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56)

56 猫 的 悲 剧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5日讯】56 猫 的 悲 剧

我 受 监 督 劳 动 的 下一站是 上 海 钢 铁 厂 , 也 就 是 我 校 工 宣 队 的 那 个 工 厂 。 我 被 安 排 在 轧 钢 车 间 , 我 的 任 务 是 每 天 早 晚 打 扫 车 间 , 为 机 器 送 材 料 , 把 一 捆 捆 钢 材 从 地 上 搬 到 机 器 上 , 劳 动 强 度 很 大 , 很 吃 力 , 但 我 感 到 在 精 神 上 是 轻 松 的 , 只 要 埋 头 苦 干 , 工 作 不 出 差 错 , 就 不 会 有 人 跟 我 为 难 。 幸 运 的 是 这 个 车 间 有 位 组 长 王 师 傅 是 我 的 学 生 家 长 , 他 的 大 儿 子 从 我 班 毕 业 后 已 经 送 到 农 村 插 队 入 户 了 , 小 儿 子 才 九 岁 , 因 为 怕 孩 子 惹 麻 烦 , 他 就 把 小 儿 子 带 在 身 边 , 反 正 学 校 里 也 学 不 到 什 么 知 识 。 我 来 了 以 后 , 王 师 傅 让 我 有 空 时 就 教 孩 子 识 字 , 王 师 傅 本 人 就 教 我 怎 样 劳 动 。 我 真 的 在 接 受 工 人 阶 级 再 教 育 了 。

说 来 也 巧 , 一 天 吃 午 饭 时 , 我 到 厨 房 排 队 领 馒 头 , 突 然 发 现 那 个 发 馒 头 的 人 是 我 的 老 朋 友 程 刚 。 十 几 年 前 他 被 打 成 右 派 后 , 我 只 知 道 他 进 了 劳 改 营 , 却 不 知 道 在 何 处 。 谁 知 今 天 却 在 这 里 看 到 他 ! 当 我 排 到 他 跟 前 时 , 两 人 都 很 惊 讶 , 互 相 对 看 了 大 约 两 秒 钟 。 厂 里 有 纪 律 规 定 监 督 劳 动 的 人 不 许 相 互 交 谈 , 所 以 我 们 什 么 话 也 没 说 , 他 特 意 挑 了 一 个 大 个 儿 的 馒 头 用 夹 子 夹 给 我 , 还 向 我 友 好 地 笑 笑 。 我 怀 著 感 激 的 心 情 接 下 来 。 后 来 王 师 傅 告 诉 我,程 刚 是 半 年 前 从 从 一 个 砖 窑 厂 转 来 的 , 他 的 专 业 知 识 是 土 建 , 设 计 建 设 过 好 几 个 砖 窑 厂 , 来 到 本 厂 后 又 将 厨 房 改 建 了 一 下 , 全 厂 上 下 都 知 道 他 是 个 很 有 才 干 的 工 程 师 , 只 是 因 为 戴 著 “ 右 派 ” 帽 子, 只 能 在 厨 房 劳 动 。 他 现 在 的 任 务 是 做 馒 头 。他 每 天 傍 晚 把 厨 房 收 拾 停 当 , 将 剩 下 的 馒 头 、 包 子 放 在 蒸 笼 里 , 第 二 天 一 大 早 就 来 到 厂 里 , 点 上 火 , 把 馒 头 蒸 好 , 发 给 早 班 工 人 当 早 点 吃 。 王 师 傅 还 说 老 程 做 馒 头 很 内 行 , 深 受 工 人 欢 迎 。

多 少 年 来,我 很 想 念 程 刚,我 常 常 回 忆 起 在 煤 矿 设 计 院 的 那 段 岁 月 , 他 教 我 许 多 知 识 。 现 在 既 然 又 在 同 一 个 厂 里 工 作 , 我 总 想 找 机 会 同 他 谈 谈 , 可 是 总 也 找 不 到 机 会 。

不 久 到 了 12月 26日 这 一 天 , 这 是 毛 主 席 的 生 日 , 全 厂 工 人 在 这 一 天 都 加 倍 努 力 工 作 , 决 心 以 最 新 的 成 就 来 庆 贺 伟 大 领 袖 的 生 日 。 这 一 天 , 我 提 早 半 小 时 来 到 工 厂 。 可 是 这 时 厂 里 早 就 开 工 了 。 每 个 人 都 在 开 足 马 力 干 活 。 机 器 的 轰 鸣 声 震 耳 欲 聋 。

忽 然 间 , 广 播 喇 叭 里 传 出 紧 急 通 知 : “ 停 工 ! 停 工 ! 大 家 都 把 机 器 关 掉 , 马 上 到 大 礼 堂 集 合 , 抓 阶 级 斗 争 ! ”

宣 布 通 知 的 声 音 很 响 , 很 激 动 , 简 直 象 报 火 警 似 的 。

我 心 里 又 打 起 鼓 来,“发 生 了 什 么 事 啦 ?”我 惶 惶 不 安 地 问 王 师 傅 。 王 师 傅 回 答 说 : “ 我 也 不 知 道 。 不 过 你 不 用 担 心 , 不 关 你 的 事 , 这 些 日 子 你 劳 动 很 好 , 没 出 过 什 么 问 题 。 ”

然 而 我 还 是 不 放 心 。 天 有 不 测 风 云 , 谁 也 预 料 不 到 的 灾 难 往 往 会 来 得 莫 名 其 妙 。 我 心 神 不 安 地 随 大 伙 进 了 礼 堂 。

大 礼 堂 气 氛 紧 张,就 象 一 锅 烧 开 的 水。前 台 上 空 悬 挂 著 一 条 横 幅 “ 高 举 毛 泽 东 思 想 伟 大 红 旗 , 批 斗 反 革 命 分 子 大 会 ”。两 旁 的 标 语 是 : “ 警 惕 阶 级 斗 争 的 新 动 向 ! ” “ 严 厉 镇 压 反 革 命 ! ”

愤 怒 的 口 号 声 此 起 彼 伏 。 谁 是 反 革 命 ? 不 知 道 。

一 个 彪 形 大 汉 登 上 前 台,挥 手 示 意 大 家 安 静,然 后 他 大 声 讲 话 : “ 文 化 大 革 命 运 动 越 深 入 , 阶 级 敌 人 越 疯 狂 。 今 天 早 上 , 我 们 伟 大 领 袖 毛 主 席 的 生 日 , 我 们 每 个 人 都 欢 欣 鼓 舞 , 可 是 右 派 分 子 、 反 革 命 分 子 程 刚 却 蒸 死 了 一 只 猫 ! 这 种 丧 心 病 狂 的 行 为 我 们 能 够 容 忍 吗 ? ! ”

全 场 大 哗,人 人 都 知 道“猫”和 “ 毛 ” 同 音 。马 上 就 有 人 口 喊 : “ 枪 毙 他 ! ”

难 道 程 刚 有 意 在 这 一 天 蒸 死 一 只 猫 ?

不 , 事 情 是 这 样 的 : 昨 天 晚 上 , 程 刚 和 往 常 一 样 , 厨 房 收 拾 好 , 把 吃多剩下的 馒 头 放 进 蒸 笼 里 , 盖 好 盖 子 就 回 家了。

半夜里一个夜 班工 人 饿 了 , 跑 进 厨 房 , 掀 开 蒸 笼 , 拿 了 一 个 馒 头 就 走 , 没 注 意 把 蒸 笼 盖 严 。 一 只 猫 从 蒸 笼 缝 里 钻 进 去 , 因 为 里 面 暖 和 , 它 就 不 出 来 了 。 今 天 早 晨 , 程 刚 来 到 厨 房 , 见 蒸 笼 盖 没 盖 严 , 他 就 顺 手 盖 严 了 , 没 想 到 里 面 有 猫 , 他 只 顾 开 火 蒸 馒 头 , 那 只 倒 霉 的 猫 就 这 样 ……

当 一 桩 偶 然 事 故 被 染 上 “ 政 治 性 质 ” 时, 谁 也 不 会 站 出 来 说 句 公 道 话 , 任 何 “ 申 辩 ” 都 是 没没 用 的 。

程 刚 被 两 个 身 强 力 壮 的 工 人 扭 著 架 上 台 , 并 强 迫 他 面 对 群 众 跪 下 。 那 个 彪 形 大 汉 命 令 他 向 群 众 交 代 自 己 的“罪 恶 意 图 ”,程 刚 抬 起 头,( 他 的 脸 已 被 打 肿 ) , 有 气 无 力 地 说 :

“今 天 早 晨,我 进 厨 房 时,发 现 蒸 笼 没 盖 好 , 我 就 顺 手 把 它 盖 好 了 。 我 没 想 到 这 个 混 蛋 猫 ……”

“ 彭 ! ” 一 拳 打 在 程 刚 嘴 上 , 打 断 了 他 的 话 , 那 彪 形 大 汉 握 著 拳 头 愤 愤 地 骂 道 : “ 你 这 狗 东 西 ! 到 现 在 还 辱 骂 伟 大 领 袖 , 你 活 的 不 耐 烦 了 ! ”

这 时 程 刚 “ 扑 ” 地 一 口 吐 出 两 颗 血 淋 淋 的 门 牙 , 随 后 , 他 就 被 拖 出 去 , 扔 在 礼 堂 后 边 的 “ 牛 棚 ” 里 。

看 了 这 惊 心 动 魄 的 一 幕 , 我 无 论 如 何 也 平 静 不 下 来 。

程 刚 显 然 是 冤 枉 的 。 但 是 我 知 道 , 现 在 人 们 都 把 “ 猫 ” 和 “ 毛 ” 联 系 起 来 , 听 说 不 少 人 杀 猫 泄 愤 , 这 种 做 法 是 不 可 取 的 。 程 刚 当 然 不 会 这 样 干 。

中 午 休 息 时 , 大 家 又 议 论 起 这 件 事 来 。 我 心 里 不 服 , 便 故 意 装 做 无 知 地问 王 师 傅﹕ “ 我 不 明 白 , 程 刚 为 什 么 只 为 了 蒸 死 一 只 猫 就 受 这 样 重 的 惩 罚 ? ”

王 师 傅 还 没 有 考 虑 好 怎 样 回 答 我 , 他 旁 边 的 小 儿 子 就 赶 忙 插 嘴 进 来 说 : “ 你 应 该 知 道 , 这 猫 ……”

“ 住 嘴 ! ” 王 师 傅 对 儿 子 大 喝 一 声 。

“ 难 道 一 只 猫 比 人 还 宝 贵 ? ” 我 又 说 。

“ 可 是 猫 和 毛 …… ” 王 师 傅 的 小 儿 子 又 说 。

“ 住 嘴 ! ” 王 师 傅 又 大 喝 一 声 , 同 时 甩 过 去 一 记 耳 光 , 把 儿 子 打 倒 在 地 , 这 位 爸 爸 又 指 著 倒 在 地 上 的 儿 子 大 声 训 斥 道 : “ 叫 你 闭 嘴 , 你 偏 要 说 , 你 尽 闯 祸 ! ”

这 时 小 儿 子 捂 著 耳 朵 说 : “ 哎 呀 , 爸 爸 , 我 怎 么 听 你 的 声 音 很 远 ! 我 …… 我 聋 了 ! ”

王 师 傅 慌 了 神 , 他 赶 快 蹲 下 身 子 , 搂 住 儿 子 , 懊 悔 莫 及 : “ 啊啊, 孩 子 , 我 把 你 打 坏 了 ? 我 真 该 死 ! 我 的 孩 子 ! 我 是 怕 你 闯 祸 呀 ! ……” 老 泪 从 他 的 脸 上 滚 滚 流 下 : “ 是 我 自 己 闯 了 祸 , 我 自 己 闯 了 祸 ! ” 他 不 停 地 责 备 自 己 。

面 对 这 个 悲 惨 的 场 面 , 我 心 里 不 安 极 了 。 这 是 我 引 起 的 , 我 不 该 装 呆 卖 傻 地 提 这 个 问 题 。 我 万 分 愧 疚 地 捧 著 王 师 傅 的 肩 膀 : “ 王 师 傅 , 都 是 我 的 错 , 我 的 错 ! 我 不 应 该 ……”

王 师 傅 用 手 背 抹 了 一 下 眼 泪,郑 重 地 对 我 说:“骆 老 师 , 你 没 有 错 , 我 也 没 有 错 , 孩 子 也 没 有 错 。 程 刚 也 没 有 错 。 错 误 不 在 我 们 , 你 好 好 劳 动 吧 。 ”

是 啊 , 程 刚 没 有 错 , 许 多 工 人 背 地 里 都 这 么 说 。 可 是 程 刚 现 在 怎 样 了 ? 我 很 想 看 看 他 , 但 是 我 不 敢 走 近 那 “ 牛 棚 ” 。

一 个 星 期 后 , 王 师 傅 告 诉 我 , 程 刚 在 “ 牛 棚 ” 被 折磨 死 了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可 是 我 进 入 不 惑 之 年 的 时 候 , 坎 坷 的 遭 遇 却 令 我 大 惑 不 解 。
  •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 自 从 工 宣 队 进 驻 培 思 中 学 以 后 , 单 权 比 谁 都 忙 , 又 是 贴 标 语 、 又 是 出 布 告 、 又 是 写 黑 板 报 ,简 直 成 了 工 宣 队 的 笔 墨 师 爷 。 他 是 怎 样 受 到 “ 重 用 ” 的 呢 ?
  • 毛 主 席 关 于 “ 复 课 闹 革 命 ” 的 号 召 发 出 一 年 多 了 , 学 生 们 还 是 很少 有 人 回 到 学 校 上 课 。 毕 业 生 大 多 呆 在 家 里 , 他 们 得 响 应 毛 主 席 的 另 一 个 号 召 “ 到 农 村 去 ” 。
  •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是 王 湘 , 却 是 杨 冰 ! 我 脱 口 而 出 : “怎 么 是 杨 冰 不 是 王 湘 ? ”
  •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的 时 尚 武 器 是 红 缨 枪 。 但 是 就 那 样 一 根 棍 子 也 引 不 起 孩 子 的 强 烈 兴 趣 。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在 全 国 各 地 势 不 两 立 地 打 起 来 。 一 个 全 面 的 内 战 就 这 样 开 始 了 。 这 可 以 说 是 “ 武 装 斗 争 ” 。
  •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 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反对政府的学生运动都被政府镇压下去了。如今的红卫兵运动也是反政府的学生运动这个政府是共产党领导的,而这个反政府的学运却受到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的支持。毛说:“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红卫兵造反有理,我支持你们。”谁不知道毛泽东的意图是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