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八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2日讯】第八场 好事多磨

[内景] 舞台
林露喜悦的脸在舞台上旋转。表现出她相恋时的喜悦心情。

[场景一:排练]

[内景] 排练大厅。
(表现欢快的创作集体)
导演——(叫住林露)不!不!不应该是喜悦的表情,应该是充满悲情的,遗憾的——虽然你可以带出一点笑容。
林露——(调皮样)我总也忘不了我们相恋的那一段——
女舞伴——呕!可爱的林露,坠入情网了。
男舞伴——希望是我,可以吗?(深情的样子)
女舞伴——呕!哭泣的孩子,当她失恋的时候就该你上场了。

[场景二:石芳冷战]

[内景] 石芳的客厅
石芳一脸固执。卡尔焦躁不安的脚步。
卡尔——你不一定非要去工作,我没有对你有任何要求。
石芳——我知道,是我要求我自己。
卡尔——我不想你去工作的原因是为了我,我可以承担家,我可以养活你。
石芳——我有一双手,为什么需要你来养活我?
卡尔——你是我妻子,我应该养你。所有我做的,只想你能快乐。如果我有什么不对,你可以和我说。
石芳——没有什么可说的。
卡尔——我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石芳——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中国女人!我不是传统中国妇女!顺从、贤妻良母,我不是!我是现代女性,除了学习、工作,我什么也不会!
卡尔——你不会快乐吗?
石芳——不会!
卡尔——你该看医生了。
石芳——你也是。

[场景三:热恋]

[外景] 跑马场
恋爱季节里的洪海和林露。跑马场上的的双影图。

[画面]
夜幕下的吻。
晨风中的呼唤。
舞台上的爱情舒展。

[场景四:石芳陷入困境]

[内景] 警察局
卡尔醉酒开车被关禁闭。石芳痛苦保释卡尔出来。

[内景] 石芳家的餐厅
卡尔——我们需要交谈。我爱你(绝望的神情)
石芳看着年老的丈夫,说不出的苦闷,她爬在桌上哭了。
卡尔伏在她肩头流下泪。

[场景五:彩排]

[内景] 排练大厅
林露领舞,旋转。突然她支持不住了,跑下去呕吐。
导演——(大怒)怎么回事?这是第二次了!换二号演员!
乐池里的郑教授心中一沉。

[场景六:师母的教诲]

[内景] 轿车里
夜晚的闹市,拥挤的车道上。师母的车里,坐着林露和郑教授。林露满眼泪花。

[内景] 师母家的客厅里
林露疲惫地躺在沙发上,双目呆滞。
林露——我不想让洪海知道。
师母——不管你想不想告诉洪海,我都想告诉你一句,人工流产不能做,这是杀生啊!
林露——我不是基督徒,不是佛教徒,也不是你们大法弟子。
师母——生命是一样的!艺术、青春、爱情,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宝贵的?一个生命不管他多小,只要他形成了,在微观世界中,他的变化都是轰轰烈烈的。
林露——你在吓唬我,我不相信!
师母——不信你到显微镜下看看你身体里的小生命。这个小不点也许就是奔着你这个舞台来的呢!
林露——这联系不上。
师母————我知道你热爱舞台,不管你怎么认识一个生命的诞生与归宿,我要告诉你一个千真万确的真理,一旦你失去了这个孩子,在你生命的长河里,他永远在寻找你。
林露——怎么会?
师母——你感觉得他不存在了,可是他在微观世界里存在着,他的魂在你看不到的世界里。你牵着他,他会让你的心不停地为他感觉,为他遗憾,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林露——我没有准备好啊!——我恨死洪海了!
师母——我很喜欢你,你美丽,坦诚,有天赋。但是我不能不告诉你,当你感到痛苦的时候是你自己筑成的错误。男人和女人的天地之合是神圣的,是责任也是契约,如果人类容许背离婚约任意组合的话,你想想,这还是人类的社会吗?国不可无君,民无可无礼,家不可无主,孩子不可没有双亲。无论你想为自己怎么样,我都要劝劝你,看在一个无辜的生命上,放下你的任性,和洪海谈谈。

[场景七:眼医诊所]

[特写镜头]
微笑的嘴。慢慢映出了石芳,一个脱离了高度近视镜的石芳,一个崭新的形象。她凝视着自己,微笑了。

[画外音]
医生——非常漂亮,你更加年轻了。

[内景] 眼医诊所
石芳做完近视眼矫正手术。医生做视力测试,效果显著。

[外景] 广阔的草地上
石芳跳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去扶眼镜,已经已经没有了。她兴奋地闭上了眼睛,在草地上孩子般地旋转起来。

[场景八:孤独的舞台]

[镜头转换]
由石芳旋转,飞速旋转,变成舞台上的领舞旋转。亮相,一张陌生的面孔。镜头推远,是舞台上的领舞。

[内景] 排练大厅
彩排。观众席上四五个观众,之中坐着林露。她的眼中充满泪水。
乐池里的郑教授严谨的作风,高超的琴技,在气魄辉煌的乐声中难以分辨出他的琴声。
彩排结束。演职员慢慢离去,留下空空的舞台。

[镜头特写]
郑教授,深情地独奏起“普度”。

[内景] 舞台
林露出现在舞台上。她随着乐声懮懮起舞。她倾诉著万般无奈,母爱的深情,艺术的执著,人生的迷茫——
舞台的一角,洪海被她超然的凄美感动着,也为自己深深内疚。
林露慢慢倒下。
洪海将她拥抱在怀中。.
洪海——我发誓不让你离开舞台。和我结婚吧!

[场景九:石芳美容]

[内景] 美容厅
现代派音乐中,石芳在美容师的设计中。石芳完全改变了她原来的形象,她的发式、服装色彩完全变了。当她站在落地镜前看着自己全新的形象,她有些振奋,有些惊讶。

[内景] 商贸中心
石芳在漫步,她显得并不自然。她的眼睛刻意地在观察别人的反应,越看心越慌乱。

[内景] 洗手间
石芳望着梳妆镜中的自己,看着不自然的睫毛油,她终于忍不住清洗掉了。当自己真实的面孔出现在镜中时,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场景十:石芳决裂]

[外景] 石芳家
傍晚,石芳推门回家,两手提着食品。她打开灯,吓了一跳。
卡尔在厨房的饭桌前爬著,一脸醉醺醺。他目光冷峻地看着石芳。
石芳——你怎么醉成这样了?
卡尔——我没醉,我——很清醒。
石芳——你醉了,赶快去睡觉。
卡尔——不!
石芳——你想干什么?
卡尔——做爱!
石芳——你醉了,我不容许你在这儿瞎说。
卡尔——我——没瞎说!每个人都说,我要求做爱——是正确的。
石芳——你和谁说了?
卡尔——每一个人,所有的人。
石芳拿起了桌上的酒瓶子往地上狠狠摔去。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