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63)

63 偶 发 事 件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7日讯】63 偶 发 事 件

五 七 干 校 的 宿 舍 由 六 个 寝 室 组 成 , 每 个 寝 室 的 外 貌 和 内 部 陈 设 都 是 一 样 的 , 每 个 寝 室 里 有 六 张 双 层 床 , 睡 十 二 个 人 。 两 个 寝 室 住 女 生 , 四 个 住 男 生 。 我 的 寝 室 和 司 马 芬 的 毗 连。我 睡 的 是 中 间 一 个 床 的 上 铺 。 男 女 公 厕 都 离 寝 室 很 远 。 这 里 蚊 子 特 别 多 , 人 们 上 厕 所 都 必 须 穿 著 长 裤 和 长 袖 衬 衫 以 防 蚊 子 叮 咬 。

一 天 夜 间 我 上 厕 所 , 没 有 月 亮 , 天 很 黑 , 又 有 些 凉 意 , 我 穿 了 整 齐 的 制 服 出 来 。 因 怕 影 响 别 人 睡 眠 , 我 悄 悄 地 出 去 , 又 悄 悄 地 回 来 。 回 来 时 , 中 途 见 另 一 个 人 影 往 厕 所 走 去 , 也 没 在 意 。 我 蹑 手 蹑 脚 地 走 进 寝 室 , 摸 到 中 间 一 个 铺 , 向 上 爬 去 , 在 黑 暗 中 脱 掉 上 衣 , 折 叠 好 , 放 在 床 头 边 上 。 当 我 躺 下 时 , 觉 得 不 大 对 劲 。 我 是 用 衣 服 当 作 枕 头 的 , 怎 么 现 在 却 是 枕 在 枕 头 上 了 ! 再 嗅 一 嗅 , 空 气 也 有 些 异 样 , 我 立 刻 警 觉 到 我 进 错 了 寝 室 ! 我 进 入 了 一 个 女 寝 室 ! 我 赶 快 爬 起 来 , 抱 起 我 的 上 衣 , 悄 悄 地 走 出 去 。 当 我 走 到 我 自 己 的 寝 室 门 口 时 , 我 又 看 见 刚 才 去 厕 所 的 那 个 人 回 来 了 , 她 往 自 己 的 寝 室 走 去 。

次 日 早 晨 , 我 发 现 我 衣 袋 里 的 皮 夹 子 没 有 了 , 到 处 找 也 找 不 到 。 问 问 别 人 , 都 说 没 见 到 。 我 就 将 这 个 事 报 告 了 室 长 , 室 长 又 报 告 了 校 办 公 室 。 室 长 回 来 后 告 诉 我 , 韩 副 连 长 要 我 到 办 公 室 去 一 趟 。

我 走 进 校 办 公 室 时 , 见 韩 副 连 长 正 在 同 司 马 芬 面 对 面 的 谈 话 。 我 马 上 紧 张 起 来 , 我 又 想 起 上 次 关 于 “ 特 大 勋 章 ” 的 谈 话 , 可 是 很 快 我 就 觉 得 问 题 并 不 那 么 严 重 , 因 为 韩 副 连 长 问 我 : “ 骆 驼 , 你 是 不 是 丢 了 皮 夹 子 ? ”

“ 是 的 , 我 今 天 早 上 发 觉 丢 了 的 。 ” 我 答 。

“ 你 是 在 什 么 地 方 丢 的 ? ” 他 又 问 。

“ 那 我 怎 么 知 道 ! ” 我 答 , “ 要 是 知 道 也 就 不 会 丢 了 。 我 今 天 早 上 到 处 找 也 找 不 到 。 ”

“ 真 是 奇 怪 ! ”司 马 芬 插 嘴 说,“今 天 早 上 , 我 们 室 长 打 扫 寝 室 时 , 在 我 的 床 上 发 现 了 它 ! 她 看 那 上 面 有 你 的 照 片 , 她 怀 疑 我 偷 了 你 的 皮 夹 子 , 所 以 把 它 交 到 办 公 室 来 。 我 真 不 明 白 这 是 怎 么 回 事 ! ”

“ 没 啥 , 司 马 芬 , ” 副 连 长 说 , “ 我 从 不 怀 疑 你 会 偷 东 西 。 我 只 是 不 明 白 它 怎 么 会 跑 到 你 的 床 上 去 的 。 骆 驼 , 是 不 是 你 丢 在 那 里 的 ? ”

我 明 白 了 , 我 昨 天 夜 里 进 错 了 寝 室 , 睡 在 了 司 马 芬 的 床 上 , 这 皮 夹 子 从 口 袋 里 滑 出 来 …… 可 我 怎 么 解 释 这 件 事 才 好 呢 ? 我 不 能 承 认 , 我 只 好 硬 著 头 皮 说 : “ 我 也 不 明 白 。 ”

这 问 题 就 悬 在 这 里 了 。 我 和 司 马 芬 各 回 自 己 的 寝 室 , 皮 夹 子 自 然 回 到 了 我 的 手 中 。

几 天 后 , 我 觉 得 这 件 事 已 经 过 去 了 , 我 这 才 悄 悄 地 向 司 马 芬 述 说 了 那 天 夜 间 闯 错 寝 室 的 事 。

“ 啊 呀 好 险! ” 司 马 芬 后 怕 地 说,“要 是 你 爬 上 来 时 我 正 睡 在 床 上 , 或 者 当 我 从 厕 所 里 回 来 时 你 还 躺 在 我 的 床 上 , 那 我 肯 定 会 大 叫 起 来 , 我 们 全 寝 室 的 人 都 会 起 来 捉 拿 你 这 个 ‘流 氓 ’ ! 那 可 有 好 戏 看 了 ! ”

“ 那 我 们 又 要 化 友 为 敌 了 , 这 将 是 第 二 次 化 友 为 敌 ! ” 我 说 。

“ 也 很 难 说 , ” 她 又 改 了 口 气 , “ 要 是 我 知 道 是 你 , 说 不 定 我 会 一 声 不 响 的 , 这 不 正 是 我 们 的 好 机 会 吗 ? ” 她 大 笑 。

我 感 觉 挺 不 好 意 思 的 。

“真的,你信不信?你怕我 咬 你 的 舌 头 吗?我 不 会 的,要 不 要 试 一 试 ? ”

“ 好 啦 , 别 再 拿 我 开 玩 笑 了 。 ” 我 说 。

她 马 上 又 去 向 副 连 长 解 释 , 以 洗 刷 她 自 己 。

“ 这 话 也 许 是 可 信 的 , ” 副 连 长 说 , “ 可 是 骆 驼 为 什 么 不 自 己 说 清 楚 呢?是 不 是 那 天 夜 里 他 有 意 去 找 你 的 ? 总 之 , 这 个 案 子 还 没 有 结 束 , 我 们 还 要 进 一 步 审 查 骆 驼 。 ”

为 了 这 件 事 , 我 和 司 马 芬 都 延 长 了 半 年 的 学 习 时 间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 一 个 初 夏 的 早 晨 , 干 校 举 行 打 靶 训 练 , 靶 场 离 干 校 很 远 。 我 因 为 眼 睛 不 好 , 奉 命 留 在 校 里 “ 看 家 ” 。 司 马 芬 也 留 校 “ 看 家 ”, 同 时 也 照 顾 我 。
  • 老 孟 说 的 对 。 一 年 后 , 潘 静英到 我 家 来 看 我 了 。
  • 我们到达孟加拉首都达卡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了,代理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喜来登,那是附近几个街区内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当我们钻出汽车时,一群铜钱大小的黑色蛾子扑面而来,我一边赶着蛾子一边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
  • “ 文 革 ” 开 始 以 来 , 医 院 的 工 作 每 况 愈 下 , 所 有 有 本 领 的 医 生 都 被 扣 上 “ 资 产 阶 级 技 术 权 威 ” 的 帽 子 , 有 些 被 送 到 乡 下 去 “ 改 造 ” 了 , 也 有 的 在 本 单 位 进 行 监 督 劳 动 。 医 疗 工 作 便 由 医 院 里 原 来 的 “ 工 人 阶 级 ” ( 他 们 是 杂 务 工 之 类 的 医 盲 ) 来 担 任 。 自 然 , 这 些 人 在 脖 子 上 挂 上 听 诊 器 之 前 也 专 门 受 过 几 个 月 的 训 练,基 本 上 会 量 体 温, 会 搽 红 药 水 , 也 可 以 简 单 地 开 “ 感 冒 片 ” 之 类 的 药 方 。 这 些 人 被 誉 为 “ 红 医 班 ”, 是 “ 文 革 ” 中 的 “ 新 生 力 量 ” 。 就 在 这 批 “ 新 生 力 量 ” 的 作 用 下 , 医 疗 事 故 层 出 不 穷 , 病 人 大 喊 倒 霉 。
  • 我 住 进 眼 科 医 院 , 为 了 治 疗 , 我 的 眼 睛 被 蒙 起 来 , 于 是 我 陷 入 了 黑 暗 世 界 。 然 而 我 并 不 感 到 寂 寞 , 因 为 我 还 有 耳 朵 可 以 听 到 声 音 。 我 的 鼻 子 也 永 远 张 开 著 , 我 的 双 手 也 可 以 触 摸 周 围 的 东 西 , 此 外 , 我 的 妻儿 每 天 傍 晚 总 来 陪 著 我 , 服 侍 我 , 并 且 告 诉 我 许 多 有 趣 的 新 闻 。
  • 1972年初春﹐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工宣队给我开了个“介绍信”﹐要我到砖窑厂报到。那里是我接受监督劳动的第三站。
  • 我 的 儿 子 新 望 是 个 非 常 聪 明 可 爱 的 孩 子 。 他 在 托 儿 所 的 时 候 , 那 位 保 育 员 老 太 太 总 喜 欢 抱 著 他 , 以 致 别 人 误 以 为 新 望 是 她 自 己 的 孙 子 。
  • 我 受 监 督 劳 动 的 下一站是 上 海 钢 铁 厂 , 也 就 是 我 校 工 宣 队 的 那 个 工 厂 。 我 被 安 排 在 轧 钢 车 间 , 我 的 任 务 是 每 天 早 晚 打 扫 车 间 , 为 机 器 送 材 料 , 把 一 捆 捆 钢 材 从 地 上 搬 到 机 器 上 , 劳 动 强 度 很 大 , 很 吃 力 , 但 我 感 到 在 精 神 上 是 轻 松 的 , 只 要 埋 头 苦 干 , 工 作 不 出 差 错 , 就 不 会 有 人 跟 我 为 难 。 幸 运 的 是 这 个 车 间 有 位 组 长 王 师 傅 是 我 的 学 生 家 长 , 他 的 大 儿 子 从 我 班 毕 业 后 已 经 送 到 农 村 插 队 入 户 了 , 小 儿 子 才 九 岁 , 因 为 怕 孩 子 惹 麻 烦 , 他 就 把 小 儿 子 带 在 身 边 , 反 正 学 校 里 也 学 不 到 什 么 知 识 。 我 来 了 以 后 , 王 师 傅 让 我 有 空 时 就 教 孩 子 识 字 , 王 师 傅 本 人 就 教 我 怎 样 劳 动 。 我 真 的 在 接 受 工 人 阶 级 再 教 育 了 。
  •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可 是 我 进 入 不 惑 之 年 的 时 候 , 坎 坷 的 遭 遇 却 令 我 大 惑 不 解 。
  •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