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说﹕剪爱(1)

蓝狐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4日讯】大纪元编者按﹕不看到最后一章﹐不知道这是一个令人泪下的爱情故事﹐一段义薄云天的友情。
====================

前言: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事隔一年多,当我在整理以前的一些稿子时,又找出来看了一遍,决定修改并写完它,并且将之重新命名为《剪爱》。

之所以不用原来的篇名,主要当然是因为听起来有点不雅,另外,也是因为某个读者来信的关系。有一次我对着电脑工作到深夜,正感到睡眼惺忪,突然收到一封女性读者寄来的电子邮件,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

  ‘蓝狐:

      我看到你的小鸡鸡了,真的很棒呢!’

当时差点没昏倒,立刻睡意全消。后来仔细一想,才知道原来她指的是我写的那篇名叫《小鸡鸡》的小说。

为了避免将来再收到这种吓死人的信,篇名是不得不改的了。

由于人物设定的关系,这篇小说里难免会出现一些略嫌粗俗的对话,不过当然也不会太夸张,在此特地声明。
=====================
《之一》

这天起了个大早,准备搭火车南下去见一个老朋友。

那是在国中时代认识的一个好友,我都叫他小鸡鸡。这当然是绰号,取这么机车的绰号和他身上任何器官都没有关系,单纯只是因为他的本名叫:麦克基,里面有个“基”字。

起初我尝试着使用他的本名来写这个严肃的故事,后来放弃了,放弃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那更可笑。而且我认识的是我印象里的小鸡鸡,不是别人口中的麦克鸡块。

天气很好,在台北火车站上了车,由于不是假日,车厢里还有许多空的座位,我挑了个可以清楚看到窗外景色的位置坐下,火车开始往南开。

╳╳╳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吧。和小鸡鸡,真可说是不打不相识。

国中三年级时,血气方刚的我非常擅于打架,同时也是班上的老大。某天,班上一个比我爱打架却从来没打赢过架的家伙跑来跟我哭诉,说他和别班的人单挑输了。虽说这是习以为常的事,但身为大哥还是不能不管。于是中午休息时,我就单枪匹马来到他所说的三年十一班。

路上还顺手收拾了两个用眼神挑衅的学弟,那不用花多少力气,一个后踢加一个旋踢就解决了。我的跆拳道二段检定虽然没过,但那是因为我在对打时“不小心”踢到对方的卵蛋,才会被判犯规算输的。

到了十一班,只见一大群人围在教室外议论纷纷,我排开这些人到门口一看,不禁微微吃了一惊。

教室里一片混乱,桌椅倒了满地,书、铅笔盒、书包等东西散落在各处。讲台上站着一个人,正在用手擦去额头上的血,看来这儿刚经过一场混战,众人只在外面围观,没人敢走进去。

我冷笑一声,双手插进裤袋就往里面走,大风大浪都看过了,这点小场面不算什么。何况讲台上那家伙打个架都会挂彩,这么逊的角色有啥好怕的。

然而进了教室仔细一看地上那些被打挂的人,我又吃了一惊。

“一、二、三、四、唔……五、六、七、八、九……九个?”

在我皱着眉头数完的当儿,那家伙说话了:“你是谁?跟这些人一起的吗?”

“靠!”我回头瞪着他:“你爸是来找人的啦……这些人是你一个人打倒的吗?”

“没错。”这家伙一口字正腔圆的国语,看起来不像混的。

“这班有一个叫做麦克鸡块的吗?”我打量着他,眼中慢慢有了杀气,没办法,天生就看这种比我高又比我帅的人不爽。

“是麦克基,不是麦克鸡块。”他回瞪我,眼神里丝毫不见惧色:“就是我。”

哼哼,不愧是以一对九还能打赢的人,直视我足以杀人的眼神居然没有什么反应,难怪我们班的阿诺会被他一拳KO。

“听好,”我走上讲台,鼻子只离他五公分:“你爸是三班阿诺的老大,看在你今天挂彩的份上就饶了你。明天中午在操场单挑,敢不敢?”

“阿诺?”他歪著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般的说:“是那个轻轻一拳就昏倒的人吗?”

“你娘咧……”我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插在口袋里的手也拔了出来。

“哇哈……”这个不怕死的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么逊的对手我没什么印象,还叫什么阿诺?笑死人了,你是他老大,该不会是叫做蓝波吧?……”

我这时的愤怒大概可以用火冒三丈来形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已太阳穴上的青筋在跳动。不过倒也不是为了阿诺而打抱不平,而是因为,大爷我的老爸就姓蓝,好死不死帮我取了单名一个“坡”字。这个我一向引以为傲的名字竟被拿来取笑,就算佛也会发火。

“靠!你他妈好样的……”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要不是看到他头上还有血,早就一拳K下去了。

“想打架吗?”他反手抓住我的手腕,脸色一沉。

我放开手:“老子不跟受伤的人打,等你伤好你就死定了!”

“嘿嘿……”他用手抹抹额上的血迹冷笑,眼神里有着轻视:“不要搞错了,这是他们的血,不是我的。你该不会是害怕,要找借口逃走吧………”

“操!”他话没说完,我左脚往前一踏,右手正拳已经打了出去。既然知道他没受伤,这一拳几乎是毫不留情。

他的反应极快,左手往旁一格挡开我的拳头,右手顺势一拳也朝我的鼻头打来,速度之快,我大概只在道场跟教练对打时遇到过。不及细想,一矮身躲过这拳,随即往后一跳,怒气更盛了。

“咦?”他眼里闪过一丝讶异:“练过的?”

“哼!”我没再说话,一个垫步转身,最拿手的后踢瞄准他的腹部踢去。就算是道场里的教练,看到我用后踢也只有闪躲的份,谁要是敢用手来挡,非骨折不可。

他“啊”的一声大叫,直接双手交叉挡住我的后踢,随即向后飞出去,但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不是被我踢飞出去的,因为脚上传来的触感不对,他是为了缓冲我的踢力,自已往后跳的。

果然他站定脚步,大喝一声后向我逼近,起脚就是一个侧踢,我早有准备,上半身向左微倾,用右手挡掉这一踢,随即由左侧对着他的侧腹和头部发动一记二段式旋踢。

他的反应果然不慢,把这两下都挡了开去,但这也早在我计算之中,我放下左脚,一旋身体踢出一记最具杀伤力的右后踢。这是我称霸道场的连环绝招之一,到现在还没有人中了这招后还能爬得起来的。

他还算不赖,勉强来得及侧过身体,让我这一踢踢在左手手臂上。但就算左手不骨折,这一踢也足够让他站不起来了。

四周响起一阵口哨声和欢呼声,可见我刚刚那招有多帅。

正要撂下几句狠话然后回教室睡午觉,这小子竟然站了起来,眼神里也开始有了杀气,他用右手扶著被我踢中的左手,冷冷的道:“原来你也练过跆拳,那我就不用客气了。”

妈的,谁要你客气?我也冷笑一声:“嘿,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有尽全力啰?”

“正是!”话一出口,他一个箭步拉近和我的距离,我不禁讶异他中了我一踢后还有这样的速度。眼见他抬起左脚就是一个前踢,我立刻向后一跃躲过,他放下左脚,右脚由下往上来了一个上踢。

这么简单的连续技早看得多了,我往右一挪,正要趁他脚没放下来前先冲上去一拳把他KO掉,却见他猛力扭转身体,猛然心念电转,这不是“下压”的预备动作吗?

不及细想,我已经把双手交叉护住头顶,几乎就在同时,一股巨力由上往下袭来,就落在我护住头的双手上。

这家伙!居然真的用“下压”来攻击!这一招是用上踢的脚,直接往下压用脚跟攻击敌人的头部,由于利用了重力加速度,攻击力十分可怕。记得陈怡安就是用这一招拿到金牌的。

幸好我用手护住了头,不然一定当场昏倒,但即使如此,我已经觉得天旋地转,有点站不住脚。连忙往后急退了几步,以免他乘胜追击。

教室外又响起欢呼声,操!竟然害我丢脸,我摆好架势,准备随时应付他的攻击。谁知他只是站在原地,还很讶异的说:“咦?你……你居然挡得下来?”

“废话!”我看他大概也因为我刚刚那一记后踢受了点伤,没办法马上再发动攻击:“你以为老子十年的跆拳练假的?”

我们就这样对瞪着,旁边已经有人在起哄:“好啊!再打啦!”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哨子声,随即有人喊:“教官来了!教官来了!”不一会儿,围观的人一哄而散。

被教官拎着到了训导处,双双在教官室里罚站。我瞪着他看,越看就越不爽,几乎就要不管在一旁碎碎念的教官,马上再和他打一架。

一会儿教官出去了,这个不长眼的小子居然笑嘻嘻的对我说:“喂!蓝波兄,你跆拳打的不错,应该是黑带吧?练到几段了?”

“妈的,”我真的很火大:“一段啦!不准叫我蓝波!”

“啊……对不起对不起…”他忙陪笑:“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好这样叫啰,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啊,对不起我忘了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你知道了?我叫麦克基,你可以叫我麦克鸡块没有关系,反正大家都这样叫……”

这时教官推门进来,随即破口大骂:“你们还在给我聊天的?一点都不知道反省的!麦克基!你刚转学过来的,不要让我对你有坏印象的;蓝坡!你已经被记两支大过的了,想被退学吗……”

“咦?”他听到这里,张大了嘴巴:“你……你真的叫做蓝波啊?噗……”

“操!”我忍不住忘了一旁教官的存在:“是苏东坡的坡啦!你有种就再笑看看。”

“哈……”他还是在笑:“我是跆拳道两段,你该叫我一声前辈……”

“马的!”这小子存心和我杠上:“前辈个屁!要不是我检定时不小时踢到对方的小鸡鸡,现在早就……咦……”我突然想到:“啊哈!麦克基,小基基,小鸡鸡……有了!以后我就叫你小鸡鸡吧!”

“你说什么!”他收起笑容,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说,小鸡鸡,原来你是刚转学过来的啊?”我为自己的新发现得意不已。

“你……”他怒极反笑:“啊哈,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蓝波蓝波,用台语念,不就念成懒趴……”

“你他妈的!”我再也忍不住,一拳往他脸上挥去。

接下来的情形是可以想像的了,那一天几乎全校师生都跑到教官室来看热闹。而可怜的教官,在劝架时不小心脸上挨了我一拳,右腿挨了小鸡鸡一脚,是那天唯一送医院的人……

总之,这就是我认识小鸡鸡的经过。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还珠格格Ⅲ》杀青后不久,琼瑶阿姨又瞄上了湖南籍的“民歌皇后”陈思思。喜爱陈思思?q声的琼瑶不但让陈思思演唱了《还珠格格Ⅲ》的主题曲,更专门为陈思思量身订做了一部讲述民歌传奇的言情电视剧。
  • 由陆毅、袁立、孙红雷主演的《浮华背后》本周将在南方台影视频道“过把瘾剧场”播完最后5集。今日开始,刚刚首播完该剧的南方台经济频道也将在《午夜剧场》继续重播。一部事先悄无声息的言情反腐剧因为赵宝刚的金字招牌和几位主演的出色演绎而成为近期荧屏的收视新宠。据统计,其在影视频道的平均收视率达到了1.1%,平均市场份额3.9%,位列同期电视剧前列。
  • 40集言情武侠剧《狂啸天涯》正在北京怀柔的飞腾影视基地紧张地拍摄。据长江日报消息, 该剧集结了众多中、日一线影视明星,有台湾当家小生黄少祺、日本老牌影星千叶真一、国内实力派演员高曙光、“水灵”蒋勤勤、“懮郁王子”黄格选等,此外,清秀乖巧的阮丹宁也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 陈水扁昨日第一次以党主席身份主持民进党中常会,中常会历时约一个半小时,副秘书长游盈隆以“发言盈庭”形容中常委积极发言情况,最多的议题则是政党领袖高峰会。会中陈水扁强调,民进党未来必须“对重大议题主动出击,不能缺席”,以更积极的角色,强化为政府施政有力的后盾,让政府施政更顺利。
  • 继三年前《真情告白》倾倒了无数观众后,又一部都市言情剧《真情告别》目前正在上海紧张地拍摄之中。胡兵和瞿颖真情“告白”之后继续演绎一出“告别”的戏。记者日前采访了该剧导演杨文军。
  • 1986年《书与画》杂志社举办全国以诗征画比赛,题目是唐诗“已凉天气未寒时”。唐末代诗人韩翃(hong)翎(ling)(公元842-914?年)以写香奁(lian)诗著名,他的感时述怀之作,在唐末诗坛上颇具光彩。韩翃还善于借助环境,以含蓄之笔写闺阁情绪,不言情而自然蕴情其中。如他的七绝《已凉》:“碧阑(lan)干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 20集电视连续剧《镜花水月》,自3月30日在昆开机以来,就一直在如火如荼的拍摄中。昨日剧组转景到‘美丽花园’拍室内戏,记者前去探班时,正在拍于小慧的一场戏,在拍戏间隙,记者对她进行了简短的采访。都市言情剧《镜花水月》讲述的是两个家族、两代人的爱情纠葛,期间发生了一系列在家庭、商场、情场的一些感人故事。该剧的主要年轻角色都是去年上海戏剧学院刚毕业的新人,而中年角色则是由沈丹萍、刘佩琦、寇振海和于小慧主演。该剧完全在昆明取景,估计将于5月底封镜。
  • 改编自王朔小说《过把瘾就死》的影片《我爱你》终于完成了后期制作。影片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徐静蕾超凡脱俗非同以往的表演,相信《我爱你》之后,人们不会再和徐静蕾纠缠"言情偶像"和"城市玉女"等陈旧的说法
  • 连续两部《还珠格格》不但掀起了收视狂潮,而且捧红了一大批俊男靓女。时隔两年,琼瑶又将率领一班当红少男少女推出《还珠格格3》———《天上人间》,而且即将在北京开机。记者日前通过有关渠道,就目前大家关心的问题采访了这位传奇人物、言情第一写手琼瑶女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