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五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1日讯】第五场 风云突变

[场景一:妇科诊所]

石芳做完体检,医生给她汇报结果。
医生——血糖正常—–一切都正常。我想最好让你丈夫也做一次检查,让他准备的充分一点。
石芳——不!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顺其自然,如果有了,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医生——如果是这样,愿上帝祝福你。

[场景二:石芳和卡尔的家]

石芳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桌丰盛的晚饭。她深度的近视眼镜后遮掩不住她严肃的目光。她很难微笑。
背影里,一副家庭主妇的味道。

[画面] 晚饭时间,卡尔推门进来,

卡尔回来了,他表现的很亲密。看着丰盛的晚餐,对妻子更加满足。他给没停手干活的妻子温柔一吻。
卡尔——今天怎么样?亲爱的。
石芳——很好。(表情很冷淡)
卡尔——我跟你在一起非常快乐。真的,谢谢!(观察她的反应)
石芳——不用客气!我们是一家人了。

[镜头推进]
新衣服,衣服上的价码还悬挂著。卡尔一件一件地看,脸上充满了喜悦。
卡尔——这些衣服是我的吗?
石芳——不是你的,还有谁能穿那么大号码的?
卡尔——谢谢你!亲爱的。——你的呢?
石芳——没有!
卡尔——为什么?
石芳——我又不上班,穿了衣服给谁看?
(卡尔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石芳。她简朴的着装,从身后看不出她的风采。卡尔走到她身后,拦腰拥抱着她,轻声细语。)
卡尔——宝贝,我喜欢你漂亮,你永远是我的美人。
(石芳不投入他的温情,冷冰冰把他推到饭桌前坐下。)
石芳——不知道和不和你的口味。
卡尔——我喜欢中国餐。谢谢!
石芳——(想了半天)——你知道,我住在这里常常会想起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我们的第一个聚会就是在这里开的。你给我们烤肉,我们几个新来的都不知道怎么吃汉堡包和热狗。
卡尔——呕?(他感到踏实了)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叫什么来着?后来她住在了我的地下室——
石芳——刘鹃。她对你评价极高啊!她说她给你打工特别享受,她做什么你都爱吃,你还常常给她小费。她想帮你多干点活,顺便帮你洗衣服,又经常洗出钞票来。你说你让她洗衣服没有让她洗钞票,所以洗出来的钞票就归她。后来她告诉我,你在悄悄帮助她。
卡尔——她这样说的吗?(很平静,很高兴)
石芳——是的。她很崇拜你的。
卡尔——是吗?我不知道。
石芳——呕?难道你不爱她吗?
卡尔——这个小姑娘?当然!我非常喜欢她。
石芳——如果我不去英国,我可能也搬进你的地下室了。
卡尔——是吗?你是我看到的中国女孩儿里最不喜欢讲话的一个,也是学习最勤奋,成绩最优秀的一个。
石芳——你是我见过的教授中穿着最不讲究的一个,也是对人最好的一个。
卡尔——我不知道我今年还能不能被评上最佳“Bad dresser”。现在系里的人对我的衣服又感兴趣起来,正在考虑今年要不要把“Bad dresser”改成“Good dresser”。
石芳——你有信心获奖吗?
卡尔——当然!亲爱的。

[内景] 卧室

石芳穿着睡衣依在床上看书,她似乎在等他。她看了一下时间,轻轻走出卧室。
[内景]卡尔的书房
卡尔低头坐在计算机前,屏幕上已经出现屏幕保护图像。他睡着了。
石芳心情惨淡,又有些怜惜。轻轻碰了一下他。
卡尔惊醒了。他显得很疲劳。

[内景] 卧室
卡尔被石芳搀扶回卧室。他缓缓倒下来。他的喘息,他的形态——人已老去的样子。
石芳惊颤了,两眼直盯盯。
(镜头渐渐暗去)

[场景三:练功房的电话]

[画面]
林露的舞台和洪海的工地。反映出两个人的工作背景。

[内景] 练功房
静静的练功房,林露一个人在独自编舞。无拘无束。
洪海悄悄坐在一边欣赏。
林露聚精会神地跳舞,仿佛没有洪海存在。
洪海的手机响了,他听了一下电话,看了一眼林露,走出练功房。

[镜头特写] 面部表情
(洪海一脸心事。石芳懮郁的面色。两人在电话上。)
洪海——你好像没有辛苦日子过着就不舒服!(责备的口气)
石芳——你好像不赞同我出去工作?
洪海——我有什么资格赞同不赞同?别总把我扯进你家,先问你老头子赞同不赞同。
石芳——洪海,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还可以商量,不做夫妻做朋友吗?你是不是想背弃诺言?
洪海——石芳,我觉得你对自己太苛刻了,生活容易一点不好吗?
石芳——是我不想容易吗?我们生活了那么多年,是我喜欢为工作、生活奔波吗?你以为我不想舒舒服服做女人,欢欢喜喜做妈妈吗?是你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机会,是你杀了我们的孩子——
洪海——(压低声调)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你还能扯进来?
石芳——是你让我扯进来的!
洪海——石芳,你现在脾气怎么这么大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不是从前我了,我不想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希望你生活的好。——算了,我不想和你多说,我还有事。对不起!

[内景] 练功房门外
林露微笑的脸在洪海面前闪过。
洪海跟在林露的身后。
林露走进一扇门,洪海正要跟进去,被林露挡在了外面。
林露——认识英文吗?

[镜头特写] 洪海抬头看:女浴室。

[场景四:急电]

[内景] 洪海办公室
秘书的传真机里慢慢出现的手写中国字:母病危,速回!!!
秘书劳拉微笑地欣赏著中国字。
洪海在工地接到电话,表情紧张。]

[外景] 天安门广场
昏沉的大地,狂风四起。警笛声。
奇怪的现象:习惯于席地而坐的少数民族同胞被警察驱赶;打哈欠伸懒腰的人被无辜殴打;
外国游人的相机被当场暴光——
游人不解的目光,围观散去的群众。
(镜头慢慢淡去)

[场景五:医院]]

[内景] 北京友谊医院。
中午时间。医院里人满为患。医生超负荷的工作量,疲惫的双眼。闷热的工作环境。
急促的背影,洪海的大哥洪涛,身穿医生制服走进病房。

[内景] 急救室
垂危中的吴老,微弱的呼吸。洪涛检查她的心电图。

[外景] 北京国际机场。
飞机降落。

[内景] 出租车里
洪海和嫂子焦急的面容。收音机里批判法轮功的言辞。

[内景] 急救室
垂危中的母亲,一家人围着,焦急等待着。洪海进来。
洪海——妈,我回来了。
洪涛——妈,你听见了吗?是洪海。(轻声在耳边)
吴老微微睁开双目,泪水流出。
洪海——妈,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母亲——遗书。
洪海——妈,你会好起来的,你不是说了你不会再生病了吗?
母亲闭上了眼睛,泪却不住地往出涌。嘴里微微叫着:“师父!师父!”
邻居大妈跑进来了,抱着一台小录音机,十分紧张。
邻居大妈——顾不得了!顾不得了!师父快来救救啊!
邻居大妈慌忙中开录音机,几次按不到正确的位置上。最后终于按对了,音乐声响起了。
法轮大法音乐。病房里出奇地安静,出奇的紧张。
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人。
干部——(怒气冲冲)什么声音?
月眉——闭嘴!(冲到干部面前,卷起胳膊要拼命)
拿录音机的大妈吓得缩成一团,闭着眼睛双手合十。
静静的病房,轻柔的音乐声。“头前抱轮”,洪亮的声音冲破了天空。
吴老的眼睛睁开了,越来越明亮了,双手在慢慢向上抬起。
一屋子的人震惊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