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十一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5日讯】第十一场 情洒人间

[场景一:刨根问底]

[内景] 洪海的公寓
卫生间里,林露在照镜子,检查身体变化情况。
厨房里,洪海在做卫生。他刚打开的啤酒,正要喝,听到大叫声,急忙跑过去。

[镜头特写] 啤酒翻倒
洪海——怎么了?(非常紧张)
林露——我胖死了!难看死了!(她的肚子有点出怀了)
洪海——(大松了一口气)公主,您能不能稍稍冷静一点点?你总这么一惊一炸的,还让人活不活?
林露——嫌日子不容易过了?(她横行霸道的样子走过来,洪海往后躲。)
洪海——你手里拿的什么?(他被逼到沙发上)
林露——我胖不胖?(她手里拿着一歌小影集,坐到洪海的腿上)
洪海——不胖。
林露——撒谎!
洪海——(摸著林露的肚子)这叫胖吗?这叫有内容!
林露——我漂亮吗?
洪海——那还用说?特漂亮!在我眼睛里是全天下最漂亮的。
林露——坦白点,我好还是你老婆好?
洪海——你好。
林露——比你老婆,——好在什么地方?
洪海——特会折磨人。——(急忙补充)我特别喜欢你折磨。
林露折磨洪海,洪海告饶。(欢喜场面)
林露拿着石芳的照片坐在沙发上端详。
林露——她和美国人结婚什么滋味啊?
洪海——你没事老翻人家旧账干什么?赶明我给她全烧了。
林露——别呀!这是历史记录,你怎么能放火烧呀!——洪海啊!你怎么把人家姑娘折磨的那么老呀?
洪海——她本来就比我老。
林露——老几岁?
洪海——三岁。
林露——哎呀,我的妈呀!这不可惜吗?女大三,抱金砖啊!
洪海——(气的头昏眼花了,他抡起胳膊朝林露走来)你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玩笑)
(门铃声,洪海去开门。)

[镜头特写]
石芳平静的神情。
洪海和林露异常震惊。

[场景二:洪海和石芳会面]

[内景] 餐厅
洪海——怎么不先通知我就来了?
石芳——要不,你能让我见她吗?
洪海——你变化真大,年轻多了。
石芳——心态老了。——你的变化才叫真大。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洪海——你到这里来工作,家怎么办?卡尔愿意吗?
石芳——我还有精力管那么多吗?——(悲哀地)女人的幸福是给予,把青春献给丈夫,把母爱献给孩子。
洪海——如果你尝试着去享受生活中的乐趣,去努力感受付出中的喜悦——
石芳——我为你放弃过学业,为你放弃过做母亲的机会——你还要让我努力享受这些痛苦吗?
洪海——对从前发生的一切我感到抱歉,对不起!我已经再三向你道歉过了。你难道要我终身都在歉疚之中吗?
石芳——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残酷?为什么你对她就能如此牵就?如果你能给我对她的一点点——
洪海——每个人都有错误对吧?有的时候,人所做的,人也不明了。我,非常,对不起!
石芳——对不起?——我一生的代价啊!
洪海——你还年轻,路还很长,你还会有机会——
石芳——女人的爱只有一次,如何去完成第二次?(她哭了)
洪海被她的深情打动了。扶摸著石芳的头。他的手被她抓住,放在她泪水打湿的脸上。
石芳——(很低沉的声音)你应该懂得我啊!我要孩子,我真正爱人的——,带着他从你们的生活里消失。
洪海明白了,他痛苦地摇著头。
石芳哭着离开了。

[场景三:交易]

[内景] 洪海的公寓
支票与现金在茶几上,石芳把它推到林露面前。
林露——(平静)你对孩子有什么打算?
石芳——我会全心全意照顾他,让他在欧洲最纯净的环境里生活。
林露——我可以探望他?
石芳——随时,我提供一切方便。——(长辈的口气)你真的很年轻,就像洪海说的,像孩子一样纯洁可爱。他应该对你负责,你也需要他的关怀。但是,你不该放弃你的事业,你的舞台。青春是你事业的代价,你不能让孩子拖累了你的前程,那样你会终身遗憾的。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洪海告诉过你,我不会对你不负责任,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可信赖的姐姐,我们来共同抚养这个孩子。
林露的眼泪流下了。
石芳——(探测地询问)你同意了?
林露——(从沉默中醒来,大喊)给我滚!滚!

[画面]
洪海空荡荡的家。林露搬走了。

[场景四:林露的懮伤]

[内景] 郑教授的公寓
林露满眼泪水。师母做好了晚饭,林露一口也吃不下去。悲痛敲打着她的内心。洪海来了,林露冲进卧室不见面。洪海隔着门劝说。
洪海——你开一下门,我恳求你了。——什么精心策划、阴谋诡计?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露——见你的鬼去吧!少到我这儿说负责任的话,我不需要你负责!我的孩子谁也别想拐骗去。我有胆量怀他,我就有胆量、有本事养活他。我不要你们来怜悯我!你给我滚!滚!
洪海——简直莫名其妙!一片胡言!林露,你能去相信她,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林露的哭声,洪海朝着自己脑袋给了一拳,露出仇恨。)
师母——让她哭哭吧!也许她心里真有委屈,哭出来是好事。我想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只要你自己心怀坦荡,一切都会风平浪静。但是,记住一点,凡事冷静,无论是林露还是石芳,多想想对方。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洪海——谢谢!师母,拜托您照顾一下林露。我明天再来。
师母——你不要再往这里买东西了,我把她当自己的孩子看待,你千万不要客气。
洪海——是,自己家,您也就别和我见外了。需要什么打电话给我。
洪海走了。
林露悄悄出来了。她爬在窗户边偷偷看洪海的车离去。
师母心里早就明白,什么话也不多说。

[场景五:传送信息]

[内景] 郑教授的公寓
夜晚,紧急的门铃声。一个大法弟子进来。他急忙从包里取出材料。

[镜头特性] 图片
一张张遍体鳞伤的国内大法弟子照片。照片在他们手中传阅。
弟子——这个是不是?
林露——不是。——这个也不是。我婆婆很丰满,圆脸盘。
林露看不下去了,捂住了眼睛。
师母——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千万别让洪海看了。不知道吴老现在流落在哪儿?国内弟子承受的太多了。
弟子——我们还得加紧干啊!这样才能减轻国内弟子的压力。
林露——看我能帮你们什么?
师母——好好做妻子,别折腾洪海了。
林露——是他折腾我。本来我好好的——
(又传来了门铃声。林露感觉是洪海,马上跑回卧室。)
洪海走进来,怀里抱着一台计算机。
师母——(难为的样子)你这是干什么?这叫我们怎么安心?
洪海——别见外了,是我淘汰下来的机器。您这儿得有一台,方便工作。
弟子——洪海,你照的相片我们都用上了。摄像我们正在整理。图象处理工作太慢了,我们没有一个懂处理数码图象的。
洪海——那你们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弟子——你懂?太好了!真的能帮我们做?
(洪海看了一眼卧室,没言语。)

[镜头和话外音] 林露的耳朵贴在门上
洪海————行!我和你一起去。师母,林露拜托您照顾了。
师母——放心吧!
开门、关门的声音。

[镜头] 门轻轻推开
林露在窥视。她发现洪海走了,迅速跑到窗前望外看。
师母——洪海这孩子多好啊!你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男人呢?我看完全是他把你宠坏了!
林露——您不要太偏心了。您还没见过他怎么欺负我呢!表面上他顺着我,实际上他什么都控制着我。他对我好?这是您亲眼见的,哪个男人说走就走,说把老婆托给别人就托?他要真心爱我,他就不能走!(委屈地流下眼泪)

[镜头] 洪海站在林露的背后
林露委屈著,突然感觉身后有动静,转过身来。吓了一大跳,猛一把劲把洪海推了个仰面朝天。
洪海——你小心闪了腰!
林露——闪就闪!管你什么事?
洪海——会流产的。
林露——流产就流产!我不心疼!
洪海——你不心疼?你怕不怕疼?流产比生孩子还要疼,麻药都来不急打,那个疼啊,就像五马分尸——
林露听的眼睛放大了,肚子真感觉到疼起来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洪海吓的慌了神。师母没当回事,把他们俩让到卧室里去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