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小说﹕剪爱(2)

蓝狐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4日讯】来剪票的列车长暂时打断了我的思绪。

注意到火车过了桃园站了,铁路两旁越来越多青翠的农田。我调整了一下椅背往后斜躺,整个人慵懒起来。

╳╳╳

现在回想起来,那次事件在学校里真的引起蛮大的轰动,不仅我那一伙兄弟们大家兴致勃勃的整个下午都在讨论,连资优班的学生也都对这个话题乐此不疲。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尽管身边的那一群狐群狗党谀词滚滚而出,我还是觉得很不爽,因为教官昏倒之后,一堆人一涌而上把我和小鸡鸡拉开,这一场架终究打不完,还是没能教训那小子一顿。

“大仔,”阿诺还在淘淘不绝:“你那一招‘背后式’什么时候要教我?居然连看都不用看就从背后把教官KO了,你娘咧,实在有够给他帅的……”

“去你的,就跟你说是不小心打到的啦!什么背后式?你是A片看太多喔?”我说着,这才想起阿诺这小子正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线,便问:“阿诺,我问你,你是怎么跟小鸡鸡结下梁子的?”

“哼!说起这件事我就不爽,”阿诺一脸的愤怒:“那家伙的仇家可多了,这个学校里看他不顺眼的人少说有上百个。”

“为什么?”这倒有点奇怪,他才刚转学来,再怎样也不至于这样天怒人怨。

“大仔你不知喔?”阿诺说道:“因为最近九班新转来一个超级美女,喔……嘶……那马子真的有够‘水’的啦……”他说着擦了擦口水:“大仔你真的不知道?”

我那时硬汉一条,对女人向来不屑一顾,哼道:“美女?那又怎样?这跟小鸡鸡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阿诺愤愤不平道:“听说她是因为那家伙转来这里,才跟着转过来的。每天中午还都送便当去给他吃,你说气不气人?”

原来如此,阿诺这小子定是看上了人家九班的美女,我不动声色问道:“因为这样,你就去跟他单挑?”

“还不只这样,”阿诺越说越愤慨:“那家伙不知道是在跩什么,竟然甩都不甩那个美女,连高中部都有很多人想追她的耶!反正大家都看他那副屌样不爽,不断有人想海扁他,”阿诺说着握紧了拳头:“可是那家伙仗着他学过跆拳,居然到现在都没事,大仔,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对啦!大仔一定打得赢他。”

“要不然,我们一起上,海扁他算了!”

“干脆拿个布袋盖起来,打到他叫阿公……”

“混蛋!”我用力一拍桌子,他们立刻安静下来,我环视众人的脸,视线停留在阿诺脸上,缓缓道:“就为了这种事叫老子帮你出头?马的,你有本事哈女人,怎么没本事打架?打不赢人家,还想充什么英雄?”

阿诺显然吓坏了,一声都不敢出,我真的很火大,忙了半天居然是自己人这边的错,真是面子都丢尽了。

“给我听好,”我冷冷的道:“他不甩九班那马子,那是他自己的事,谁敢再为了这种事去找人打架的,有本事就给我打赢回来,到时老子再找他单挑。”

众人静了好一会儿,跟我交情较好的阿龙才说:“蓝仔,那你是决定要罩十一班那个麦克鸡块了?”

“没那回事,”我道:“老子跟他还有帐没算完,妈的你们谁都不准插手,听到了没有?”

那边都点了头,上课钟响起,数学老师走进来。我打了个呵欠,扒在桌上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好舒服,醒来已是下午放学时间。我背起书包踱到校门口晃来晃去,放学回家的人潮不断从校内涌出,没多久我就看到人群中一个挺碍眼的高个儿牵着脚踏车走出来,正是小鸡鸡那家伙,他也注意到我,直直走了过来。我们两个互相注视着对方,一会儿,小鸡鸡嘻嘻一笑,道:“蓝波兄,怎么?等我下课吗?”

我绕着他走了一圈,他倒是动也不动,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我。我停在他背后,他连头也不回,我说道:“你不怕我现在就从后面给你一拳?”

“不怕,”小鸡鸡摇摇头:“因为你不是那种会从背后偷袭的卒仔。”

这时旁边人潮渐渐聚拢,大概以为有好戏看。

我走回他面前:“明天下课后,到学校后门单挑,敢不敢?”学校后门是自行车停车场,放学时间过后极少有人出入,通常是我‘解决’事情的场所。

“蓝波兄,”他收起笑容,直直盯着我道:“你非帮那个什么阿诺出这口气不可吗?如果可以,我实在不想跟你打。”

“帮阿诺出气?哇操,”我啐道:“老子要是早知道他为了个不相干的女人才找你麻烦,非先扁他一顿不可。”

小鸡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半晌才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必还要打?”

我道:“妈的,老子承认阿诺的事是他自己的错,但是咱们的梁子也已经结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笑嘻嘻的道:“你还在为了我用台语叫你名字的事生气吗?蓝波兄,对不起了,这件事也请你别生气,咱们别打了吧?”

“操!”我恶狠狠的瞪着他,这小子老是一副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样子,真叫人越看越想扁他:“老子就是不能接受有人跟我打了那么久还没挂点的,你要是怕了的话,想求饶也成。”

就在这个时候,哨子声响起,原来训导主任赶来了,大概又有大嘴巴去告密。他老人家远远的站住脚,大吼大叫道:“喂!蓝坡,麦克基,你们想破坏校誉吗?俺不准你们在校门口打架……”语气威严无比,却也不敢靠近,大概是看到中午教官的下场,怕了我的‘背后式’吧。

小鸡鸡看也不看他一眼,微笑道:“我只不过是不想跟你打,不是不敢打,既然你坚持的话,那就当是切蹉武艺吧。”我瞄他一眼,淡淡道:“很好。”

他说完这句话就骑上自行车走了,我也走到对面马路去牵我的摩托车。训导主任似乎松了一口气,一时倒没发现骑机车也是违反校规的行为。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版权作品﹐请勿转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
  • 近年流行的64开本“口袋书”因携带方便颇受欢迎。但近期不少家长反映:目前许多宣传色情、暴力内容的漫画书、言情小说都以“口袋书”面貌出现,中学生阅读不易被家长发现。
  • 针对言情小说变成色情小说,新学友连锁书局发行人廖苏西姿上午宣布今天起将该类言情小说全部下架,不再贩售。她表示,书局采购人员并不了解言情小说竟是如此内容,为了重视下一代正确观念,她认为书局并非一定得卖言情小说,决定干脆下架今后不再进书,相信其他连锁书局也会愿意采取同样做法。
  • 出版法废止后,小说分级出现管理盲点。中华民国出版品评议基金会(原图书评议委员会)上月抽查各连锁书店、一般书局公开陈列贩售的“言情小说”合计120本,发现其中约有110本内容充斥上述分耸动、露骨的性爱描述,逾九成言情小说实为“色情小说”。
  • 坊间言情小说文字煽情露骨,已成为色情小说,出版界表示,这是社会风气使然,新新人类性行为开放,而年轻人的眼睛可从网路看到直接、大尺度的感官刺激,罗曼史小说跟着时代脉动一路发展下来。
评论