员会区申请重启A某的案子。”

移民上诉委员会之前否决过A某的上诉请求,普格西律师为他重新申请上诉。案子被重启后,遣返令最后被移民法庭撤销了。

A某以被保释的方式从监狱回到美国的家中。然而,这个刑事案件并没有结束,只是撤销了定罪。A某仍然与这个刑事案件有关,是再次等待判决。因为面对的是之前同一位法官,于是普格西律师提出为了利于司法公正而驳回此案的诉求,主要告诉法官A某已婚,有家庭,他是个好的木匠,只是他之前曾因犯了轻罪而被逮捕过。为了有利于司法公正而驳回此案的这种诉求又叫克莱顿诉求(Clayton motion),在刑事诉讼法中,是难以获准的。当时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也反对该诉求,他们觉得即使这个最初的认罪已经被撤回,A某仍然对便衣警察犯罪了,他们希望把案子进行下去。“所以我递交了我的诉求,虽然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反对,但法官最后还是同意了我的诉求,即驳回检控。这是一个很大的成功,其实也是非常难做到的。”

不仅是这样,A某最后还成功申请成为了公民。“当然,这个刑事案件会妨碍他的公民申请,于是我在他接受面谈时,向面谈官员解释了发生了什么,最后他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普格西律师微笑着说。A某在去年进行了宣誓,已经是美国公民了。

他从一天内即将被遣返的边缘被扭转到留下来,几年后成为公民,这过程像电影情节一样。这是普格西律师职业生涯中一个很具有意义的案件。普格西律师表示,他就是想用自己积累的经验努力让自己的客户得到实实在在的法律援助,从而真正帮到他们。

史蒂文 · 普格西律师楼

电话:347-599-1699
地址:758 58th Street, 1 FL, Brooklyn, NY 11220
纽约布碌崙58街758号一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