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鹊桥归路》第四场

木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6日讯】第四场 相约有期

[外景] 美国,白天。
美国高速公路。初春的旷野。繁荣的机场。整洁宽畅的居民小区。

[内景]美国某机场大厅
石芳和卡尔大包小包从机场出来,俩人充满了喜悦。

[内景] 歌舞团的排练厅。
乐队演奏员,舞蹈演员,祥和的气氛。
林露身穿练功服,满脸汗淋淋。
洪海出示证件,签名后进入大厅。
林露听著电话,脸上露著喜悦。

[场景一:练功房]

[镜头特写] 洪海和林露在电话上

洪海——我离你近了,可以常看你表演了。
林露——我这里没有免费入场票。
洪海——我进后台,看的更清楚。
林露——小心警卫拿你当扒手抓了。
洪海——我报你是同谋。
林露——到时我说不认识你。
洪海——这么无情无意!OK,报警吧!我已经瞄准你。转身90度,——再转一点点,抬起头来,看二楼拐角处的树。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林露朝着电话里的指示方向。

[特写镜头]
一只慢慢暴露出来的手成开枪的手势。
“啪”一声枪响。镜头在黑圈上,慢慢显示出全景——打靶牌。

[场景二:室内打靶场]

[内景] 枪靶的中心

打靶牌自动回到射击地点,一只秀美的手在靶上搜寻枪眼。洪海有点吃惊,她一环没打上靶。
洪海——手下很留情?
林露——(瞪着眼睛喊)我看准了才放的枪,怎么会不在中间呢?一定是枪有问题。
洪海接过她手里的枪,连放三枪,三枪全中。
林露不服气,摆好姿势再打。
洪海——(站在她身后,握住她拿枪的手。)你瞄准了,闭上眼睛,再一放枪,这还不放到天上了?要这样——(画面很亲切)

[场景三:找公寓]

[外景] 在高速公路,星期六早晨

林露开着车,洪海利用手机在和公寓管理员联系(找公寓)。林露一边驾着车,一边给他介绍城市旅游的地方。
洪海——你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城市。
林露——谈不上。我喜欢的总是不容易找到。
洪海——如果你找公寓,喜欢住哪儿?
林露——市中心,热闹的地方。什么人都有,可以漫步街头,品尝各种国家不同风味的小吃。你呢?
洪海——远离城市,人越少越好。视野要宽阔,白人区。我最忌讳乱七八糟的食品。
林露——修身养性,好!尽情滋养城市孤独症。
洪海——会这样吗?
林露——除非你忘掉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要么就找一个爱生孩子的美国老婆,让你充分享受美国中产阶级生活:车、房子、孩子、狗。
洪海——你是中国女孩吗?
林露——50%

[外景] 新开发的公寓区。

环境十分典雅。在半独立公寓里,房产管理员介绍著住房。
林露冲出阳台,一片湖水跳入眼帘。她脸上露出了羡慕。她情不自禁转了一圈,做了一个舞蹈亮相。
管理员——(赞美的眼神看林露)漂亮。
洪海看了一眼林露喜悦的神色,立即决定签定合同。

[场景四:闯红灯]

[外景] 市区,中午。

林露飞快地闯过了红灯,洪海紧张地叫了起来。
洪海——(指责)你不要命了?
林露——我命大!小时候我差一点就死了,我奶奶救了我。我奶奶说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还能活着呢!
洪海——我到美国那么小心还给警察吃了两张罚单。
林露——我到美国被警察抓了那么多次,连一次罚单都没吃上。你脸上是不是长毛病给人家看了?就不会临时作用一点表情?
洪海——噢?怎么作用?
林露——警察过来,你就老实下来。慢慢放下窗户,笑脸对他招呼。双手递过去驾驶执照,两手交叉请他多多关照。——对不起!忙着赶演出。这是下一场演出票。没说半点假话,不信台上抓我。——票下留情。(滑稽的表情)

[特写]
洪海吃惊的眼睛

[场景五:石芳新居]

[内景] 卡尔的洋房,地下室

石芳满脸汗,眼镜上沾满了灰尘。她身边是大大的垃圾桶,装满了破烂。
石芳用手扇着眼前飞下来的尘土。忍不住捂著鼻子跑开了。
一栋老洋房的储藏室。
满身灰尘的石芳,手上拿着陈旧的相框。
一张合家欢,年青时仪表堂堂的卡尔和他的妻子、孩子们。
石芳的表情十分复杂。她听到了室外停车的声音,藏起相框跑了出去。

[特写]
一双穿着拖鞋的大脚从车里走下来。破旧的拖鞋,肥大的短裤,赤裸裸的胸脯,纷乱的头发。一手抱着油漆,一手提着一箱啤酒。

[外景] 卡尔的车库前

梯子,油漆,工具,一大堆。卡尔红扑扑的脸,气喘嘘嘘。石芳惊异的目光。
石芳——你就这样进商场了吗?
卡尔——怎么啦?
石芳——人家没把你当叫花子抓了去吗?
卡尔——没!他们说我看上去就很能干。
石芳——(难以言表)是的,你真能干。
卡尔吃力地爬上梯子。拿着工具的手有些颤微。石芳扶住了梯子。
石芳——小心点,不行就别干了
卡尔——我很好,这些地方都是我从前修的,我的手艺不错吧?亲爱的,可以给我拿一瓶啤酒吗?

[内景] 厨房
石芳一边往屋里走,一边不放心地往外看。
厨房的餐桌上七八个酒瓶。她禁不住摇了摇头,不想让他再喝了。

[场景六:餐厅幽会]

[内景] 高档的餐厅

红酒,高脚杯,温情的音乐。洪海和林露坐在酒吧台。有情人起舞。
洪海和林露轻松地说着笑话,没有情侣间的缠绵。林露纯情坦荡,洪海幽默诙谐。
林露——你和别的中国男人有点不同。
洪海——好还是不好?
林露——这要看站在什么基点上,作为单身,你算好一点;作为丈夫,大概分数不高。
洪海——你这么认为?
林露——要不你老婆怎么跑人家去了?还不承认你做的不好!说说你老婆,她漂亮吗?她现在生活的好吗?我对异族婚姻很感兴趣。
洪海——你的目标不会是向异族婚姻发展吧?
林露——大有可能。
洪海——我告诉你,洋人最会骗你这种小姑娘,一骗一个“十环”,等你栽倒人家手里了,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哭去吧!
林露——你把我当谁了?你是不是告诉我你有经验?我告诉你,我十二岁就开始谈恋爱,十五岁就开始做红娘。你谈过几个朋友?要说经验啊,你连我的小拇指都顶不上呢?搞明白一点!

[特写]
洪海痴呆的眼睛;林露俏丽的小嘴。(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外景] 德国与北京
    画面从德国转到中国,由透彻清晰进入到灰暗茫茫,形成强烈对比。
    在扬沙的季节,雾蒙蒙中出现中国首都国际机场。
  • [内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回到公寓,留言机里是前妻石芳的声音。他情绪很低落。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倒在沙发上。
  • 纽约繁华的夜景,不同肤色的纽约居民。豪华与简陋;富贵与贫穷;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杂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剧院。(预示人间舞台)
  • 鹊桥,喜鹊架起的桥。传说七月七日,牛郎织女相会,天上的喜鹊首尾相连,架起了鹊桥。牛郎织女走在鹊桥上,在银河中相会。当他们双脚踏在鹊桥上,回首看到从喜鹊身上坠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一句道出了相恋的情怀和对慈悲喜鹊的难以忘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