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内瓦《时代报》:中国制造的玩具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31日讯】日内瓦《时代报》(2002年4月13日星期六经济版):中国制造的玩具﹐Frederic Koller于北京报道。

一位前中国劳教所的被关押者说,她在被关押期间曾为雀巢公司制作过玩具兔。

在经过调查之后,这家瑞士跨国公司否认了这一说法,但却希望能够保证它的转包商不使用强制劳动。

*调查

雀巢公司在受到一位曾在中国被关押者的指责之后,引入了一条不得使用强制劳动的新规定。

雀巢公司刚刚为它在中国的合同引入了一项新规定。这项规定看上去可能并不起眼,但却揭示了许多在中国加工产品的外国公司很可能面对的一个问题:使用强制劳动的当地中间商。

雀巢公司发言人Francois-Xavier Perroud解释说,从现在起,“承包商必须得到雀巢公司的正式同意才能使用未经指定的转包商。”显然公司希望避免它的中国合伙人为它带来任何麻烦。是什么使雀巢公司走到这一步的呢?

* “再教育”计划

2001年12月,一位目前在澳洲申请避难的前中国劳教所(即众所周知的“劳改营”)的被关押者在悉尼一家报纸上叙述了她在北京南部的一个劳教所度过的12个月的生涯中,曾有一段时间填充玩具兔。据她称这些玩具兔是雀巢公司的。

35岁的简尼弗曾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该精神运动自1999年7月以来遭到中国政府的残酷镇压。简尼弗说她和其他130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内曾被强迫一周工作七天,每天睡眠不到四小时,每一个玩具兔可为劳教所挣得3角人民币。

这种“再教育”计划是伴随着多次的殴打和电击一起进行的。简尼弗说劳教所的警察都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些玩具兔是为雀巢公司生产的,对他们来说这一点也不足为奇。不过简尼弗强调说劳教所不是直接从外国公司,而是从转包商那里拿到定单的。简尼弗在澳洲也从雀巢公司的网站上认出了这种玩具兔。

她要求对这一事件作独立调查,以唤起世人对(强制劳动)这一现象的警醒。受到挑战的雀巢公司承认去年向北京的米奇玩具公司定购了110,000个玩具兔,用于在中国促销Nesquik所生产的热巧克力饮料。Francois-Xavier Perroud解释说,Nesquik是一家面向全世界出口的合资企业,然后补充说,“它是在我们的全权控制之下的。”

今年初雀巢公司从外面聘请了一位专职人员调查此事,并重申使用监狱中的强迫或不志愿劳动是违反该集团的原则的。

*两个生产厂家

根据雀巢公司转交给我们的此项调查的结果,米奇公司有两个生产厂家,一个在山东省的青岛市,另一个在北京,并由米奇公司直接控制。报告说,青岛的厂家有自己的雇员。至于北京的厂家,米奇向雀巢公司保证说填塞的玩具兔“只是由正式的工人生产的”。另外,中国的司法部门也告诉这家瑞士公司,“经过北京市劳动教养办公室的调查,没有任何劳教所为雀巢公司生产过玩具兔。”

尽管如此,雀巢中国公司在此之后还是在它的合同中引入了新的规定。

对雀巢而言,从逻辑上讲,这件事就应该到此为止了;但是,中国官员的解释是难以让人信服的。简尼弗曾对雀巢公司的反应感到高兴,但却怀疑这种调查的有效性。她对中国的司法部门没有任何信心──我们很能理解这一点,因为她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而被关押了一年。她对米奇公司的解释尤表怀疑:“中国的公司有两本账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两本账中一本用以应付上级,另一本才是给自己看的。”

简尼弗曾被关押在位于天堂河的新安劳教所,这是北京的两个主要劳教所之一,离距北京南部几公里的大兴县城不远。简尼弗说这个玩具厂应该离劳教所不远,因为送需要被填充的玩具兔的妇女是骑三轮车到劳教所送货的。

*巧合?

米奇公司的董事长拒绝接受我们的采访,也拒绝提供它在北京的厂家的地址。大兴城也不能提供属于它管辖范围内的玩具厂的地址。然而,大兴城工业区的居民们清楚地记得一个生产玩具,尤其是生产兔子的玩具厂,这个厂名叫“银河”,在去年底搬到了几公里以外的……天堂河,也就是劳教所所在地。我们无法建立这个厂和米奇之间的联系,但是今天雀巢公司向我们证实,米奇玩具厂不偏不倚,正好位于大兴城内。

这只是一个巧合吗?对简尼弗曾来说,这一切已是毫无疑义:这110,000只Nesquik的玩具兔部分出自于她的强迫劳动;而当她从劳教所被释放时,却分文未得。(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12-31 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