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子柒背后的“中国故事”

把农村生活拍成世外桃源,李子柒家乡四川绵阳的史茜对大纪元说:“我们这里的农村到处破败,尽是些老人,没有生机,我没觉得这里的农村是什么神仙眷地”。她初期的想法可能就是拍出“一些年轻人憧憬的美好。”(YouTube截图)

人气: 140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大陆网红李子柒近期因受到中共党媒的热捧,引发外界广泛关注。那么,中共为何要热捧李子柒?“李子柒现象”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中国故事

从12月中旬起,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共中央电视台、英文官媒《中国日报》、中共共青团官方微博、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纷纷发文宣扬李子柒;共青团旗下的中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协会也邀请她担任“推广大使”;《中国新闻周刊》将她评为“年度影响力人物”。三个星期内,中共官方的密集动作引人关注。

中共为何热捧李子柒?

大陆独立时评人士章启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在不同时期都会打造一些人物、树立一些英雄来引导舆论和管控社会,但这种打造不会像过去那样留有官方痕迹,“因为(原来的宣传方式)当下没有市场了”,它会透过一些商业化运作,“就像《环球时报》也是在尽量地寻求传播效应、寻求自己的舆论场地。”

“李子柒的视频符合大众的情绪和审美,也在当下社会大背景下产生很多的共鸣。而且,这样的网红经济本身是符合官方意识形态和当下的舆论宣传的需要,也能够和民间情绪进行共振,满足情绪的宣泄。”章启说。

北京艺术家季风对大纪元表示,现在海外都在批评中共对环境的破坏,而“她的这个东西正好可以被中共拿去宣传乡村多美,还可以自主创业。她把农村的画面拍得很美,但绝大数的农村现在已经荒芜荒凉,田地都没人种。”

还有,“一个农村姑娘能拍出那种东西吗?还能翻墙上传到YouTube上?她可能自己先拍了一些视频,有这种潜力,真正一开始做的时候是一个团队在操作策划,前台就她一个人,后面是一个团队、一家公司。她背后的团队到底属于谁?这些视频的内容本身是符合中共大外宣的。”季风说。

李子柒及其背后的推手

网上资料介绍,李子柒本名李佳佳,1990年出生四川绵阳,从小父母离异,后随爷爷奶奶生活。2004年,14岁的李子柒辍学去城里打工,当过饭店服务员,做过酒吧DJ。8年后的2012年,为照顾重病的奶奶,她离开城市回到农村,为了生活,她开了一家淘宝网店。

2015年,为给自己的淘宝店宣传,李子柒开始尝试自拍自导古风美食视频,但关注度并不很高,微博粉丝不足1万。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19年12月12日发表的《古风美食博主李子柒为什么收获关注》一文中说,李子柒“早期的视频相对粗糙,创意有余而视觉效果不足,缺乏构图美感,后期剪辑相对简单,配乐也以寓意直白的歌曲为主”。

李子柒的创意引起了外界关注。2016年4月25日,她的《樱桃酒》被短视频平台美图CEO点赞,并被推到美拍首页热门,半天时间点赞过万,受到广泛关注。

自2016年8月开始,李子柒签约MCN机构(网红经纪)杭州微念科技有限公司,微念科技在2016年8月29日注册商标“李子柒”。而杭州微念背后资方不仅有微博系(北京微梦创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2.26%、二股东),还有湖南广电系(芒果文创(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股6.56%)。相关资料和数据在企查查和天眼查中可以找到。

微念科技在2016年8月开始注册李子柒的商标。(微信公众号:川辑)

资料显示,杭州微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28日。公司官网介绍称,微念是一家通过孵化与深度整合KOL(意见领袖)网路,跨界新消费品牌的公司。公司旨在通过赋能KOL和消费品牌的方式,让用户感受美好的生活方式。

微念科技旗下知名网红KOL(大纪元制图)

企查查上,对微念科技的创始人刘同明介绍:大经纪人,入网红圈多年,拥有网红运营丰富经验。而签约后,微念科技给李子柒的定位是“东方美食生活家”,刘同明(圈内名字刘大雄)曾经接受采访时谈李子柒:根据李子柒的品牌调性,最终的切入点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的可能受现代年轻女性喜欢的时尚食品”。

在微念科技核心团队成员中,李子柒的名字在列。(知乎天眼查)

2016年11月,短视频《兰州牛肉面》出炉,全网播放量5000万,点赞数超60万。2017年4月,《秋千》在美拍的点击量突破1000万,全网播放量8000万,点赞数超过100万。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5月,李子柒被网民质疑是有团队支持,她在自己的新浪微博撰写长文回应质疑。5月13日,她发布停更(停止更新)说明。

企查查显示,2017年7月20日,李子柒以原名李佳佳身份成立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49%,大股东是目前李子柒签约的MCN机构微念科技持股51%。

李子柒在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里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知乎天眼查)

2018年起,李子柒视频在海外Facebook及YouTube上展开运营,短短3个月在YouTube上的粉丝数破100万,被国外网民称为“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Facebook也获得了数百万的播放量。目前,李子柒的新浪微博粉丝量超过2000万,YouTube粉丝近800万。

芒果文创执行董事崔玮上个月(12月)向媒体表示,李子柒一直很红,“究其原因,是团队做出的差异化的好内容。”“李子柒团队是把长视频的精细化表现手法、高水准拍摄要求,应用在短视频内容制作上。从而实现短视频内容的高质量,甚至达到电视纪录片的水平。”

央视在热评李子柒的成功时称“李子柒是个奇迹,一颗平常心做出了国际文化传播的奇迹。”还称李子柒的视频“没有一个字夸中国好,但她讲好了中国文化,讲好了中国故事”。

有人说,李子柒的文化输出,能比得上好几个孔子学院。也被网友戏称为“一个李子柒等于十个中宣部”、“以一人之力化解中国威胁论”。

对于李子柒的走红,章启说,“一个90后的小姑娘其实也不懂政治,也没有政治诉求,本身是一个很自我、很生活化很情绪化的表达。准确来说,她是被利用了。我听说她背后的团队是《舌尖上的中国》在支持、帮她运作一些视频的内容,这从拍摄角度等也可以看出,目的是加强商业运作,当然也有政府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也给她个人带来丰厚的利润。”

《舌尖上的中国》是一部由中共中央电视台制作的电视纪录片,也是中国第一次使用高清设备拍摄的大型美食类纪录片。

“一种麻药”

李子柒的视频以中国的农村为背景,以制作中国传统的美食或器物为主线。将乡村、古风、倩影、美食等元素完美地融合在视频里,视觉效果唯美,世外桃源,炊烟袅袅,非常吸睛。

把农村生活拍成世外桃源,李子柒家乡四川绵阳的史茜对大纪元说:“我们这里的农村到处破败,尽是些老人,没有生机,我没觉得这里的农村是什么神仙眷地。”她初期的想法可能就是拍出“一些年轻人憧憬的美好”。

“她拍的那些东西却不是农村的现实。”季风表示,他家亲戚绝大多数在农村,“我也从南到北,江浙、湖南、湖北、东北等,尤其山西、西北那边荒凉无极,环境破坏得已经不能宜居,已是‘国在山河破’,她拍出山河美丽你相信吗?”

“她从来没有拍农村被践踏被强拆的视频,农村现在几乎到处是纠纷和苦难,中国的农村真的那么美吗?”季风说。

对官方点赞李子柒“讲好中国故事”,章启表示,官方故意拔到一个政治高度,所谓山水田园般的诗与远方乐土,其实对大众是有害的精神鸦片,“在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与权贵资本主义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下,搞出这种山水田园梦,是一种麻药”。

“而在整个所谓经济腾飞的城市梦可能圆不了了的时候,就给年轻人一个山水田园式的农村梦,而且给他们一个像李子柒创业的标杆,引导更多的人返乡创业。”章启说。

网民“明室格物”写道:“古文人或艺术家对以这些作为题材的创作,背后的意图甚少是为了‘维持现状’,更多是对制度的不满,藉‘田园生活’作为一种解放的想像。李子柒的影片在我看来,却是相反:其影片是为了‘维持现状’而拍摄,目的是为了把观众的目光聚焦在国族与文化的形象工程,而非真正希望藉田园生活作为一种解放或自由的想像,或至少不是作为反映真实田园生活的影片。”

“在视觉文化如此重要的时代中,在‘真实’越益难求的时代中,作为观众,如何能够不被这些影像所蒙蔽然后受其摆布,可能是当代人最需要面对的难题了。”“明室格物”写道。

“不是本质意义上中国最古老的文化”

中共高调赞扬李子柒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性继承,并把它带向世界。

章启表示,李子柒的视频并没有展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内涵,只是追求一种空洞的视觉审美,吸引眼球。

“而且,在今天中国的文化语境下,一说到传统文化、一说到中国的文化元素,其实都是绑定在国家主义一个战车之上的,成为民族主义宣传的渗透点,来圆它自己所谓的中国梦,这是当局最想干的事情。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没有关系,关键是有点击量,点击量就会有广告的分帐。所以,已经不是本质意义上的中国最古老的文化。”

章启说,整个中国社会已经被商业化了,文化成为产业,“政府推动即会带来税收,又会吸引更多的文化人,并绑到中国梦这个文化战车上,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了;而民间,大家有点击量能赚钱就好,他们本身也没有这种担当。”

“中共对整个社会完全是物化的导向,金钱至上的这种氛围是被国家有意在强化,李子柒本来就是这种商业性的产物,其视频更多的是一种精神鸦片和对当下社会焦虑的一种病态似审美,没有更多的精神上的导向,谈不上传统文化。而有精神导向的就一定会被取缔,大众普遍娱乐化也是中共维稳的方式。”

“中共只关心两点,一是如何有效管理它的官僚体系并让其高度运作来控制整个社会,二是对整个社会资源进行压榨吸取,来养活这个官僚体系。所以,中共做的最精细的两个领域就是收税和维稳。”

“而在如何能尽可能地收到更多税的时候减少社会的冲击性,就要砍掉异议的声音、民间的意见领袖,在宣传它的文化战略的时候,就一定要把这些人绑到自己的文化战车上,成为强化官方意识形态的一个工具。”章启说。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20.1月号/第25期#◇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20-01-10 5: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