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琳:一个台湾人看香港反送中运动

人气: 2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9日讯】他们只是心向自由,却要以生命和鲜血为代价。

我们出生就拥有自由,很多人却忘了自由多么无价。

多年前,笔者因为因缘际会,参加过几次香港办的七一大游行,每一次的集会,都会听到上万的香港人齐声唱“海阔天空”,记得第一次听到时还觉得疑惑:“这首歌跟游行有什么关系啊!”同行的朋友说:“应该是一生不羁‘爱自由’吧!”

爱自由,维持香港的法治与自由,的确是香港十几年来社会运动的主调。

但自由岂是容易?个人自由的保障,需要健全的法律或社会制度来维持。民主政治的可贵,不仅在于每人一票的选举,更重要的是权力的制衡。人性是很脆弱的,人一旦被赋予了“怎么做都不会错,都不会被究责”的权力,失控的程度也是难以想像的可怕。2019年8月31日,香港警察在太子站对所有人发动“无差别攻击”,据传至少6人活活被打死,以国家警察之名,行恐怖主义份子之实,事发一个星期过后,香港警察不但极力否认,还授意港铁删除当天录影资料。若非心中有鬼,在9月7日(死者头七)那天,为何还封锁太子站,强拆民众搭建的纪念灵堂,乃至后续引爆冲突?警员穿黑衣混入示威者中捉了几百人,既不放人,也不敢承认。打伤人、打死人的警员们没有人被究责,甚或还被嘉奖或记功。警方对于真相遮遮掩掩,在在只显现了权力的傲慢。无法制衡的国家暴力,让香港在短短一天内成为了警察国家。

3个月来,全副武装香港警察对手上仅有雨伞的抗议者,除了拿警棍暴打外,电击棒,洒胡椒粉,放催泪弹。具当过兵的朋友说,催泪弹者,表面字意上看起来好像只是能“催泪”的寻常武器,但其实是对人体相当有害的化学成分,近一些,浓一点的话是会灼伤人体气管与皮肤的,甚或可能致死,君不见那些港警施放催泪弹时,都带者厚厚的防毒面具,全身包得紧紧的,对民众用起来却一点都不手软。最无良的,竟然在地铁站等密闭空间投掷催泪弹,视民众健康如无物。依据纽约时报8月22日报导,香港警察至当日为止至少已经发射了至少1,800枚催泪弹。香港当局林郑将6月以来的抗议民众定性为“暴民”,至今不肯收回此定性。其实自6月以来,上街参加运动的动辄超过百万人,甚至有两百多人,如果这些人真的如林郑所言是暴民的话,那请问为何没有一个警察受伤?假如有的话,媒体,尤其是中共官媒一定会大书特书,夸大报导。但是你看过类似报导吗?没有,一个也没有,那试问,这些民众怎么会是暴民呢?

君不见自古一介草民要对抗暴政,其实就是以卵击石,通常手段都比较激烈,陈胜吴广揭竿起义,是拿着竹竿带者锄头的;法国大革命时,农民也是带着家中的铁器,更不要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那场革命,革命先烈们往往带着炸弹跟枪。至于香港2019的反送中运动呢?顶多带把雨伞,遮遮太阳。就连最激进的“勇武派”也是带着钢盔,面罩等防护性的装备。这是要与政府为敌,攻击政权的装备吗?对了!他们的诉求也相当谦卑温和,他们从来没有要推翻政府,也没有要求独立,只希望维持香港法治现状,要求真普选。温和的诉求,温和的示威,却换来最暴虐的对待!

假如真正有一天,香港的抗议与诉求偏离温和主调,那也是港府跟中共逼出来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对暴政的大威胁恐怕将至,到时威胁到的将不是只有港府而已!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09 5: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