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七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2日讯】第七场 法轮大法北美

[外景] 纽约附近某公园
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
大幅高挂,彩球飘扬,壮观的法轮功炼功场面。
到处是身穿“法轮大法好”黄色上衣的人。

[场景一:寻找“组织”]

[外景] 某公园,法轮功洪法小摊位。
洪海找到了一个身穿法轮大法标志黄衣服的美国青年(马克)。
洪海——我找你们的负责人,能不能和你们的负责人谈谈?
(马克把他引过来,和气地问旁边的工作人员。)
马克——爱米,这里谁在负责?
爱米——不知道!
学员——(插话)找负责人?是想了解情况还是想学法轮功?任何一个学员都能帮助你。
洪海——我是想找你们法轮功组织的负责人,有事和他谈。
学员——我们在这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跟我说吧!
洪海——没有!你们的组织!负责人!
学员——我们这儿没有组织,大家都是自愿出来服务的。你有什么事吧?我就算这儿负责的。
洪海——我母亲是炼法轮功的,我在办她出国,但是中国公安不容许她出境。我希望通过国外正式的法轮功组织协助,使我母亲出来。
学员——你大概对我们还不了解,我们没有组织。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在帮助像你母亲那样的人,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镜头特写]
法轮功宣传材料。

[画面]
法轮功学员在向游人发放材料;群众在学炼法轮功。
法轮功的乐声在明媚的阳光下回荡。

[场景二:寻找内线]

[外景] 办公楼前的车道上
洪海的车出现。他焦虑的目光。

[内景] 办公楼内前厅
林露匆忙的身影出现,她背着一个大背包。

[外景] 办公楼外
洪海在吸烟,站在室外的大烟灰柱旁等林露。林露背着包出来。洪海一脸懮色。
洪海——你说你有办法,快告诉我。
林露——急什么? (她无所谓的样子)
洪海——人命关天!
林露——我的妈呀!那我可责任不起来。我只是知道个内情人,别把人命关天的事往我身上拉。我自个的命还不知道哪天上天呢!
洪海——(张口无言)
林露——糟糕!(她翻著大包)我的钱包!——(她转身要回楼里)要不要跟我进去一趟?
洪海——OK!

[内景] 通向排练厅的走廊上
洪海和林露的背影。隐隐传来了音乐声(普度),洪海停住了脚步,耳朵伸长了听。
洪海——什么声音?
林露——古典音乐。
洪海——不对!这么耳熟。
林露——我们团的郑教授,思乡情重,每天下班的时候都拉这曲子,风雨无阻。我说的内线就是他。
洪海顾不得身边的林露,朝着音乐的方向找去。

[内景] 排练厅
镜头由远而近,声音由微弱到悲壮。琴声述说着心声。

[特写] 白发的老人锁的双目
曲终,他轻轻睁开眼睛,对着洪海微微一笑。
洪海——我怎么听的那么心酸?(他眼中涌出了泪)

[特写]林露看着洪海惊呆了。
师母——它表达着“真善忍”,但是,这又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啊!
(镜头转向师母。她端详著两个年轻人。)
洪海——我从来没有听到这么美的音乐。老先生,好琴。
郑教授——好曲。还想听另一曲吗?
洪海——如果您愿意。
郑教授又拉了一曲。优美的民族乐《莲花颂》。
洪海依然沉重,林露听的优美。林露情不自禁舞蹈了起来,表情充满了温情。
林露——可以编一个民族舞。
师母——颂扬真善忍。
林露——说的太美了!

[场景三:郑教授的家]

[内景] 郑教授家的客厅

洪海情绪十分低落,林露也显露出了温存善良的一面,她亲密地坐在洪海的身边。
师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郑教授——我听说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去当地政府呼吁了,想通过各国政府敦促中国政府改善人权。
洪海——外国政府怎么可能去管中国人的事?
郑教授——这不仅仅是中国的事啊!海外有上百万的法轮功修炼者,遍及五十多个国家。现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人在加入修炼。
洪海——您是不是有亲属在中国修炼法轮功被抓了?
郑教授——没有。虽然我没有亲人生活在中国,但那里有我的同修。
师母—— 已经——个弟子失去了生命。看着这数字一天天上升,我的心都在流血。如果我们海外的大法弟子再不出来呼吁,就会有更多的弟子面临生命危险。
郑教授——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洪海——你们这么做有用吗?现在有谁还会管别人的闲事?
郑教授——会的!很多人在我们的呼吁信上签了字。有些人还给当地的议院写了信,大家都在帮助法轮功。
洪海——我能帮你们做点什么?
郑教授——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你周围的朋友。当然,也可以帮助我们洪法。

[外景] 法轮大法游行
法轮大法巨型彩车。
露天舞台上,林露的独舞“莲花颂”。
洪海背着照相机在拍照。

[特写镜头] 白发的老婆婆
老婆婆背着大背包,向游人们分发“真善忍”。她打着手语,竖着大拇指,告诉善良的美国人,法轮大法好!

[场景四:初恋]

[内景] 芭蕾舞演出现场
舞台上的林露,完全投入在角色里,她惆怅、纯正、一往情深。
舞台下的洪海,目光被林露的身影牵引著。
掌声中,林露谢幕。
洪海向林露招手致意。

[外景] 跑马场
洪海和林露一前一后骑着马。洪海给林露拍照,每一个镜头她都做出舞姿。
林露——(十分开心)来一个惊险的吧!
林露慢慢往马背上站。
洪海紧张地不敢出声,用手比画让她坐下。
林露任性地坚持往起站。她颤颤微微伸开了双臂,一条腿刚刚抬起来,马走动了,她的身子倾斜了—–(惊叫声,镜头闪过。)

[外景] 洪海公寓区
洪海肩抗著林露。林露像死人一样双手耷拉着,长发垂落。
林露——一看你的姿势就是没背过女人。
洪海——我要抱你,你不让抱。
林露——背都背的这么差劲,抱还不知道有多难受!——走路别颠呀!
洪海——你是不是对所有的男朋友都这样啊?
林露——那哪儿成啊?对你是最照顾了。这还不是看在林峰的面子上少给你加点难吗?别人,能这么轻松吗?——啊哎!(惊叫声)

[镜头特写] 游泳池的水。
洪海抱着林露威胁地往下扔她。
林露搂着洪海的脖子央求。

[场景五:帮助洪法]

[外景] 游园活动
人们在欢度XXX节,法轮功学员举办洪法活动。法轮功横幅十分耀眼,学员们多数穿着大法标志的黄衣服。展台后,洪海在给林露按摩脚腕。
学员一——林露,千万不要勉强,不行你就不要上场了。
林露——看洪海的本事了。这不正抓紧治疗嘛!
学员二——洪海对你真是没说的了,又是背,又是抱,又是按摩——
林露——他这哪儿是对我好呀?他这是为他妈好!赶紧著捏我的脚丫子,赶紧著让我好了,赶紧著上舞台去张罗救他妈!——哎呀!(洪海用劲一捏)
洪海——人家洪法这么严肃一件事,让你这张嘴一出来——
林露——洪法不就是叫大家伙知道吗?你们一个个这么严肃,这不让人家都敬而远之了?看赶明儿我给你们张罗几个会跳抽筋舞的,一准帮你们拉来一大片观众。(洪海又一使劲捏)哎呀!洪海你陷害我!
学员一——洪海是在提醒你,不仅要舞蹈上跳出“真善忍”,语言上还要你加紧改善。对不对?
林露——千万别劝我学你们的修炼,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可不受那折磨。(洪海再用力气一捏)哎呀,我的妈呀!整个一个冤家对着我!
师母——不是冤家不聚首嘛!
大家都心知独明的样子笑了,善意地对待着洪海和林露。

[画面]
舞台上表演功法。林露的民族舞蹈《红烛》。
洪海在摄像。

[外景] 傍晚的湖边
游人们渐渐离去,学员依然忙碌著,相互礼让。晚餐送来了,有人分发,有人收款。气氛十分祥和。
林露疲惫地躺在湖边的草地上,洪海在检查摄像机。两个学员为他们端来了午餐。
学员——洪海,午餐来了,一份素的,一份荤的,行吗?
洪海——谢谢!谢谢!还让你们送来了,不好意思。
学员——不客气!
洪海——多少钱?
学员——我请客。你们来帮我们,请你们吃盒饭实在过意不去。回头我专门请你们。
洪海——说哪里去了。你们是在帮我。(洪海把钱给他)
林露爬在草地上,显得很累。
洪海——(充满爱意地拍了拍她的头)吃饭了!
林露——累了。
洪海——吃了就不累了。
林露——累的吃不动了。
洪海——我喂你吃?
(林露侧过头,张开嘴。洪海一惊。他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人注意他们。他把饭盒放在了她脸旁,喂她吃饭。
洪海饿了,狼吞虎咽吃起来。林露的一只脚丫搭在洪海的膝盖上,正对着他的饭盒。她的脚始终不放下来。)
洪海——(提示她拿下去)漂亮的脚丫。
林露——为什么不亲?
林露脸上盖着纸,挡着斜阳。洪海拉下了她脸上的纸,智慧地挑战。
洪海——我喜欢亲你的嘴。
林露——我爱我的脚胜过爱我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如果谁喜欢我,首先要喜欢我的脚;如果谁想亲我的嘴,首先要先亲我的脚。
洪海——你为什么总是跟人不一样?什么事都反著干?
林露——因为我特别特别——

[镜头特写]
美丽的脚在月光下被亲吻。修长的腿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动人。俊俏的嘴在月光下透著醉人的芳香。洪海亲吻著林露。(镜头淡淡暗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