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54)

54 顶 点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4日讯】54 顶 点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一 位 画 家 画 了 一 幅 漫 画 : 一 个 工 人 站 在 地 球 上 , 高 举 著 一 面 写 著 “ 毛 泽 东 思 想 ” 的 大 旗 , 这 面 大 旗 的 幅 度可以 包 裹 全 地 球 还 绰 绰 有 余 。 有 人 将 这 幅 画 拿 给 外 交 部 长 陈 毅 看 , 这 位 元 帅 部 长 看 了 一 声 不 响 , 只 提 笔 写 了 “ 一 览 无 余 ” 四 个 大 字 。 这 是 什 么 意 思 ? 有 人 猜 测 这 是 工 人 阶 级 居 高 临 下 , 眼 底 六 洲 风 云 一 览 无 余 。 说 明 中 国 肩 负 著 解 放 全 人 类 的 使 命 。 有 的 人 则 认 为 这 是 对 画 家 的 批 评 , 说 这 幅 画 表 现 的 野 心 一 览 无 余 。 究 竟 如 何 解 释 , 没 法 问 陈 毅 本 人 , 只 是 从 此 以 后 再 没 人 亮 出 这 幅 画 了 。

如 果 陈 毅 批 评 中 国 人 民 的 野 心 , 这 是 对 的 。 毛 泽 东 的 神 位 只 有 中 国 人 承 认 , 外 国 人 可 不 这 样 看 。 别 的 不 说 , 单 说 先 前 的 老 大 哥 苏 联 就 不 把 毛 放 在 眼 里 , 中 苏 两 党 围 绕 斯 大 林 问 题 的 争 论 , 已 经 导 致 世 界 共 产 主 义 运 动 的 分 裂 。 文 革 开 始 以 后 , 中 苏 两 党 两 国 磨 擦 接 二 连 三 , 层 出 不 穷 。 到 了 1969年 春 , 中 苏 之 争 已 从 冷 战 发 展 到 热 战 , 爆 发 了 武 装 冲 突 ﹐ 这 就 是 震 惊 世 界 的 “ 珍 宝 岛 之 战 ” 。 这 是 一 个 坐 落 在 中 苏 界 河 黑 龙 江 当 中 的 小 岛 , 它 的 位 置 恰 好 在 黑 龙 江 主 航 道 以 南 中 国 一 方, 本 属 中 国 领 土,可 苏 联 却 凭 著 它 强 大 的 军 力 , 一 心 要 把 此 岛 划 归 自 己 的 版 图 。 于 是 派 巡 逻 队 登 上 该 岛 , 和 中 国 守 军抗 争 。 苏 联 红 军 战 士 个 子 大 , 膀 大 腰 圆 , 个 个 象 大 力 士 , 中 国 人 民 解 放 军 战 士 力 气 虽 小 , 但 不 屈 服 , 在 岛 上与苏 军 抗 来 抗 去 , 如 同 打 擂 台 一 般 。 后 来 苏 军 不 耐 烦 了 , 一 下 子 开 来 坦 克 , 占 领 了 全 岛 , 紧 接 著 进 行 了 严 密 的 布 防 , 使 用 了 现 代 化 的 设 施 。 照 他 们 的 吹 嘘 , 连 一 个 苍 蝇 也 飞 不 进 去 , 中 国 人 只 好 干 瞪 眼 。

可 是 中 国 人 民 解 放 军 没 有 干 瞪 眼 , 他 们 认 为 “ 用毛 泽 东 思 想 武 装 起 来 的 中 国 人 ” 岂 能 受 北 极 熊 的 欺 负 ! 这 样 , 他 们 就 选 择 时 机 , 向 敌 人 发 起 了 攻 坚 战 。 这 一 战 果 然 名 不 虚 传 , 把 苏 军 赶 出 了 珍 宝 岛 ! 捷 报 传 出 , 全 国 人 民 无 不 欢 欣 鼓 舞 。 在 这 场 战 斗 中 , 出 现 了 一 位 “ 生 命 不 止 、 战 斗 不 息 ” 的 英 雄 于 庆 祥 。 于 庆 祥 是 一 个 普 通 战 士 , 他 在 战 斗 中 头 部 受 了 重 伤 , 昏 迷 过 去 , 卫 生 员 给 他 包 扎 好 伤 口 时 , 他 突 然 猛 醒 , 习 惯 地 抓 起 冲 锋 枪, 一 跃 而 起 , 挣 脱 卫 生 员 的 阻 拦 , 倔 强 地 向 前 冲 去 , 只 跑 了 六 步 就 一 头 倒 下 了 , 牺 牲 了 。 不 久 , 一 幅 “ 生 命 不 止 、 战 斗 不 息 ” 的 招 贴 画 就 在 全 国 传 开 了 。 我 曾 用 这 幅 画 给 学 生 们 上 了 一 节爱 国 主 义 教 育 课 。

苏 联 红 军 从 珍 宝 岛 撤 退 后 并 不 甘 心 , 据 传 苏 共 中 央 为 此 开 会 研 究 对 策 , 年 轻 的 鹰 派 军 人 力 主 发 动 一 次 核 战 争 , 用 “ 外 科 手 术 ” 把 中 国 的 核 基 地 彻 底 摘 除 。 这 个 秘 密 计 划 被 美 国 政 府 得 知 了 , 他 们 为 了 拉 拢 中 国 , 而 故 意 讨 好 地 将 这 个 秘 密 泄 露 给 中 国 人 。 中 国 人 闻 风 而 动 , 毛 泽 东 即 时 发 出 “ 备 战 备 荒 为 人 民 ” 的 号 召 , 要 全 国 人 民 “ 深 挖 洞 、 广 积 粮 、 不 称 霸 ” 。 毛 泽 东 还 扬 言 希 望 战 争 早 日 爆 发 , 希 望 大 打 , 打 核 战 争 , 准 备 把 地 球 打 穿 ; 还 说 中 国 准 备 牺 牲 三 亿 人 , 剩 下 另 外 三 亿 人 建 设 社 会 主 义 。 这 种 拼 命 精 神 是 人 人 怕 的 , 所 以 苏 联 的 “ 外 科 手 术 ” 只 不 过 是 虚 晃 一 枪 , 而 没 敢 付 诸 实 施 。 而 这 虚 晃 一 枪 却 为 毛 泽 东 进 一 步 制 造 紧 张 气 氛 创 造 了 条 件 , 在 他 的 “ 备 战 ” 号 召 下 , 全 国 上 下 , 到 处 挖 防 空 洞 , 建 立 砖 瓦 窑 , 加 紧 制 造 “ 备 战 砖 ” , 在 这 同 时 又 在 “ 团 结 一 致 、 共 同 对 敌 ” 的 原 则 下 , 强 令 各 造 反 派 联 合 起 来 , 而 那 些 醉 心 于 内 战 、 不 肯 “ 联 合 ” 的 人 则 可 认 为 是 “ 反 革 命 ” 而 剿 灭 之 。 这 是 打 击“ 面 上 的 ” 敌 人 , 还 要 通 过 清 理 阶 级 队 伍 , 抓 躲 在 背 后 的 “ 长 胡 子 、 带 皱 纹 ” 的 阶 级 敌 人 。 一 个 新 的 政 治 运 动 又 在 悄 悄 地 酝 酿 了 。

在 1969年 , 中 国 的 政 坛 情 况 是 这 样 : 国 家 主 席 刘 少 奇 早 就 被 造 反 派 劫 持 , 不 明 不 白 地 死 在 河 南 省 的 一 个 小 城 市 里 。 荣 任 中 央 军 委 副 主 席 兼 国 防 部 长 的 林 彪 已 跃 居 中 国 的 第 二 号 人 物 , 仅 次 于 毛 泽 东 。 这 位 林 副 统 帅 本 是 十 大 元 帅 之 一 , 排 名 第 五 , 可 如 今 其 它 元 帅 都 打 下 去 了 , 只 有 他 独 领 风 骚 。 中 共 中 央 本 来 还 有 几 个 副 主 席 , 而 如 今 除 了 林 彪 副 主 席 外 , 其 他 人 都 销 声 匿 迹 了 。 另 一 位 迅 速 崛 起 的 人 物 是 毛 泽 东 的 夫 人 江 青 , 先 前 中 央 曾 决 定 不 许 她 干 预 朝 政 , 可 是 文 革 一 开 始 , 她 就 成 了 “ 文 化 大 革 命 ” 的 “ 旗 手” ,荣 任 中 央 文 革 小 组 副 组 长 , 其 实 权 却 在 正 组 长 之 上 。 与 江 青 同 时 崛 起 的 另 一 个 人 物 是 中 央 文 革 副 组 长 之 一 张 春 桥 , 他 是 中 央 文 革 小 组 的军 师 , 兼 任 上 海 市 革 委 会 主 任 , 又 是 南 京 军 区 的 负 责 人 , 掌 握 著 军 政 大 权 。再 一 个 造 反 起 家 的 “ 新 秀 ” 便 是 上 海 工 人 造 反 总 司 令 王 洪 文 了 , 此 人 深 受 毛 泽 东 赏 识 , 因 他 是 工 人 出 身 , 又 参 加 过 农 业 劳 动 , 还 当 过 抗 美 援 朝 志 愿 军 , 毛 说 他 兼 备 工 农 兵 各 种 素 质 , 年 轻 有 为 。 最 后 一 名 “ 新 生 力 量 ” 就 是 姚 文 元 了 , 他 的 << 评 海 瑞 罢 官>> 一 文 被 誉 为 “ 文 化 革 命 的 号 角 ” 从 此 扶 摇 直 上 , 成 了 中 央 的 核 心 人 物 之 一 。 这 “ 王 、 张 、 江 、 姚 ” 四 人 开 始 形 成 了 “ 四 人 帮 ” 。

这 一 年 召 开 的 党 的 第 九 次 全 国 代 表 大 会 选 王 洪 文 为 党 的 副 主 席 , 新 党 章 上 明 文 规 定 林 彪 作 为 毛 泽 东 的 继 承 人 。 这 是 中 共 党 史 上 空 前 的 创 举 。 人 民 日 报 发 表 社 论 说 , 这 次 代 表 大 会 是 一 次 “ 团 结 的 大 会 、 胜 利 的 大 会 ” 。 红得 发 紫 的 林 彪 发 表 讲 话 说 : “ … … 无 产 阶 级 革 命 的 目 的 就 是 夺 取 政 权 , 巩 固 政 权 ……” 。 而 要 巩 固 政 权 , 就 必 须 镇 压 反 革 命 。 其 实 解 放 后 十 几 年 , 哪 一 天 忘 记 过 镇 压 反 革 命 ? 毛 泽 东 说 , 阶 级 斗 争 要 年 年 讲 、 月 月 讲 、 天 天 讲 , 所 以 共 产 党 人 从 上 到 下 , 无 不 时 时 刻 刻 圆 瞪 双 目 , 警 惕 著 , 老 是 恐 怕 被 人 推 翻 。 然 而 可 悲 的 是 , 警 惕 别 人 的 人 往 往 已 被 别 人 警 惕 著 。 更 可 悲 的 是 有 些 对 革 命 赤 胆 忠 心 的 人 却 往 往 被 疑 为“ 假 积 极 、 真 反 动 ”,而 那 些 总 有 疑 心 病 的 人 却 往 往 对 忠 实 工 作 的 人 佯 装 表 面“ 友 好 ”, 又 在 暗 中 磨 刀 。 中 国 社 会 啊 , 就 是 这 么 复 杂 。

在 这 期 间 , 我 又 接 受 了 一 个 新 生 班 级 , 我 一 如 既 往 , 全 身 心 投 入 工 作 中 去 。 在 工 宣 队 的 监 督 下 , 我 狠 抓 纪 律 教 育 , 辅 导 学 生 读 毛 主 席 著 作,同 时 督 促 学 生 学 好 文 化 课 。在 工 作 中 我 也 取 得 了 家 长 们 的 协 助 。 我 的 班 级 成 了 全 校 纪 律 最 好 的 班 级,工 宣 队 还 要 我 向 其 它 教 师 介 绍 “ 先 进 经 验 ”, 我 的 自 我 感 觉 是 良 好 的 。

7月 1日 这 一 天 , 工 宣 队 召 开 全 校 师 生 大 会 , 纪 念 党 的 生 日 。 金 连 长 在 大 会 上 讲 话 说 : “ 我 们 纪 念 党 的 生 日 , 最 好 的 方 式 是 狠 抓 阶 级 斗 争 。 市 革 会 已 决 定 开 展 新 的 打 击 反 革 命 运 动 , 要 上 挂 下 连, 揪 出 隐 藏 在 我 们 队 伍 内 部 的 阶 级 敌 人 , 希 望 革 命 师 生 擦 亮 眼 睛 , 凡事 多 考 虑 一 个 为 什 么 … …”

就 在 这 天 午 饭 时 , 饭 厅 里 已 挂 出 了 不 少 小 字 报 , 一 张 张 用 细 铅 丝 系 著 , 悬 在 上 空 , 象万 国 旗 一 般 。

我 端 著 饭 碗,挨 个 儿 观 赏 这 些 小 字 报, 有 揭 发 某 教 师 纪 律 松 懈 的 , 有 批 评 某 教 师 不 重 视 学 毛 选 的……突 然 看 见 一 张 纸 条 上 写 著 这 么 一 句 : “ 把 骆 驼 先 生 请 出 来 ! ” 署 名 单 权 。 我 心 想 , 这 位 老 兄 又 在 给 我 开 玩 笑 了 。 “ 你 请 我 出 来 干 什 么 ? ” 我 笑 著 问 单 权 , 他 回 答 说 : “ 你 自 己 心 里 明 白 。 ” 也 是 笑 著 说 的 。 我 没 把 这 事 放 在 心 上 。

第 二 天 早 上 , 校 园 里 贴 出 了 几 张 大 字 报 , 都 是 我 自 己 班 的 学 生 写 的 , 有 的 批 评 我 抓 纪 律 是 约 束 学 生 , 是 资 产 阶 级 教 育 思 想 , 有 的 批 评 我 太 注 重 知 识 教 育 , 有 “ 智 育 第 一 ” 的 反 动 观 点 。

我 有 些 不 安 , 但 心 里 又 不 服 气 。 便 去 问 工 宣 队 , 金 队 长 回 答 我 : “ 学 生 提 意 见 批 评 你 , 这 说 明 学 生 在 你 的 教 育 下 提 高 了 觉 悟 , 这 是 你 的 成 绩 , 你 应 该 高 兴 , 而 不 应 该 影 响 你 的 工 作 热 情 。 ”

此 话 有 理 , 我 照 样 工 作 不 误 。

过 两 天,又 有 新 的 大 字 报 出 现,说 我 不 接 受 批 评,是 对 抗 革 命 小 将。

接 下 来 , “ 揭 露 罪 行 ” 的 大 字 报出 来 了 , 有 学 生 责 问 我 为 什 么 在 课 堂 上 指 桑 骂 槐 , 影 射 毛 主 席 有 缺 点 ? 为 什 么 说 毛 泽 东 思 想 不 是 绝 对 正 确 的 ?

颇 有 些 “ 山 雨 欲 来 ” 之 势 。 然 而 我 想 , 我 已 经 进 过 牛 棚 , 又 平 了 反 , 总 不 会 再 揪 出 来 吧 ? 学 生 的 揭 批 , 我 就 “ 有 则 改 之 、 无 则 加 勉 ” 吧 。 学 期 要 结 束 了 , 我 曾 向 家 长 们 许 下 诺 言 , 为 每 个 学 生 写 一 份 “ 品 德 评 语 ” 。 想 到 也 有 可 能 开 讨 论 会 , 要 我 说 明 这 个 那 个 问 题 , 一 时 又 要 忙 起 来 , 因 此 “ 学 生 评 语 ” 得 抓 紧 写 。于 是 我 日 夜 赶 写 , 全 校 只 有 我 这 个 “ 跟 班 教 师 ” 在 做 这 件 事 。 我 还 警 告 自 己 不 要 有 任 何 “ 报 复” 情 绪 , 对 写 大 字 报 批 评 我 的 学 生 , 我 特 地 写 他 “ 斗 争 性 强 , 敢 于 批 评 老 师 ” 云 云 。

7月 14日 这 天 上 午 , 学 生 大 字 报 又 有 了 新 内 容。 有 人 揭 发 我 在 黑 板 上 用 英 文 写 过 “ 打 倒 共 产 党 ” , 写 中 文 板 书 时 曾 把“ 红 太 阳 ” 写 成 “ 红 太 阴 ” , 居 心 何 在 ?

再 不 能 掉 以 轻 心 了 。 我 又 去 找 金 连 长 , 我 向 他 说 明 : 那 次 英 文 老 师 没 来 , 我 代 课 , 在 黑 板 上 抄 生 词 , 其 中 有 “ 打 倒” 一 词 , 也 有 “ 共 产 党 ” 和 “ 帝 国 主 义 ” “ 资 产 阶 级 ” 等 名 词 , 怎 么 可 以 硬 把 “ 打 倒 ” 和 “ 共 产 党 ” 拼 在 一 起 , 这 不 是 无 限 上 纲 吗 ? 那 “ 红 太 阴 ” 也 不 对 , 有 的 学 生 弄 不 清“ 阴 、 阳 ” 二 字 的简化字, 是 他 们 没 有 认 清 , 却 硬 说 我 故 意 写 错 , 这 是 为 什 么 ?

金 连 长 听 了 未 置 可 否,只 说“莫 急,我 们 工 人 阶 级 会 掌 握 政 策 的。” 又 问 : “ 你 的 学 生 评 语 都 写 好 了 ? ” 我 说 早 就 交 给 潘 静英 了 。

从 工 宣 队 办 公 室 出 来 , 心 里 疙 瘩 虽 未 解 开 , 但 想 到 连 长 说 他 们 会 掌 握 政 策 , 也 就 不 那 么 担 懮 了 。

可 是 当 我 走 过 饭 厅 时 , 忽 见 一 大 群 人 又 在 围 看 贴 在 饭 厅 墙 上 的 大 字 报 , 这 是 一 篇 “ 长 篇 巨 著 ”, 标 题 是 “ 砍 掉 大 毒 草 《 牛 棚 血 泪 》 ! ”这 使 我 顿 时 一 阵 头 晕 , 再 看 署 名 , 又 是 “ 单 权” !

我 还 没 来 得 及 看 大 字 报 的 内 容 , 上 课 铃 打 响 , 广 播 喇 叭 里 呼 喊 全 体 师 生 到 大 礼 堂 集 合 ……

大 礼 堂 里 , 人 声 嘈 杂 , 我 走 进 门 时 正 好 和 潘 静英 并 肩 , 她 拉 著 我 的 胳 膊 , 要 我 和 她 一 起 坐 在 前 排 , 我 心 想 : “ 她 对 我挺 友 好 。 ” 还 对 她 有 些 感 激 呢 。

大 会 一 开 始 , 工 宣 队 连 长 首 先 表 扬 了 写 大 字 报 的 “ 革 命 师 生” , 接 著 点 了 我 的 名 , 说 接 受 革 命 小 将 的 要 求 , 叫 我 上 台 , 接 受 批 判 。 我 这 才 明 白 为 什 么 潘 静 英 拉 我 坐 前 排 。

我 走 上 台 后 , 金 连 长 命 令 我 站 在 旁 边 。

群 众 发 言 开 始 。 第 一 个 走 上 台 的 是 我 的 班 级 的 红 卫 兵 排 长 , 是 一 个 十 五 岁 的 小 姑 娘 。 聪 明 活 泼 , 平 时 在 我 面 前 也 很 恭 顺 , 工 作 中 给 我 帮 了 不 少 忙 , 是 我 的 得 力 助 手 。 然 而 这 会 儿 她 再 也 不 恭 顺 了 。 她 大 声 疾 呼 “ 打 倒 反 革 命 分 子 骆 驼 ” , 慷 慨 激 昂 地 控 诉 我 的 “ 反 动 言 行 ” 。 当 她 声 色 俱 厉 地 责 问 我 为 什 么 写 “ 反 动 标 语 ” 时 , 我 走 到 麦 克 风 前 , 企 图 说 明 情 况 , 可 下 面 的 群 众 立 即 起 哄 , 高 呼 口 号:“ 不 许 骆 驼 反 扑 ! ” “ 骆 驼 不 投 降 , 就 叫 他 灭 亡 ! ” … …我 没 有 申 辩 的 余 地 了 ……

我 毕 竟 是 经 过 了 风 雨 的 人 , 这 会 儿 并 不 害 怕 , 也 不 慌 张 , 我 的 心 里 是 平 静 的 。 对 于 这 位 横 眉 怒 目 的 小 姑 娘 , 我 也 丝 毫 不 怨 她 , 我 明 白 , 在 这 种 场 合 下 , 凡 是 我 平 时 最 欢 喜 的 学 生 都 将 表 现 出 对 我 特 别 仇 恨 的 态 度 , 不 然 的 话 , 人 们 会 认 为 他 们 是 我 的 “ 同 党 ”,至 少 也 是 被 我 “ 欢 喜 ” 了 的。 或 者 , 他 们 自 己 会 认 为 平 时 受 了 我 的 骗 , 这 会 儿 必 须 反 戈 一 击 。 不 能 怪 孩 子 们 , 我 只 为 他 们 误 入 歧 途 而 痛 苦 !

我 又 一 次 被 关 进 小 黑 屋 子 , 门 口 有 红 卫 兵 把 守 著 , 这 是 我 第 二 次 进 “ 牛 棚 ” 。

人 们 说 , 运 动 初 期 , 党 支 部 执 行 了 刘 、 邓 资 反 路 线 , 将 许 多 革 命 教 师 打 成 “ 反 革 命 ” , 其 中 唯 有 我 是 真 正 的 “ 反 革 命” , 我 不 应 该 从 “ 牛 棚 ” 里 解 放 出 来 , 把 我 放 出 来 是 错 误 的 , 现 在 工 宣 队 认 真 执 行 毛 主 席 的 革 命 路 线 , 把 我 重 新 关 进 “ 牛 棚 ” , 是 应 该 的 。

人 们 还 说 , 按 照 毛 主 席 教 导 , 把 我 和 刘 少 奇 挂 上 线 来 批 判 是 必 要 的, 这 样 批 才 能 击 中 要 害 , 才 能 提 高 大 家 的 认 识 。 (把 我 和 共 和 国 主 席 相 提 并 论 , 真 是 太 抬 举 我 了 。 谢 谢 大 家 。 )

根 据 林 彪 副 统 帅 的 指 示 , 批 斗 牛 鬼 蛇 神 要 文 斗 , 不 要 武 斗 , 武 斗 只 能 触 及 皮 肉 , 文 斗 才 能 触 及 灵 魂 。

工 宣 队 严 格 执 行 了 两 位 领 袖 的 指 示 。

因 此 , 我 第 二 次 被 关“ 牛 棚” 后, 没 有 挨 过 打 , 然 而 批 判 都 是 严 厉 的 、 彻 底 的 。

我 过 去 写 的 学 毛 选 心 得 和 我 的 “ 名 著 ” 《 牛 棚 血 泪 》 以 及 平 时 的 “ 言 论” 被 翻 印 成 册 , 发 给 全 校 师 生 人 手 一 册 , 作 为 “ 批 判 的 靶 子 。 ”

每 次 开 批 斗 大 会 时 , 与 会 群 众 一 手 拿 毛 主 席 语 录 , 一 手 拿 著 我 的 “ 语 录 ” , 在 那 里 大 喊 大 叫 , 在 这 种 场 合 , 我 的 思 想 往 往 会 开 小 差 , 想 到 自 己 的 “ 不 凡” —你 们 一 会 儿 把 我 和 刘 少 奇 挂 起 钩 来 , 一 会 儿 又 似 乎 把 我 和 毛 泽 东 等 同 起 来 , 多 谢 你 们 捧 场 !

我 成 了 全 校 的 中 心 人 物,工 宣 队 宣 布 我 是 一 个 难 得 的“反 面 教 材”,我 是 全 校 唯 一 的 、 最 大 的 “ 反 革 命 分 子 ”, 全 校 师 生 围 著 我 转 , 通 过 对 我 的 批 判 来 提 高 政 治 觉 悟 , 于 是 我 成 了 “ 抢 手 货 ” , 各 班 级 轮 流 开 我 的 批 判 会 , 每 天 一 、 二 场 , 有 时 三 场 。 为 了“ 押 ” 我“ 出 庭”,各 班 级 得 到 工 宣 队 登 记 排 队。 可 以 说 那 一 阵 我 的 名 声 已 达 到 有 生 以 来 的 顶 点 。

每 次 开 全 校 批 斗 会 时,单 权 总 是 最 积 极 的 发 言 者 , 他 每 每 能 作 出 惊 人 的 分 析。他 说:“ 伟 大 领 袖 毛 主 席 告 诫 我 们 说,反 革 命 分 子 往 往 给 人 以 假 象,而 将 其 真 相 隐 蔽 著。骆 驼 就 是 专 门 给 我 们 的 假 象,他 给 学 生 们 的 品 德 评 语,伪 装 的 十 分 巧 妙 , 你 无 论 怎 么 研 究 , 都 找 不 出 破 绽 , 这 就 证 明 他 是 个 很 不 简 单 的 反 革 命 分 子 。 平 时 看 他 忙 忙 碌 碌 , 象 是 工 作 很 卖 力 的 样 子 , 那 也 正 是 他 在 欺 骗 群 众 , 我 们 千 万 要 提 高 警 惕 啊 ! ”

会 场 上 群 众 高 呼 口 号 “ 毛 主 席 万 岁 ! ”我 没 有 跟 著 喊 , 单 权 就 问 群 众 说 : “ 大 家 注 意 到 没 有—骆 驼 不 喊 ‘ 毛 主 席 万 岁 ! ’ ” 这 样 就 引 起 一 连 串 的 “ 打 倒骆 驼 ” 的 口 号 。 而 在 我 “ 改 正 错 误 ” , 跟 著 喊 “ 毛 主 席 万 岁 ! ”时 ,单 权 又 对 群 众 说 : “ 毛 主 席 是 我 们 革 命 人 民 的 伟 大 领 袖 , 不 是 反 革 命 分 子 的 。 骆 驼 是 个 反 革 命 分 子 , 他 喊 ‘ 毛 主 席 万 岁 ’ 不 就 是 侮 辱 我 们 的 伟 大 领 袖 吗 ? ” 于 是 又 引 起 一 片 “ 打 倒” 声 。

有 一 次 在 一 个 小 型 的 教 师 批 判 会上,单 权 分 析 了 我 的《 牛 棚 血 泪 》, 他 说 : “ 这 明 明 是 一 株 反 对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毒 草 , 它 是 射 向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一 发 重 型 炮 弹, 它 不 但 在 本 校 流 毒 很 深 , 而 且 已 经 扩 散 到 社 会 上 去 , 造 成 极 坏 的 影 响 。 ”

这 时 我 耐 不 住 了 , 回 击 道 : “ 请 不 要 忘 记 , 单 权 , 在 我 写 这 篇 文 章 的 时 候 , 你 也 拍 手 叫 好 的 , 而 且 向 我 提 供 了 不 少 补 充 材 料 。 ”

他 立 即 狂 叫 起 来 : “ 不 许 你 嫁 祸 于 人 ! 不 许 你 转 移 目 标﹗ 不 许 疯 狗 咬 人 ! ” 群 众 也 立 即 以 压 倒 的 声 势 向 我 袭 来 , 帮 了 单 权 的 忙 。 他 毕 竟 是 校 革 会 的 委 员 , 他 有 护 身 符 。

我 面 对 著 没 有 真 理 、 没 有 正 义 、 没 有 良 知 的 局 面 , 唯 一 可 做 的 就 是 沉 默 。 我 的 忍 耐 力 也 达 到 了 顶 点 。

在 这 期 间 , 杜 娟 曾 打 电 报 给 北 京 的 张 秘 书 , 但 回 音 说 张 秘 书 已 被 送 去 ‘ 五 七 干 校 “ 改 造 思 想 了 , 至 于 ” 郭 伯 伯 “ , 他 已 患 了 重 病 , 住 进 医 院 了 。

我 已 经 孤 立 无 援 了 !

然 而 我 又 无 可 奈 何地 想 起 了 孟 老 夫 子 的 话 : ” 天 将降 大 任 于 斯 人 也 … …“ 也 许 这 是 老 天 爷 给 我 创 造 的 机 会 吧 ? 那 就 听 天 由 命 吧 。

三 个 月 后 , 工 宣 队 叫 单 权 找 我 谈 一 次 话 , 他 说 : ” 最 近 党 中 央 又 在 庐 山 开 了 一 次 会 议 , 会 议 表 现 了 高 度 的 团 结 精 神 , 我 们 的 党 坚 如 磐 石 , 你 就 死 了 心 吧 。 “ 听 那 语 气 , 好 象 我 巴 望 共 产 党 分 裂 似 的 。 因 此 他 问 我 : “ 你 现 在 脑 子 里 想 的 是 什 么 ? ”

“ 我 能 有 什 么 想 法 , 欢 迎 批 斗 呗 。 ” 我 懒 洋 洋 地 答 。

“ 什 么 ! ” 他 又 跳 起 来 , “ 你 说 欢 迎 批 斗 , 啥 意 思 ? ”

“ 不 欢 迎 怎 么 办 ? 你 说 我 该 怎 么 办 ? ”

他 语 塞 了 。

最 后 , 这 些 “ 勇 敢 的革 命 者 ” 们 也 许疲 倦 了 , 也 许 觉 得 不 能 这 样 没 完 没 了 地 批 下 去 , 也 许 认 为 我 的 态 度 “ 还 可 以 ” , 他 们 将 我 的 案 子 上 报 到 区 里 , 建 议 判 七 年 徒 刑 , 可 是 老 区 委 书 记 这 时 已 经 “ 结 合” 进 革 委 会 , 仍 是 领 导 , 他 知 道 我 的 底 细 , 运 动 初 期 就 是 他 招 待 张 秘 书 的 。 他 想 , 这 事 不 可 造 次 , 所 以 没 有 批 准 判 刑 , 却 批 了 个 “ 监 督 劳 动 ” , 不 戴 反 革 命 帽 子 。 这 是 我 后 来 知 道 的 。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 从 工 宣 队 进 驻 培 思 中 学 以 后 , 单 权 比 谁 都 忙 , 又 是 贴 标 语 、 又 是 出 布 告 、 又 是 写 黑 板 报 ,简 直 成 了 工 宣 队 的 笔 墨 师 爷 。 他 是 怎 样 受 到 “ 重 用 ” 的 呢 ?
  • 毛 主 席 关 于 “ 复 课 闹 革 命 ” 的 号 召 发 出 一 年 多 了 , 学 生 们 还 是 很少 有 人 回 到 学 校 上 课 。 毕 业 生 大 多 呆 在 家 里 , 他 们 得 响 应 毛 主 席 的 另 一 个 号 召 “ 到 农 村 去 ” 。
  •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是 王 湘 , 却 是 杨 冰 ! 我 脱 口 而 出 : “怎 么 是 杨 冰 不 是 王 湘 ? ”
  •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的 时 尚 武 器 是 红 缨 枪 。 但 是 就 那 样 一 根 棍 子 也 引 不 起 孩 子 的 强 烈 兴 趣 。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在 全 国 各 地 势 不 两 立 地 打 起 来 。 一 个 全 面 的 内 战 就 这 样 开 始 了 。 这 可 以 说 是 “ 武 装 斗 争 ” 。
  •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 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反对政府的学生运动都被政府镇压下去了。如今的红卫兵运动也是反政府的学生运动这个政府是共产党领导的,而这个反政府的学运却受到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的支持。毛说:“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红卫兵造反有理,我支持你们。”谁不知道毛泽东的意图是什么。
  • 时间在前进,运动在往纵深发展。
  • 文革风暴刮起来后不多久,一个声势浩大的“扫四旧”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四旧”是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