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竖琴美音

作者:尘埃

我本人觉得竖琴是一种很静的乐器,弹出的音让人很舒服、心比较平静。(fotolia)

  人气: 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

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不过,学音乐得先投资乐器,一架好一点的钢琴大约10万台币起(折美金约3500元)。一位开餐厅的老板娘有位朋友,家中放了一台大的三角钢琴,当时购买时是40万台币,而一把竖琴也是,34弦的大竖琴,从台币15万元开始起跳,价格随着弦数而增加,也可找到便宜一点的,最低也要大概十万元,这还是一般拨键式的爱尔兰竖琴,若是演奏用的踏板式竖琴,一踩踏板就可自由转换调号,因其制作工程繁复,网路上搜寻到的价格,是破美金35,000元(台币破百万),如琴身上有雕花更贵,加上学费,令人望而却步。于是,我的梦就一直搁浅在那儿。

现藏于英国爱丁堡苏格兰国立博物馆中的凯尔特竖琴“玛丽皇后竖琴”。(David Monniaux/Wikimedia Commons)

直到三年前,因一些原因,在进修的我,停止了进修,并把自己未上完的几门课的名额让给了三位初从学校毕业,还需要再学一些技能的小朋友们。过后,小朋友们依他们的能力凑了一些学费要给我,寄放在友人处,友人让我收下孩子们的心意。

而退回来的学费,再补上一点钱,即可买到一把23弦的小竖琴,当时还附了12堂竖琴课,且是保证班,保证12堂课后必定能以竖琴弹些简单曲子的班。我很幸运,是最后以这个价格买到小竖琴并且上到12堂竖琴课的人。自我以后,价格调涨1/6,又过约半年之后,价格调涨至快到原来的两倍。

小竖琴的价格就便宜得多,其中也是有一点我的幸运,上课时是以大竖琴上课的。我的老师是以表演为主,收学生是看缘分,如果报名时犹豫,她就会说,没关系,她是以接表演为主,收不收学生无所谓,学不学看自己。

上课用竖琴,没记错好像是40弦的,很大、很重,声音好听,听说有从意大利进口的竖琴,木头材质更佳、声音更好,要价是上课用竖琴的三倍。

“竖琴是‘纯手工’,机器无法代劳。”我的老师如是说,因此,价格才降不下来。

很喜欢弹奏大竖琴时,竖琴音箱与人体共鸣的谐和。(fotolia)

虽然很喜欢弹奏大竖琴时,竖琴音箱与人体共鸣的谐和,但现阶段,我还是弹我的小竖琴吧!没有鱼,虾也好,有琴练就好。

然而心思总是藏不住,上课时,眼光总是不自觉地瞄向教室内摆着的其它大竖琴,老师看透我的想法,便说,其实,小竖琴也可以弹很多曲子。摆明这句话告诉我,别打大竖琴的主意,她也是会看学生状况的。

她的一部分学生,身上一个小小装饰都是十几二十万的,也有那种坐飞机等于一般人坐公车的人,也确实很多学生从小竖琴学起,最后都换成大竖琴,但是我呢,考量到我当时身体微恙,需要静养,她也会不忍心卖。

这样也好,因为我上了十二堂竖琴课后,因学费与时间考量,便一直没再继续下去,只将保证会弹的几首竖琴曲,一直练习,因小时学过些许钢琴,又将小时学的钢琴指法练习拿出来,用竖琴来练习,倒也练了三十几页,只是,一遇到跳音,就没办法了,钢琴的跳音和竖琴的跳音,弹法不同,只有十二堂竖琴课,还学不到跳音如何弹,只好自己先练练没有跳音的曲子,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再上竖琴课。

练着练着,双手的无名指与中指,也是长茧了,弹琴真是需要耐性与付出。

有人说,竖琴可以驱魔。古以色列的大卫王,就是弹竖琴的。而我的老师也说,很多她的学生,弹竖琴一段时间,失眠就都好了,如果“失眠”是一种魔的话,这么说竖琴还真的能驱魔。

而我本人则是觉得竖琴是一种很静的乐器,弹出的音让人很舒服、心比较平静。

2018年9月13日晚,神韵交响乐团于台北国家音乐厅举行演出。(陈柏州/大纪元)

前两年,神韵交响乐团第一次全球巡回演出,友人邀我一同聆听,一入场,我就发现台上有一把大竖琴,还是那种琴身上有雕花且可自由转换调号的踏板式竖琴。因为自己在弹竖琴,会特别地注意竖琴在乐团中的声音。

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奏曲,很多都是原创的,很有古风、很深邃,似乎能够化开人心里的忧伤。

于是第二年,自己又买票进去看了。第二年演奏时,中场休息,台上传来竖琴的声音,原来是竖琴演奏家在调音,演奏完上半场,马上检查每一根弦的状况,而竖琴那么多根弦,必须一根根地调,场上的她并没有用调音器。我心里暗暗惊讶,这是绝对音感,一般人都只有相对音感,有绝对音感的人很少,而要找一个有绝对音感又能弹竖琴的人就更少了。

好用心,交响乐团内还有许多我不懂的乐器,不过光观察竖琴,就已觉得很高兴,又看到专业的演奏家,再加上年年原创的乐曲、一个创造力惊人乐音又平和的乐团。我真的很幸运,能坐在剧场中聆听演奏。

我还是继续弹我的小竖琴,不过相比自己弹出的小曲,还是每年继续去让神韵交响乐团浇灌自己的音乐细胞比较好。希望哪天,自己身上的音乐细胞,也能有长足的进步。@*#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