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65)

65 1976年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8日讯】65 1976年

1976年 这 一 年 , 在 中 国 历 史 上 是 极 其 重 要 的 一 年 。 四 大 领 袖 中 , 除 刘 少 奇 在 1969 年 死 于 非 命 外 , 其 余 三 位 都 在 这 一 年 相 继 去 世 。 一 月 初 从 北 京 传 出 周 恩 来 病 逝 的 噩 耗 , 六月 份 朱 德 辞 世 , 九 月 毛 泽 东 也 与 世 长 辞 。 这 一 年 , 低 沉 的 哀 乐 一 直 在 中 国 的 上 空 回 响 , 显 示 出 整 个 国 家 的 悲 哀 和 人 民 的 悲 哀 。 悲 哀 的 高 潮 出 现 在 四 月 五 日 。 这 一 天 是 清 明 节 , 是 悼 念 死 人 的 节 日 , 因 此 也 叫 “鬼 节 ” 。 在 中 国 , 人 们 悼 念 死 人 向 来 是 给 活 人 看 的 。 自 从 周 恩 来 在 一 月 八 日 去 世 后 , 人 民 一 直 悲 痛 不 已 , 事 实 上 , 与 其 说 是 痛 悼 周 恩 来 , 不 如 说 是 痛 哭 自 己 的 命 运 。 人 们 也 都 清 楚 , 周 恩 来 是 毛 泽 东 的 左 膀 右 臂 , 是 他 帮 助 了 毛 泽 东 打 倒 彭 德 怀 , 也 是 他 帮 助 毛 泽 东 除 掉 了 刘 少 奇 。 他 领 导 “ 中 央 专 案 组 ” 给 刘 少 奇 扣 上 “ 叛 徒 、 内 奸 、 工 贼 、 走 资 派 ”四 顶 大 帽 子 , 让 刘 “永 世 不 得 翻 身 ” , 又 是 他 协 助 毛 泽 东 善 后 处 理 了 林 彪 叛 逃 事 件 , 这 一 笔 笔 政 治 帐 人 民 都 了 然 于 心 。 然 而 人 们 毕 竟 也 看 到 了 周 恩 来 作 为 国 家 总 理 , 他 确 确 实 实 日 夜 操 劳 , 为 人 民 做 了 不 少 好 事 , 对 毛 泽 东 的 某 些 倒 行 逆 施 有 时 也 起 到 一 定 的 制 约 作 用 , 人 们 对 他 的 盍然 而 逝 也 是 痛 惜 的 。 所 以 自 从 周 恩 来 逝 世 后 , 便 经 常 有 人 到 天 安 门 广 场 中 央 的“ 英 雄 纪 念 碑 ”前 , 痛 悼 “ 人 民 的 好 总 理 ” , 时 间 愈 接 近 清 明 节 , 悼 念 的 人 也 愈 多 。 四 月 一 日 清 晨 起 , 就 有 越 来 越 多 的 北 京 市 民 捧 著 花 圈 来 到 英 雄 纪 念 碑 前 举 行 悼 念 仪 式 。 当 时 中 共 中 央 的 领 导 人 一 直 认 为 天 安 门 广 场 历 来 是 群 众 闹 事 的 地 方 , 他 们 很 担 心 人 们 会 在 这 里 点 燃 新 的 造 反 导 火 线 ,而 非 他 们 督 导 之 下 的 造 反 必 将 焚 及 自 身 。 因 此 派 了 大 批 民 兵 在 这 里 巡 逻 , 见 有 人 送 花 圈 悼 念 总 理 , 虽 然 不 好 干 涉 , 但 等 悼 念 的 人 一 走 , 马 上 就 把 花 圈 收 掉 。 所 以 尽 管 人 们 不 断 献 花 圈 , 而 到 了 晚 上 , 广 场 便 空 空 如 也 , 什 么 也 没 有 了 。 后 来 人 们 发 现 花 圈 被 民 兵 收 去 了 , 再 来 献 花 圈 的 人 就 干 脆 守 在 旁 边 不 离 开 , 可 是 后 来 连 人 带 花 圈 一 起 被 民 兵 带 走 了 ! 到 四 月 三 日 , 人 们 大 队 大 队 地 抬 著 花 圈 开 来 。 学 生 们 更 是 整 个 班 级 整 个 班 级 浩 浩 荡 荡 地 开 来 , 使 民 兵 无 法 收 缴 。 这 样 , 人 越 聚 越 多 , 花 圈 也 越 集 越 多 , 英 雄 纪 念 碑 前 放 满 了 , 整 个 广 场 四 周 也 设 下 临 时 支 架 放 置 花 圈 , 有 个 工 厂 还 用 卡 车 和 大 吊 车 运 来 一 个 高 数 米 、 重 一 吨 的 金 属 花 圈 。 人 们 还 在 花 圈 上 挂 上 自 作 的 诗 词 , 表 达 痛 悼 之 心 。 到 四 月 四 日 , 天 安 门 广 场 已 经 成 了 人 的 海 洋、花 圈 的 海 洋 、 诗 篇 的 海 洋 , 人 们 一 个 个 捶 胸 顿 足 、 泪 流 满 面 , 发 表 演 说 , 痛 斥 执 政 当 局 (后 来 称 为 “ 四 人 帮 ” ) 的 祸 国 殃 民 罪 行 。 人 人 都 有 一 腔 怒 火 , 整 个 广 场 充 满 了 火 药 味 , 只 要 有 一 个 小 小 的 火 星 迸 发 , 立 刻 会 燃 起 熊 熊 大 火 。 警 车 开 来 了 , 车 上 的 警 察 用 话 筒 喊 话, 要 大 家 注 意 “ 阶 级 斗 争 新 动 向 ” 。 愤 怒 的 群 众 一 拥 而 上 , 将 警 车 掀 翻 , 放 火 烧 掉 !

广 场 上 已 挤 的 水 泄 不 通 , 市 民 还 在 不 断 涌 来 。 到 四 月 五 日 清 明 节 这 一 天,人 们 的 愤 怒 情 绪 达 到 了 高 潮 。 这 里 那 里 , 不 少 地 方 发 生 了 斗 殴 : 原 来 政 府 公 安 部 门 派 了 大 批 便 衣 特 务 混 在 人 群 中 捣 乱 , 引 起 了 公 愤 。 群 众 便 把 这 些 家 伙 包 围 起 来 狠 揍 , 而 这 些 家 伙 往 往 在 寡 不 敌 众 时 便 夹 起 尾 巴 往 人 民 大 会 堂 里 逃 遁 , 也 有 的 跑 进 了 广 场 附 近 的 民 兵 指 挥 部 , 便 有 群 众 追 到 那 里 , 放 火 烧 了 民 兵 指 挥 部。在 当 局 看 来,这 种“ 打人” 、 “ 纵 火 ” 自 然 都 是 “ 反 革 命 暴 徒 的 罪 行 ” 。 于 是 , 一 个 血 腥 镇 压 的 阴 谋 便 策 划 出 笼 了 。 五 日 下 午 , 首 都 市 长 兼 市 委 书 记 通 过 电 台 向 广 场 市 民 发 出 警 告 , 说 有 “ 一 小 撮 反 革 命 分 子 ”在 破 坏 社 会 秩 序 , 政 府 决 定 采 取 行 动 , 要 “ 广 大 群 众 ” 迅 速 撤 离 广 场 。 这 个 广 播 讲 话 反 复 播 出 直 至 傍 晚 , 不 少 群 众 回 家 了 , 但 广 场 上 仍 旧 人 声 鼎 沸 , 愤 怒 的 火 焰 毫 无 减 弱 的 迹 象 。 夜 幕 降 临 , 广 场 上 没 有 灯 光 照 明 , 又 有 人 陆 续 离 去 , 而 坚 守 阵 地 的 人 则 点 起 火 把 , 继 续 宣 泄 哀 悼 和 愤 怒 的 情 绪 …… 深 夜 , 广 场 上 突 然 大 放 光 明 , 所 有 照 明 灯 一 齐 打 开 , 数 万 民 兵 杀 气 腾 腾 开 来 , 他 们 手 持 刀 棒 , 扑 向 了 手 无 寸 铁 的 群 众 。 顷 刻 间 , 豺 狼 肆 虐 的 呵 斥 声 和 被 害 群 众 的 惨 叫 声 响 成 一 片 , 震 天 动 地 。 大 批 大 批 的 善 良 百 姓 倒 在 血 泊 里 , 又 立 刻 被 扔 上 了 一 辆 辆 准 备 好 的 大 卡 车, 拖 到 郊 外 掩 埋 。 有 些 人 被 击 成 重 伤 , 也 一 样 被 活 埋 了 ……

第 二 天 一 大 早 , 中 央 人 民 广 播 电 台 向 世 界 广 播 说 : 发 生 在 北 京 天 安 门 前 的 反 革 命 暴 乱 已 被 镇 压 下 去 。 报 纸 上 也 作 了 详 细 报 道 , 还 摘 录 刊 登 了 部 分 广 场 上 挂 出 的 “ 反 革 命 ” 诗 篇 。 其 中 一 首 这 样 写 道 : “ 欲 悲 闻 鬼 叫 , 我 哭 豺 狼 笑 , 洒 泪 祭 雄 杰 , 扬 眉 剑 出 鞘 ! 秦 始 皇 的 暴 君 时 代 过 去 了 , 中 国 人 民 再 不 是 愚 不 可 及 的 …… ”

此 后 传 出 消 息 说 , 事 后 天 安 门 广 场 不 得 不 关 闭 三 天 , 动 用 消 防 车 冲 刷 血 迹 ……

三 天 后 , 一 个 通 告 “ 事 实 真 相 ” 的 中 央 文 件 下 达 了 , 说 为 的 是 让 全 国 人 民 了 解 这 件 事 的 “ 始 末 ” 。 这 是 一 个 谎 话 连 篇 的 文 件 , 它 诬 蔑 广 场 上 的 群 众 是 “ 暴 徒 ” , 把 悼 念 诗 篇 说 成 是 “ 反 诗 ” , 还 提 到 两 个 无 法 自 圆 其 说 的 数 字 : 说 广 场 上 的 群 众 听 到 市 长 讲 话 后 , 为 了 表 示 支 持 政 府 镇 压 反 革 命 , 纷 纷 离 开 了 广 场 , 最 后 只 剩 下 了 两 百 多 个 “ 歹 徒 ” 负 隅 顽 抗 , 于 是 五 万 民 兵 一 拥 而 上 …… 读 者 想 想 , 二 百 多 人 何 劳 五 万 民 兵 ? !

一 个 月 后 , 巴 基 斯 坦 总 统 布 托 访 华 时 , 当 面 问 毛 泽 东 : “ 天 安 门 事 件 是 怎 么 回 事 ? ” 毛 答 “ 一 小 撮 反 革 命 分 子 闹 事 , 我 们 把 他 们 镇 压 下 去 了 , 打 死 了 七 、 八个 人 。 ” 布 托 说 : “ 不 止 起 、 八 个 吧 ? ” 毛 说 : “那 就 加 上 个 零。”布 托 又 说:“还 不 止 。 ” 毛 说 : “ 那 么 再 加 个 零 。 ” 布 托 又 说 “ 那 也 还 不 止。”说 著 从 手 提 包 里 掏 出 一 叠 照 片 递 给 毛 泽 东 , 说 这 是 从 卫 星 上 拍 摄 到 的 现 场 实 况 。 毛 一 看 , 立 时 就 瘫 在 沙 发 上 , 再 也 起 不 来 了 。

毛 泽 东 从 此 一 病 不 起 , 再 未 接 见 外 宾 , 直 至 寿 终 正 寝 。

天 安 门 大 屠 杀 究 竟 死 了 多 少 人 , 中 国 当 局 讳 莫 如 深 , 至 今 也 没 有 公 布 过 。 而 事 件 之 后 , 政 府 又 一 连 数 日 进 行 大 逮 捕 , 按 照 便 衣 警 察 提 供 的 线 索 , 在 全 市 搜 捕 去 过 广 场 的 人 。 所 以 这 次 事 件 几 乎 央 及 了 全 北 京 市 的 每 个 家 庭 。

在 这 次 事 件 中 , 由 于 人 们 在 广 场 的 演 说 中 屡 屡 提 到 邓 小 平 (此 时 邓 小 平 又 处 于 被 批 判 的 境 遇 ),呼 吁 让 邓 小 平 复 出 工 作,毛 泽 东 听 信 了“ 邓 小 平 是 事 件 的 幕 后 策 划 者 ” 的 诬 陷 , 从 而 宣 布 撤 除 邓 小 平 “ 党 内 外 一 切 职 务 ” 。人 们 心 中 刚 刚 萌 发 的 一 点 希 望 又 破 灭 了 。

至 九 月 十 日 , 中 央 突 然 将 毛 泽 东 逝 世 的 消 息 诏 告 天 下 。

毛 泽 东 的 心 脏 是 九 月 九 日 停 止 跳 动 的 。 在 中 央 尚 未 宣 布 之 前 , 培 思 中 学 隔 壁 的 一 个 小 孩 不 知 怎 的 知 道 了 这 个 消 息 , 他 立 刻 激 动 的 从 家 中 奔 跑 出 来 , 在 街 上 大 喊 : “ 毛 主 席 死 了 ! ” 当 然 他 立 刻 被 当 作 “ 现 行 反 革 命 ” 抓 进 了 公 安 局 , 直 到 消 息 被 证 实 后 才 放 出 来 。

毛 泽 东 一 死 , 中 国 的 地 球 就 不 转 了 , 全 国 的 时 钟 停 摆 , 一 切 工 作 都 停 了 下 来 。 人 们 由 于 各 种 原 因 而 悲 痛 不 已 。

可 是 就 在 人 们 心 情 尚 未 恢 复 正 常 的 时 候 , 突 然 又 发 生 了 另 一 次 大 地 震 , “四 人 帮 ” 垮 台 了 ! 笼 罩 神 州 大 地 的 悲 哀 气 氛 一 下 子 转 为 狂 喜 。

我 个 人 的 情 绪 也 经 历 了 一 个 转 懮 为 喜 的 变 化 。 当 医 生 告 诉 我 可 以 出 院 的 时 候 , 化 验 室 突 然 送 来 一 个 化 验 证 明 , 说 我 的 血 液 中 有 癌 细 胞 。 这 使 我 全 家 人 情 绪 不 安 。 可 我 的 自 我 感 觉 是 良 好 的 , 身 体 没 有 任 何 不 适 的 感 觉 。 我 要 求 化 验 室 重 新 化 验 。 就 在 这 时 , 化 验 员 又 匆 匆 跑 来 , 抱 歉 地 对 医 生 说 她 填 错 了 化 验 单 。 这 样 我 才 马 上 办 了 出 院 手 续 。

“四人帮 ”倒 台 的 消 息 就 在 我 出 院 那 天 传 到 上 海 的 。 我 从 医 院 出 来 , 正 遇 上 一 支 群 众 庆 祝 胜 利 的 游 行 队 伍 。 我 看 见 人 们 疯 了 一 般 地 跳 著 , 高 呼 口 号 , 大 喊 大 笑 , 许 多 人 满 脸 泪 光 , 那 是 喜 悦 的 眼 泪 。

游 行 队 伍 中 , 每 人 手 里 都 拿 著 一 个 标 语 小 旗 , 有 的 小 旗 上 只 写 了 两 个 字 : “痛 快 ! ” 多 么 传 神 !

我 突 然 按 捺 不 住 心 里 的 激 动 , 不 由 自 主 地 插 入 游 行 行 列 , 一 路 上 喊 著 口 号 , 跳 呀 笑 呀 , 就 这 样 一 直 到 家 门 口 。

一 连 几 天 , 全 上 海 的 人 民 都 沉 浸 在 狂 喜 中 。 关 于 捉 拿 “ 四 人 帮 ” 的 经 过 的 消 息 也 传 开 了。 毛 泽 东 逝 世 后 , 中 央 工 作 暂 时 由 华 国 锋主 持 , 因 为 他 是 毛 泽 东 在 世 时 表 示 可 以 信 任 的 人 ,并 出 任 国 务 院 代 总 理 , 兼 党 中 央 副 主 席 。 毛 逝 世 后 , 他 便 是 党 中 央 的 代 主 席, 大 权 在 握 。 这 时“ 四 人 帮 ” 正 想 取 而 代 之 , 他 为 了 巩 固 自 己 的 权 力 , 便 先 发 制 人 , 秘 密 联 络 几 个 痛 恨 “ 四 人 帮 ” 的 元 老 : 叶 剑 英 、 李 先 念 , 制 定 了 粉 碎 “ 四 人 帮 ” 的 计 划 。 汪 东 兴 是 中 央 警 卫 团 8341部 队 的 负 责 人 , 他 亲 自 选 定 一 些 可 靠 的 警 卫 人 员,布 置 妥 当 , 然 后 由 华 国 锋出 面 佯 称 开 中 央 工 作 会 议 , 分 别 通 知 “ 四 人 帮 ” 开 会 的 事 件 和 地 点 。 而 在 会 场 附 近 埋 伏 好 武 装 人 员 。 当 “ 四 人 帮 ” 赴 会 时 便 一 个 个 将 他 们 擒 获 。 据 说 , 姚 文 元 发 觉 误 入 圈 套 时 , 立 即 魂 飞 天 外 , 吓 得 “ 扑 通 ” 一 声 跪 倒 , 束 手 就 擒 ; 王 洪 文 发 现 自 己 落 网 时, 还 想 掏 枪 顽 抗 , 但 马 上 被 一 个 彪 形 大 汉 一 脚 踢 翻 在 地,另 外 几 个 战 士 一 拥 而 上 , 将 他 擒 住 ; 张 春 桥 被 捉 时 大 声 喊 叫 : “ 你 们 反 革 命 , 将 受 到 人 民 的 审 判 ! ” 可 不 久 , 他 自 己 被 送 上 了 人 民 法 庭 的 被 告 席 ; 江 青 倚 老 卖 老 , 没 去 赴 会 , 汪 东 兴 派 专 人 到 她 家 逮 捕 。 那 人 带 了 几 个 战 士 到 江 青 住 处 , 大 声 喊 : “ 江 青 出 来 ! ” 江 青 一 听 好 生 恼 火: 是 谁 如 此 大 胆 , 竟 敢 直 呼 老 娘 的 名 字 ! 她 走 出 房 间 , 才 要 发 作 , 那 人 就 从 衣 袋 里 掏 出 逮 捕 令 , 宣 布 了 她 的 罪 状 , 然 后 匆 匆 将 她 塞 进 汽 车 带 走 , 这 时 她 还 撒 泼 发 威 , 大 骂 道 : “ 主 席 尸 骨 未 寒 , 你 们 就 迫 不 及 待 地 ……”

“ 四 人 帮 ”被 活 捉 的 同 时,在 辽 宁 省,当 时 任 辽 宁 省 革 委 会 主 任 的 毛 泽 东 的 侄 子 毛 远 新 (杀 害 张 志 新 的 凶 手 )也 被 捉 拿 , 只 是 此 人 持 枪 顽 抗 , 被 当 场 击 毙 。

可 以 说 这 是 一 次 淋 漓 痛 快 的 宫 廷 政 变 。 政 变 胜 利 的 消 息 是 在 三 天 后 才 宣 布 的 , 而 在 宣 布 之 前 , 这 一 特 大 喜 讯 已 不 胫 而 走 , 轰 动 了 整 个 北 京 城 , 人 们 立 刻 奔 走 相 告 , 自 发 地 上 街 游 行 庆 贺 , 喊 的 口 号 是 “ 庆 祝 除 ‘ 四 害 ’ 胜 利 ! ” (毛 泽 东 曾 号 召 除 四 害 —蚊 、 蝇 、 鼠 、 雀 )全 城 鞭 炮 声 不 绝 于 耳 , 各 炮 烛 商 店 的 鞭 炮 一 售 而 光,各 酒 店 的 水 酒 也 一 售 而 光 。 人 们 一 边 饮 酒 , 一 边 还 要 吃螃蟹﹐人 们 到 菜 场 买蟹都 是 一 次 买 四 只 , 三 只 雄 的 和 一 只 雌 的 。 及 至 中 央 正 式 发 布 了 这 一 消 息 后 , 全 市 人 民 的 狂 欢 又 涌 起 了 新 高 潮 。

我 心 情 舒 畅 地 来 到 培 思 中 学 。 这 里 也 是 一 片 喜 气 洋 洋 的 气 氛 。 校 园 里 到 处 贴 著 “ 打 倒 四 人 帮 ” 的 标 语,都 是 单 权 的 笔 迹 。 司 马 芬 告 诉 我 , 就 是 这 个 单 权 , 不 久 前 还 在 批 邓 大 会 上 大 声 疾 呼 “ 打 倒 邓 小 平 ” 同 时 又 喊 “ 紧 跟 江 青 同 志 闹 革 命 ! ”

全 校 师 生 都 不 知 道 下 一 步 该 做 什 么 , 工 宣 队 也 不 知 道 , 他 们 没 有 接 到 上 级 的 命 令 。 市 革 会 已 经 瘫 痪 , 因 为 它 的 头 头 张 春 桥 已 在 北 京 被 逮 捕 , 其 余 喽 罗 乱 做 一 团 。

在 这 种 情 况 下 , 尽 管 我 急 不 可 待 地 要 投 入 工 作 , 可 是 却 不 能 如 愿 以 偿。前 校 长 潘 静 英 对 我 说 : “ 你 就 趁 这 个 机 会 呆 在 家 里 好 好 休 息 吧 。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5年 冬 , 我 在 离 开 五 七 干 校 之 前 做 了 一 次 例 行 检 查 , 发 现 我 得 了 冠 心 病 和 高 血 压 。 这 样 我 从 干 校 的 大 门 出 来 后 马 上 进 了 病 房 的 小 门 。 这 是 我 自 从 文 化 大 革 命 开 始 以 来 第 二 次 住 院 。
  • 您相信有这么一本书吗?随便翻开一页,看了几个字后就不由自主的看下去,把那厚厚的一章看完后,才回到这章的第一页,补看先前未看的部分。我的意思是说,实在太引人入胜了,叫做疑似山穷水尽时,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且,它不是创作小说,是个人的回忆录,简直不可思议。这本书就是彼得‧杜拉克的《旁观者》。图
  • 五 七 干 校 的 宿 舍 由 六 个 寝 室 组 成 , 每 个 寝 室 的 外 貌 和 内 部 陈 设 都 是 一 样 的 , 每 个 寝 室 里 有 六 张 双 层 床 , 睡 十 二 个 人 。 两 个 寝 室 住 女 生 , 四 个 住 男 生 。 我 的 寝 室 和 司 马 芬 的 毗 连。我 睡 的 是 中 间 一 个 床 的 上 铺 。 男 女 公 厕 都 离 寝 室 很 远 。 这 里 蚊 子 特 别 多 , 人 们 上 厕 所 都 必 须 穿 著 长 裤 和 长 袖 衬 衫 以 防 蚊 子 叮 咬 。
  • 在 一 个 初 夏 的 早 晨 , 干 校 举 行 打 靶 训 练 , 靶 场 离 干 校 很 远 。 我 因 为 眼 睛 不 好 , 奉 命 留 在 校 里 “ 看 家 ” 。 司 马 芬 也 留 校 “ 看 家 ”, 同 时 也 照 顾 我 。
  • 老 孟 说 的 对 。 一 年 后 , 潘 静英到 我 家 来 看 我 了 。
  • 我们到达孟加拉首都达卡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了,代理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喜来登,那是附近几个街区内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当我们钻出汽车时,一群铜钱大小的黑色蛾子扑面而来,我一边赶着蛾子一边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
  • “ 文 革 ” 开 始 以 来 , 医 院 的 工 作 每 况 愈 下 , 所 有 有 本 领 的 医 生 都 被 扣 上 “ 资 产 阶 级 技 术 权 威 ” 的 帽 子 , 有 些 被 送 到 乡 下 去 “ 改 造 ” 了 , 也 有 的 在 本 单 位 进 行 监 督 劳 动 。 医 疗 工 作 便 由 医 院 里 原 来 的 “ 工 人 阶 级 ” ( 他 们 是 杂 务 工 之 类 的 医 盲 ) 来 担 任 。 自 然 , 这 些 人 在 脖 子 上 挂 上 听 诊 器 之 前 也 专 门 受 过 几 个 月 的 训 练,基 本 上 会 量 体 温, 会 搽 红 药 水 , 也 可 以 简 单 地 开 “ 感 冒 片 ” 之 类 的 药 方 。 这 些 人 被 誉 为 “ 红 医 班 ”, 是 “ 文 革 ” 中 的 “ 新 生 力 量 ” 。 就 在 这 批 “ 新 生 力 量 ” 的 作 用 下 , 医 疗 事 故 层 出 不 穷 , 病 人 大 喊 倒 霉 。
  • 我 住 进 眼 科 医 院 , 为 了 治 疗 , 我 的 眼 睛 被 蒙 起 来 , 于 是 我 陷 入 了 黑 暗 世 界 。 然 而 我 并 不 感 到 寂 寞 , 因 为 我 还 有 耳 朵 可 以 听 到 声 音 。 我 的 鼻 子 也 永 远 张 开 著 , 我 的 双 手 也 可 以 触 摸 周 围 的 东 西 , 此 外 , 我 的 妻儿 每 天 傍 晚 总 来 陪 著 我 , 服 侍 我 , 并 且 告 诉 我 许 多 有 趣 的 新 闻 。
  • 1972年初春﹐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工宣队给我开了个“介绍信”﹐要我到砖窑厂报到。那里是我接受监督劳动的第三站。
  • 我 的 儿 子 新 望 是 个 非 常 聪 明 可 爱 的 孩 子 。 他 在 托 儿 所 的 时 候 , 那 位 保 育 员 老 太 太 总 喜 欢 抱 著 他 , 以 致 别 人 误 以 为 新 望 是 她 自 己 的 孙 子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