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80)

80 投稿有悟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4日讯】80 投稿有悟

“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我自幼接受的思想教育内容之一。它成了我一生中为人处世的重要准则。每当我受到别人的帮助﹐总想给予相应的回报。深恐如不这样做会受到世人的谴责﹐骂我“忘恩负义”。我的回报方式﹐除了物质的以外﹐还往往写感谢信﹐或写文章在报上发表﹐这种投稿的录用率是很高的。因为他们反映了社会的良好风貌﹐有助于爱国主义的思想教育。

于是﹐来到澳洲以后﹐当我这个对澳洲毫无贡献的新移民受到社会保障部门的全面关怀的时候﹐我就十分感激﹐于是本着自己的传统习惯﹐写了一篇文章投给中文报纸﹐并且很快地在显著的位置上登了出来。我的朋友们看到了都为我高兴﹐称赞澳洲政府的爱民政策。我的文章还起了抛砖引玉的作用﹐有人便也采取了我的模式﹐来了大量文章﹐接二连三发表于报端﹐后来者居上了。不久﹐又有朋友对我说﹐澳洲是英语社会﹐中文读者寥若晨星﹐为要扩大影响﹐不如将我的中文文章译成英文﹐投给英文报纸。我想此言有理﹐便将上述文章译成英文﹐交给了我的英语老师﹐由他略加润色﹐寄给了当地最有声望的“年代报”﹐老师说我的文章很有情感﹐他从未见过如此歌颂澳洲社会和人民的文章。然而稿子寄去后却毫无反应。老师几次打电话查询﹐编辑先生的回答总是﹕“待研究后给予回复。”三个月过去了﹐不见回音﹐看来也没有希望了。老师心有不服﹐便又打印一份﹐寄给了另一家颇有声望的报纸“先驱太阳报”﹐谁知又是石沉大海﹗老师又打印了一份寄给一家地方免费小报﹐以为这回应该刊用了。但是又是石沉大海﹗究竟为什么﹖我十分纳闷。后来﹐移民教育中心的内部刊物“接触”向我的英语老师征稿﹐老师便第四次地将我的文章打印一份寄了去。不久﹐文章登出来了。还附有照片﹐我和老师自然都很高兴。但是仔细一看﹐它只是我的原文的摘录﹐将原稿的二千多字缩短成三百余字的短文﹐将原文中所有感人的细节描述全部删去。只留下干巴巴的几条筋﹐简单告诉读者﹐我学习英语的经过。对此﹐我起初百思不解﹐及至后来反复思考﹐又和熟悉澳洲风土人情的孩子们共同探讨﹐又同我的英语老师进行了研究﹐这才明白了其中道理。首先﹐这里的报纸都是私人办的﹐都不是政府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御用工具。他们不须要这样的文章。其次﹐我所受到的政府有关部门和群众的帮助都是应该的。社会保障部按照法律办事。每日每时大量存在﹐司空见惯﹐不值得写文章歌颂。“接触”杂志只能把此事当作内部消息告诉读者。中文报纸全部采用了我的稿子﹐那是因为它可向海外传递祖国同胞在澳洲的消息﹐将大家的心都连起来﹐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英文报刊是没有这个“义务”的。

让我明白了英文报纸不采用我的稿件的原因﹐这比什么都好。因为这是我走出了思想误区。有助于纠正我的偏激观点。过去﹐我一向以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报纸都是资产阶级政府愚弄人民的工具﹐都以营利为宗旨﹐广告特多。现在看来﹐这个观点并非十分公正。孩子们订有英文报纸﹐我从来不看﹐现在开始注意了。渐渐地﹐我发现这报纸极注重信息报道。广告确实不少﹐但广告本身不也是信息吗﹗对民间的“小事”也报道得很认真﹐如有儿童失踪﹐报纸电台便充分动员起来﹐追踪报道每天寻找的情况﹐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牵动着千家万户人们的心。这时﹐报纸起到沟通人民思想感情的作用﹐无形中促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在报道官方消息方面﹐抓住当局的某些缺点错误便揪住不放﹐如联邦政府有三名部长被发现谎报差旅费﹐报纸电台便大张旗鼓跟踪追击﹐彻底暴光﹐直到三位部长身败名裂﹐丢掉乌纱帽为止。由此可见﹐报纸对政府起到监督作用。对于国家领袖﹐报纸的批评也是无所畏惧的。现任联邦政府总理曾提出一个法案﹐让住养老院的老人交纳高额押金﹐法案一提出就遭到各界人士的抨击。这时报纸登出一幅漫画﹐画面上一位老太太用拐杖将总理打翻在地﹐并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告诉你﹐我不但不缴押金﹐我还要早晨喝上等的中国茶﹐你得供应我﹗”人民和领袖之间的主仆关系跃然纸上。淋漓尽致﹐最后﹐总理不得不收回成命。联想到在有些国家主仆颠倒﹐能不感慨之至吗﹗

总之﹐澳洲人办的报纸既不是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也不是唯利是图的私人摇钱树﹐它们本扎于人民之间﹐为人民服务﹐独立自主﹐不为任何权力所左右﹐这才是报纸应有的本分。以上是我近来投稿所悟出的道理。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儿子在画室工作有个搭档﹐是一个比我儿子大两岁的青年﹐名叫孙小明。此人长得人高码大﹐体格健壮﹐浓眉大眼﹐一副十分憨厚的样子。我总觉得这相貌有些面熟﹐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儿子说﹐世界上相貌相同的人不稀奇﹐没有必要苦思冥想。我发现这孙小明虽然血气方刚﹐但性格却很和善。在我家新望面前总显出顺从的样子﹐叫干啥就干啥﹐从来没有异议。每每在墙上画广告时﹐扛梯子﹐搬凳子这类力气活都是他干﹐新望给他的工钱总是从优的。
  • 数日之后,一天清晨,伯衡洗漱完毕,正自和刘刚、李一民吃早饭,只见一人推门进来,伯衡一看,原来是张云浩,便招呼道:“云浩,刚从操场锻炼回来?吃早饭了么?”张云浩点头道:“吃过了。”转头看见刘、李二人,道:“呃,刘刚,我记得你之女友薛洁颇会唱歌,是么?”刘刚点头道:“嗯,还不错罢。她以前高中之时,乃是学校合唱团之女声领唱,怎么,云浩,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哦,是这样。前两天英语系之学生会主席裴彪告诉我道,学校准备12月初举办第一届校园文化节,内容极为丰富,其中包括征文大赛、诗歌朗诵、书画欣赏,以及电影联展。最后的压轴之戏,便是卡拉OK大奖赛与舞蹈大赛。程序是首先各院系选拔,然后参加全校决赛。你回头赶紧告诉薛洁,切莫错过一显身手之机会。”“太好了”刘刚点点头,道:“我这便去告诉薛洁,她一定欣喜若狂。”
  • “苏”寄来英语录音教材太深。口述太快﹐我没法学。我突然想起家里有个英语教师---我的小孙子杰力﹐何不向他求教呢。于是这天下午﹐我和杰力进行了如下一场对话
  • 我坐着波音747飞机离开了那片生我育我的土地。
  • 又过了半年,当我办好了赴澳洲的签证并且拿到护照以后,我兴高采烈地跑去找刘裕民,我特地带了一瓶酒和下酒的熟菜,准备同他话别碰杯,可是他儿子出来为我开门,告诉我,老刘于两月前因心脏病猝发而去世了!
  • 他刚开始的时候治好了很多病人,大家觉得挺神奇的,就听他讲法,跟他学着炼功,再后来人就越来越多。炼这个功真是好使,真正按照他在《转法轮》里的要求去做,病是好得快。我妈妈原来病就特重,炼了功很快就好了。”
  • “对。卞和是楚国人,有一次看到一块青石之上凤凰来仪,心里知道石中必有美玉,就把石头献给楚厉王。结果厉王让玉工一看,玉工说是石头。厉王认为卞和欺君,就砍了他的左脚。
  • 四人大奇,伯衡正待开口相问,颜斌一眼瞥见,忙摇摇手,口中轻轻“嘘”的一声,示意伯衡不要说话,四人更是惊讶。片刻,彭铁成祷祝完毕,慢慢站起身来,回头向众人一笑。
  • “改革开放”政策给古老的中国带来了新鲜空气,但同时也混进来一些歪风邪气。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另一部分人越来越穷了。两极分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好人受气,坏人神气”的现象是这个社会潜滋暗长的大毒瘤,有这么一句流行的民谣
  • 在一次一年一度的例行体检中,医生表示由于我的冠心病和高血压较严重﹐因而必须停止工作,住院治疗。但是医院里没有床位,我只好在家中休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