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七十七)

扬帆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3日讯】“对。卞和是楚国人,有一次看到一块青石之上凤凰来仪,心里知道石中必有美玉,就把石头献给楚厉王。结果厉王让玉工一看,玉工说是石头。厉王认为卞和欺君,就砍了他的左脚。后来厉王驾崩,楚武王即位。卞和又抱着石头去献宝,结果玉工又说是石头,武王就砍了卞和右脚。后来武王也死了,楚文王即位。卞和想去献宝,奈何双腿都被砍了,不能行动。他就抱着那块石头在荆山之下痛哭了三日三夜,直哭得涕泪俱尽,继之以血。别人问他说:‘你献一次玉,砍一条腿,难道你还想再献以谋取富贵吗?有什么可哭的?’卞和说,我不是在哭我自己,我哭的是明明是美玉却被说成顽石呀!”

侍者把李岩的面也端了上来。李岩往后让了一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后来呢?”

“后来文王听说了卞和的事儿,就派人把卞和找来,抛开石头一看,果然是美玉无瑕。文王怜卞和之诚意,遂给宝玉命名为‘和氏之璧’。蔺相如‘完璧归赵’就是这块和氏璧了。赵国亡国后,和氏璧被秦始皇抢了过去。始皇命令丞相李斯在上面刻了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遂成为传国玉玺。”

李岩开始低头吃面。

“我想说的就是,其实这些人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说到底也就是想告诉别人大法有多么好。就像卞和希望宝玉能获得它应有的承认一样。”

“别人不承认又怎么样?宝玉不还是宝玉?”显然李岩并不完全赞同。

“国家受损失呗。”我也低头开始吃面。

“国家受什么损失?大家不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李岩嘴里含着面含糊地说。

“我看网上说,今年二月份儿的时候,美国有一家权威性杂志叫《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我看了一眼李岩,然后抓起桌子上的胡椒粉往面条上撒,“那篇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而且一位高层官员,可能是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吧,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一千亿元?”李岩似乎很吃惊,“一年真能省那么多?你们法轮功有那么多人吗?”

“具体有多少人炼法轮功我也不知道,就像我在新加坡跟你讲的,因为我们也没有什么入会登记之类的手续。一亿人这个数,还是公安部说的。今年年初的时候,公安部搞过一次调查,说练法轮功的人有那么多。当然政府现在是想打击我们了,就把我们人数往少了说呗。这样媒体里就可以把我们说成是‘一小撮’了。”我喝了口冰水,接着说:“法轮功一开始都是以气功的形式传的,那时候来炼功的人好多都是老病号儿了,还有得绝症的。你说这帮人一年得花多少医药费吧。”

(待续)

正见网版权所有(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和李岩从孟加拉的电信总局出来,感到一身轻松。我刚刚在那里做了一次技术讲座,孟方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计划司司长和项目招标委员会的主席都亲自来听我的讲座。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提出的一些通信网发展规划和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我几乎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给与了满意的解答
  • 我们到达孟加拉首都达卡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了,代理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喜来登,那是附近几个街区内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当我们钻出汽车时,一群铜钱大小的黑色蛾子扑面而来,我一边赶着蛾子一边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
  •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 “那倒是,” 李岩赞同地说,“共产党讲无神论嘛。”“问题就出在这儿了。中国五千年修炼文化已经渗透到老百姓骨子里了,xx党如果要推行它的学说,就必须打碎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
  • “说对一半儿吧。除了修道,还有修佛,佛家是另一大修炼体系。创立佛教的是释迦牟尼佛,他出生的时候是印度的一个王子,当时正是咱们的春秋时期。南北朝的时候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唐代的时候发展得非常快,玄奘和尚去印度取经就是那个时候的事儿
  • “‘以’在古文里是‘用’的意思。应该是‘君子以之自强不息’,就是君子用了它以后就会自强不息。这里的‘之’,就是‘天行健’。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天道的运行是最健康的,君子通过顺应这种规律,使自己变得强壮,生生不息,而不是让君子埋头苦干不松劲儿的意思。这种处世之道,在古时候几乎人人都懂,老子不是也说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 第一种途径是老板以追求利润为唯一目的,比如说一道菜成本10块钱,他恨不得将价格定到1000元,但是他不能那么定,因为订那么高就没人来吃了,所以他只能比10块钱高一点,比如订了15块钱
  • 我和李岩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从人造假山上流下来的水汩汩地注入池中,我一边看着池水中的游鱼一边想先从中宣部制造的哪一个谣言谈起。
  • 自从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文宣机构造了许多千奇百怪的谣言,诸如李洪志先生在中国拥有多少豪宅,多少辆奔驰、宝马云云,无非是要煽动人们的嫉妒心理。
  • 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降落在新加坡机场,我暗暗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北京的时候,我总是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挥之不去。一旦离开那里,这种压力就会缓解。
    这次出差一共有四个人和我同行,除了李岩以外,还有北京规划设计院的三个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