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林一:中共“加强党的领导”在香港碰壁

国际信评机构惠誉(Fitch)9月5日将香港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从AA+ 降为 AA,评级展望为负面。(JOEL SAGET/AFP)
人气: 60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9日讯】中共试图将“加强党的领导”的思路应用到对港政策上,但是从这次修例事件上来看,这个思路在香港行不通。近期,西方大国纷纷表态,支持港人的民主抗争。评级机构惠誉更在近日下调香港主权信贷评级到“AA”。

惠誉下调香港信贷评级 西方对修例事件强硬表态

令人注目的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在9月6日记者会上,对着中共总理李克强的面明确表示,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仍有效,希望北京继续遵守。之前,中共屡屡辩称这一为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奠基的联合声明已经过时。

在美国国会展开新会期之际,针对香港的反修例议题,两党议员皆表示将大力支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法案要求更新美国1992年订立的《香港政策法》,以监察香港的人权和政制发展。至今为止,多名参众两院的议员已表态支持法案,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再进一步的动作,是9月7日惠誉(Fitch Group)下调香港的信贷评级,由“AA+”调低至“AA”,评级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

美国的标准普尔、穆迪和惠誉,被视为国际三大评级机构。

惠誉在其公开声明中说,“预料‘一国两制’大框架可保持不变,但香港在经济、财政及社会政治方面,与中国大陆的联系逐步加强,这暗示香港持续融入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将带来更大的体制及监管挑战。在惠誉看来,此发展趋势,与香港与中国大陆主权评级(A+/稳定)差别收窄一致。”

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比亚里茨(Biarritz)召开的七国集团(G7)峰会发表联合声明,强调了《中英联合声明》的存在及重要性,要求中共信守承诺维持香港自治。

中共试图通过修例破坏香港司法独立

从这次反修例事件中可看到,中共对港警的掌控能力已达一定程度,但对香港司法系统的操控仍有限。从大量示威者被港警抓捕后,其后有部分人被释放,有部分人被保释等等,可以看出这点。对此,中共不满。

中共官媒8月31日发表“‘警察抓人,法官放人’为何在香港频频出现?”的文章,引用“专家”的话,批评香港法官这是在“纵容非法示威甚至暴力行为。”

8月28日,还有中共官媒攻击香港司法制度,“1997年主权移交以后,不仅保留英国殖民时期所确立的司法体制,甚至其外籍法官成员也得到留任”。更有大陆媒体指,当中共法治国家治理体系全面确立之后,“外籍法官”在香港的历史使命便会正式结束,届时香港便不需要再聘用“外籍法官”了。

港府修例的初衷正在于此。如果这次修例能被通过,只要是中共想抓的人,只要其人在香港,就可以被引渡回中国大陆,接受中共的司法体系判决。这样实质就架空了香港的独立司法制度,间接将大陆的司法制度运用在港的香港人、甚至外国人身上。

评级机构惠誉认为,“这暗示香港持续融入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将带来更大的体制及监管挑战”。实际惠誉是用隐晦的语言,点到了修例事件的实质,更明确指“此发展趋势,与香港与中国大陆主权评级(A+/稳定)差别收窄一致。”

换句话说,未来如果中共继续侵蚀“一国两制”,惠誉会继续降低香港的评级,直到和中国大陆一模一样。那时候,香港也就成了中国大陆的普通城市之一。

中共“加强党的领导”的思路在香港碰壁

从中共“十八大”以后,习近平一直要求中共要“加强党的领导”。在此口号下,中共全面收紧政治、经济、社会、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政策,其触角渗入社会的方方面面。

9月6日陆媒报导,中共文宣拟对电视剧集集数的上限做出规定,上限为40集。这也可看出中共的控制已到了何等程度。

但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已成了中共“加强党的领导”之下的异类。这点从中共官媒上给部分港人上纲上线的话就可看出,“香港的政治风波,实质都是争夺管治权”。

以非政府组织为例。2017年以来,中共通过一项法律,禁止了任何外国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的政治活动。中共通常污蔑这类组织在搞“颜色革命”。但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中共仍不得不允许这类非政府组织在香港的存在。

中共外交部在最近发布的一份42页的报告中,还点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资助香港的“颜色革命”。

在“加强党的领导”思路下,中共也想了不少办法,包括扭曲、改变“一国两制”的内涵,以收紧港人自由度。

2014年中共出台对港《白皮书》,第一次提出“两制”须服从于“一国”的说法。这实质是习近平“加强党的领导”思路,在中共对港政策上的体现。

然后,中共扭曲《基本法》的普选概念,弄出了一个人大“8.31”决定,保证香港未来选举产生的特首必须“爱党爱国”(假普选),最终遭到香港立法会的否决。

在2017年林郑月娥上台成为特首后,香港出现立法会宣誓风波,港府在“加强党的领导”思路指导下,迫使非建制派的4名议员丧失议席。2018年,港府又在大量反对声下,强推了“一地两检”的政策,目的仍为加强中共在香港的存在。此外,香港还发生了铜锣湾书商遭绑架回大陆等事件。

其实自1997年之后,中共一直想完全控制香港,如2003年董建华强推“23条”,导致港人大游行、2012年梁振英推国民教育科,导致大量的反对声潮等。但当时中国经济体量还不像现在这么大,中共自觉还没底气叫板整个世界,只好作罢。用中共体系的话来说,就是当时仍需“韬光养晦”。

这次修例事件中,港人大规模抗议及西方大国对港人的空前支持,使得中共“加强党的领导”思路终在香港碰壁。也就是说,中共借着“一国”的旗号,来压缩“两制”空间的策略,已然失败。

林郑月娥在向谁道歉?

9月2日,路透社披露林郑上周在闭门会议上向商界人士发表的24分钟讲话录音。

录音中林郑承认推动修例造成“不可原谅的浩劫”,还可听到林郑一度出现短暂哽咽的声音,称如果可以的话,她会选择辞职(would quit if she had a choice)。

林郑发言人回复路透社查询时称,林郑上周曾出席与商人有关的两个活动,但皆为私人性质。

值得注意的是,为何林郑要对着这些商人,表达其“深深的歉意”呢?换句话说,为何这些商人是林郑当面道歉的对象?

网络分析认为,林郑的这个讲话,可能是与汇丰、太古这类大行高管聊的时候被录音的,因为她说的是英文。

结合在2天后,林郑月娥撤回修例的举动,林郑更像是代表中共,对西方致歉,暗示请西方在此事上放中共一马的意味。

时过境迁 西方不会再在香港问题上对中共让步

中英双方1982年开始谈判香港前途问题时,西方在外交上一度对中共剑拔弩张。西方这次对港府修例事件的强硬表态,与此隐有几分相像。

30多年前,最终撒切尔夫人对中共退让,一个主要原因是,怕英国太强硬会令中共倒向前苏联,影响美英等国在冷战中的力量对比。由此,1984年中英签署《中英联合声明》。

到了如今,前苏联已解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没有了在政治上拉拢中共的理由。而中共这次修例行为,更是直接触碰了西方在香港问题上的底线,或者说,西方公认的“一国两制”底线。

9月6日,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将中美贸易战和美苏冷战相提并论,警告双方的磋商可能会很漫长,更表示如果需要10年去达成协议,美国会奉陪到底。

库德洛此言显示,30年过后,西方阵营的冷战对象也已经由前苏联慢慢变成了中共。

而中共“加强党的领导”思路,会将中共本身带向何方,相信不久就有答案。

(作者为大纪元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09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