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十二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15日讯】第十二场 走向日内瓦

[外景] 白天,纽约
高楼林立的大厦;拥挤的地铁车站;安静的居民社区;空荡荡的教堂。

[外景]夜晚,纽约
饱满的餐馆、酒楼、歌舞厅。年轻人歇斯底里的嚎叫。工地上豪华的教堂、宽敞的民宅。劳工们在低劣环境里卖苦里。
(表现人类在自己创造的物质空间中的迷茫的生活,用对比和反差衬托。)

[镜头特写]
疲劳不堪的眼睛。
上班族的真实写照:单调的工作,紧张的路程,缺少表情的面容——

[场景一:单身只影]

[内景] 摩天大厦办公楼里
她石芳最后一个离开,夜已黑了,城市在灯火中点燃。石芳高雅的外装里隐藏着冷漠的心。孤独的白领丽人。

[两组画面与歌声]
(一组画面为石芳;一组画面为林露。两组画面交叉进行)

[画面与石芳]
孤身独影的寂寥生活,富裕的生活背景下,空虚的精神。古板的工作族女性,暗藏着心理畸变。虚伪的正统观念,流露着对性的饥渴:
电梯里的偷情人。
地铁车站的流浪汉。
无味的晚餐。
浴池里的泡沫。
维多丽亚性感的内衣陪伴着一只高脚杯。
拿不起来的电话。

[画面与林露]
相伴的温暖,任性的娇柔,抚爱的满足。幸福的孕妇。
她充满爱心地装饰婴儿房。
她帮助洪海工作,计算机前整理照片,制作法轮功学员纪念照。
洪海的亲吻。

[歌曲与画面]
我是一只孤燕,
睁不开爱太阳的眼。
寒雨沾满我飘逸的双翼,
只奈路遥我望不到家园。

我是一只孤燕,
扬不起爱太阳的脸。
风刀刺伤我飘逸的双翼,
只奈路遥我飞不到家园。

我向天,呼一声白云
扶起我沉沉的双翼,
我向地,呼一声尘埃
接纳我沉沉的足迹。

不要问,为什么走的从容?
不要问,为什么去也匆匆?

心中是蔚蓝的天,
眼里是汪洋的海。
哪怕历尽坎坷、飘零,
写一曲孤燕在彩云间。
(画面说明:表现石芳:突出歌曲前部分。表现林露:歌曲下半部分,歌词隐去,用音乐表现。)

[场景二:讲清真相]

[内景] 郑教授公寓
自焚案电视转播。
郑教授——这是陷害!我们要讲清真相。
洪海——这个影响力太大了,大多数中国人都很相信中央电视台,人们很容易被迷惑。
法轮功学员开始商讨。

[内景] 电视台
专业人员在调整镜头慢播。讲解。

[外景]
在学校,在公司,在政府机构,法轮功学员开展讲真相工作。

[场景三:校园洪法]

[外景] 纽约某大学
洪海在摄影。林露已经接近生产,拖着沉重的身子寸步不离洪海。
学员一——小弟子怎么这么难产啊?
林露——我要被折磨死了。
洪海——这不是折磨,这是赎罪。圣经里怎么讲的?因为你做了坏事,所以才叫你领受生产的痛苦。
学员二——对呀!上帝说的有罪就得受难还罪,承受过去了才能有幸福的日子。我们大法的解释是消业。这可是好机会啊!我都想有这么个机会消业的,可是就是没这个福分!
林露——我恨不能拿大棒子抡你们这些男人。(她强撑著沉重的身子)
学员三——别再抡棒子了,你给人家洪海多少德啊!
洪海——是呀!成天往来给,我都不好意思要了,她还死气白赖地往来给。给吧!(开玩笑)
林露——哎呀!我疼啊!(开始阵痛了)
洪海——小姐公主,这回你给我稳著点吧!我已经往医院送了你三次了。医生说了,看着表,疼够时间了再往医院去。
女学员——(看林露难受的样子来安慰一句)是,别着急。我那时候痛的把我先生的手都抠下去一条肉,他痛的不行了才送我去医院的。
林露——(伸出指头对着洪海)洪法(洪海),你心狠手辣,只管洪海(洪法),你不管我啊——
(大家哈哈大笑。林露坚持着。师母过来检查林露情况。)
师母——傻小子们!一人二十大板!快往医院送,破水了!

[画面]
救护车的声音。林露的哭叫声。“快给我打针——”

[内景] 产房
穿着手术室大褂的洪海满头大汗。林露痛苦不堪。婴儿的哭声。

[镜头] 洪海吓晕倒下
(喜剧效果)

[场景四:幸福小家]

[内景] 洪海的公寓
摄像机镜头里,一个温馨的小家,他们在自拍录像。

[外景] 工地
化学反应堆的剧烈变化

[特写镜头] 工地爆炸

[场景五:选择]

[外景] 工地
夜晚,洪海焦虑的神情,工作人员在现场检查。

[内景] 会议室
早晨,公司主管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工作。所有的工程师都在场。
主管领导——洪海,我想让你来全权负责这项工作,有关进展情况我们每天开一次电话会议。我们损失了一千万,我们的客户极为关注这件事。
(洪海十分为难的样子,他没有负责过这么大的事情)
洪海——我已经定好去日内瓦了,我的上司杰克也同意了。
(洪海看了一眼杰克。杰克点了点头)
主管领导——推一下你的度假时间吧!公司可以负担你经济上的任何损失。
洪海——这个时间不能改的,我是去日内瓦参加人权呼吁,营救象我母亲一样的法轮功修炼者。上百条生命失去了。
主管领导——你以为你去了就能改变中国的人权?你以为你去了牺牲就能停止?我懂得真理的出现与建立,必须有沉重的代价才能树立起威德。从个人的角度,我理解你的心情,同情你的国家,甚至支持你的正义之举。但是,在我的身后,也有上千的职工,如果我们的事故查不尽快查出来,再次的事故也将导致人命。
(洪海陷入窘况)
主管领导——我不命令你,你自己权衡该走还是该留。给我回电话。

[外景] 工地
洪海在犹豫中,双脚踏在一片废墟的工地上。

[场景六:失恋的石芳]

[内景] 洪海的办公室
洪海和石芳在电话上。
石芳——你在把自己卷入政治斗争。
洪海——我在用人性呼吁和平。
石芳——妈妈的血不会白流,复仇不在早晚,不能一时冲动。
洪海——我没有复仇,我只是在呼唤人的良知。如果一个国家视美德为罪恶的话,这个国家就将毁灭了。
石芳——你以为你能挽救中国?
洪海——我太渺小。如果每个人都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也就无所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民的称号了。我只想借我微薄的力量走出来呼吁和平。愿所有善良的人民伸出援救的手,帮助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百姓。这里,也包括你。
石芳——晚了。我的善良早已被你夺去了。
洪海——谁也夺不去你善良的本性,除非你自己放弃。
石芳——我还有力量相助别人吗?悬崖峭壁,一望无际——
洪海——你不要悲观,石芳。
石芳——我绝望。
洪海——我可以帮助你。
石芳——是的,唯你。一杯毒酒,一杯生命的水,都掌握在你的手中。
洪海——芳,我对你有一千,一万个对不起,我一直在寻找弥补的途径。
石芳——那么,到我这儿来。
洪海——对不起,工地爆炸了,我正在现场。
石芳——我等你。
洪海——五天后,我还要去日内瓦。
石芳——我也去,我们可以在那里见面。
洪海——(犹豫了一会儿)好吧!日内瓦我们见面。

[场景七:机场话别]

[内景] 纽约机场
卡尔在为石芳送行,两人默默不语,十分沉重。
卡尔像父亲般扶著石芳的肩头。
卡尔——我很对不起你,你感到不快乐。但是,我爱你。记着,无论什么时候,当你想家了,我的大门都向你敞开着。
石芳的眼泪流下了。她在卡尔的脸旁轻轻一吻,含泪离开了。
卡尔的眼中也溢满了泪,目送著石芳远去的背影。

[场景八:林露的决定]

[内景] 郑教授的公寓
法轮功学员在准备宣传品,准备带到日内瓦。

[内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在电话上和郑教授谈去日内瓦的事。林露怀抱着婴儿沉思。

[特写] 王丽萱母子纪念照
林露——(她的眼睛一亮)你是一个人,我是两个人。我去!
洪海——你说什么?
林露——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去。
洪海露出惊异的目光,不能接受。他环绕着她,打量着她,摇著头。
洪海——不行!你才生产不到两周。我绝不让你去。

[内景] 纽约机场
繁忙的纽约机场,很多穿黄色衣服的法轮功学员。郑教授、师母、洪海、露西都在其中。
师母——放心吧!洪海,我一定照顾好他们的。
洪海——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有人去接你们。林露,你要辛苦几天了啊!
林露——别忘了回来后补偿我就是了。
洪海——一定加倍。

[镜头特写]
一个法轮功学员跑来了,他背了一个大摄像机。
学员——洪海,猜猜什么?
洪海——哇!哪儿借来的真家伙?
学员——我从拍卖场买来的!
洪海——好气派啊!不要买了高档机器,再当傻瓜用。
学员——刚刚训练过。到日内瓦去现学现卖。
洪海——多拍摄点,一定有大景观。

[内景] 国际机场出境口
洪海和林露依依告别。

[场景九:汇集日内瓦]

[内景] 日内瓦机场
到处是身穿黄色衣服的人。有列队团体赶来的法轮功学员,有单独来的。林露抱着小孩和师母。
洪海的朋友高举著牌子欢呼。
里昂——是的!是的!漂亮的,抱孩子的,芭蕾舞演员。林露!林露!

[外景] 瑞士街道
清晨,美丽的瑞士,古老的建筑。流露眺望着窗外万分喜悦。

[场景十:重逢]

[外景] 日内瓦的青年旅社。
德国年轻在旅社门前焦急地等待着。公共车开来,很多穿着黄色大法衣服的人从车上走下来。

[德国弟子和中国姑娘:2,重逢]
中国女孩出现在公共车门前。德国青年欢呼声。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把中国女孩抱在怀中。青年人热烈地亲吻。
大家面面相觑感到炸眼。在女孩身后提包的中国男孩目瞪口呆。他手上是中国女孩的提包。想开口说什么,看到德国青年已经把中国女孩抱进旅社了——

[内景] 宾馆
一大束红玫瑰花在登记处由服务员送来。林露看到印有洪海名字的标签,心头一热。

[内景] 林露的客房
服务员为林露和师母打开房间的门。屋子里到处是鲜花。
服务员把餐厅的菜谱递给林露。里昂滑稽地拿过来菜谱。
(法国人用喜剧演员表演,故意创造气氛)
里昂——(法国英语腔)小萝卜、小土豆、小玉米、小青菜、小……
林露感动的热泪盈眶。
里昂——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将安排您参观首都巴黎;会见洪海的友人莎娜;晚宴设在梅思;舞会设在瓦朗斯公爵的大花园。

[外景] 日内瓦万国花园
(由轻喜剧转变成严肃壮观的场景)
阴雨中,在悠扬的乐声中,世界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庄严肃穆演练功法。“真善忍”巨幅横挂在广场。
各家电视台现场报道。法轮功发言人回答记者提问。
电视台记者——什么是法轮功?
发言人——法轮功是一个中国传统的修炼功法之一,运用缓慢的动功和打坐达到高层修炼。
电视台记者——你们到这儿希望联合国委员会做什么?
发言人——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受到无辜迫害,全世界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在关注著这件事。我们希望联合国人权组织重视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

[特别镜头] 一个凝固了的群体
“法轮初起”(第二套功法)

[特写镜头] 一只蓝色的伞
伞下是林露,她胸前挂著包裹,孩子安睡着。她微笑着向行人发放“真善忍”材料。

[特写] 一双搜寻的眼睛
石芳寻找著洪海,她看到了林露。她用帽子隐藏着自己的面容。各种传单送到石芳的手里。到处是法轮功学员。

[画面] 媒体全面报道
电视报道;报纸出售;报纸图片新闻报道。

[画面] 林露
(从石芳的眼睛里看到林露和法轮功学员的活动)
林露回来了,她又收到了鲜花。
学员轮流帮她抱着孩子。孩子饥饿的哭声。
学员从家里端来了热汤。
师母忙着给孩子冲奶。
林露——(眼泪汪汪对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奶水了,你喝点奶瓶吧!

[特写镜头]
孩子大口吸著奶瓶,林露欢喜的热泪。

[外景] 夜晚的日内瓦
烛光守夜。海外学员为死难的同修烛光守夜。
林露身边是王丽萱母子的遗像。
国内学员悲惨的遭遇图片展。
烛光滴泪。

[场景十一:石芳离情]

[内景] 石芳的客房
石芳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的泪水,她拿起了电话。
(石芳的声音很低落。穿插林露的画面)
洪海——对不起!我?糷F。
石芳——我知道你不会来了。
洪海——不!我——
石芳——我什么都看到了。
洪海——我一定会去看你的,你等我。千万要想开。你说过,我们永远是朋友,不是吗?
石芳——是的!我们是朋友,永远是朋友。我衷心祝你幸福。——她真的很可爱,真的很值得爱。——我会在我们曾经生活的小城里生活下去,不要忘记德国。在奥芬巴赫有你们一位真心的朋友。我欢迎你们来作客。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法语、德语、英语)

[画面与歌声]
石芳坐在火车上,火车穿越几个国家。
石芳坐在出租车上,美丽的郊外归向大自然。
——(突出歌曲后半部分)

我向天,呼一声白云,
扶起我沉沉的双翼,
我向地,呼一声尘埃
接纳我沉沉的足迹。

不要问,为什么走的从容?
不要问,为什么去也匆匆?

心中是蔚蓝的天,
眼里是汪洋的海。
哪怕历尽坎坷、飘零,
写一曲孤燕在彩云间。

[场景十二:情到法国]

[内景] 林露的客房
林露收到法国朋友的请贴,她犹豫不决。同来的学员表示不同意见。
学员之一——这个时候,怎么有心情参加酒会?我绝对不会去的。
学员之二——怎么好扫人家的面子呢?
学员之三——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我觉得去也无妨,交交朋友嘛!
师母——我看应该去!在任何地方,采取任何形式向人讲清真相。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学员——对!不要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外景] 宾馆门前
法国朋友派来了专车。学员们高兴地上车。

[德国学员和中国姑娘:3,真相大白]
美国学员把德国学员拉到一边查问。
美国学员——这里有什么事情萦绕,可以告诉我一个真实的情况?昨天你怀抱里的女孩是谁?
德国青年——昨天我怀抱里的女孩是我的妻子。
美国学员——(惊奇)为什么我忽视了呢?我才出去了一个月,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呢?
德国青年——正法进程太快了!我们没有时间办婚礼了,也没有时间发请柬了,我们德国这边需要她。
美国学员——我们美国这边也需要她。
德国青年——她应该嫁到我们德国。
中国学员——(插话)你应该到美国做上门女婿。

[场景十三:讲清真相]

[外景] 法国
夜晚,豪华的住宅区,车辆接连而之至。里昂从专车上跳下来,引来法轮功学员。

[内景] 莎娜女士豪宅
装点精美的晚会。林露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主人走来迎接。
里昂——(喜剧)这就是尊敬的莎娜女士,瓦朗斯夫人。也就是我最敬爱的母亲,一位天才的艺术家。这就是高贵的林露小姐,洪海先生最心爱的女人,我们未来的舞台皇后。
夫人——(用艺术的目光上下打量起来)天才的演员,我从不怀疑里昂的感觉,他精灵的就像夜间的贼。

[画面]
浪漫的法国人。
拘谨的学员。
整齐的小乐队。
狂欢的西班牙舞。
林露感到心中作痛,她后悔来参加了。
钢琴声响起了。来宾们突然静了下来。
林露的眼睛睁大了。

[镜头特写]
莎娜女士在钢琴前,师母吹着长笛,郑教授拉着大提琴,他们临时组成了乐队。“莲花颂”悠扬的乐声在大厅里飘荡。
林露热泪盈眶,情不自禁走上了前台翩翩起舞。

[镜头]
来宾赞美的目光。法轮功学员和贵宾们交谈著。
掌声中,一大束红玫瑰送到林露手中,留言条上是洪海的名字。林露充满泪水。法国朋友送来了在线电话。
(洪海的声音在电话里)
林露——洪海,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洪海——我知道你很高兴,很快乐。我衷心想为你做这一切,使你感到幸福,感到关怀。但是,我不能欺骗你,我要向你讲清真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里昂做的,包括你最喜欢的鲜花。里昂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告诉他我是如何爱你,但是我却不会像法国人那样浪漫,让你感到爱的富有和充实。我知道玫瑰的情感,玫瑰的重要,我却忘记该把它送给你。我想对你说,我的心比玫瑰更纯,更真实,不会轻易凋落。请你原谅琲熔秽憛A不浪漫——
林露——(眼泪哗哗落下)谢谢!讲清真相。
洪海——你哭了?
林露——我爱你,爱你胜过爱玫瑰啊!我好想你——(她亲吻著电话)
洪海——我该站在你身边,我该时刻保护着你。我真的很担心有人会伤害你。站在光亮的地方,人们都看的见的地方,你的右手边,玫瑰花的旁边——向大门口看。
林露抬起了充满泪水的眼睛,她在看,她看见了。

[特写镜头]
洪海穿着晚礼服,稳健地出现在大门口。
里昂双手向乐队指挥,乐声响起了。
林露不顾一切地飞奔,冲进洪海的怀抱—-

——剧终——

2001年10月第一稿
2002年3月第二稿(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