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57)

57 儿 子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5日讯】57 儿 子

我 的 儿 子 新 望 是 个 非 常 聪 明 可 爱 的 孩 子 。 他 在 托 儿 所 的 时 候 , 那 位 保 育 员 老 太 太 总 喜 欢 抱 著 他 , 以 致 别 人 误 以 为 新 望 是 她 自 己 的 孙 子 。

后 来 升 到 了 幼 儿 园 , 幼 儿 园 的 老 师 也 都 很 喜 欢 他 。 他 一 天 到 晚 总 是 笑 嘻 嘻 的 , 从 来 不 哭 。 别 的 孩 子 哭 的 时 候 , 他 总 是 站 在 旁 边 看 , 有 时 还 帮 助 哭 的 小 朋 友 擦 眼 泪 。 在 幼 儿 园 里 , 学 跳 舞 、 唱 歌 , 他 都 很 快 地 学 会 , 得 过 几 次 奖 。 从 幼 儿 园 大 班 起 , 我 开 始 教 他 识 字 , 教 他 数 数 和 算 术 。 所 以 后 来 升 到 小 学 一 年 级 时 , 他 已 经 认 得 许 多 字 , 也 能 熟 练 地 做 十 以 内 的 加 减 法 算 术 题 了 。 到 小 学 二 年 级 时 , 他 就 能 读 长 篇 小 说 , 还 能 写 出 颇 有 内 容 的 作 文 。 不 幸 到 三 年 级 时 , 文 化 大 革 命 开 始 了 , 学 校 停 了 课 , 高 年 级 的 学 生 乱 哄 哄 的 , 都 吵 吵 嚷 嚷 给 老 师 写 大 字 报 。 有 一 天 回 到 家 里 ,望 儿 问 爸 爸 、 妈 妈 大 字 报 是 怎 么 一 回 事 , 当 我 们 向 他 说 明 后 , 他 马 上 要 给 托 儿 所 的 阿 姨 写 大 字 报 , 他 说 有 个 阿 姨 常 常 罚 小 朋 友 “ 立 壁 角 ” , 把 小 朋 友 弄 哭 了 , 这 是 不 对 的 。 起 初 , 他 只 觉 得 文 化 大革 命 一 开 始 , 大 家 都 不 上 课 , 光 是 玩 , 挺 开 心 的 , 可 后 来 , 红 卫 兵 来抄 我 们 的 家 , 还 说 他 爸 爸 是 坏 人 , 他 就 迷 惑 了 。 人 家 说 他 爸 爸 反 对 毛 主 席,他 想,毛 主 席 是 伟 大 的 领 袖,怎 么 可 以 反 对 呢?他 闷 闷 不 乐 了。 几 个 月 后 , 爸 爸 平 反 了 , 他 这 才 明 白 爸 爸 受 了 冤 枉 。 他 听 说 那 个 迫害 他 爸 爸 的 潘 校 长 被 红 卫 兵 打 倒 了 , 还 罚 了 跪 , 他 很 开 心 , 拿 出 纸 和笔 , 按 著 自 己 的 想 象 画 了 潘 校 长 罚 跪 的 图 画 。 三 年 后 , 小 学 毕 业 时 , 爸 爸 又 被 当 做 “ 反 革 命 ” 揪 出 来 , 这 时 新 望 已 经 很 懂 事 了 , 他 无 论 如 何不 能 同 意 说 他 爸 爸 是 “ 反 革 命 ” 。 他 见 爸 爸 每 天 炼 大 楷 写 “ 毛 主 席 万 岁 ” , 他 读 过 爸 爸 写 的 《 牛 棚 血 泪 》 , 他 见 爸 爸 每 天 忙 到 很 晚 才 回 家 ,他 还 看 到 不 少 学 生 到 他 家 来 玩 时 , 爸 爸 待 他 们 那 样 慈 祥 , 爸 爸 很 爱 学生 , 学 生 也 很 爱 这 位 老 师 , 世 上 那 有 这 样 的 “ 反 革 命 ” ? 但 是 运 动 来 了, 爸 爸 又 受 了 冲 击 , 他 又 有 什 么 办 法 ! 他 开 始 思 考 : 为 什 么 有 些 事 一 会 儿 这 样 , 一 会 儿 那 样 ? 好 象 “ 权 力 ” 很 重 要 , 校 长 有 权 , 就 可 以 把 老 师 打 成 “ 牛 鬼 蛇 神 ” , 红 卫 兵 有 了 权 , 就 能 把 校 长 打 翻 在 地 。 一 个 人 必 须 是 “ 强 者 ”才 能 不 受 人 欺 侮 。 于 是 他 开 始 锻 炼 身 体 。 附 近 的 街 心 花园 里 有 人 免 费 教 拳,他 就 参 加 学 拳 。 功 夫 不 负 有 心 人 , 到 中 学 的 时 候 , 新 望 已 经 有 了 一 个 强 壮 的 体 魄 , 时 不 时 在 同 学 当 中 “ 露 一 手 ” , 引 起 同 学 们 的 敬 畏 。 于 是 孩 子 们 选 他 当 红 卫 兵 排 长 , 这 时 红 卫 兵 已 经 不 再 是 打 打 闹 闹 的 造 反 派 , 而 转 化 为 尊 师 守 纪 的 好 学 生 了 。

他 对 什 么 都 感 兴 趣 , 什 么 都 想 试 试 。 他 开 始 学 抽 烟 , 找 人 打 架 , 比 赛 看 谁 的 拳 头 硬 。 对 于 老 师 们 , 他 是 有 区 别 的 , 凡 是 他 喜 欢 的 老 师 上 课 时 , 他 就 号 召 全 班 同 学 认 真 听 课 , 和 老 师 合 作 ; 而 每 当 他 不 喜 欢 的 老 师 上 课 时 , 他 就 煽 动 学 生 捣 蛋 , 破 坏 课 堂 纪 律 , 使 老 师 无 法 上 课 。

这 时 候 我 已 经 第 二 次 进 了 “ 牛 棚 ” , 也 就 无 暇 过 问 儿 子 的 事 了 。 新 望 的 老 师 把 杜 娟 请 到 学 校 里 , 向 她 诉 说 儿 子 的 不 良 表 现 , 杜 娟 非 常 生 气 , 怒 不 可 遏 地 当 场 用 一 本 厚 书 砸 了 儿 子 的 头 。 回 家 后 , 当 晚 又 对 儿 子 进 行 了 严 肃 的 教 育 。 她 流 著 泪 对 儿 子 说 : “ 你 爸 爸 现 在 又 被 隔 离 审 查 了 , 他 已 无 暇 管 你 , 只 有 我 照 料 你 , 可 是 你 要 知 道 , 我 在 学 校 工 作 也 很 忙,我 哪 有 那 么 多 时 间 和 精 力 来 关 心 你 呀,孩 子,你 已 经 长 大 了, 也 要 学 著 管 自 己 了 , 你 应 该 想 到 妈 妈 的 困 难 啊 。 ” 她 一 边 说 一 边 流 泪 , 儿 子 默 默 地 听 著。接 下 去,她 又 谈 起 我 和 她 本 人 在 他 这 样 年 龄 时的 表 现, 启 发 孩 子 奋 发 图 强 的 思 想 。 谈 话 进 行 了 很 长 时 间 , 正 打 算 就 寝 时 , 我 回 来 了 。 是 由 一 位 老 工 人 陪 著 回 来 的 , 这 位 工 人 师 傅 搀 扶 著 我 , 我 则 疲 惫 不 堪 ……

杜 娟 见 状 大 为 震 惊 ,忙 问 怎 么 回 事 。

“ 没 什 么 , 只 是 一 点 小 麻 烦 。 ” 我 振 作 精 神 回 答 她 。

工 人 师 傅 向 她 叙 述 了 事 情 的 经 过 : “ 今 天 我 们 厂 接 到 一 个 新 任 务 : 帮 助 码 头 卸 货 。 我 们 组 织 了 一 批 身 强 力 壮 的 工 人 前 往 , 骆 驼 也 被 带 去 了 , 他 的 劳 动 由 我 监 督 。 登 上 货 仓 以 后 , 我 们 的 任 务 是 把 一 件 件 大 包 从 货 仓 里 扛 到 岸 上 去 , 那 里 没 有 照 明 灯 , 只 凭 著 从 岸 上 照 过 来 的 灯 光 摸 索 著 干 活 。 唉 , 光 讲 恢 复 生 产 , 可 是 什 么 工 作 都 没 上 正 规 , 这 卸 货 工 作 应 该 使 用 吊 车 , 多 方 便 , 可 是 无 人 开 吊 车 , 只 好 找 人 用 肩 膀 扛 。

可 我 们 工 人 当 中 有 个 人 会 开 吊 车 , 他 就 自 说 自 话 闯 进 吊 车 开 动 机 器 。 他 这 人 干 起 活 来 一 向 莽 撞 , 他 一 开 动 机 器 , 那 个 悬 在 空 中 的 大 吊 钩 就 ‘ 呼 啦 ’ 一 下 甩 了 过 来 。 这 时 骆 驼 正 站 在 跳 板 上 , 他 没 注 意 到 大 吊 钩 正 冲 著 他 的 头 扫 了 过 来 , 好 危 险 , 那 个 八 斤 重 的 铁 钩 子 要 是 碰 到 头 上 可 不 得 了 ! 幸 好 这 时 一 位 女 同 志 看 到 了 , 她 眼 疾 手 快 , 冲 上 去 用 力 一 推, 把 骆 驼 推 掉 到 黄 浦 江 里 去 , 而 大 铁 钩 却 碰 到 了 女 同 志 的 头, 淌 了 不 少 血 , 人 们 赶 快 把 她 送 回 厂 医 务 室 去 了 , 而 这 边 , 人 们 赶 快 下 海 把 骆 驼 救 了 上 来。我 把 骆 驼 带 回 工 厂,给 他 换 好 衣 服,让 他 休 息 了 一 会 儿。 现 在 没 事 了 。 只 是 他 惊 吓 了 一 下 , 又 可 能 受 了 凉 , 叫 他 在 家 里 好 好 休 息 休 息 吧 。 明 天 也 别 上 班 了 。 ”

杜 娟 听 了 很 感 动 , 忙 问 那 个 推 开 骆 驼 的 女 同 志 情 况 如 何 , 得 去 谢 谢 人 家 。 这 位 师 傅 说 , 他 也 不 知 道 她 是 哪 个 厂 的 , 当 时 人 很 多 , 很 杂 , 都 是 来 做 义 务 劳 动 的 , 来 自 四 面 八 方 …….

杜娟 对 这 位 师 傅 一 再 道 谢,又 问 起 师 傅 的 姓 名,对 方 却 只 说:“没啥 , 这 是 我 应 该 做 的,我 姓 王。我 和 骆 驼 可 说 是 老 朋 友 了,我 的 大 孩子 就 是 骆 老 师 教 的,我 还 得 感 谢 你 们 呢,骆 老 师 真 好,哪 个 家 长 不 说他 好 哇 。 ”

王 师 傅 连 口 热 水 也 没 喝 就 匆 匆 告 辞 了 。

杜娟 对 儿子 说:“你 看 到 了 吧,你爸爸 平 时 就 关心 别 人,勤勤 恳恳为 学 生 们做 事,所以 在 关键 时刻 人们 就 来 帮助 他。好心 总 归 有 好 报 的。你 懂 吗 ? ” 我 也 对 孩 子 说 : “ 我 现 在 没 法 管 你 , 你 可 要 多 体 谅 妈 妈 的 困 难 啊 , 孩 子 ! ”

孩 子 默 默 地 点 点 头 , 他 流 泪 了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 受 监 督 劳 动 的 下一站是 上 海 钢 铁 厂 , 也 就 是 我 校 工 宣 队 的 那 个 工 厂 。 我 被 安 排 在 轧 钢 车 间 , 我 的 任 务 是 每 天 早 晚 打 扫 车 间 , 为 机 器 送 材 料 , 把 一 捆 捆 钢 材 从 地 上 搬 到 机 器 上 , 劳 动 强 度 很 大 , 很 吃 力 , 但 我 感 到 在 精 神 上 是 轻 松 的 , 只 要 埋 头 苦 干 , 工 作 不 出 差 错 , 就 不 会 有 人 跟 我 为 难 。 幸 运 的 是 这 个 车 间 有 位 组 长 王 师 傅 是 我 的 学 生 家 长 , 他 的 大 儿 子 从 我 班 毕 业 后 已 经 送 到 农 村 插 队 入 户 了 , 小 儿 子 才 九 岁 , 因 为 怕 孩 子 惹 麻 烦 , 他 就 把 小 儿 子 带 在 身 边 , 反 正 学 校 里 也 学 不 到 什 么 知 识 。 我 来 了 以 后 , 王 师 傅 让 我 有 空 时 就 教 孩 子 识 字 , 王 师 傅 本 人 就 教 我 怎 样 劳 动 。 我 真 的 在 接 受 工 人 阶 级 再 教 育 了 。
  •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可 是 我 进 入 不 惑 之 年 的 时 候 , 坎 坷 的 遭 遇 却 令 我 大 惑 不 解 。
  •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 自 从 工 宣 队 进 驻 培 思 中 学 以 后 , 单 权 比 谁 都 忙 , 又 是 贴 标 语 、 又 是 出 布 告 、 又 是 写 黑 板 报 ,简 直 成 了 工 宣 队 的 笔 墨 师 爷 。 他 是 怎 样 受 到 “ 重 用 ” 的 呢 ?
  • 毛 主 席 关 于 “ 复 课 闹 革 命 ” 的 号 召 发 出 一 年 多 了 , 学 生 们 还 是 很少 有 人 回 到 学 校 上 课 。 毕 业 生 大 多 呆 在 家 里 , 他 们 得 响 应 毛 主 席 的 另 一 个 号 召 “ 到 农 村 去 ” 。
  •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是 王 湘 , 却 是 杨 冰 ! 我 脱 口 而 出 : “怎 么 是 杨 冰 不 是 王 湘 ? ”
  •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的 时 尚 武 器 是 红 缨 枪 。 但 是 就 那 样 一 根 棍 子 也 引 不 起 孩 子 的 强 烈 兴 趣 。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在 全 国 各 地 势 不 两 立 地 打 起 来 。 一 个 全 面 的 内 战 就 这 样 开 始 了 。 这 可 以 说 是 “ 武 装 斗 争 ” 。
  •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