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劝进派,害死人—评上世纪初的那一幕闹剧

田恒(美国)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9月18日讯】一九一五年的夏天,原来就比较暑热的北京城里,骤然增加了许多热气,原因是这里出现了许多“劝进请愿团”:什么“各省公民请愿团”、“军警请愿团”、“商会请愿团”、“人力车夫请愿团”、“孔社请愿团”、“女子请愿团”,甚至“乞丐请愿团”、“妓女请愿团”等等,不一而足。这些“请愿团”的目的,都是一致要求袁世凯“君主立宪,恢复帝制”。

不仅如此,为劝进而成立的“筹安会”,更把这些“请愿团”拼凑在一起,成立“全国请愿联合会”;又由袁世凯大儿子袁克定,请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校长兼法学博士古德诺写了一篇五千字的题名为《共和与君主论》的文章,登载在美国《亚细亚日报》上,强调中国人智力低下,只宜“君主立宪”。同时,袁克定还办了一份假的《顺天时报》,专门报道人们请求袁世凯当皇帝的假消息。(按:这张“报纸”是专给袁世凯看的。)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众院以一九九三票全数无异议通过请袁世凯当皇帝。于是,袁世凯在一九一六年的元旦,穿上了用八十万银元做就的龙袍,册封了他的九个姨太太为后、嫔、妃,接受了百官“三呼万岁”的朝贺,把民国五年改为“洪宪元年”,当上了“洪宪皇帝”。

但是,他立即遇到了全国各地的声讨和反对。他最亲信的原来的参谋长陈宦将军最先在四川宣布独立,使袁世凯气得昏死过去;接着,湖南汤芗铭独立,把袁氏气得呆若木鸡。在各地一片反对声中,他在石室金匮中立下了传位遗诏,当了八十三天皇帝后,宣布退位;于同年六月,在“克定害我”的哀叹声中死去。“克定害我”,是袁世凯对他的大太子袁克定的最后斥责。而袁克定之所以成为帝制的最积极拥戴者,乃是因为他想继位当皇帝。

但是,事与愿违。袁世凯在临终遗命诏书中,抹去了袁克定的名字,改作段祺瑞——劝进派还是没沾到便宜。在袁世凯家族中,唯一的一个清醒者,是袁氏的次子袁克文(字寒云)。他有一首诗,讽谕袁世凯,切莫当皇帝。

诗是这样写的:

乍着微棉强自胜,荒台古槛一凭陵。
波飞太液心无往,云起苍崖梦已腾。
几向远村闻怨笛,独临虚空转明灯。
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

这首传诵一时的著名诗篇,描绘了克文对“复辟帝制”的忧郁、厌烦,和向往逍遥自在生活的心态。袁克文在当时受到袁世凯的不满和袁克定的排斥,但他终于获得人们的敬重,以当世名士而告终。

《动向》9月号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2-09-18 1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