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共“猪麻烦”大了

台湾金门县政府4月11日表示,8日在金城镇铜墙山海滩发现的漂流死猪,同样检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防疫人员展开猪尸发现地点3公里内9场养猪场的采样送检作业。(金门县政府提供)

人气: 18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9日讯】中共自找的麻烦非洲猪瘟疫情,重创中国养猪业至今一年未歇,高层对此的最新表态是胡春华本月6日在东北调研猪只生产时说:保障猪肉供应任务要“不折不扣”完成。

而在胡春华发话之前的一周内,已有多部门就养猪政策至少下发6项通知、落地17条硬措施,包括试点活猪抵押贷,更有自然资源部明文允许养猪用地使用一般耕地。高层多帖猛药齐下就是迫切希望猪农增产、平抑狂飙的猪肉价格。

据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资深分析师报告指出,今年年底中国全境猪只总数量恐比去年减少一半以上。据中共农业农村部7月底对全国400个县11,191户养猪场户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年底前有扩大规模意愿的猪农场,仅有32%的场户。据农业部官员王俊勋4月下旬在一场会议中透露,因全国非洲猪瘟蔓延,超过80%的猪农场决定不补充畜群,并称中国猪农“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恐慌”。

在投资角度来看,恐慌情绪从来不是资金问题,而是信心问题。猪农的恐慌说明对官方没有信心,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其一是疫情控管,缺乏公信力的政府部门让猪农不敢指望,基层官员向来有瞒报疫情的传统,中阶官员通报灾情以多报少也算是一种上报,高阶官员控制舆论就是控制灾情。

新浪网上一名湖北网友表示,真实座标是咸宁市崇阳县,发生大规模非洲猪瘟疫情时,各个村庄都被席卷了,一边是养猪户的损失很严重不知怎么办,另一边看不到当地政府的相关措施。

财新网调查报导指出,在过去数月的深入采访中发现,在最初的“遇瘟即报”之后,许多地方又频频出现对“疑似非洲猪瘟疫情”视而不见、不愿确认的情况。

今年8月曝光一起去年底的案例显示,山西临汾市安泽县畜牧兽医局原局长,未有按照防治非洲猪瘟有关要求设点检查,结果让170多只生猪在未经检疫的情况下流出外地,但即便他顶风作案,事后仅获警告处分。

其二是养猪政策头痛医头。据报导,自2000年以来因故出现“猪周期”,与每年的猪肉产量相比,这个波动不足1%。而此轮猪肉价格上涨,主要怪罪非洲猪瘟疫情爆发、全国范围大量扑杀病猪、导致生猪存栏数量大幅减少之外,养猪业者指出,不能忽略的是,在此之前已经存在很多年的养猪形式,被官员的“环保业绩”直接粗暴的扑杀了。

新浪网上一名山东潍坊网友表示:由于环境治理,禁养区的大型、小型的养殖场都推倒了,有的断垣残壁一片凄凉,有的已恢复农田栽树或者种庄稼。限养区各养殖场环保卫生不达标都自动放弃,人员去外地打工,就是号召他们回来养猪,他们很少人能回来,经不起这折腾。

也就是说,猪农焦虑于非洲猪瘟以及再爆发的可能性,但面对如此庞大的危机,官方目前仍没有确切解决方案。除此之外,现在解燃眉之急开放一般耕地养猪,哪天疫情缓解、猪价回落,说不定官方再来一次环保禁养、强行关闭养猪场,猪农对此心有余悸。

至于对中共来说,当初应该万万没想到会在打贸易战同时要分心应付非洲猪瘟引发的连串问题。若按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评论说:中国的养猪业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而且远远没有结束。现在的最大公约数,就是不能让中国的养猪业毁掉。这不是一场速决战,也不是运动战,而是一场持久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9-09 7: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