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67)

67 北 京 会 议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9日讯】 67 北 京 会 议

“ 我 们 俩 又 碰 到 一 起 了 , 好 象 我 们 是 有 缘 的 。 ” 这 是 那 天 上 午 我 来 到 图 书 馆 时 对 司 马 芬 说 的 头 一 句 话 。 她 则 回 答 说 : “ 不 是 有 缘 , 而 是 我 向 组 织 要 求 把 你 分 派 来 的 。 你 不 喜 欢 和 我 一 起 工 作 吗 ? ”

“我 当 然 喜 欢 , 只 是 我 太 喜 欢 学 生 , 我 总 想 当 班 主 任 。 ”

“你 既 然 热 爱 学 生 , 那 么 在 这 里 工 作 正 合 适 。 你 在 这 里 每 天 都 为 学 生 服 务 , 为 全 校 学 生 服 务 , 比 只 为 一 个 班 级 服 务 不 是 更 好 吗 ? ” 她 见 我 点 头 了 , 又 补 充 说 : “ 而 且 在 这 里 , 每 天 可 以 看 书 , 要 看 什 么 书 就 有 什 么 书 。 嗨 , 在 这 里 呀 , 就 好 象 老 鼠掉 到 米 缸 里 。 哦不, 是 你 这 匹 骆 驼 遇 到 了 一 个 绿 洲 ! ”

“ 可 是 我 的 眼 睛 ……”

我 刚 说 出 半 句 , 她 就 一 摆 手 打 断 我 , 匆 匆 拉 开 抽 屉 , 拿 出 一 个 茶 杯 盖 大 小 的 放 大 镜 , 说:“我 已 经 给 你 准 备 好 了 。 ”

“呵, 你 真 是 我 的 好 朋 友 ! ” 我 乐 不 可 支 地 赞 叹 。

“此 外 , 你 还 可 以 发 挥 你 的 特 长— 写 作 。 ” 她 又 说 。

“可 我 的 字 …… ”

“ 我 可 以 替 你 抄 。 ”

她 真 爽 快 !

图 书 馆 的 工 作 不 太 忙 , 所 以 我 就 在 空 闲 时 间 写 了 一 些 散 文 和 小 说 , 字 迹 自 然 很 潦 草 , 司 马 芬 就 替 我 誊 清。1979年,我 写 了 一 个 短 篇 小 说“ 新 邻 居 ” , 在 北 京 一 家 杂 志 上 发 表 了 。 这 是 一 篇 反 映 “ 天 安 门 事 件 ” 的 故 事 , 正 合 当 时 批 判 “四人帮 ”的 需 要 , 所 以 受 到 有 关 方 面 的 重 视 , 不 久 我 被 邀 请 去 北 京 出 席 一 个 文 艺 创 作 会 议 。 与 会 的 作 家 来 自全 国 各 地 , 开 会 学 习 时 分 成 了 几 个 小 组 , 北 京 的 作 家 包 括 包 括 著 名 女 作 家 冰 心 参 加 到 我 所 在 的 小 组 来 讨 论 。北 京 人 向 我 们 介 绍 了 天 安 门 四 五 事 件 的 详 细 经 过 (这 些 情 况 均 在 以 前 章 节 里 叙 述 了 )。 冰 心 老 人 说 , 她 的 女 儿 在 四 月 五 日 早 晨 也 曾 骑 著 自 行 车 带 著 女 儿 在 去 天 安 门 广 场 参 加 悼 念 活 动 , 她 们 到 达 广 场 时 , 只 见 人 山 人 海 , 喧 闹 异 常 , 她 把 自 行 车 停 在 一 排 自 行 车 行 列 中,没 上 锁 就 走,女 儿 问 妈 妈 为 什 么 不 上 锁 , 妈 妈 回 答 说 : “ 今 天 到 这 里 来 的 都 不 会 偷 车 。 ”这 句 话 使 我 感 动 。

会 议 期 间 , 听 了 许 多 报 告 , 报 告 包 括 来 自 各 地 的 作 家 谈 他 们 在 文 革 中 的 经 历 , 也 有 中 央 首 长 作 的 形 势 报 告 , 其 中 有 中 央 理 论 局 局 长 和 新 华 社 国 内 部 主 任 。 报 告 中 谈 到 文 化 大 革 命 运 动 冤 狱 遍 地 。 当 时 查 出 的 冤 假 错 案 已 达 290万 件 , 具 体 受 害 人 数 无 法 统 计 。 单 就 “内 人 党 ” 一 案 就 活 活 打 死 了 四 万 人 ! 这 是 内 蒙 古 人 民 电 台 台 长 哈 斯 巴 拉 先 生 在 发 言中 报 告 的 。 “ 四 人 帮 ” 凭 空 捏 造 了 一 个 “ 反 革 命 组 织—内 蒙 古 人 民 革 命 党 ”, 为 了 迫 害 内 蒙 古 的 领 导 人 就 诬 陷 栽 赃 , 顺 藤 摸 瓜 , 株 连 亲 友 , 抓 了 无 数 无 辜 群 众,光 打 死 就 有 四 万 人!另 一 个 大 冤 案 是 电 影“ 红河激浪” 一 案。报 告 人 女 作 家 李 建 彤 上 台 发 言 时 , 开 口 前 先 放 声 痛 哭 了 五 分 钟 , 全 场 为 之 震 动 , 听 众 也 陪 她 流 泪 。 她 哭 过 之 后, 才 渐 渐 安 静 下 来 , 开 始 叙 述 这 一 冤 案 的 经 过 。 作 家 李 建 彤 是 刘 志 丹 的 弟 媳 妇 , 她 写 了 一 本 传 记 小 说 “ 刘 志 丹 ” , 歌 颂 这 位 共 产 党 领 袖 一 生 的 斗 争 事 迹 , 后 来 有 人 将 这 本 传 记 搬 上 银 幕 , 取 名 “ 红 河 激 浪 ” , 是 一 部 挺 受 观 众 欢 迎 的 影 片 。 文 革 中 , 四 人 帮 为 了 抬 高 毛 泽 东 而 打 压 已 故 的 刘 志 丹 , 就 不 惜 迫 害 一 切 歌 颂 刘 志 丹 的 人 。 而 这 一 迫 害 过 程 也 荒 唐 透 顶 : 原 来 当 时 的 河 北 省 省 委 书 记 曹 轶 欧 , 也 就 是 党 中 央 有 权 势 的 人 物 康 生 的 老 婆 , 看 了 电 影 “ 红 河 激 浪 ” 后 就 写 信 给 康 生 , 说 这 是 一 部 为 刘 志 丹 树 碑 立 传 的 “黑 电 影 ” 。 康 生 没 有 看 过 这 部 电 影 , 他 就 根 据 老 婆 的 话 , 写 信 报 告 毛 泽 东 , 报 告 中 说 : “ 写 小 说 进 行 反 党 活 动 是 一 项 大 发 明 。 ” 这 句 话 后 来 变 成 了 毛 泽 东 的 “ 最 高 指 示 ”。其 实 毛 泽 东 既 没 有 看 过“刘 志 丹 ” 这 部 小 说 , 也 没 有 看 过 “红 河 激 浪 ” 这 部 电 影 , 就 批 准 了 康 生 的 报 告 , 批 示 严 办 。 于 是 大 逮 捕 开 始 。 作 者 李 建 彤 和 有 关 出 版 的 工 作 人 员 , 以 及 写 过 赞 扬 此 书 的 文 章 的 人 都 先 后“落 网”, 电 影 “红 河 激 浪 ”的 编 剧、 导 演 和 演 员 乃 至 拍 电 影 时 演 员 住 过 的 饭 店 、 店 中 的 服 务 人 员 也 一 律 下 牢 ; 而 凡 是 写 过 赞 扬 电 影 文 章 的 作 者 也 在 劫 难 逃 。 这 样 牵 牵 连 连 , 一 共 逮 捕 了 一 万 余 人 。 单 单 这 两 宗 案 子 就 残 害 几 万 人 , 那 么 全 国 二 百 九 十 万 案 件 , 该 有 多 少 人 蒙 受 不 白 之 冤 ? ! 这 是 无 法 计 算 的 。

新 华 社 国 内 部 主 任 在 报 告 中 讲 到 他 不 久 前 访 问 延 安 的 情 况 。 今 日 延 安 建 设 了 不 少 条 宽 敞 整 洁 的 大 街 , 街 两 旁 高 楼 林 立 , 煞 是 漂 亮 , 不 愧 为“ 革 命 圣 地 ” 。 可 是 一 到 夜 晚 , 到 处 是 讨 饭 的 乞 丐 , 站 在 大 街 旁 的 阴 影 处 , 捧 著 破 碗 等 人 施 舍。这 位 新 华 社 官 员 问 一 位 讨 饭 的 老 翁:“你 为 什 么 不 在 白 天 出 来 讨 饭 ? ” 回 答 是 : “ 这 里 是 革 命 圣 地 , 来 参 观 的 外 国 人 很 多 , 我 不 能 给 党 脸 上 抹 黑 。 ” 据 说 后 来 这 为 新 华 社主 任向 邓 小 平 汇 报 这 一 情 节 时 , 邓 小 平 流 泪 了,说:“ 老 区 的 人 民 觉 悟 还 这 样 高 , 我 们 共 产 党 对 不 起 他 们 ! ” 那 位 讨 饭 老 人 究 竟 “ 觉 悟 高 ” 还 是“觉 悟 低 ” 呢 ? 人 民 已 经 麻 木 到 了 这 种 程 度 , 这 才 是 中 华 民 族 真 正 的 悲 剧 。

过 去 , 我 一 向 教 育 学 生 应 当 怎 样 拥 护 共 产 党 , 我 反 复 告 诉 学 生 党 的 威 望 多 么 高 , 毛 主 席 的 威 望 多 么 高 , 什 么 “ 一 呼 百 应 ” 呀 , “ 万 众 一 心 ” 呀 , 这 都 “ 中 国 人 民 团 结 奋 斗 的 精 神 。” 可 是 听 了 理 论 局 局 长 的 报 告 后 我 才 进 一 步 懂 得 了 “ 万 众 一 心 ” 的 局 面 是 怎 样 造 出 来 的 。 他 说 : “ 毛 主 席 的 话 谁 敢 不 听 ? 谁 要 说 个 ‘ 不 ’ 字 , 马 上 就 被 当 作 阶 级 敌 人 抓 起 来 , 狠 批 狠 斗 。 ” “ 文 革 中 有 句 著 名 的 口 号 : ‘ 谁 反 对 毛 主 席 就 打 倒 谁 ! ’ 谁 还 敢 反 对 啊 ? ” “这 不 是 社 会 主 义 民 主 , 这 是 法 西 斯 民 主!” …… 这 样 的 话 若 是 在 五 年 前 讲 出 来 , 无 疑 是 要 判 死 刑 的 。

这 次 会 议 历 经 十 天 , 这 十 天 是 我 感 到 有 生 以 来 最 为 心 情 舒 畅 的 一 段 时 间 。 罩 在 心 头 近 三 十 年 的 阴 影 一 下 子 烟 消 云 散 了 。

会 议 期 间 , 我 也 抽 空 重 访 旧 地 , 拜 见 了 一 些 二 十 年 前 的 老 同 志 、 老 上 司 。 我 得 知 我 们 上 海 情 报 局 的 一 位 老 局 长 在 文 革 中 曾 被 提 拔 到 中 央 部 里 情 报 部 门 掌 权 , 可 惜 他 目 光 短 浅 , 犯 了 错 误 , 在 外 交 部 发 生 的 夺 权 事 件 中 , 他 邀 请 了 那 位 夺 权 野 心 家 到 部 里 讲 话 , 可 那 人 只 当 了 四 天 “ 外 交 部 长 ” 就 倒 了 台 , 我 们 这 位 情 报 部掌 权 人 也 就 倒 了 大 霉 , 被 斗 得 七 死 八 活 , 不 久 命 归 黄 泉 。 原 上 海 局 的 那 位 写 “反 诗 ” 的 参 议 员 老 张 被 押 送 到 北 京 审 查 , 始 终 没 有 解 脱 , 文 革 中 被 揪 斗 后 失 踪 了 , 最 后 被 平 了 反 , 但 始 终 没 有 找 到 尸 首 , 其 妻 只 能 将 他 的 衣 服 葬 到 八 宝 山 公 墓 。 其 妻 在 向 我 述 说 这 件 事 时 , 伤 心 地 说 : “ 为 革 命 牺 牲 我 毫 无 怨 言 , 可 老 张 这 样 不 明 不 白 地 死 了 , 我 想 不 通 ! ”

我 还 去 医 院 拜 访 了 “ 郭 伯 伯 ” , 这 位 副 总 理 级 别 的 老 干 部 在 揪 斗 中 被 打 伤 了 腿 , 伤 口 感 染 转为 难 治 之 症 。 他 这 时 躺 在 床 上 形 容 憔 悴 , 有 气 无 力 。 他 见 我 进 去 十 分 高 兴 , 兴 奋 地 坐 起 身 , 热 情 地 问 长 问 短 。 他 对 于 我 在 运 动 中 的 情 况 了 如 指 掌,赞 扬 了 我 的 表 现 , 说 苦 难 能 磨 炼 人 , 要 我 珍 惜 这 十 年 的 经 历 。 当 谈 到 党 的 政 策 时 , 我 突 然 想 起 了 人 民 大 学 的 大 右 派 葛 佩 琦 , 便 问 他 : “你 们 怎 么 处 理 这 个 人 的 ? ” 他 答 : “我 们 执 行 党 的 政 策 , 给 他 改 正 了 , 不 过 问 题 总 是 存 在 的 。 ”我 明 白 了:改 正 右 派 不 过 是 权 宜 之 计 , 一 旦 运 动 再 来 ……

郭 又 问 及 我 父 亲 的 情 况 , 嘱 咐 我 如 再 写 信 给 父 亲 , 要 代 他 向 父 亲 问 候 。 我 点 点 头 , 但 心 里 却 在 想 : 父 亲 会 接 受 他 的 问 候 吗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和李岩从孟加拉的电信总局出来,感到一身轻松。我刚刚在那里做了一次技术讲座,孟方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计划司司长和项目招标委员会的主席都亲自来听我的讲座。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提出的一些通信网发展规划和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我几乎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给与了满意的解答
  • 众人出得戒台寺,张云浩在前面带路,伯衡等人紧随其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一条大路之上,只见张云浩用手在左前方一指,道:“喏,斋菜馆便在这里。”三人抬头一看,只见那斋菜馆上方挂有一匾,伯衡念道:“‘静心斋’。”转头笑谓众人道:“这名字不错嘛!”
  • 到得36楼之楼长值班室一传呼,林琬薇宿舍却无人应答。伯衡好不失望,转念一想,不如去找找林国栋,遂又直奔27栋研究生楼而来。刚走到楼门口,正好看见林国栋背著书包下楼。伯衡连忙叫道:“林兄!”林国栋闻声回头一看,见是伯衡,笑道:“是你,琬薇上午去找过你,见到了么?”伯衡满脸歉意道:“真是对不住,今天我陪大姐和小妹去香山等处游玩,错过琬薇了。”林国栋大度一笑,道:“不要紧,我晚上还会见到琬薇。这样吧,不如我们约定一个时间,请你大姐和小妹来湖边炼功点来见面学功,如何?”伯衡喜道:“甚好!”微一沉吟,道:“你看下周二傍晚6点怎样?”林国栋爽快道:“很好,琬薇周二晚上正好无课。”“既如此,我们便一言为定、不见不散!”伯衡高兴道:“我明天就去通知大姐和小妹。”
  • 后 来 听 说 “ 四 人 帮 ” 被 粉 碎 后 , 党 中 央 内 部 的 斗 争 也 很 激 烈 。 很 多 人 主 张 立 刻 把 邓 小 平 请 出 来 工 作,而 党 的 临 时 代 主 席 华 国 锋 却 不 同 意 , 他 说 “ 凡 是 毛 主 席 制 定 的 政 策 都 不 能 动 ; 凡 是 毛 主 席 的 指 示 都 必 须 执 行 。 ” 既 然 毛 主 席 罢 了 邓 小 平 的 官 , 那 就 不 能 让 邓 小 平 出 来 工 作 。 华 国锋提 出 了 “ 抓 纲 治 国 ” 的 原 则 , 这 个 “ 纲 ” 就 是 阶 级 斗 争 之 纲 , 而 他 的 治 国 方 针 只 是 各 条 战 线 保 持 现 状 , 努 力 工 作 。
  • 1976年 这 一 年 , 在 中 国 历 史 上 是 极 其 重 要 的 一 年 。 四 大 领 袖 中 , 除 刘 少 奇 在 1969 年 死 于 非 命 外 , 其 余 三 位 都 在 这 一 年 相 继 去 世 。 一 月 初 从 北 京 传 出 周 恩 来 病 逝 的 噩 耗 , 六月 份 朱 德 辞 世 , 九 月 毛 泽 东 也 与 世 长 辞 。 这 一 年 , 低 沉 的 哀 乐 一 直 在 中 国 的 上 空 回 响 , 显 示 出 整 个 国 家 的 悲 哀 和 人 民 的 悲 哀 。 悲 哀 的 高 潮 出 现 在 四 月 五 日 。
  • 1975年 冬 , 我 在 离 开 五 七 干 校 之 前 做 了 一 次 例 行 检 查 , 发 现 我 得 了 冠 心 病 和 高 血 压 。 这 样 我 从 干 校 的 大 门 出 来 后 马 上 进 了 病 房 的 小 门 。 这 是 我 自 从 文 化 大 革 命 开 始 以 来 第 二 次 住 院 。
  • 您相信有这么一本书吗?随便翻开一页,看了几个字后就不由自主的看下去,把那厚厚的一章看完后,才回到这章的第一页,补看先前未看的部分。我的意思是说,实在太引人入胜了,叫做疑似山穷水尽时,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且,它不是创作小说,是个人的回忆录,简直不可思议。这本书就是彼得‧杜拉克的《旁观者》。图
  • 五 七 干 校 的 宿 舍 由 六 个 寝 室 组 成 , 每 个 寝 室 的 外 貌 和 内 部 陈 设 都 是 一 样 的 , 每 个 寝 室 里 有 六 张 双 层 床 , 睡 十 二 个 人 。 两 个 寝 室 住 女 生 , 四 个 住 男 生 。 我 的 寝 室 和 司 马 芬 的 毗 连。我 睡 的 是 中 间 一 个 床 的 上 铺 。 男 女 公 厕 都 离 寝 室 很 远 。 这 里 蚊 子 特 别 多 , 人 们 上 厕 所 都 必 须 穿 著 长 裤 和 长 袖 衬 衫 以 防 蚊 子 叮 咬 。
  • 在 一 个 初 夏 的 早 晨 , 干 校 举 行 打 靶 训 练 , 靶 场 离 干 校 很 远 。 我 因 为 眼 睛 不 好 , 奉 命 留 在 校 里 “ 看 家 ” 。 司 马 芬 也 留 校 “ 看 家 ”, 同 时 也 照 顾 我 。
  • 老 孟 说 的 对 。 一 年 后 , 潘 静英到 我 家 来 看 我 了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