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3年没有母亲节的天安门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5月12日讯】

晴:各位听众朋友,你们好。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是晓晴。

一转眼又到了阳光灿烂的五月,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又到了那个令中国政府担心、令许多民众伤心的敏感日子──六四。转眼间六四已经过去了13年。尽管长安街上血迹早已经干掉,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面的子弹痕迹也早已被修复好,但是历史的伤口仍然在流血,天安门广场依然含泪。在接下来的几辑节目里,我将以”历史的伤口”为主题,与大家一起听听那些还在为89年而付出代价的心灵的声音。(“历史的伤口”背景音乐)

这个星期日就是母亲节。在这次节目里,我采访了13年没有开开心心地过过母亲节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妈妈。作为一位母亲,一位在89年的大屠杀里痛失爱子的母亲到底丁妈妈是带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去面对母亲节呢?

丁:”每年的母亲节我都会接到不少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给我来电话或者给我寄信卡,尽管这都给了我很大的安慰,但是还是没法抚平我心灵的伤痛,今年的母亲节又快到了,我的心情还是一样的沉重,说实在的,我甚至怕过这个节日。”

晴:”母亲节本来是为天下母亲而设的节日,为什么一位妈妈会害怕过母亲节呢?”

丁:”13年前,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能够保护住自己没有成年的儿子。13年后的今天,尽管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我还没有为我死去的儿子洗刷冤情,讨回公道。每当想到这一点,我的心就象被刀割的那样。”

晴:丁妈妈继续为我们讲述了她作为一个中国母亲的感受

丁:”我觉得做一个母亲实在太难了,尤其是在我们中国,做一个中国的母亲更难。在我生存的这个国家里对人权的蔑视是普遍的,对人的生命的蔑视也是普遍的,而由此而带来的灾难最终都还是落到不幸的母亲和妻子身上。

晴:提到对生命的蔑视,丁子霖妈妈又不其然地想起了”六四”。(龙的传人背景音乐)

丁:”13年前的那场六四大屠杀,留下了那么多失去儿女的母亲,失去丈夫的妻子。这么多年来,我在寻访六四死难者家属的过程中,目睹了一个又一个的母亲,因为不堪承受丧子之痛而离开了人世,也目睹了一个又一个失去妻子的丈夫为了抚养遗孤而承受着旁人难以承受的煎熬。”

晴:一夜之间,失去自己最爱的子女,这个残酷的事实在过去的13年里面到底为母亲们带来多少伤痛呢?

丁:”六四过去虽然13年了,对我们这个母亲群体来说,对我这个母亲来说,灾难还在继续,我们母亲们的心头的伤口还在流血,而且这个伤口是永远无法弥合的。但是我还是希望六四的历史伤口可以尽早地弥合。我希望在我们的国土上,不再发生象六四那样的流血惨案。我的儿子不可能死而复生了,但是,我希望年轻的一代、未来的青少年们,未来的我们中国的百姓们,不用再遭受到象我儿子那样的悲惨的命运。”

晴: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使这些如此柔弱的母亲们这样义无反顾地去对抗一个拥有强大国家机器的专制政权呢?丁妈妈提到了去年六四前夕发表的一封天安门母亲的信,来表达这些母亲们的心声:

丁:”我们作为母亲,我们对自己的儿女、对所有孩子的爱、对安宁和平的向往,对强权、暴行、杀戮的憎恶是相同的,因为这一切都出自一个母亲的天性。我们将把这种爱视为一种责任,希望以此来呼唤人们的良知,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来改变至今仍遗留在我们头脑里的对生命的漠视。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泪流得已经太多了,仇恨已经积蓄得太久了。我们有责任以自己的努力来结束这段不幸的历史。”

晴:这位在生命里面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强权与暴力的母亲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丁:”这些年来,我越来越见不得暴力和杀戮了。我从美国之音,和你们的自由亚洲电台里听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残害,从电视屏幕上看到911惨案后的悲惨情景,看到了以巴双方那无休止的流血场面,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不由得想起中国的六四大屠杀。它总是让我心惊胆颤,不忍目睹。因为我知道这种仇恨和杀戮,对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来说将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希望这种来自专制暴政、来自恐怖主义来自种族仇恨的杀戮能够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尽快的结束。”

晴:虽然对于这位坚强的妈妈来说,母亲节是一个叫她伤痛流泪的日子,但是她还是表达了对天下母亲们衷心的祝福:

丁:”我还愿意借这个机会向世界各地的母亲们至以节日的问侯,我衷心祝愿母亲们能够生活得幸福快乐。”

晴: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母亲节,这位还在黑暗里抗争的的母亲有什么心愿呢?

丁:我最大的心愿还是在我生命结束之前,我能够为六四的四难者讨回公道。我希望所有在那场劫难里幸存下来,经过那场劫难的天安门一代,无论他们是在中国的监狱里还是过着海外的流浪生活,我希望他们能坚持下来,作为那场劫难的幸存者,为那些死去的人、为那些现还在受难的人、为他自己、也为他的母亲、他的家庭。我谴责中国政府剥夺了他们回家的权利,这是他们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利,这是违反人权的。

晴:丁妈妈还呼吁大家关注那些还在狱中为了自由的理想而付出自由代价的朋友。

丁:”在中国北京的第二监狱,曾经和现在关的许多指控为”动乱分子”的无辜青年、有的甚至是十几岁的少年。据我知道他们被判了重刑。所以我希望流亡海外的六四幸存者能够早日回到自己祖国的同时,我更希望大家能给当前还在狱中受难的天安门孩子们以更多的关注,如果有可能,让我们大家来呼吁可以使他们可以早日获得自由、可以早日回到他们母亲的身边,让他们可以母子早日团聚。”

晴:丁妈妈特别提到了之间还被关在监狱里的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江祺生:

丁:”在我失去儿子最痛苦的日子里,我认识了江祺生,是我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的博士生,在六四之前我并不认识他。六四以后他被关进了秦城监狱。出狱以后他来看望我,就此我们认识了。这是个意志坚强的人,给六四难属群体做了很多事情,帮助了我们,也给了我个人很大的安慰。但是,就因为他在六四十周年的时候向大家发出了一个呼吁,要求大家不要忘了六四,默默的悼念六四,他被当局叛了四年,关在监狱里。”

晴:枪炮可以夺去人的生命,监狱可以夺去人的自由,但是,枪炮与监狱无法夺走母亲伟大的爱,更没有办法沉默那些不倒的灵魂。丁妈妈为我们讲述了江祺生母亲那份平凡但伟大的母爱。

丁:”他的母亲已经90岁了,他母亲是个普通百姓,青年的时候就失去了丈夫,一个人拖大了那么多的孩子,江棋生是她的大儿子。在得知江祺生又一次被判入狱以后,她在监狱外面,在家里坚强地等待着。再有一年,江祺生的刑期才能满,所以在母亲节的前夕,就想到这些被关在监狱里面的人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江祺生那90岁的老母亲。我也,她也是,在用母爱的力量在支撑着她坚强的活下来,等着和儿子想见的一天。”

晴:最后,让我们听一听这位勇敢地站立于风雨之中的母亲对未来的期望:

丁:”我真希望这种没有人性、不讲人道的生活能够早日得到改变。让我们中国的母亲、也能向在自由世界里的母亲一样,能够过上一些稍微轻松一点的生活。我们这一代母亲受的苦难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当这一切有所改变以后,我想也许我们年轻一代的母亲,和那些未来的母亲们,也许就能够生活在一个相对合理,相对理想一点的环境里。”

晴:各位朋友,以上大家听到的是丁子霖母亲的采访,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是晓晴。(以历史的伤口背景音乐结束)

((加拿大)枫晴 5/11/2002 20:2)

摘自(新世纪)(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05-12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