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73)

73 出洋求索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2日讯】73 出洋求索

“文革”期间,御用音乐家编了一首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首歌成为当时在中国最流行的歌,自文革中期一直被“广大群众”有口无心地唱了五六年!

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究竟好不好?确实是好,但它不是上述流行歌中唱的那种“好”,它的实际意义在于教育了全国人民,促使了全国人民的觉醒,使人民看清了不少问题。

这场“革命运动”无情地毁坏了一代人—一代青少年,他们被称为“老三届”,即是1966,1967,1968这三届各级学校的毕业生,他们在运动一开始就被毛泽东思想挑动起来,带着宗教的狂热,冲杀出来,六亲不认地捍卫毛泽东思想。他们被利用完了之后,就被驱赶去那“广阔的天地—农村”,“去滚一身泥巴,干一辈子革命”,实际上是一种“劳改”。这些可悲可叹的一代人﹐在城市和农村创造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所有这些,罄竹难书(这个成语可以在这里引用的〕,这里只指出一点:他们是最早的觉醒者。

文革一结束,他们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古老的中华民族为什么这样多灾多难?他们清楚地从“毛选”里读过:共产党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为了这个崇高的目的,“老三届”的父母和他们本人甘愿牺牲一切,也确实做到了牺牲一切。可是文革结束后,又发现有新的“三座大山”压在人民头上,这就是“问题成山、困难成山、麻烦成山”,什么产生新的“大山”?他们认真思考之后,震惊地发现,从前的那三座大山并没有推翻,帝国主义曾经被赶出中国,可是没有赶彻底,赤色帝国主义也就是列宁所说的“社会帝国主义”不但没有退出中国,反而变本加厉地入侵中国,对于这个帝国主义,共产党引狼入室﹐后来又开门揖“盗”,把他们原先斥为“强盗”的白色帝国主义请了进来。封建主义被推翻了吗?不,共产党只推翻了地主阶级在农村的统治,可是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农村干部,他们对农民的压迫远远超过了昔日的地主阶级,而且共产党的组织系统,从中央到地方,始终保持了极严格的封建家长式统治,这种统治方式(一党专政)是贪污腐败的温床,是政治领域不可治愈的癌症。官僚资本主义被推翻了吗?是的,旧的官僚资本被赶出国门了,然而新的官僚资本又孳生出来,这就是随着“文革”的结束而兴起的“太子党”,他们倚仗着老子的权势,公然高喊“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口号大捞特捞,他们生财有道,或批租土地,或经营公司,或改革“国企”,(改革国有企业)一个个成了这个“大王”,那个“大王”……

这些问题都逼使“老三届”一代人冥思苦想,难道他们的父辈和他们自己的血汗都白流了?

思考的结果是:复兴中华民族,必须寻求新的道路。于是他们想到历代革命先驱者的奋斗史,四个鲜红的大字便出现在脑海里:出洋求索!

他们从教科书上读到过孙中山出洋求索的故事,孙中山为了“驱除鞑虏,振兴中华”,先后到南洋,到日本,到欧美,研究人类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他找到了“科学”和“民主”这两大法宝,带回中国,发明了三民主义,组建了国民党,推翻了满清王朝的几百年统治,建立了中华民国,中华民族确实燃起过希望的火花,可是三十五年后,由于一党专政导致了不可收拾的贪污腐败,以致堂堂“中华民国”沦入名存实亡的局面。无数先烈的血都白流了!二十世纪初,又有一批有为青年为振兴中华而出洋求索,这些人里有朱德,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正好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这些革命青年便高举马列主义的大旗,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给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可是三十五年过去了,由于一党专政,又走上了国民党贪污腐败的老路!

这里有个插曲:1947年,老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曾到延安同毛泽东会谈,那时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已经稳操胜券,黄先生谈到中国历代王朝更迭的情况,说每个王朝都是兴盛了三四十年后衰败下来,中国共产党是不是能够逃脱这个周期?当时毛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摆脱这一周期的办法,这就是我们找到了‘民主’。”可是毛泽东始终没有实行民主,所以共产党的腐败是从毛泽东本人开始的。

当“老三届”们研究历史时,他们还发现了一个极富讽刺意味的事实:当年蒋介石和儿子蒋经国都曾留学苏联,在那里学习马列主义,研究社会主义,可是回国后干了一辈子的反共事业。新中国刚诞生时中国共产党人实行“一边倒”政策,把苏联共产党奉为“老大哥”,两国亲密无间;可曾几何时,中共却又联合两个帝国主义反对苏联,视苏共为敌,而实际上苏联共产党从来就没有把中共视为真正的兄弟。

所有这些都促使受了骗的“老三届”们进而思考一个及其严肃的问题:毛泽东思想是“无往而不胜”的真理吗?他们对这一问题从坚持到怀疑,最后说了“不”。他们擦了擦眼睛,看不到祖国的前途,也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十年的“插队落户”消耗了他们的青春,现在他们决定来个“洋插队”,到海外去追求真理,他们渴望出去看一看被共产党人咒骂了几十年的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他们希望自己能像当年的孙中山、鲁迅、周恩来等人那样,从外国带回救国的秘方。

于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中国掀起了一个出国热,“老三届”以及他们之后的几届毕业生纷纷打起背包,冲出国门,奔向世界各地,他们没有统一的固定的目标,世界五大洲,哪里可以落脚,他们就往哪里去。他们一出国门,惊讶地发现,好象哪里都比中国好!

这股出国热潮自然也波及到我的小家庭,儿子要到日本去留学,走革命先驱者的路,他按照广告向一家日本学校报了名,交了学费,他的祖父大力支持,还特地致函住在日本的朋友,求她到时候照顾一下小孙子。可是不久发现那个“学校”招生是个骗局,幸亏发现得早,还来得及追回学费。这时我们又想到在美国有不少亲人,便又想去美国,可是那时中国人去美国是不容易的,况且在美的亲人也有难念的经。这样在作第三次计划时,就决定去闯澳大利亚,并且成功地实现了这个计划。

一踏上澳洲这块土地,望儿就仿佛一匹小骆驼来到了绿洲一样,这块新天地令他欣喜若狂。可是要在这里生根发芽也很不容易,尽管他有绘画的才能,在美术学院也算是个拔尖生,可在这人地生疏的异国他乡,要想摆上一个画摊谈何容易!首先碰到的食宿问题一筹莫展,仅能靠每天在街头画肖像糊口。

他的祖父知道孙子有了困难,马上汇来五百元美金,这真是雪中送炭。望儿接到这张五百元的支票,感到十分亲切而温暖,他几乎激动得热泪夺眶而出了。然而他没有将支票兑成现金使用,却把它原封不动推回去,附信写到:“亲爱的爷爷,收到您寄来的五百元美金支票,我是喜出望外,您老人家的关怀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从而使我增加了克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我绝不辜负您老人家的希望。只是这钱我不能收,因为您老人家为为国家为子孙操劳一辈子,如今已年近八旬,应该在国家和子孙的关怀照料下颐养天年,孙儿如今也已长大成人,应该寄钱孝敬爷爷,怎么可以仍旧花爷爷的钱呢?目前,由于刚踏上澳洲这块土地,人生地不熟,遇到一点困难是难免的,但是困难能够锻炼人,所以这并不是坏事,这一点您老人家是有切身体验的,当年您投笔从戎时,比我现在的年龄还小,我父亲离家出走时年龄更小,你们都凭著自己的毅力克服了重重困难,难道您的孙子就不能克服吗?放心吧爷爷,相信您的孙子会成功!”

爷爷收到孙儿的信和退回的支票,感动得老泪纵横,逢人便夸奖望儿,但是老人家并不罢休,他又将这五百元美金寄给了留守上海的孙媳,附信说:这钱本是寄给新望的,被孙子退回来了,现考虑新望出国后,留下你和小儿子在上海还有个年迈的老祖母要你照料,生活一定也有困难,你就听话收下这钱吧,别退回了。孙媳听从了爷爷的话,将钱收下来。但她没有花用,而是将这钱妥善地保存下来。丈夫出国一年后,在澳洲安定下来,在墨尔本开了间画室,专营绘制广告,生意不错,所以又为妻儿办了出国手续,当她带着儿子赴澳洲与丈夫团聚时,她只让嫂嫂送行,在临上飞机时,她掏出这五百元美钞交给嫂嫂,请她转交给公婆—我和老伴。接过这叠美钞,只觉得沉甸甸的,这上面凝聚著多少情义和爱心啊,它的份量远远超过了票面的价值。

“多好的孩子!”老伴说,“让我们代为妥善保存吧。”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2月1日讯】(中央社记者邹明智巴黎三十日专电)法国历来小说家作品流传最广的大文豪大仲马在出生二百年后,今天荣获法国总统席哈克亲自将他的骨灰迎入万神殿(Pantheon),成为法兰西大革命以来第七十位先贤获得全国顶礼膜拜的殊荣。大仲马(AlexandreDumas)的灵柩由四名配戴长剑全副武装的仪队骑兵护送,灵柩上盖着绣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名言的锦旗,席哈克总统必恭必敬地向这位被称为法兰西共和体制守护神致最敬礼,同时也弥补他生前因奴隶的后裔遭到歧视的不平等待遇。
  • 儿子结婚后一年﹐生有一子,取名杰力就住到别处去,他夫妇俩每逢周末总要带着儿子来看望我们。到时候我们全家老小就进行快活的聚餐,或者一起去逛公园,或者到商店去买东西,我们可以在现有的条件下寻求欢乐。
  • 长期的阶级斗争,给人们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创伤,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怨气。
  • 从广播里听到这样一条消息:在那个冬天的早晨,沈阳市区车水马龙,成千上万的人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忽然有人发现,在贴近市府大楼的街墙边,立放着许许多多的花圈,大大小小,参差不齐,看上去有一百多个。这气氛不由人不想起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那年清明节,北京市民以悼念周恩来为由,汇集在天安门广场,用花圈的海洋向当权者举行政治示威,尽管招来了血腥的镇压,但却导致了四人帮的覆灭。难道今天在沈阳又出现了什么事吗?不像。因为这里只有花圈,没有人。是哪位显赫人物逝世了?也不像。因为花圈放的不是地方-它们面对的是一排低矮简陋的平房,好奇的人凑近一看,那花圈上的挽带上写着:“关峻山同志千古”,这关峻山是何许人也?一打听,原来他是马路对面那家小饭铺的老板-个体户。昨天晚上,关峻山在一场殴斗中被人用刀子捅死了,送花圈的都是个体户。
  • 在“文革”期间,几乎所有有“海外关系”的人都被认为是“里通外国”,背上“特嫌”的沉重包袱。现在“文革”结束了,人民政府需要外汇了,于是有海外关系的人又吃香了。
  • 从北京开会回来,在司马芬的办公桌对面一坐下,她就心花怒放地冲着我说
  • “ 我 们 俩 又 碰 到 一 起 了 , 好 象 我 们 是 有 缘 的 。 ” 这 是 那 天 上 午 我 来 到 图 书 馆 时 对 司 马 芬 说 的 头 一 句 话 。 她 则 回 答 说 : “ 不 是 有 缘 , 而 是 我 向 组 织 要 求 把 你 分 派 来 的 。 你 不 喜 欢 和 我 一 起 工 作 吗 ? ”
  • 我和李岩从孟加拉的电信总局出来,感到一身轻松。我刚刚在那里做了一次技术讲座,孟方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计划司司长和项目招标委员会的主席都亲自来听我的讲座。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提出的一些通信网发展规划和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我几乎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给与了满意的解答
  • 众人出得戒台寺,张云浩在前面带路,伯衡等人紧随其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一条大路之上,只见张云浩用手在左前方一指,道:“喏,斋菜馆便在这里。”三人抬头一看,只见那斋菜馆上方挂有一匾,伯衡念道:“‘静心斋’。”转头笑谓众人道:“这名字不错嘛!”
  • 到得36楼之楼长值班室一传呼,林琬薇宿舍却无人应答。伯衡好不失望,转念一想,不如去找找林国栋,遂又直奔27栋研究生楼而来。刚走到楼门口,正好看见林国栋背著书包下楼。伯衡连忙叫道:“林兄!”林国栋闻声回头一看,见是伯衡,笑道:“是你,琬薇上午去找过你,见到了么?”伯衡满脸歉意道:“真是对不住,今天我陪大姐和小妹去香山等处游玩,错过琬薇了。”林国栋大度一笑,道:“不要紧,我晚上还会见到琬薇。这样吧,不如我们约定一个时间,请你大姐和小妹来湖边炼功点来见面学功,如何?”伯衡喜道:“甚好!”微一沉吟,道:“你看下周二傍晚6点怎样?”林国栋爽快道:“很好,琬薇周二晚上正好无课。”“既如此,我们便一言为定、不见不散!”伯衡高兴道:“我明天就去通知大姐和小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