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九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4日讯】第九场 游子难归

[场景一:女人的商场]

[内景] 商贸中心
林露幸福地逛商场。

[外景] 洪海的工地
洪海和技术人员在做检查。

[内景] 商贸中心
林露在欣赏孕妇服装。耳边听著电话。

[内景] 洪海的办公室
林露动人的照片。洪海也在电话上。

[画面与声音]
林露——你说什么颜色好?——这件不错。(她选了一件在身上比)
洪海——你穿什么都好,不穿衣服最好。(表情严肃,开着玩笑)
林露——我掐你!——你想要什么?
洪海——不知道。
林露——我给你买了一件好东西。猜猜什么?
洪海——什么?
林露——(手里拿着领带)裤腰带!
洪海无可奈何的神态,他微微一笑。

[场景二:回国旅途]

[内景] 纽约机场
洪海和林露并肩而行。林露身穿呢大衣,高贵的气质吸引著过往的旅客。她很得意。

[内景] 机舱内
机舱里,林露倚在洪海的肩头。美丽的中国航空小姐在服务。

[场景三:拒之门外]

[内景] 中国北京国际机场
林露和洪海并肩而行。
林露——(掏出小镜子照了一下脸)我还可以吧?脸色好吗?看的出来吗?
洪海——看的出。最好往脸上抹点黑,省著大家的眼睛总往你脸上盯。
林露——(突然停下脚步)你想说什么?
洪海——你漂亮。(亲吻了她一下)
林露满意了。
[内景] 海关入境口检验处
林露顺利通过。洪海被挡住。

[特写]
边防警察严肃的面容。旅客猜疑的目光。

[内景] 海关办公室
洪海和林露被带入办公室。
边警——你不能入境,XXX号航班XXX点起飞,你可以返回。
洪海——为什么?
边警——不要问了,你涉及了国家安全问题。为了国家的利益,也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劝你及早返回美国。
洪海——我是英国公民,如果我牵涉到法律问题,我希望和英国驻华使馆取得联系。我愿意用我的名誉来协助你们澄清事实。
边警——不用了。我们有权拒绝外国人入境我们的国家。
洪海——这是我的祖国!我是中国人!

[内景] 侯机室
林露投入洪海的怀中。他们的身边有边警。
林露——(湿润的眼睛)我也不入境了,和你一起回去。
洪海——哪有女儿回到娘家不进家门的?(洪海擦去她眼边的泪)回去代我看看父母。
边警头转向窗外,掩饰住同情的目光。

[特写] 五星红旗
洪海抑制住内心的伤痛,向窗外望去。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他的眼眶湿了。他转身提起背包。林露从背后拥抱住了他。
洪海擦去了泪,转过身来亲吻了一下林露,强忍着心疼走了。

[特写]
洪海的背影。林露眼中的泪。

[场景四:营救吴老]

[内景] 洪海母亲家
洪海母亲的家气氛十分紧张。大家默默不。洪海父亲痴呆的样子,坐在沙发里。哥哥十分焦虑,嫂子急的直跺脚。
月眉——已经绝食五天了。
洪海侄子——小姑一家没良心!他们不是说和奶奶一刀两断吗?我拿刀劈了他们。
洪涛——你就再别添乱了,救你奶奶要紧。
月眉——该跑的地方我都跑了,钱也花了,可是连人关在哪儿都不知道,警察怎么都不告诉我。
林露转身离开了。

[内景] 私人宅院
林露在朋友的陪同下进了大官私宅。

[内景] 高级宾馆餐厅
酒场上,林露应付著官客。

[内景] 警车里
林露和朋友聊天。

[场景五:看守所]

[内景] 审讯室。
审官——姓什么?
吴老——大法。
审官——叫什么?
吴老——弟子。
审官——不要再给我硬了,我知道你是谁。绝食几天了?
吴老——(精神振作)八天。
审官——精神还好吗?
吴老——你明明已经看到了,我们修炼者的身体是一个超常的身体。我六十五岁了,这就足已证明这一条“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审官——(围着吴老的身边前后仔细观察了一遍)八天了,你一口不吃一口不喝。你是老神仙?你能不能喝上一口水让我看看?
吴老——我已经说过了,不吃这里的饭不喝这里的水,你们不放我,我就直著进来横著出去。
审官——为什么你们这帮人这么难对付?
吴老——我的老师告诉我们,修炼就是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让我们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处处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我的老师哪里说错了?我们这些学员哪里做错了?政府不让我们去追求真善忍,要把我们推向哪里呢?
审官——你说的很好,你们都很会说。我们是在履行职责,照红头文件办事的。
吴老——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这是宪法里规定的。你们不能执法犯法啊!
审官——这是上面的事。我对您不还是很照顾的吗?我打您了吗?骂您了吗?没有!我还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劝你,吃点饭。时间还长呢!吃饱了,慢慢和我说。——我挺喜欢您说的。

[场景六:出租司机]

[内景] 林露在娘家
隔壁的吵闹声从窗户口传出来。

[内景] 司机家
满脸伤痕的妻子。怒气冲天的司机。
司机——(抢过妻子手上的横幅)你去拉横幅,你拉一次老子丢一千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好!你在家里偷偷乐不就行了,你给我到外面显什么?你省了医药费,你知道你花了我多少保释费?医药费涨价凶,那劳教所收费就不涨价了?你他妈一个人炼法轮功,全家人上上下下保你,连街坊邻居都凑钱保你,你是什么宝?你他妈不怕折腾,你就不心疼肚子里的孩子受委屈?

[外景] 居民楼
窗口,家家都开着窗户伸著脑袋听。

[内景] 林露家
林露妈——狗子真不容易!好人不得好命啊!好心娶了个女人,这女人先是不生育的,还一身子的病。狗子没嫌弃,成天拉着她看病。后来碰巧拉到法轮功炼功点上,顺便就学上了。没想到这功法奇了,炼了一个月,这女人跟仙女下凡似的,身体壮了,人也变的慈眉善眼了。这不,头前肚子里还怀上娃娃了。狗子喜的什么似的,整天乐呵呵看着媳妇练功。赶情,好景儿不长啊!上面不让炼了,压的惨着呢!

[话外音]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小孩叫)
“叫什么叫?再这么叫警察车都来了!”

[特写] 司机家大敞的窗户
司机——我看你们这帮大法弟子就是傻到家了!人家人民警察打你,你不知道还手;人家人民警察骂你,你不知道还嘴;人家人民警察教导你个鼻青脸肿你还不低头认罪! 就差他妈人民警察电棒子捅到你肛门前面了。你再不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老子收拾你!叫你再给我出去贴法轮大法好!

[特写镜头] 出租车后部
“法轮大法好”贴上去。闪过司机的脸。车开走了。

[外景] 司机家的窗口
妻子伤痕的脸上落着泪水,正望着丈夫的车影。
妻子——这辈子,我没有嫁错人!

[场景七:警察拦路]

[外景] 北京闹市区
司机开着出租车,车后挂著横幅“法轮大法好”。大家冲着小车笑。司机一脸狡猾装不知道。

[特写镜头] 警察的报话机
三辆警车出动。便衣警察马路上拦截。出租车被迫停车。司机大怒。
司机——嗨?有您这么叫车的吗?咱们开出租的也是为人民做服务的,您这么张牙舞爪叫谁呢?
便衣——(恶狠狠)叫你下来你就下来!
(群众围观上来。)
司机——嘿!大伙都瞧见了,咱首都出租司机一贯文明礼貌待客,这哪儿来的蛮横不讲理的客?有这么拦截叫出租的吗?大马路一横,一拦一大路车。你是不明白法律,还是专门出来肇事的?咱们叫警察来。(打手机)
(便衣一把上去抢了手机。)
司机——报警!报警!拦路抢劫!
(围观群众笑。)
便衣——(低声)我是警察!
司机——真的假的?警察怎么不穿警察服?你有点警察的风度吗?
(警察把拉他到后面看横幅。)
司机——(对群众大喊大叫)法轮大法好!他妈的!谁贴的?法轮大法好!谁贴的?

[场景八:出狱]

[内景] 看守所
月眉给警察付款。
警察——管理费2000元;住宿、伙食费3000元,一共5000元。
月眉——我婆婆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你们凭什么收这么多伙食费?
警察——做好的饭她不吃,活该!我还没罚她铺张浪费钱呢!嫌不公正回去,人我还帮你看管着。
吴老从外面微笑着走进来。月眉迎上去。

[特写镜头] 红烧肉
警察把一碗红烧肉推到吴老的面前。
警察——吃了再走。
吴老——我说过,不吃这里的饭。谢谢你们!
警察——(不怀好意)不是这儿的饭,专门外面给您订的,对您特殊照顾。吃了才能走。
月眉——你们欺人太胜了,明知道绝食之后先要喝流食的,你们这不是存心往死里害人吗?
吴老——(亲切地说)月眉,我和他们相处了这些天,也是缘分啊!我领他们的情,我吃。
吴老拿起筷子,把肥肥的肉送进嘴里,脸上十分安详。

[特写镜头] 警察之一
一个警察看不下去了。他走出来挥挥手,赶他们出去了。

[场景九:吴老的选择]

[内景] 吴老的家
吴老在卧室里打坐。家人在外间等待。
洪海姐姐——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
她放下钱走了。
关门的声音。

[特写] 吴老坚定的面容
吴老——(闭着眼睛)“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镜头速变)
林露惊转过头。
月眉推门进来,两眼泪花
月眉——婆婆出走了!

[特写] 一封信
[画面]
人群中的脚,人海中的身影。林露焦虑的双眼在寻找。天安们的警车。大法的横幅。林露双眼迷茫。

[场景十:云游的弟子]

[外景] 北京火车站
繁忙的车站。林露绝望的眼睛四处搜寻着。她口里轻轻念著:助师世间行,助师世间行,助师世间行——
另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特写镜头] 街头妇女
一个如同乞丐样的南方妇女,脏脏的棉袄,脏脏的被子,她圈在墙角坐着。脸上是安详的微笑。她深情地望着林露。
妇女——(轻声)“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

[特写] 林露惊奇的目光
林露明白了什么,她惊异地走过去。
妇女微笑着,扶摸著小花被,仿佛藏着什么秘密。妇女的眼神暗示着她。
林露好奇地目视着她,轻轻揭开小花被。

[镜头特写] 孕妇的肚子
怀孕身重的妇女双手接印,双盘打坐。
林露马上盖住她的小被,机警地观察四周。她眼看着周围,热泪涌出,轻声询问。
林露——快生了吗?
妇女——快了。
林露——怎么不快回家?
妇女——家没了。
林露——你丈夫呢?
妇女——抓去了。能抓的都抓走了。
林露——北京有熟人吗?
妇女——有!大法弟子无处不在。

[镜头特写] 钱包里的钱
林露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塞到了妇女的小被里。
妇女——不!我不能收你的钱。
林露——(流着泪水)收下吧!见到我婆婆,帮帮她。
妇女——她叫什么?
林露——大法弟子——

[画面] 北京拥挤的街道
人海中,林露慢慢地消失

[画面+话外音A,母亲的信]
飞机起飞了。机舱里林露双眼充满了泪。云游的弟子在她脑海里。
母亲的信——亲爱的孩子们,妈妈不得不离开家了,你们不要寻找我,我时刻都在你们的身边。
妈妈本想去美国看你们,但是政府剥夺了出境的权力。我想了很多,这不是偶然,我是应该在自己的修炼环境中坚定地修下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