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一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4日讯】第一场 序幕

芭蕾舞专场演出。
纽约繁华的夜景,不同肤色的纽约居民。豪华与简陋;富贵与贫穷;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杂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剧院。(预示人间舞台)

[外景画面]
镜头出现在演出前的剧院。

[内景]
彬彬有礼的剧场服务员们;气质高贵的艺术家们;各种乐器声中,演职员们在做准备工作。

[主要人物]
洪海,身穿晚礼服,沉着、英俊。38岁左右。
劳拉,洪海的秘书,慈爱、温和。50岁左右。
郑教授,乐队第一大提琴手。60岁左右。
林露,芭蕾舞演员。24岁左右。

[内景画面]
洪海和劳拉向大剧院走近。
后台,演职员在紧张的做准备。
身穿各种服装的演员。
舞台,走道,化妆室,演职员紧张而有序。

[镜头特写]
一个黑头发的演员在梳妆镜前,长长的假睫毛。

[画面]
指示灯闪烁,提示演员到位。
一张美丽的东方面孔,林露奔放出喜悦。她飞速跑到前台就位,俏皮地隐藏在红幕布后。
导演查看演员,发现有缺位。
导演——林露!
林露甩开垂钓的幕布,向导演身后深深鞠躬。
导演一转身,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和睦快乐的团体。导演胸有成竹。“OK”,他用手向演员们致意。

[舞台全景]
——舞剧演出盛况。

[画面]
聚精会神的观众。
气势磅礡的乐队。

[场景一:观看演出]

林峰,林露的哥哥,他正陪伴着老父亲。老先生拿着儿子预备的望远镜到处看,什么也看不见。林峰帮着父亲把望远镜对准舞台。
林峰——爸,看舞台啊!最后一个出场的,对,就这个!——看清了没?
林老——她在哪儿啊?(望远镜对着前排的脑袋)
林露优美的舞姿牵动着每一个观众。
洪海深情地注视着台上的主角。
掌声和鲜花中,林露三次谢幕。

[场景二:初相遇]

[内景]
剧院前庭。演出结束,观众散场。

林峰拉着年老的父亲,一边走,一边张望洪海的背影。在前门休息厅处林峰追上了他们。
林峰——晚上好!
劳拉——林峰,晚上好!这场演出太精彩了,是吧?
洪海——谢谢你!林峰。演出的确非常好。
林峰——我很高兴你们喜欢舞剧。
劳拉——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就喜欢跳舞,还梦想过当芭蕾舞演员呢!到中学的时候我才放下了做芭蕾舞演员的梦。对我,实在是梦。多么美,梦幻怎么可能人人都实现呢?艺术,是神赐予的。艺术家就是上帝的宠儿。
林峰——说的极是。上帝给我的宠爱就少一些,我是艺术的低能儿(做鬼脸)。本来没有在意,后来发现,我的艺术细胞是被家族里的人抄袭走的,于是才对上帝感觉有点不公的。怎么样?她跳的还行吧?——那个梦丽沙(舞剧女主角),就是我妹妹。

[画面]
镜头跟踪林露到前庭。
林露卸了舞台装,带着一张纯洁的面孔跑来了。她背着包,匆匆忙忙往出口的休息厅跑来。她身穿简易的便装,一个纯情少女的姿态。看到哥哥一行人,冲着爸爸撒娇过去。
林露——老爸爸,今天找到了我吗?
老先生——找到了!找到了!看不清是不是你。
林露——(假装不高兴)老爸,你怎么老是让我伤心嘛!老是不好好注意嘛!
劳拉和洪海在一边出神地注意著林露,她的美丽在台下更显得纯洁。劳拉几乎惊叹起来。
劳拉——真是你吗?我们美丽的梦丽沙。你太伟大了,我真不敢相信林峰有这样一个出人头地的妹妹。你真是上帝的宠儿,祝贺你演出成功。
林露——谢谢你!我真高兴你对我的赞美,但是我哥哥从来不这样。他总想当我的老板,总想能够控制我。
劳拉——他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男人,他之所以不赞美你,是因为他太妒忌你了。如果我有一个太伟大的姐妹,我也会感到自己渺小了。但是,他非常爱你,对不对?
林露——(开玩笑)你爱我吗?
林峰尴尬了,他不说话。
洪海笑了,表示非常理解。
劳拉糊涂了,她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老先生愁眉苦脸,他要上厕所。
林露——林峰,快带老爸去上厕所。
劳拉——(镜头在林峰和父亲的背影)我非常喜欢中国人的文化,他们对老人就像对孩子一样。我常想我老的时候,我的孩子会不会常来看我?对他们,我会感到是一种苛求,我不能抱希望。我真的好喜欢和中国人交朋友,他们对人很真实,很善良。我们公司有很多中国人。
林露——(无奈地)但是,美国的电影总是把中国人演得很粗暴。
劳拉——那是电影。现实中的中国人,有才能,讲文明的太多太多了。你们不就是吗?对吧,洪海?
洪海——是的,我们也很伟大嘛!但是比起舞台上的大艺术家,我们感到很渺小。
林露——(满意地样子)非常好的感觉,我只是不想你们做我的大大大的——兄长。

[画面] 三个人会心地笑了。
劳拉——(看了一下表)我得先走了。非常高兴认识你林露,希望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洪海,你可以陪林露小姐再聊一会儿。
劳拉走了,洪海陪着林露。
林露到食品柜里买了一瓶饮料。
林露——(向洗手间方向看)怎么还没回来?掉厕所里了。我爸就这样,一出门就找厕所,还哪儿困难找,他哪儿来事。——这儿带老人比带孩子都麻烦。是吧?
洪海——可能,也许。
林露——你看来不带老人也不带孩子。
洪海——对!
林露——好!
洪海——为什么?
林露——不好吗?
洪海耸了一下肩。

[画面]
林露等的不耐烦了,走到洗手间方向。
排队进洗手间的人已经没几个了。这是一种大洗手间,南北通门。林露意识到父子俩从另一门出去了。
他们又跑到另外一个洗手间,已经没人了。
林露——(抱怨起哥哥)我哥最笨了,出门经常东南西北反向。丢了还不知道打个电话问。
林露拿起手上的电话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终于她的电话响了。
林露——(生气地喊起来)—–这么多大门你让我到哪儿找你?——这么大停车的地方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洪海站在一边给她打了个开车的手势。
林露——算了!算了!我让你同事送我回!家见!

[场景三:回家的路上]

[外景]
通向停车场的路上。

洪海接过林露的包背在身上,看林露一脸气呼呼的样子。
林露——我真烦林峰,办事儿窝囊着呢!没一点利索劲。
洪海暗中观察著林露,笑了。
林露——你笑什么?
洪海——我在想——舞台上的你,她不会生气。
林露——那是演戏!生活中哪儿有那样的?别说舞台了,就电影里那些人模鬼样的,下来还不全是颠倒个的?真的能让你买票看吗?
洪海依然在笑,看她简直就像孩子。
林露——来美国多久了?
洪海——一年。
林露——才来?才来就找到工作了?
洪海——从德国搬过来的。
林露奇异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洪海。
林露——你还挺能折腾的嘛!没拖家带口子吧?
洪海——没!
林露——好!

[画面,进入轿车]
林露坐进洪海的车,她放下镜子擦脸。她感到脚底下一堆乱纸,捡了起来。是打靶后的纸。林露好奇起来。
林露——你的?
洪海——对!
林露——你还干这事?
洪海——怎么样?成果还不错吧?——这是上星期的。(找出两张比较满意的给她看)
林露——这有什么?不就中间打了几个眼吗?
洪海——呕?挺简单的,是吗?
林露——这事难吗?(她用手做着射击的姿势对准洪海。)
洪海——我一定请你打靶。你什么时候有空?
林露——没约会的时候。
洪海开到加油站。一边加油,一边清洗前面的玻璃。
洪海——想喝点什么?
林露——低糖可乐。
洪海——(惊讶)你还用减肥啊?
林露——不控制体重怎么上舞台啊?
洪海——饿不饿?
林露——饿?饿也得控制呀,能跟你们一样吗?除了知道上班,剩下就知道吃。
洪海——我给你买点吃的。(有点同情的样子)
林露——你别勾引我。
洪海——偶尔一顿夜宵。去哪儿?
林露——不行!顶多一包低脂肪土豆片。

[镜头特写]
林露吃土豆片,她一边吃一边给洪海指著方向,还一边做着评论
林露——你说这帮美国佬活的多没劲吧!就知道挣钱养房子,还尽找这黑灯瞎火的鬼地方,给谁看呢?说人家洋人的生活是一小养成的习惯,是文化,你说来这儿的中国人你学个什么劲呢?也讲究起来什么美国中产阶级生活了,硬著头皮朝这荒天野林里搬,就怕寂寞不够。你往这儿的中国人家跑跑看,十家十个金装醋坛子,买得起房买不起家具,买的起高档电器,买不起花瓶瓷器。怎么瞧他们的日子就怎么闹心啊!你还不错,眼儿还能瞄准个枪眼。你看我哥林峰,那俩眼珠子都呆了!上个班,单程就跑一个半小时,一早冷飕飕出去,赶晚黑灯瞎火回来,两头顶着星星,一周五天不变样。好容易盼到周末,日子充实了,除草、种地、中国店——我的妈呀!这不整个一个机器人吗?
洪海——(听的散漫,说的诙谐)让我给你总结一个经验,成家是人最大的失败。
林露——你太伟大了!干杯!(举起手里的土豆片)

[场景四:林峰的家]

[外景]
居民住宅区,林峰家的小洋房。

[画面]
林峰急匆匆开着车。老先生昏睡着。
林峰开到了家门口,看到了洪海的车。
走出来的洪海和走进来的林峰碰了个照面。
林峰十分尴尬,向洪海抱歉。
林露当面抱怨哥哥。
洪海开车走了。
林峰进门看到家人,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镜头特写]
乱糟糟的家里,身着睡衣的妻子,随随便便的妈妈,无拘无束的妹妹。
林峰一把拉过林露。
林峰——你和我们老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林露——所有不该说的都说了。
林峰——完了!就你这张嘴,从来不知道上锁!你知道中国人给什么人干事最难?给中国老板!我算没出头之日了。
林露——瞧你那窝囊劲!顺心就顺干,不顺心就换地方干,至于在老板面前那么低三下气?就你这个老板,我说什么他还不是老老实实听著!还什么不好接近不好交的?我看他挺好,备不准以后还能提拔你呢!
林峰——除非你嫁给他!
林露——嫁他?除非他变个人种。
林峰——崇洋迷外!(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鹊桥,喜鹊架起的桥。传说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天上的喜鹊首尾相连,架起了鹊桥。牛郎织女走在鹊桥上,在银河中相会。当他们双脚踏在鹊桥上,回首看到从喜鹊身上坠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一句道出了相恋的情怀和对慈悲喜鹊的难以忘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