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昏暗”

 
大纪元 >文化网 > 中国历史 > 魏晋南北朝
本站文章搜寻



“五种昏暗”


明慧网

(http://www.epochtimes.com)

师旷是春秋时晋国著名音乐家,字子野(当时地位最高的音乐家名字前常冠以“师”字)。冀州南和(今河北省南部)人,一说为山西洪洞村人。活动时期为公元前572-532年晋悼公、晋平公执政的时期。汉代以前的文献常以他代表音感特别敏锐的人,史称“乐圣”。

师旷虽然是乐师,可是他常常像哲人一样指点国王的国政得失,尽自己的所能,努力维持晋国的昌盛。

师旷是盲人,常自称“暝臣”“盲臣”。其为何目盲,有三种说法:一说天生眼盲;二说他是因为觉得眼睛看到的东西使他无法专心地做一件事,所以用艾草熏瞎了自己的眼睛,使自己的心清净下来;三说卫国的宫廷乐师高扬来到仪邑,在这里招收学生,少年师旷,自幼酷爱音乐,慕名前来投师学琴,他聪明过人,就是生性爱动,听讲时,东张西望,不能定下心来认真学习,以至于别人满师时,他还是一事无成。师父欲赶其回家,师旷在众目睽睽之下,羞惭得无地自容。回房后,师旷用绣花针刺瞎了双眼,下决心,一定要专心练琴。从此,高扬精心向师旷传授琴艺,师旷也发奋苦练,终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琴艺逐渐超过了师父。

据说,当师旷弹琴时,马儿会停止吃草,仰起头侧耳倾听;觅食的鸟儿会停止飞翔,翘首迷醉,丢失口中的食物。

晋平公见师旷有如此特殊才能,便封为掌乐太师。

晋平公新建的王宫落成了,要举行庆祝典礼。卫灵公为了修好两国关系,就率乐工前去祝贺。

卫灵公带著一批侍从,走到濮水河边,天色已经慢慢地黑下来,他们在河边倚车歇息。

时值初夏,皎洁的月亮高挂夜空,两岸垂柳轻拂水面,河水静静地流去,映著月亮闪闪发光,就像九天落下了一匹锦缎。卫灵公正在欣赏这美丽的夜景时,突然听到一陈曲调新奇的琴声,不禁心中大悦,于是招来他的乐师师涓,命师涓寻找这奇妙的音乐,并把它记录下来。

师涓领命而去,静静地坐在河边,调息,抚琴,聆听那音乐,将乐曲记录下来,整整忙碌了一夜。

卫灵公一行来到晋国边城,晋平公在新建的王宫里摆上丰盛的筵席,热情的招待贵宾。

宴会上,卫灵公在观赏晋国的歌舞后,便命师涓演奏从濮河边听到的那支曲子助兴。

师涓为了答谢晋国的盛情款待,便遵命理弦调琴,使出浑身解数弹奏起来。随著他的手指起落,琴声像绵绵不断的细雨,又像是令人心碎的哀痛哭诉。

坐在陪席上的晋国掌乐太师师旷面带微笑,用心倾听著。不一会儿,只见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神色越来越严肃。

师涓刚将曲子弹到一半,师旷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按住师涓的手,断然喝道:“快停住!这是亡国之音啊!千万弹不得!”

卫灵公原本是来给晋平公祝贺的,听师旷掌乐太师这么一说,吃惊地愣住了。师涓更是吓得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地望著卫灵公。

晋平公见喜庆之时,本国掌乐太师突然插一杠子,弄得卫国国君一行人下不了台,忙责问太师道:“这曲子好听得很,你怎么说它是亡国之音呢?”

师旷振振有词地道:“这是商朝末年乐师师延为暴君商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后来商纣王无道,被周武王讨灭了,师延自知助纣为虐害怕处罚,就在走投无路时,抱著琴跳进濮河自尽了。所以,这音乐一定是在濮河边听来的。这音乐很不吉利,谁要沉醉于它谁的国家定会衰落。所以不能让师涓奏完这支曲子。”他说到这里,转过脸来问师涓道:“你弹的这支曲子是在濮河边听来的吗?”

卫灵公和师涓都很惊讶,连连称是。“亡国之音”便由此而来。 

晋平公很不以为然地说:“早已改朝换代了,我们现在演奏,又有什么妨碍呢?你还是让贵国乐师弹下去吧!”

师旷摇摇头,执拗道:“佳音美曲可以使我们身心振奋,亡国之音会使人堕落。主公是一国之君,应该听佳音美曲,为什么要听亡国之音呢?”

晋平公见卫灵公一行人面有难色,便命令师旷道:“你快松手,让乐师弹下去!别扫大家的兴!今日是大喜之日,怠慢了贵宾,拿你是问!”

师旷执拗不过,只能松手。

师涓终于弹完了那支乐曲。

当最后一个音符消失,晋平公见师旷面带愠色,便对他发问道:“这是什么曲调的乐曲?”

“这就是所谓的《清商》。”师旷回答。

“《清商》是不是最悲凉的曲调?”

“不是,比它更悲凉的还有《清徽》。”

晋平公道:“好呵,你作为回礼就来弹一曲《清徽》吧!”

“不!”师旷道,“古代能够听《清徽》的,都是有德有义尽善尽美的君主。大王的修养还不够好,不能听!”

晋平公道:“我不管什么德什么义的,我只喜欢音乐。你快弹吧!”

师旷感到王命难违,只好坐下来,展开了自己的琴。当他用奇妙的指法拨出第一串音响时,便见有16只玄鹤从南方冉冉飞来,一边伸著脖颈鸣叫,一边排著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当他继续弹奏时,玄鹤的鸣叫声和琴声融为一体,在天际久久回荡。

晋平公和参加宴会的宾客一片惊喜。

曲终,晋平公激动地提著酒壶,离开席位边向师旷敬酒边问道:“在人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清徽》更悲怆的曲调了吧?”

师旷答道:“不,它远远比不上《清角》。”

晋平公喜不自禁地道:“那太好了,就请太师再奏一曲《清角》吧!”

师旷急忙摇头道:“使不得!《清角》可是一支不寻常的曲调啊!它是黄帝当年于西泰山上会集诸鬼神而作的,怎能轻易弹奏?若是招来灾祸,就悔之莫及了!”

“哎,太师不必过虑。上古之事更加久远,怎能祸及现在呢?你弹来听听又有何妨?”

师旷见晋平公一定要听,无可奈何,只好勉强从命,弹起了《清角》。

当一串玄妙的音乐从师旷手指流出,人们就见西北方向,晴朗的天空徒然滚起乌黑的浓云。当第二串音响飘离殿堂时,便有狂风暴雨应声而至。当第三串音响骤起,但见尖厉的狂风呼啸著,掀翻了宫廷的房瓦,撕碎了室内的一幅幅帷幔,各种祭祀的重器纷纷震破,屋上的瓦坠落一地。

满堂的宾客吓得惊慌躲避,四处奔走。

晋平公也吓得抱头鼠窜,趴在廊柱下,惊慌失色地喊道:“不能再奏《清角》了!赶快停止……”

师旷停手,顿时风止雨退,云开雾散。

在场所有的人打心底里佩服师旷的琴艺。卫国乐师师涓大开眼界,激动地上前握住师旷的手说:“你的技艺真可惊天地、泣鬼神啊!”

晋平公亲眼目睹了太师师旷的传神琴艺,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每逢自己无法解决的难事和军国要事,他都召师旷垂询。

晋平公的王宫修缮一新后,又铸了大编钟,乐工们都以为此钟是合于律制的,但师旷用手轻轻一弹,认为不合。经过校正钟律,果然发现此钟的音响是不协调的。

晋平公制成一张琴,大琴弦和小琴弦音高相同,他让师旷来调整它。师旷拨了两下,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他借题发挥道:“对于琴来说,大弦好比君主,小弦好比臣下。只有大小相应,各得其所,才能合阴阳,成就美声。现在大王让它们相互混合,我这个瞎子怎么能调好它们呢?”

晋平公经师旷这么一说,细看大小琴弦,正是由于相互混同才至音不分高低。他吩咐师旷予以纠正。师旷将大小弦略作对调,便奏出抑扬顿挫的琴音,师旷奏著奏著,他忽然停手,哈哈大笑起来。

晋平公见师旷突然发笑,忙问所笑为何?

师旷道:“刚才,我通过琴声发觉齐国的国君在同嫔妃嬉闹,从床上摔下来,把胳膊摔坏了。”

晋平公觉得惊讶,当即就派人赴齐国询问,齐王笑著说:“是的,是有这样一件事。”

晋平公见师旷有如此神功,遇到重大的军事行动,就召他拿著律管“听军声而卜吉凶”。

有一次,齐国攻打鲁国,晋国决定会合诸侯援鲁伐齐。晋平公想知道战争前景,就召来师旷垂问。

师旷将鲁国和齐国军歌演奏了一遍后,对晋平公禀告说:“大王不必兴师动众了!齐国军队已经被鲁国赶出了国门。”

晋平公半信半疑之际,派往鲁国的观察使者回来禀报的情况与师旷所说的丁点不差。

同一年,晋平公听到楚国发兵攻打郑国,朝野上下议论纷纷,都说强楚攻郑,郑国必灭,他又召来师旷问究竟。

师旷弹著琴弦,唱起南北不同的歌曲,然后向晋灵公禀告道:“楚国以强凌弱,必会以失败告终。”果然没过几天,就传来楚国兵败的消息。

晋平公见师旷音律占卜战争吉凶如此准确和灵验,就把他留在王宫中,不离左右。

有一次,晋平公望著师旷双目失明的样子,忽然感叹道:“太师虽绝顶聪明,却是盲人,你的那个世界真是太昏暗了。”

师旷道:“也未必。其实天下有五种昏暗,而我还没轮上其中之一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晋平公不禁发问。

“好吧,让我一件一件说给大王听吧。”师旷侃侃而谈:“群臣通过行贿来博取名誉,百姓们受冤屈而无处伸张,君王对此不闻不问,这是第一昏暗。忠臣不用,用臣不忠,蠢材高踞要位,小人压制贤明,君王对此不知不晓,这是第二昏暗。奸佞玩弄两面派来掩盖自己的嘴脸受到尊荣,贤人遭诬陷被赶走,而君王对此不觉不察,这是第三昏暗。国家贫穷,百姓疲惫,而君王穷兵黩武,好大喜功,醉心于谄谀之词而不醒悟,这是第四种昏暗。是非不辨,法令行不通,贪官污吏枉法,老百姓无法安定,而君王对此不明不白,这是第五种昏暗。国家陷入这样五种昏暗,没有不垮台的。比较起来,我的昏暗不过是小昏暗,还不至于危害国家呢。”

晋平公听到这番妙论,甚是感动,决心勤于国政,力求做个有道的明君。

还有一次,晋平公设宴招待文臣武将,他喝酒到了兴头上,自叹道:“哈哈哈,其实人生的快乐,莫过于做人君了。只有君王说的话,没人敢违抗。”

师旷正坐在晋平公旁边,他听到这话,抱起琴便向晋平公撞了过去。晋平公大惊,赶忙躲避。师旷手中的琴撞在宫墙上。晋平公惊愕地问:“大师,你这是干什么?”

师旷铮铮地答道:“刚才有小人在乱发议论,所以我要撞他。”

晋平公气呼呼地道:“刚才发议论的就是我呀!”

不料,师旷摇摇头道:“我看刚才所发的议论根本不像君王该说的话。”

旁边的文武大臣见晋平公当众下不了台,纷纷讨好道:“师旷犯上欺君,应该杀头!”

师旷伫立在那里,嘴角露出冷笑。

晋平公沉思了好一会儿,最后摆摆手,道:“太师忠言逆耳,就算他规劝我一次,算了算了!”

晋平公自鸣得意之际,遭到师旷当头一瓢冷水,虽免了师旷死罪,可师旷那举动令他惊魂不定,不久就病倒在床。

晋平公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眼看不行了。这时,师旷又对他说:“主公,您的病看来还得我来治啊:”

晋平公道:“太师,你有什么灵丹妙药?”

师旷也不答话,又拿出琴来弹了一段解闷去忧的曲子。

晋平公听著听著,就像雨过天晴一般,郁郁寡欢的心情一扫而光,病立即好了。

晋平公对师旷起死回生的本领十分折服,把他引为心腹知己。

这天,晋平公问师旷:“我很想再读些书,求些学问,只是年纪大了,恐怕太晚了!”

师旷道:“既然主公知道晚了,何不把蜡烛点起来呢?”

晋平公以为师旷嘲笑自己,气咻咻地说:“我和你说的是正经事,你怎么跟我开玩笑啊!”

师旷道:“我这个瞎了眼的臣子,哪敢跟君主您开玩笑啊?我听人说,一个人在少年时期就刻苦学习,好像是旭日东升,光彩夺目,前程是十分远大的;壮年时期开始开始刻苦学习,好像是烈日当空,锐气正盛,前途也是光明的。到了老年时期,才下决心学习,那就像晚上点起了蜡烛,光亮虽然比不上太阳,可是有了烛光照亮,也要比没有蜡烛在黑暗里摸索强得多呀!”

晋平公听了师旷的话,沉思了半晌,点头赞许道:“经太师点拨,我茅塞顿开,我要活到老学到老啊!”

师旷见国君是个肯纳谏的君王,就经常借献琴艺之机,像哲人一样指点国政得失,尽自己的所能,努力维持晋国的昌盛。

当卫献公因暴虐而被国人赶跑时,晋悼公认为民众太过份,师旷则反驳说:“好的君主,民众当然会拥戴他,暴虐之君使人民绝望,为何不能赶他走呢?”晋悼公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又问起治国之道,师旷简言之为“仁义”二字。

邻国看到这种景象,评论说:“晋国是一个不可轻视的国家。连它的掌乐太师弄弦都能测国运,对这种国家只能小心侍奉。”因此,师旷被尊为乐坛琴艺中的祖师爷。

齐国当时很强盛,齐景公也曾向师旷问政,师旷提出“君必惠民”的主张,可见他在当时深受诸侯及民众敬重。

到晚年时,师旷已精通卜算音律,撰述了《宝符》100卷与《禽经》,在明、清的琴谱中,《阳春》、《白雪》、《玄默》等曲解题为师旷所作。

在后世的传说中,他被演化成音乐之神、顺风耳的原型、及瞎子算命的祖师等。

今天的人们认为师旷的故事是神话,其实师旷是一位修行有道的高人,他虽然眼睛瞎了,可是他的心却因此而清净,能够敏锐地感悟平常人无法感悟的高深道理,同时“闻弦歌而知雅意”,占卜吉凶,可以用五音来归正晋平公体内之五行,调和阴阳,使之康复。

师旷说向晋平公说的五种昏暗,不幸的是当今的中国无一不有,每一种昏暗其严重程度都可说空前绝后,加上当今的国家主席喜欢吟唱的是“教我如何不想她”这类缠绵歌曲,而且全国上下的官员普遍感染了江总书记的这个嗜好,走哪就“卡拉OK”到哪,看来江罗帮离消亡的日子也近啰!


(http://www.dajiyuan.com)

打印机版

主编信箱 | 投稿信箱| 广告服务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浏览本网站, 可获得最佳效果。
大纪元 2000-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