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第四代会解决“六四”问题吗?

BBC中文网记者 魏城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26日】在纽约这个超级大都市喧闹、嘈杂的”海洋”中,哥伦比亚大学是一座宁静、悠闲的”孤岛”﹔在纽约今夏炎热、郁闷的”沙漠”中,王军涛和我躲进的东亚研究所一间有冷气的办公室则是一块儿清爽、凉快的”绿洲”。

王军涛:“六四”到第四代手中一定会解决

正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六四黑手”之一王军涛,如今以淡淡的语调,与我谈起十三年前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时,也颇有一种”绿洲看大漠、幽岛观沧海”的意味,分析到当时发生”六四”事件的原因,曾经因此坐了多年牢的王军涛的心态却是那样的冷静和理智,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两个主张不同改革取向的集团之间的悲剧性的碰撞。

谈到通过十六大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新一代中国领导人是否会触及”六四”这个问题时,王军涛淡淡地、但又是十分肯定地说:

我认为,’六四’到第四代手里是一定会解决的,到第四代领导人真正在政治上站住了脚、第三代领导人已经无法再左右他们的时候,到他们可以独立作决定的时候,我觉得,’六四’问题一定会解决。

黎安友:平反会分裂党内的共识

但我采访的其他一些人就不那么乐观、肯定了。王军涛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导师、《六四真相》一书英文版的编辑黎安友说:

“我认为,第四代也不急于平反’六四’,因为平反’六四’会分裂党内的共识。现在党内有一个彼此比较合作的气氛,一提出平反’六四’,会有人要平反,也会有人不要平反,而且会涉及到一些退休元老、像李鹏、江泽民的利益和地位,另外,中共党内还有一个共识,即元老退休的时候,不要追究其罪责,这有利于巩固接班制度,如果追究责任,他们就不愿意退休了。所以,我认为,除非社会上要求平反’六四’的声音越来越大或出现无法预测的事情,否则,五年之内他们不会触及这个问题。”

王丹:中共不会主动平反“六四”

而在中共通缉的八九学潮学生领袖名单上名列榜首的王丹似乎更为悲观,王丹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就读,他甚至不相信未来中共会主动平反”六四”:

“‘六四’问题的解决实际上是整个政治体制改革中的问题,它一定是政治改革中的第一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不认为第四代领导集体会解决这个问题,目前我也看不到有推动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的足够的压力。我想,中国这些问题的解决,一定是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当然是中共内部改革派或开明派做事的意愿,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来自外界的压力,尤其是社会形势的变化和民间反对力量的压力,如果没有足够的压力,我不认为中共会主动解决这个问题,不管是第四代、第五代、还是第六代。 “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执行理事吴弘达则认为,造成中共新一代领导层无平反”六四”动力的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大陆关心”六四”问题的人越来越少:

“其实,’六四’问题的绝大部分影响是在城市、尤其是在知识分子当中,我想问的是,今天在中国大陆,这一群体对’六四’问题的解决有多大的影响?这一群体中有多少人对’六四’问题耿耿于怀?你作为一个政治家,一定会考虑,如果有这么大一个群体耿耿于怀这件事情,那我一定要重新好好考虑一下这个事,因为我要争取这些人,但今天大陆有多少人关心这个事情?我去动它干什么?!农民对此可能听都没有听说过。今天你在海外,可能听的很多,因为海外很多人是’六四’的受害人或参与者。其实,今天如果你去中国大陆,你也知道,校园中有多少人在谈政治?更别说谈’六四’了。 “

然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林培瑞认为:

“‘六四’这个问题早晚要平反。这不是中共领导人的问题,这是中国老百姓的问题,这是历史的问题。中国老百姓也不是傻瓜,他们也知道,这个问题早晚也得面对。 “

鲍彤曾任赵紫阳的秘书

八九学潮期间担任当时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力主和平解决学潮问题的鲍彤,在谈到中共新领导层在是否平反”六四”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时认为:

“当形势逼上梁山的时候,不想平反也得平反,而在可以得过且过的时候,那么,可以平反也尽量往后拖。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体制的问题,不是一个愿望的问题,而是一个形势的问题。形势要比人的愿望强。 “

吴稼祥:平反并非有失无得

“六四”后曾入狱多年的吴稼祥也认为,”六四”的平反是历史的必然,关键在于在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平反。他认为,在中共仍然执政的情况下,”六四”能否平反、何时平反取决于三个因素:

一个就是涉及到当事人的问题。如果是受益的人、或者是卷入很深的人,由这样的人亲自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第二个就涉及到对邓小平的遗产的处理问题,包括如何评价邓小平和如何看待他做的这件事情﹔第三个因素是,平反’六四’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社会稳定,在多大程度上调动社会的积极性和社会的资源。

为了说明一个政党为自己历史上的罪错平反并非只有付出没有收益时,曾在中共中央高层工作多年的吴稼祥举了邓小平平反”四五天安门事件”、为地富反坏右摘帽、平反冤假错案等事例,他说,邓小平因此提升了他在民间的合法性,获得了巨大的政治资源,而这些政治资源正是他推动改革开放的法宝。

“污点”与”亮点”

王军涛也有同感。他举了台湾平反”二二八”事件的例子,他认为,台湾的反对党并没有在这次平反中获得太大的政治资源,反而是主持平反的李登辉和他领导的国民党从中获益很大。

在纽约都市噪音的”海洋”中,”哥大”校园这个”孤岛”却出奇地宁静,静得你甚至能听到你说话的回音。王军涛在谈到中共有可能自己解决”六四”问题时,逻辑和吴稼祥的逻辑一样简单、有力,但声调却是平平的、缓缓的:

“‘六四’既是一个巨大的风险,也是一个巨大的资源,你不解决它,它就是一个风险,你死了,也是你的一个污点,如果你解决它,它就是你的政绩的一个亮点。 “

──原载7月22日《BBC》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07-26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