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六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1日讯】第六场 法轮初起

[场景一:吴老的家]

[内景] 洪海母亲的家
一家人围坐在母亲身边,大家的情绪十分低沉。吴大妈怀里抱着《转法轮》,抑制着激动。
邻居大妈——还是我给你收著,这样安全。你要想看了,言语一声我就到家来拿,或者我给您老送过来。
洪海姐姐——痴迷!完全是痴迷!(一副官场做派,十分冷峻)
洪海侄子——痴迷?我奶奶练功的时候一天药没吃,谁眼睛瞎了没瞧见?(吵架)
洪涛——(制止侄子)大人的事孩子别插嘴!
洪海姐姐——这事很严肃,你们和妈谈吧!

[镜头特写]
面部表情:立场坚定的姐姐,犹豫不绝的洪涛,正义善良的嫂子,迷惑不清的洪海。
急速的敲门声。
小女孩——吴奶奶!上面来人了,我爷爷让我来给您报信。

[镜头特写]
吴大妈的目光终于坚定了。

[内景] 吴老家的客厅
门开了,进来了三个领导干部。他们手里提着补养品。笑脸相映的脸,带着虚伪。他们准备进卧室,月眉把卧室的门关上。
干部——我们代表校领导来慰问吴老。医药费实报实销,请你们放心。
月眉——谢谢校领导对我妈无微不至的关怀。
干部——吴老是我校的老教师,又是老年俱乐部的负责人,人品有口皆碑,在我校很有影响力。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她把个人的名誉和学校的荣誉连在一起,好好思考一下。再站在科学的角度——
月眉——(话音不高,语调不快,句句带刺)你们累不累呀?我妈不教书了,也不搞研究了。你们三天两头把她叫去学习,灌得老太太满脑子是新学问,最后病倒在医院里。老太太刚缓过命来,你们就立马找上门来,是备了轿子?还是准备了车?我告诉你们,我月眉不是修炼人,不真不善也不忍,偏就信老理儿。这行善呢,有善报,行恶呢,有恶报。我这辈子没呵护过谁,对我妈我也没机会护过,我就知道我婆婆是好人,我这儿呵护定了。你们谁说了什么?我内线儿一把清楚。我是暗里的人,不做明儿事儿。说不上哪天你们眼儿出了刺儿,脚扎了钉儿,孙子的牛儿让狗咬了,孙女的脸儿叫马蜂蛰了——备不准就是我‘跳大绳’给著来的。信不信由您,想调查证据没处找。咱这儿京城是个事儿城,邪门怪事儿多着呢!想知道啊,找把年岁儿大的聊聊。别出门踩了一脚粑粑,嫌别人把世道搞的不文明——
(干部们吓了。洪海出来了。)
洪海——你们都是有学问,有理智,懂法律的知识分子,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力,怎么连老百姓锻炼锻炼身体,炼炼气功都要横加干涉呢?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想倒回二十年,做二十年前的事吗?
干部——这是上面的指示,高教局下达的命令,我们只是照章办事。
洪海——我去高教局。

[画面交替]
洪海去校信访办;母亲在家练功。
洪海去高教局信访办;母亲在家读书。
母亲教洪海“抱轮”,洪海支持不住。
母子欢笑拥抱,欢乐回到大家庭。

[场景二:站长看望吴老]

[内景] 吴老家的客厅
恢复了健康的吴大妈,拉着一个年轻人的双手。年轻人(站长)目光安详,面容和善。吴老显得很惭愧。
吴老——我走错了路。
站长——错了不要紧,要紧的是及时修正。倒下还是站起来,全看你这颗心。
吴大妈——我真的很惭愧啊!
站长——“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吴老,您要坚强啊!
大妈——其他地方怎么样?(大妈紧握著站长的手不放)
站长——上面已经动大手了,老站长们都进去了。看来,我们也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
(吴大妈眼泪涌了出来。站长宽松地微笑着。)
站长——“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我给你留下了我女朋友的电话,她在北航读研究生。万一您有什么紧急的事需要帮忙,就去找她。她是个好姑娘。
(门外紧急敲门声,一个女孩推门进来。)
小女孩——吴奶奶,白猫警车来了。
站长走到孩子面前,看着纯真的小脸,亲切的扶摸着她的头。
站长——怕吗?
小女孩——不怕!“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
站长——多加小心!
小女孩点点头。
吴大妈 ——(神色紧张的样子)洪海,快送站长走。

[场景三:追捕]

[外景] 北京街道、路口。
白色恐怖:警察,便衣,对讲机。

[内景] 出租车内
洪海和站长的出租车被盯梢。洪海让司机摆脱盯梢,司机为难。
站长——不要难为司机。

[外景] 街道口
几辆警车把小出租围住。洪海和站长下来,站长给司机车费。警察上来抓人,洪海挡住。
洪海——凭什么抓人?
警察——他牵扯一宗经济案件。
洪海——出示证件。
警察把纸在洪海眼前晃了一下。围观的群众多了。
站长坦然振作,微笑着看群众。他仰望着天空。
站长——快变天了!早点回去吧!谢谢你,伸张正义!

[画面]
站长被警察粗暴地推进警车里。
围观的群众默不敢言,有摇头的,有叹息的,有看热闹的——
警车扬长而去。
洪海愤怒,坐上出租车。

[场景四:走上天安门]

[内景] 第一辆出租车
洪海——中国信访办。
司机——不是炼法轮功的吧?

[镜头特写]
车轮下冒起的青烟
出租车紧急刹车, 洪海被吼出车去。
司机——(大叫)快下!快下!也不瞅什么时候?还专来捅马蜂窝子?下去!下去!

[内景] 第二辆出租车
洪海——(指挥司机)右拐,左拐。

[外景]
天安门广场:大敌如林,警车巡逻,便衣警戒。
司机——(平静)哪儿去?已经绕了一圈了!
洪海——我记着信访办在这个地方,怎么找不到牌子。
司机——别是个炼法轮功的吧?
洪海——你看我像炼法轮功的人吗?
司机——(笑了)太像了,不过你不是。
洪海——呕?您眼神这么好。听说这阵子北京闹的挺紧?
司机——(见多不怪的口气)何止北京了,闹遍全国了。满天下的人往这广场走来啊!中国这事,没人能说清楚的,运动哪次不都是十多年后老百姓才明白里边的事?你就说这帮炼法轮功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两重,一个个老头老太太,跟人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人斗。斗吧,还不讲究个战略战术,斗的那个窝囊!
洪海——窝囊?
司机——看着都让人憋闷!上访,上访,上前门你访谁去?有话还不找后面说?咱这京城里什么事没出过?今儿一批,明儿一批。大前门呗,起事都在这儿!啪!君子一手能遮天,黑的能变白了,白的能变黑了。咱北京人心里什么不知道?话说给谁听?毛爷爷那儿躺着呢,说去吧!

[外景] 交叉路口红灯
车停下了,洪海一跃身起来,把钱往司机手里一塞,开门就下。
司机——(大喊)这不能下车,罚款!——什么人都有,不要命!(无可奈何摇著脑袋)

[外景] 天安门广场
洪海双目环视着天安门广场。法轮功学员被抓。大法横幅展开。警察制止游人拍照。外国游人惊疑的目光。

[镜头特写]
洪海深沉的双目

[画面]
镜头慢慢横扫天安门广场。警察的双目在搜寻。突然一个警察发现目标准备冲刺,被另外一个警察拉住。暗中一个便衣在控制局面。

[镜头特写]
洪海双手“抱轮”。(镜头由远拉近出现背影,慢慢转向正面特写。)
游人身上背着照相机,看着他发笑。
洪海奇怪没有警察上来。
洪海——给我拍照!我给你钱。
游人不敢拍照,讥笑地离开他。

[镜头特写]
便衣警察走近洪海身边,轻轻把他叫走。

[场景五:便衣警察]

[内景] 一家小餐馆
桌上三菜一汤。洪海和便衣警察对面坐着。
便衣——这顿饭我请客!请你听我一言。——实际上,你一下飞机我就盯上你了。我知道你的全部档案。你是一个有才华,有前途的年轻人,我很不希望你卷到这场事端里,更不希望无辜地毁掉一个科学家。你赶快回去吧!
洪海——政府错了!
便衣——什么也不要讲了,这儿不是你讲话的地方。回去吧!

[内景] 首都机场登机口处
便衣警察深沉的双目目送著洪海。
在离开祖国的大门前,洪海用目光对便衣警察深深一敬。
(镜头在两人默默无语的双目,慢慢暗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